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视频闲侃健康美食  
   关键词: 英文输入
     
文章发表人是: highfive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highfive » 文章发表人是 highfive
发表人 内容
凤凰网

乔治三世的儿子们包括日后的两任君主—乔治四世和威廉四世。这群王子一共给乔治三世带来了57个王孙,其中56个都是私生子。

乔治三世和前两位先王不同,在任期间他基本上还算循规蹈矩、安分守己,除了间歇性的精神失常之外没有别的什么大毛病。每到发作的时候,他就会满嘴污言秽语、性欲大发,在王宫里追逐惊恐万状的侍女,强行求欢,令旁人目瞪口呆。不过在正常的时候,乔治三世经常谴责自己那群自甘堕落的儿子们放荡不羁的生活。提起那群王子,威灵顿公爵牢骚满腹:“对于任何政府而言,他们都是最沉重的包袱。”

乔治三世的儿子们包括日后的两任君主—乔治四世和威廉四世。这群王子一共给乔治三世带来了57个王孙,其中56个都是私生子。威廉四世在这方面贡献最大。在最终结婚之前,还是王子的威廉四世与一位名叫多萝西·乔丹(DorothyJordon)的女演员坠入爱河,两人一共养育了10个孩子。他们在一起的生活美满幸福,直到威廉必须从纵欲过度的王兄乔治四世手中接过王位的时候,他才不得不娶一位门当户对的王后。

谁也没有想到威廉也会有皇袍加身的那一天,所以从未有人给他安排过宫廷礼仪和艺术方面的教育,他那粗野的作风正是这个疏忽造成的遗患。1785年,身在故乡汉诺威的威廉在给哥哥写的家书中抱怨这里没有可供享乐的女子。他说他不得不“和某个女人靠在城墙上或者在游行当中仓促行事”。接着,他提到自己非常厌恶“这个该死的国度,这里人人都抽烟,打着赌注低廉的惠斯特牌,还得穿着笨重的靴子。哦,英格兰多好啊,威斯敏斯特有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和她们睡觉至少不会让我染上淋病或梅毒”。

威廉四世的侄女,王位继承人维多利亚女王在19世纪大力整顿人们的思想道德,严禁流传任何与肉欲相关的东西。但是在自己的婚姻生活里,维多利亚女王却相当热情奔放,而她的丈夫艾伯特亲王才是真正的拘谨之人。从维多利亚的蜜月日记里不难看出,她十分满意新婚生活:“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良宵!我最最亲爱的艾伯特和我肩并肩地坐在脚凳上,他那激情洋溢的爱恋和柔情让我感到无比的爱意和幸福,这一切我想都没想过。他的双臂紧紧地拥抱着我,我们一次次地亲吻!他英俊的容貌和甜蜜的柔情让我陶醉……有夫如此,我复何求!”

“他的爱情和温柔比一切都重要,”情思奔涌的女王继续写道,“每次亲吻他柔滑的脸颊,或是吻上他的双唇都是一种无上的快乐……哦!我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诚然,这位徜徉在爱河中的女人写出的动人篇章里没有隐含任何丑恶的成分,不过一想到它们的作者竟然以难以取悦著称,就让人觉得好笑。一次,维多利亚女王观看了喜剧演出,她对演出的评价竟然是:“我们一点儿也没觉得有趣。”

1936年,维多利亚女王的曾孙爱德华八世做出了“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壮举。虽然那位“美人”脾气暴躁、气焰嚣张,惯于削弱男方的阳刚之气,爱德华八世也丝毫没有觉得棘手。事实上,他对这种关系心满意足。历史学家们努力了很久,一直想弄明白这个名叫沃利斯·沃菲尔德·辛普森(WallisWarfieldSimpson)的女子究竟有什么厉害手段,竟能让一国之君为之放弃王位。这个两度离婚的美国女人既不漂亮,又是位不折不扣的泼妇。还有证据表明,这位辛普森夫人曾经在爱德华身上实验过她从东方青楼里搞到的房中秘技,这就使整个事情变得更加荒诞可笑。

然而略显合理的解释是,爱德华本身希望在两性关系中能被一位强大的女性所统治。当时爱德华八世身边的一位朝臣尤利克·亚历山大(UlickAlexander)认为,爱德华已被“某种性反常和自贬情结”所控制。爱德华的一位前情人弗丽达·达德利·沃德(FredaDudleyWard)对此深表同意。她证实道:“只要我想控制他,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他。我可以对他为所欲为!爱情就是他身上的咒符,不论他爱上谁,他都会全心全意地变成对方的奴隶,完全依赖于对方。这是他的天性吧,他完全可以算得上受虐狂,他就是喜欢变得低贱,喜欢降低身份。他对此求之不得!”

如果这真的是爱德华的由衷愿望,那么辛普森夫人的确是他的理想伴侣。她对待前国王的态度仿佛是在教育不懂事的孩子,脾气暴虐、言语刻薄。大多数情况下她都不加修饰地表达着自己对爱德华的轻蔑,而且经常弄得爱德华眼泪汪汪的。“天啊,那女人真是个泼妇!”爱德华的朋友爱德华·梅特卡夫(EdwardMetcalfe)惊呼:“过不多久她就要送他下地狱了。”而她真的就那么干了。

一次,他们邀请一群客人共进晚餐,那群客人正好见证了丑陋的一幕。事后,有人把这一切告诉了爱德华的传记作家菲利普·齐格勒(PhilipZiegler):用餐期间,温莎公爵(爱德华退位以后的头衔)请管家给司机捎个信儿,通知他第二天的用车计划。这时,温莎公爵夫人突然高举双手,然后狠狠地拍在桌子上。刹那间,举座皆惊,空气寂静得仿佛凝固一般。“在我的房子里轮不到你发号施令!”她反驳道。冷静下来以后,她连忙向左右邻座解释:“你们也都知道,平常都是公爵主外我主内的嘛。”此时,爱德华仍坐在坐位上,语无伦次地向她低声道歉。早在婚前,爱德华就习惯了如此的待遇。他的随从约翰·艾尔德发现,爱德华在向她求婚的时候就已“完全失去了自信,像狗一样追随着辛普森夫人”。在她的影响下,爱德华的生活从此变得异常空虚。
今日新闻网

  青西红柿含有毒性物质、叫龙葵素,食用这种还未成熟的青色西红柿,口腔有苦涩感,吃后可出现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生吃危险性更大。

  根据光明网报道,砒霜是有名的毒品!吃一小匙可能就会让人致死,但其实日常生活中,有些食物其实毒性不输砒霜,如果不小心误食,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一、青西红柿

  青西红柿含有毒性物质、叫龙葵素,食用这种还未成熟的青色西红柿,口腔有苦涩感,吃后可出现恶心、呕吐等中毒症状,生吃危险性更大。

  二、烂白菜

  食用腐烂的大白菜后,会使人缺氧而引起头痛、头晕、恶心、腹胀等,严重时会抽筋、昏迷,甚至有生命危险。

  叁、无根豆芽

  在生产过程中,多施用除草剂使生长出来的豆芽没有根。而除草剂中含有使人致癌、致畸和致突变的有害物质。

  四、鲜黄花菜

  鲜黄花极有毒,干品无毒。因为鲜黄花菜中含有秋水仙硷,这种毒素可引起嗓子发干、胃部烧灼感、血尿等中毒症状。若先将黄花菜在开水中冲烫一下,然后用凉水浸泡2小时以上,中间换一次水,鲜黄花菜就无毒了

  五、发芽的土豆

  发芽土豆(马铃薯)的嫩芽和变成绿色的皮中龙葵硷含量很高,食用易中毒。因此,发芽和表皮发绿的马铃薯不宜食用。

  六、腐烂的生姜

  腐烂后的生姜生成一种毒性很强的黄樟素。人吃了这种毒素,即使量很少,也能引起肝细胞中毒和变性。

  七、长霉的茶叶

  茶叶发霉是受了青霉、曲霉污染的结果,倘若喝了发霉的茶叶水,轻则引起头晕、腹泻、重则可以引起重要器官坏死。

  八、长斑的红薯

  是由于感染黑斑菌所致,吃后易中毒。

  九、发黄的银耳

  变质发黄的银耳是受黄杆菌污染所造成,吃了可引起头晕、肚痛和腹泻等中毒现象。

  十、未腌透的咸菜

  腌菜时如果放盐量不足,腌制时间不满8天,可能造成亚硝酸盐中毒。

  十一、变色的紫菜

  若凉水浸泡後的紫菜呈蓝紫色,说明紫菜在乾燥、包装前已被有毒物所污染,这种紫菜对人体有害,不能食用。

  十二、新鲜的蚕豆

  有的食後会引起变应性溶血综合疾病,出现全身乏力、贫血等症状。

  十叁、胖大的豆芽

  用化肥发的豆芽都是又白又胖,其中残留大量的氨,在细菌的作用下,会生成亚硝铵,大量食用会引起头昏、恶心、呕吐。
来源:人民网

1971年夏秋之交的北戴河,早就没有了“文化大革命”前的热闹场面。当年经常到这里来的老一辈革命家,大都在那场运动中被打倒或“靠边站”,以及发配农村干校。
  
连干部疗养本身,也被当成“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批判。
  
过去夏季喧闹的十里海滩,此时显得很安静,多数地段人去楼空。只有少数身穿军装,此时还保留着特殊权力的人能在别墅区出入。
  
在原来的中央常委中,毛泽东已不到北戴河来休养,此刻他年纪已大,身体日渐衰老,已失去了搏击大海风浪的能力,所以愿意到南方而不再来北戴河。周恩来自“文化大革命”后一人撑起主管国家经济运转的重任,日夜奔忙而没有闲暇,根本谈不上疗养。刘少奇、邓小平已被错误地打倒,陈云则已经“靠边站”,在党的九大上勉强选上个中央委员。朱德此时虽勉强保留在中央政治局内,却被当成“老右”的代表,夏天有时还到北戴河来住一小段。此时中央领导人中到北戴河海滨居住时间最多的,就是林彪。
  
当时林彪所住的房子,在距北戴河西海滩两公里处的联峰山松树丛中,那是一幢两层的小楼,为中直疗养院96号楼(现在编为62号)。
  
说来具有讽刺意味,当时的“文化大革命”把疗养这类事情都当成“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修正主义”来批判,然而极少数被标榜为“无产阶级司令部”里的人,特别是那个林彪,倒是在登峰造极的“革命化”运动中仍享受着特别的疗养待遇。他公开鼓吹横扫“封、资、修”,破除所谓“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自己的老婆和儿子却追求和享用西方的奢侈品。老百姓只剩下8个样板戏可看,林彪在北戴河住的96号楼中放映的却是进口影片,直至“九一三”前夜出逃时楼内还在放映香港的搞笑片……
  
了解真相的人,会认定这是最典型的虚伪,而林彪解放后的地位升迁,恰恰又是同这种虚伪联系在一起的。
  
当年林彪在台上时,曾被吹得神乎其神。“九一三”后开展批判时,他又被说得一文不值,是什么“不读书、不看报、不看文件的大党阀、大军阀”,历来也不会打仗,云云。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此人怎么能从井冈山斗争时的一个连长,在战火激烈、生存淘汰异常严酷的斗争中很快升到营长、团长、军长、军团长,怎么能被委任为人民解放军最大的野战军──东北野战军的司令员?在共和国授予元帅时,他又怎能被排在第三名,而且在1958年被选为党中央副主席呢?
  
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共中央审定的对林彪的评价,还是讲了两个方面:
  
林彪(1907~1971),军事家,共和国元帅。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南昌起义。在井冈山时期先后任营长、团长、军长、军团长等职。参加了红军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115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等职,指挥了辽沈、平津等重大战役。解放后历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文化大革命”中组成反党集团,有预谋地诬陷、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这种既讲功绩,又说罪过的态度,才是客观公正的态度。从林彪的履历看,他1907年12月5日出生于湖北省黄冈县一户地主家庭,原名育蓉(有时亦写作“育容”),是家中的老二。其兄长年在家陪伴父母,其三弟、四弟都出来参加了革命工作,其中四弟在抗大毕业后便上了前线,于解放战争后期以团级干部的身份牺牲在山西战场上。
  
应该说,黄冈的林家大湾及其附近地区,在近现代中国史上的确出了不少著名人物,包括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陈潭秋、对国家地质学有重大贡献的科学家李四光。而林家堂兄弟中出现的“黄冈三林”──林育南、林育英(化名张浩)、林育容(林彪),都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著名人物。

林彪少年时期沉稳内向,善动脑筋。随着“五四”运动的发生和各种进步思潮的兴起,林彪逐步接受了新的思想。他于1923年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当时只有16岁。林彪18岁时南下广州,入黄埔军校学习军事,在这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里,他与后来的国民党军重要将领高魁元同一个队,还住过上下铺。60年代林彪任国防部长,高魁元在台湾也任“国防部长”,真是一种有趣的巧合。
  
北伐战争开始后,林彪从黄埔军校毕业便被分配到前线。北伐军打到武汉后,他被派到国民革命军第25师73团任排长。大革命失败之后,在血雨腥风的恶劣环境中,林彪选择了革命道路,他随本部参加了南昌起义。
  
南昌起义的队伍在南下途中失败,队伍多被打散。随后,作为连长的林彪参加了湘南武装起义,并随武装起义的队伍上了井冈山。
  
在井冈山的斗争中,林彪由朱德选任工农红军第4军第28团的2营长,后由毛泽东任命为主力团第28团的团长。因他指挥作战有方,提升很快,到1929年春,红四军主力转战于赣南、闽西时,他升任第一纵队司令员,1930年6月升任红军第4军军长,时年23岁。可以说,他也是中央苏区的开创者之一。
  
林彪在毛泽东和朱德的领导下,参加了中央红军的多次重大战役,到1932年3月升为中央红军主力部队之一的第一军团总指挥,后来改称为军团长。林彪在指挥作战时,善于打突击。他本人也随着胜仗的增多,名声渐大并迅速提升,任军团总指挥时年仅25岁。
  
不可否认的是,林彪在残酷的斗争环境中其思想也发生过动摇。如南昌起义失败后,他曾主张化装分散行动,自己还跑了几天,随后又归队。在当时人心不稳的情况下能够回来,还算是不错,朱德、陈毅等领导也未追究,至于“逃兵”一说是在林彪被全国批判时才重提的。
  
在中央苏区开创初期,林彪对前途一度也感到悲观,曾经发出过“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议论。对此毛泽东专门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文批评这种思想。尽管发生过动摇,但他还是在高级指挥员的位置上把武装斗争坚持了下来,这也应该肯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革命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在1979年重新开设的陈列中,都恢复陈列了林彪的历史照片。黄克诚大将在1980年那篇关于如何正确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功绩的讲话中,也肯定了林彪当年的战功。随后,陈云在对《辽沈决战》编写组的讲话中,也肯定了林彪在东北解放战争中的功绩。
  
这才是尊重历史的正确态度!
  
在井冈山斗争时期便是林彪下级的萧克上将,在80年代所写的《记朱毛红军》中,也很客观地评价了林彪的优缺点。他的印象是林彪打仗愿意动脑子,是红军中有名且很受毛泽东欣赏的一员战将。不过此人也有缺点,性格内向狭隘,不愿同人交心。
  
在中国革命战争中,不论林彪有什么缺点,其战功显赫还是主流,在全党全军有很高的威信。抗日战争中根据地流传的一首“抗战点将台”的歌,就把他排在第一名,即“师长林彪年纪轻”。解放战争中的东北地区,更是高歌“胜利的红旗呼喇喇摆,林总的命令传下来……”
  
战争年代的毛泽东,对林彪也有特殊的好感。1928年4月朱毛井冈山会师不久,毛泽东便注意到这个年轻、言语不多且很会打仗的连长。在毛泽东同其他领导人有意见分歧时,这个林彪马上站在支持自己的一边。据抗战期间在延安中央书记处工作的老人回忆,毛泽东对其他到访的同志从不搞迎来送往,唯独对林彪是例外。当林彪从苏联治伤回来时,毛泽东早早等候在外面,一见面便拉着手走进窑洞。
  
从岗位的安排上,也可见毛泽东对林彪的特殊倚重。抗日战争一爆发,八路军编成3个主力师,由原来中央红军编成的115师便由林彪当师长;解放战争中,五大战略方向中最重要、兵力最大的东北野战军,也交林彪负责。当然,历史证明这也是选用得人,除了在八路军中林彪因枪伤早早离阵外,其他任务都完成得令毛泽东十分满意。尤其是解放战争的三大战役,林彪担任了其中两个战役的最高指挥员,也让全国革命军民敬佩不已。
  
林彪在1938年时因穿缴获的日本黄呢军大衣骑马奔驰,被国民党山西军的哨兵误击了一枪,伤害了神经系统,在苏联医治几年也未彻底痊愈,回国后还是带病参与指挥了解放战争。全国解放后,林彪长期躺倒养病,抗美援朝不肯去,党的绝大多数会议也请假不参加。

据知情者说,林彪是在苏联治疗过程中,因医生使用药物过量,损伤了神经机能,才形成了怕水、怕风、怕感冒、容易拉肚、出汗等一些后遗症。林彪到北京后,在“林办”有两位保健医生,一位是北京医院的蒋保生,一位是总后卫生部的王之敬。可是林彪又不大相信医生,喜欢自己翻看《本草纲目》等医药书籍,从中选药吃。有时他很固执,要某种药吃,而医生又认为不合适或吃多了对他的健康不利,就想办法用代用品骗他哄他使用。
  
在林彪养病的时候,叶群等人对外都说“首长”的身体很健康,秘书关光烈因为向军委办公厅主任萧向荣汇报林彪怕水、拉稀,连山水画都不想看的事,就被认为泄密狠狠批了一顿。这种既养病,又对外声称身体还好的办法,显然是为日后出山做舆论准备。
  
据警卫说,林彪的心脏、肝、肺等主要器官都没有毛病,只是容易出汗、拉肚子。夜间穿衬衣睡觉,常被汗湿,出汗就容易感冒,只好注意控制室内温度,及时增减衣服。夏天温度高些,冬天温度低些。林彪没有盖过棉被,只盖毛巾被。北京医院院长经研究嘱咐说:盖一幅毛巾被可增加4℃;穿一件华达呢中山服也可增加4℃,身边的保健人员大体上按这个要求掌握温度,多数时间掌握在21℃左右。
  
林彪被批判后,外界的小道消息盛传他有吸毒问题,据他身边长期担任警卫的李文普讲这是言过其实。在50年代,林彪偶尔打过杜冷丁的针药,是因为吃狗肉拉肚止泻才使用。从1964年后的7年多,再没有见他打过杜冷丁、兴奋剂之类的药针,有时打针是注射丙种球蛋白。林彪睡眠不好,常吃安眠药片,有时一夜连吃3次。有一次在天安门出席欢迎西哈努克大会上讲了错话,是因为夜里服了3次安眠药,头脑还未完全清醒所致,属于少有的差错。
  
虽然林彪的生活习惯古怪,对警卫人员倒是并无苛求,容易伺侯。他吃的饭菜很简单,专门有一个厨师给他做饭,但有点偏食,吃的肉菜如感觉肚子不舒服拉稀,以后就不吃。平时的主食,就是吃点肉饼、青菜、馒头。林彪因身体瘦弱,脸色发白,后来并不愿陪同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可不陪又不行。有一次他在天安门陪毛泽东走到下面金水桥与红卫兵见面,几乎走不回来,到了难以支撑的程度。
  
尽管林彪身体不好,却绝没有像一些人所描绘的那样,“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到了“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可怕程度。到了80年代以后,有的人说他“有精神病”、“行动失去控制能力”、“听任叶群摆布”,也是不真实的。
  
一些人夸大林彪的病情,并加油添醋,是想迎合读者好奇的趣味。有的人则是为了说明林彪是一个病体垂危的“重病号”,对叶群、林立果的罪恶活动“不可能知道”,“没有责任能力”,“林彪在叶群手上有时就像线牵的木偶”,甚至想以此说林彪是被“劫持”去苏联的,以改变已经定论的历史事实,这显然是极其错误的。
  
林彪因推说身体不好,解放后长期处于休养状态,在50年代以后他若真是这样躺下去,倒真是会在历史上全功而退,留下美名,可叹的是,这样一个在党中央常委中的头等病号却又在一个个历史关节点上跳上政治舞台,做了一幕幕令后人感到可悲的表演。到了后来,在投机失败后,林彪又从北戴河出逃,结果葬身于异国荒丘。
  
林彪此人从功臣变为祸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应该说,是极“左”的风潮不断升高和他本人野心权欲的随之上涨,导致了后来那幕令人感叹的悲剧。
  
1951年林彪曾接替周恩来主持了几个月中央军委工作,随后便病倒,一直休养不参加工作。在1958年的八届五中全会上,他却当选为中央副主席,不工作的病号反而当选一事多少有点出人意料。
  
在这8年间林彪虽然一直养病,却读了不少书,而且注意观察政治风潮,对党内的不少事件都有所分析并在笔记中加以抨击。不过他蛰居在阴暗的不通风的密室之中,所写的许多格言、箴语、散记和感想,多数是对毛泽东的动向和好恶进行揣摸,许多判断和推测,都充满了恶毒、讥讽和近似谩骂的语言,很难想像这位自1928年上井冈山便与毛泽东有特殊关系的人,竟会有这样的情感。
  
林彪内心明知极“左”的一套错误,却比别人更卖力地鼓吹,还表现出极其旺盛的理论“创造力”。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如关心政治者,都会记得“政变”论、“两杆子(枪杆子、笔杆子)”论、“天才”论、“顶峰”论,都是林彪独出心裁的发明。
  
在搞个人崇拜时,林彪又装出最虔诚的姿态,有诸多登峰造极的令人作呕的表演。他那种“语录不离手”,而且每次出场都以特殊地手法挥动的形象,经过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更是记忆犹新。
  
这种极端的两面派手法,真反映了品质的极度恶劣!
  
干这种虚伪的歌功颂德勾当,只能有一个目的,便是取得毛泽东的更大信任,就此攫取更大权力。在自己已经处于“一人之下,八亿人之上”的时候继续狂热地搞这一套,便只是为了夺取最高权力。
来源:凤凰网


土星外光环



NASA拍到数百不明物体击穿土星外光环

据外媒报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公布的一组照片显示,土星的一道光环被数百个不明物体击穿,留下了一道道“伤疤”。

这些照片是由NASA土星探测器“卡西尼”号拍摄的。照片显示,不明物体撞向土星外层的F光环,并从中穿过,给F光环留下了明显的“伤疤”。

NASA分析称,这些不明物体很可能是一些“雪球”,其中最大的直径达到约800米,来自土卫十六等大型天体。
来源:网络转载

瑞士一名女子去年竟被自己活活饿死,原因是她在死前只靠吸收太阳光生存。

据美国《纽约每日新闻》4月25日援引瑞士媒体报道,这名瑞士女子当时已经50来岁,打算靠精神粮食生存下去。按照精神粮食的规定,人们必须停止吃喝,只需要吸收太阳光即可。据称,死者在2010年观看一部奥地利记录文献,内容讲述的是一个印度古鲁(印度教的精神导师)依靠此法竟然活了70年之久。

瑞士有关方面25日证实,该女子于2011年死去,地点位于瑞士东部地区。

报道指出,德国、英国、澳大利亚也曾出现过类似案例。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核心提示:李先念是一个木匠。刘少奇也是木匠出身,至少通晓木工活。1951年夏的一个傍晚,刘少奇看到中南海迎熏亭正在修缮,忍不住走过去干了起来。1959年4月,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主席。1983年6月,李先念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主席。

  李先念是一个木匠。刘少奇也是木匠出身,至少通晓木工活。1951年夏的一个傍晚,刘少奇看到中南海迎熏亭正在修缮,忍不住走过去干了起来。1959年4月,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任主席。1983年6月,李先念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任主席。在20世纪60年代,刘少奇曾批评:财政部的报告是假平衡真赤字的报告。主管商业战线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说:我完全接受少奇的批评。后来两人一起为扭转我国国民经济的困难局面,参与制定了一系列的重要政策和措施,为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从1960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工农业生产出现恶性滑坡,事实证明挟持着沉重惯性的超速度经济巨轮必须急煞车,必须对实在高不可及的指标进行调整。 9月,中共中央提出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但是,到了1961年,在当时党内,尤其在高层领导人之间,在实际工作中对全国经济形势的认识,特别是对八字方针的贯彻执行,是有明显分歧的。为了统一对“大跃进”的认识,认真规划经济建设方针,中共中央决定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解决党内存在的认识分歧。

  1962年1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扩大的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这是建国以来中共中央召开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工作会议,是空前绝后的。

  1月11日,会议召开。会议的原设想,是讨论修改由刘少奇代表中央所做的书面报告,通过相应的决议,以便在书面报告的基础上,形成全党对“大跃进” 以来工作中成绩、经验和教训的认识统一,指导今后工作。但是,这次大会在对形势的分析和对造成困难的主要原因的认识,以及对工作中的成绩和缺点错误的估计等问题上,中央领导核心中的分歧并未解决,甚至更扩大了。在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下,李先念等在实际工作中坚持贯彻执行八字方针,促进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2月21日和23日,刘少奇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室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李先念列席参加。此次会议后称“西楼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根据 “七千人大会”的精神,对“大跃进”造成的经济困难形势进行深入分析,把“七千人大会”上没有涉及或未能展开讨论的问题讲透,并且提出了克服困难的具体措施。

  会上,李先念向刘少奇汇报:为了完成中央制定的“当年平衡、略有回笼”的方针,我们要从增产、节约和采取一些特定的高价措施等三个方面去力争平衡。综合起来,即:继续压缩社会商品购买88.4亿元;继续采取高价措施,增加回笼41.4至44.4亿元;增产和补缺口20亿元。在讨论财政、信贷、市场问题时,刘少奇指出:收入要可靠,争取的数字不能打上。支出要打足,各种支出都要打上。实际支出如果超出了预算,作预算的人要负责。有赤字要提出来警告大家,采取措施来弥补。过去几年没有揭露赤字是不对的,搞不好经济还要继续恶化。只有暴露了问题,才好解决问题。这是对财政部1月7日向中央报告的批评。财政部的报告中论点虽然有财政赤字,但附的预算表却是收支平衡,没有揭露而是掩盖了矛盾。

  会议还建议召开国务院全体会议,扩大到各部委党组成员参加,由陈云、李富春、李先念共同传达“西楼会议”精神,并请陈云再展开地讲一讲当前的经济形势及克服困难的办法,统一大家的认识,并征求意见。

  26日,国务院召开各部委党组成员会议。会上,李先念发言指出:我完全接受中央和少奇的批评,财政报告是假平衡真赤字的报告;是掩盖矛盾而不是揭露矛盾的报告。回顾最近4年的财政工作,在获得很大成绩的同时,财政还是有赤字的。4年共收入2004亿元,支出1965亿元,结余39亿元。实际上,4年来农业产量有虚假,工业产值有虚假,库存减少,票子多发,物价上涨,唯独财政有结余,这是不可理解的。所以财政不是结余的财政,是个赤字的财政。

  为了贯彻“西楼会议”精神,李先念主持代中共中央、国务院起草了《关于切实加强银行工作的集中统一,严格控制货币发行的决定》(即“银行工作六条”),规定:收回下放的一切权力,银行业务实行完全彻底的垂直领导;严格信贷管理,加强信贷的计划性;严格划清银行信贷资金和财政资金的界限,不许用银行贷款作财政性支出;加强现金管理,严格结算纪律;各级人民银行定期向当地党委和政府报告重要情况;加强银行工作的同时,必须严格财政管理。

  3月9日,李先念在全国财政厅局长会议上指出:没有钱,就向银行拿,这样做不成。中央已发了文件,决定(今年)在银行系统实行完全的彻底的垂直领导。各级党委要加强政治领导,保证银行计划的实现。对于国家批准、银行下达的信贷计划和各种业务制度,无权干涉。总行的规定不合理的,可以提意见,但是未经批准,不得变更。财政厅也不能插手,你们可以批评银行有主观主义,可以提意见,但是未经总行批准,银行一律不能给钱。建设银行也要像人民银行一样,恢复垂直领导,凡是不合制度的,一律不拨款。最近,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讨论财贸工作,少奇批评我们的报告,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报告,是做官样文章的报告。少奇对我们的批评,我是百分之百的接受,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个错误我应当负责任。少奇的批评,既是对我们工作中缺点错误的批评,又是给我们工作很大的支持。我们应当严肃对待。财政银行部门要密切合作。财政同银行的关系是相互促进、相互制约。银行要强调集中、堵住口子。财政的口子也要好好把住。财政银行要互相支持,共同堵住口子。财政部门还要强调研究经济。在处理财政问题时,要从经济出发,不能单纯从财政出发。

  在这个时期,李先念以越是困难,越要满怀信心的精神,竭尽全力争取国民经济的好转。他参与和领导财政部门制定的各项方针政策与措施,不仅恢复和理顺了被打乱了的工作秩序与制度,并使其法律化、规范化,对推动国民经济调整发挥了重要作用。

  10月23日,李先念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议上指出:总的来说,1962年在生产增加的基础上,在农民积极性提高、生活改善的基础上,实现了商品和购买力的平衡,回笼了货币,稳定了人民币的信用,保证了城市工矿区人民基本生活的最低需要,停止了商品库存大量下降的趋势。农村形势是好的,整个国家经济形势是好的,市场形势也是好的。12月5日,李先念在全国财政厅局长和中央各部财务司局长座谈会上再次指出:今年初刘少奇对财政金融工作的严厉批评,使大家受到了一次深刻的教育。少奇曾经批评过我们的预算报告是假报告,是掩盖矛盾的报告。中央一批评,许多同志清醒过来了。

  对于刘少奇的批评,李先念曾回忆说:少奇同志为人严肃,批评很厉害,有时声色俱厉,好吓人!我们都有些怕他。但少奇同志也是最民主的,允许人家不同意他的观点,允许辩论。因此,工作上遇到问题,都愿意参加他主持的会议。特别是谁出了事情,犯了错误,又愿意首先去找他。他从不整人,从没有不求实地处理过哪位同志。
人民网

  [导读]胡启立说:“耀邦同志,别动!”吩咐,“马上找医生来,快叫救护车!”“谁带了急救盒?”坐在父亲对面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忙递过一盒,有人接过药盒,把一片硝酸甘油放到父亲口里嘱咐吞下。


  胡耀邦和女儿李恒(满妹)在一起(资料图)

  1989年3月下旬,父亲从南宁返京参加六届人大五次会议。许多人都知道了他在湖南生病的事,而且注意到他很消瘦——因得知一些本已脱贫的地区近期又有吃不上饭的情况,父亲心情一直不好。4月7日晚,父亲有些不舒服,中央政治局的会议通知送来时,母亲劝他不要去了,可是父亲还是拔出笔来,一声不响地在会议通知单“到会”一栏里打了个钩。

  8日这天,父亲差5分钟9点进入会场时,所有与会人员已到齐。父亲走到后排坐在副总理田纪云和国防部长秦基伟中间。会议开始没过多久,父亲就觉得胸闷、心慌、头昏、腿软,但他坚持着。草案40分钟读完,教委主任李铁映首先发言。这时,父亲突然感到胸痛难忍,唿吸困难。他知道自己撑不住了,一边站起来,一边举手说:“我请个假……”坐在他对面的政治局委员们都看到他面色苍白,有人问:“耀邦同志,是不是不舒服?”

  父亲身子摇晃着说:“是呀!可能不行了。也许是心脏的毛病……”坐在父亲旁边的秦基伟和闻讯赶进来的服务员刚扶住父亲,父亲就不由自主地跌坐下来。胡启立忙说:“耀邦同志,别动!”同时吩咐,“马上找医生来,快叫救护车!”“谁带了急救盒?”坐在父亲对面的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连忙递过一盒,有人接过药盒,把一片硝酸甘油放到父亲口里,嘱咐他吞下。坐在父亲后面的教委秘书长朱育理对身旁的统战部部长阎明复小声说:“这药吃下去可能要很长时间才能起效!”阎明复着急地说:“那你赶快上啊!”朱育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父亲右边,接过药盒,拿了一支亚硝酸异戊醋吸入剂捏碎,迅速捧到父亲面前:“耀邦同志,大口吸气!”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父亲的脸色开始恢复,并深吸了一口气。他勉强睁开眼睛,艰难地说:“我……想吐……”朱育理眼疾手快,转身拿起桌上的一条毛巾,说:“来,就吐在我手上。”他话还没有说完,父亲就再也控制不止,吐出了两大口。这两大口呕吐物,干得出奇。朱育理捧着没有怎么湿的毛巾,愣了:耀邦同志的早饭怎么吃得这么急,这么马虎!

  大约十多分钟,中南海和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赶来了,就地组织抢救。随后,政治局扩大会议改到中央书记处办公的勤政殿继续进行,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留在怀仁堂指挥抢救。政治局扩大会议开到当天上午11点30分。会议结束前,温家宝来到会场,向与会人员报告对父亲的抢救和诊断:心脏下壁和后壁大面积梗塞,病情危重。

  下午3点多钟,父亲病情基本平稳,即被转入北京医院,经过全面检查,父亲的磷酸肌酸激酶为正常人的十多倍,这表示愈后不良;病人烦躁不安,膀胱充盈却无尿排出,这说明病情需要进一步控制。

  此时北京医院正在修建住院大楼,父亲住的病房就在新建大楼的旁边,挖好了的地基终日夯声不断。第二天上午父亲苏醒过来,透过窗户又看见了暖融融的阳光。但严重的胸闷、胸痛和导尿失败,使他烦躁不安。

  星期一一早,北京医院名誉院长吴蔚然教授像往常一样参加病房大交班。他习惯性地问:“这个周末有什么重要病人和危重病人吗?”当他得知父亲的病房紧挨着24小时打夯的大楼地基时,果断地决定:“马上停止打地基!”父亲终于有了一个安静的治疗环境。导尿也在这天上午完成了。当天下午,父亲的病情开始好转,烦躁减轻,并能进流食和卧床大、小便了。在医生的一再叮嘱下,父亲不再要求下床,一直老老实实地躺在病床上。李鹏、杨尚昆、彭真、宋任穷等,分别来到病房探视,邓小平和王震派秘书到医院看望,陈云、徐向前、聂荣臻多次打电话了解父亲的病情。父亲在病床上接到了国家主席李先念从上海打来的慰问电话,听了邓颖超写给他的慰问信。

  4月15日,父亲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发病的第七天。即将度过危险期的父亲,这天清晨醒来心情特别好。看见父亲情况不错,家里人帮他在床上洗了脸、漱了口,还喂他喝了些西瓜汁。

  父亲静静地斜倚在床上,等着吃早饭,等着母亲来看他。几分钟后,守护在父亲身边的三哥德华,发现心电监护仪上绿荧荧的心电图波形突然急促地跳动起来,心率从每分钟60次一直往上升,70、80、90……三哥慌忙叫来值班医生。医生看了看心电监护仪,不经意地说:“没事儿,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

  三哥不敢相信,仍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护仪。果然,当每分钟达到110次时,心率开始逐渐减慢,一分钟后恢复到60次。可还没等三哥和紧张得也凑过来察看的李秘书松口气,峰谷状的心电波形作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忽然耀眼地一闪,便化作了一条碧绿晶莹的水平线。与此同时,只听见躺在床上的父亲痛苦地大叫一声:“啊!”他那只被李秘书握着的手突然松脱,头部猝然转向一侧。等医护人员赶来急救时,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了,父亲再也没有醒来。

  极度悲痛的三哥用残余的最后一丝清醒,记下了这个黑色的时刻——1989年4月15日早上7时53分。

  这一晚,一位文艺工作者在返京列车上听到父亲逝世的消息,浮想联翩,写下一首诗:“欢乐你不笑,痛苦你不哭,撒给大地多少绿荫,那是爱的音符。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你的胸怀在蓝天,深情藏沃土。”后来,《好大一棵树》被谱成曲子到处传唱。但是可能没有人知道,它原本是献给谁的。(摘自《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满妹着 北京出版社出版)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1月23日电(记者董晓)“9·11”恐怖袭击10年之后,曾经令人色变的美国“炭疽信”事件也逐渐被人淡忘。但对美国政府来说,生化恐怖袭击这一幽灵并未远离。与核武器相比,生化武器似乎更隐蔽、更恐怖,抓握一下门把、呼吸一口空气都可能致人于死地。十几年来,美国一直试图“反制”生化恐怖袭击,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如今,美国在应对生化恐怖袭击方面究竟准备得怎么样?奥巴马政府是否早已“胸有成竹”?《纽约时报》日前刊发希尔顿(Wil S. Hylton)的长篇调查报道,披露了美国生化恐怖“反制计划”幕后的大量细节。为保持该报道的“原汁原味”,本文仍沿用第一人称。译文22日开始连载,今日刊出第三、四部分。

  “黑暗冬天”模拟演练:美国上百万人丧生

  生化袭击国安演练中一些逼真场景有助于制定相应的生化防御政策。

  2001年,切尼听取了一次的演练报告,这次模拟演练冠名为“黑暗冬天”,由美国战略国际研究中心与民间生化防御研究约翰霍普金斯中心共同组织。

  演练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举行,持续了两天时间。其中,前参议员山姆·纳恩(Sam Nunn)扮演总统的角色,资深政治分析家戴维德·格根(David Gergen)担任国家安全顾问,中情局前局长詹姆斯·伍尔西(James Woolsey)负责情报工作,退休四星上将约翰·泰尔利(John Tilelli)则“出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

  场景设定天花病毒开始在俄克拉荷马州出现,并逐步蔓延到全美国,但演练参与者很快发现这个国家根本没有应急预案,疫苗仅够保护5%的美国人。数周之内,美国估计就有上百万人丧生。

  并非所有的专家都认同这次“黑暗冬天”模拟演练。他们认为这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著名的武器控制专家米尔顿·利滕伯格(Milton Leitenberg)表示,这一演练基于一个错误的假设,导致死亡率上升,并“确保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他尤其反对“黑暗冬天”设定的二次传播率。

  二次传播率是指每个病人将再次传染多少人。这一数据高度不确定,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生物特质,比如目标人群的基因脆弱性;社会习惯,每个受害人跟多少人接触;气象条件,如天气状况和季节。

  由于演练定在冬天举行,特别适合天花病毒传播,另外美国人也没有定期接种疫苗,所以组织者假定二次传播率为每个受害者将再次感染10人。

  利滕伯格(Leitenberg)则认为每个受害者应该仅传染3人。

  当然还有其他不同的估计。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数据是5至7人;上次欧洲爆发的天花传染在9至17人之间;1999年《科学》杂志的一篇文章所用数据则与“黑暗冬天”模拟演练的相同。

  因此,如果利滕伯格(Leitenberg)是对的话,演练推断的死亡人数将大幅降低——最多可能仅数万人左右。

  美国政府“寝食难安”

  不管天花病毒的二次传播率到底如何,人们最关心的恐怕还是生化恐怖袭击是否会真的发生。关于这一点,微生物学家的专业知识相当有限,但在过去十年主管国家安全的政府官员心中,却有着惊人的共识。

  自2001年以来,奥巴马与小布什政府的资深官员,在重新查阅分类情报之后,一致将生化防御列为国家安全的“首要之务”。

  2004年,一份来自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报告曾警告,“我们最大的担心是恐怖分子可能获得生物战剂。”

  2005年至2009年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的迈克尔·切尔托夫(Michael Chertoff)表示,“谈到灾难性袭击,生化袭击位居首位。”

  2008年,美国国家情报主任迈克·麦康纳(Mike McConnell)曾形容生化袭击是“我个人最大的担忧”。

  2009年,麦康纳的继任者,奥巴马政府官员丹尼斯·布莱尔(Dennis Blair)警告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恐怖分子使用生物战剂意味着威胁日益逼近。”

  2009年11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估计,一次生化恐怖袭击将使成千上万的美国人面临死亡的风险,并导致1万亿美元的损失。

  白宫生化防御最高官员海蒂·埃弗里(Heidi Avery)表示,生化恐怖主义是“终极的非对称威胁;与核威胁应该在同一级别。”

  2007年,美国国会委员会的一份关于《预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与恐怖主义》的报告得出以下结论:“时至今日,美国政府针对核恐怖主义,在防止核不扩散方面做了巨大努力,并投入大量的外交资本。但我们认为,应该将更可能发生的威胁——生化恐怖主义——置于更高的优先级。”

  为增强美国的生化防御能力,2001年起联邦政府投入资金超过600亿美元,用来研制、分配空气传感器,对医生进行培训,使其了解生化恐怖病菌的特征,并在全国范围内向医院提供专业医疗设备。

  这些行动源于一系列名为“物质威胁”的生物战剂,国土安全部认定,这些病菌是最急迫的防御对象。(未完待续)
新华网北京1月22日电(记者 董晓)“9·11”恐怖袭击10年之后,曾经令人色变的美国“炭疽信”事件也逐渐被人淡忘。但对美国政府来说,生化恐怖袭击这一幽灵并未远离。与核武器相比,生化武器似乎更隐蔽、更恐怖,抓握一下门把、呼吸一口空气都可能致人于死地。十几年来,美国一直试图“反制”生化恐怖袭击,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如今,美国在应对生化恐怖袭击方面究竟准备得怎么样?奥巴马政府是否早已“胸有成竹”?《纽约时报》日前刊发希尔顿(Wil S. Hylton)的长篇调查报道,披露了美国生化恐怖“反制计划”幕后的大量细节。为保持该报道的“原汁原味”,本文仍沿用第一人称。译文从今日起开始连载,敬请关注。

【一】“9·11”后白宫安检形同虚设

“9·11”事件之后没几天,美国空军退休上校兰德尔·拉森(Randall Larsen)前往白宫。他从白宫的西北门进入,穿过庭院,到达艾森豪威尔办公楼。在办公楼的大门前,他猛地停住了脚步。

艾森豪威尔办公楼门口的安检系统显然已全面升级,不仅安装有金属探测器,还有专门针对辐射和爆炸物的探测仪器。同时,安保人员还对所有来访者进行搜身,强制性检查个人携带物品。其中,检查个人物品这项内容最令拉森感到担忧。

在经过全身扫描之后,拉森(Larsen)静静地站在那里。白宫警卫开始仔细检查他的公文包。公文包里大部分是书和纸张,但不一会,一个防毒面具被抽了出来。警卫怀疑地盯了他一眼。拉森(Larsen)赶紧解释说,“这是做模拟演练的时候用的,你也肯定看过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零地带戴着这玩意儿吧?”警卫将防毒面具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未发现可疑之处,就重新放回公文包。

这样,拉森(Larsen)成功通过了戒备森严的艾森豪威尔办公楼大门安检。

到了办公楼里面,拉森顺着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副总统切尼的办公室,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很快也抵达。参加会议有反恐专家塔拉·奥图尔(Tara O’Toole)(她现在是奥巴马政府国土安全部专门负责研究生化防御的最高级别官员),与生化安全中心的负责人托马斯·恩格利斯拜(Thomas Inglesby)。三个月前,拉森(Larsen)、奥图尔(O’Toole)和恩格利斯拜(Inglesby)曾经合作进行“天花攻击”的国安演练。现在,在纽约世贸中心双子楼成为废墟之后,三个人又重新聚在一起,向副总统切尼汇报他们的成果。

当奥图尔做陈述的时候,拉森开始研究切尼的表情。奥图尔罗列出参加上次模拟演练的官员名单,介绍他们在应急反应中遇到的种种复杂情况,以及当疾病大规模蔓延失控时,并由此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切尼静静听着,毫无反应。最后,奥图尔得出结论说,美国对生化恐怖袭击尚未做好充分准备。

切尼点了点头,说:“那好,你告诉我,我们到底要找什么东西?生化武器究竟长什么样子?“

这时,拉森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小试管。他举起这个试管,对切尼说:“副总统先生,生化武器就像我手里的这个小东西。”试管里是枯草芽孢杆菌化学武器,在基因上与令人色变的炭疽菌基本相同。

“顺便提一下,”拉森补充说,“就在刚才,我还通过了安检,把它偷偷带进了您的办公室。”

白宫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办公场所之一。这里安检设备先进,戒备空前森严。警卫还里里外外地仔细检查了拉森的公务包,却居然没有发现试管里的粉末。

“他们的安全检查有问题。他们一直在搜寻一些错误的东西,”拉森说,“到现在还这样。”
【二】生化恐怖令核威胁黯然失色

生化恐怖袭击的幽灵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难想象。它会使一些最平淡无奇的物体变成“杀人利器”。

开门时摸一下门把、跟别人的一次握手,甚至呼吸一下都会让你中毒。就像核弹,生化武器威胁让人联想到一些恐怖的场景——全身皮肤布满天花脓包,炭疽攻击导致眼睛变黑,黑死病造成身体腐烂——这些本来似乎只在虚构小说、恶梦,或甚至在政治操控的情况下才发生。

然而,生化武器与战争一样古老。古代赫梯人曾踩着患瘟疫的受害者,攻进敌人的城市;希腊历史学家也描述过弓箭手的箭上沾满污粪。

到了20世纪,几乎每个大国研发、生产、在某些时候甚至用过一系列生化武器,包括炭疽、瘟疫、伤寒和鼻疽等。

“9·11”恐怖袭击十年之后,人们很容易忘记“炭疽信”事件。“9·11”后几个星期,炭疽信恐慌弥漫全国。但现在,这一曾让人们感觉极度脆弱的时刻已经走入历史。不过,在那些事件之后,许多美国国安专家开始重新考虑生化袭击的风险,并产生了一些悬而未决的结论。

自苏联解体以来,许多科学家认为制造生化武器的难度远远超出恐怖分子的能力,但到了21世纪,很多专家相信实验室技术的发达已让相关技术变得唾手可得。

国防高级研究项目机构的前负责人布雷特·吉鲁瓦尔(Brett Giroir)表示,“20年前,在顶尖医学院的专业实验室里,我使用数百万美元的设备,花了三个星期才做成的事。现在一个普通的技术员就能完成。研究生院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拥有足够的工具和技术,去实施一个精细复杂的项目,并最终制造出生化武器。”

一些核专家也开始研究,生化袭击的风险是否已令核威胁变得黯然失色。

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治学院创始院长与核扩散问题顶级专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最近对我说,“核恐怖主义是一场可以预防的灾难。因为核弹所需的物质,恐怖分子根本无法制造。但是,说到生化武器。我的天!我能防止他们得到天花和其他病菌吗?不!即使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也做不到。令人惊讶的是,在制造生化武器相对容易而防御相对困难的情况下,生化恐怖袭击居然没怎么发生。”

生化袭击的杀伤力取决于诸多要素,包括生化战剂的种类,武器化的程度,使用量与投放方式。有些生化战剂,比如天花病毒,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只需释放很小的剂量就能迅速地蔓延。其他的像鼠疫和野兔热杆菌,并不具有很强的传染性,但能相对容易地制成并传播。(未完待续)
同舟共进

  核心提示:戚本禹说:后来我确实代替田家英负责中办秘书室的工作,主要为毛主席服务。我担任这个工作之后,江青有一次和我谈话,郑重地告诫我:“……在主席身边工作最忌讳‘结交诸侯’,这‘诸侯’既包括中央的,也包括地方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不能“结交诸侯”这句话。我觉得田家英栽就栽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结交诸侯”,这恐怕也是一切做秘书工作的人最重要的一条戒律。

  作者简介:阎长贵,山东聊城人,生于1937年。1967年1月至1968年1月任江青机要秘书,后被投入秦城监狱近8年。1979年9月平反,次年3月调回红旗杂志社工作。

  田家英是“文革”还未全面开始时自杀的高级干部,他在1966年5月4日至26日标志“文革”全面发动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通过第一个“文革”纲领性文献《五一六通知》的会议)还未结束时就自杀了(23日)。众所周知,田家英当时是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主任。特别重要也最引人注目的,他是毛泽东主席的秘书。因此,他的自杀是震惊全党的大事。

  田家英为什么自杀?是怎样自杀的?迄今45年过去了,这件事仿佛还未取得完全的共识。而真正厘清这件事,对了解“文革”乃至高层政治都是十分重要的。

  是毛泽东秘书,也是毛的忘年交

  田家英1922年1月生,原名曾正昌,四川成都人。3岁丧父,9岁丧母,11岁被迫辍学,在哥嫂开的中药铺做学徒。田家英生性喜爱读书,在辍学的日子里,靠着一本字典通读了《资治通鉴》、《史记》和许多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他性格倔强,不甘听凭命运摆布。他的床头挂着一副对联,“走遍天下路,读尽世上书”。1935年,田家英13岁时,就在报刊不断发表诗歌和文章,在川中被称为“神童”。“田家英”这个名字就是他发表文章时用的笔名。

  田家英在中学读书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与同学经常到街头茶馆宣讲抗日、散发传单,还参加了由共产党员领导的抗日救亡团体“海燕社”,因此被学校开除。1937年11月下旬,田家英和志同道合的几个人告别故乡,踏上了去延安的路。12月到达延安,进入陕北公学学习。1938年2月,田家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田家英相继在马列学院、中央政治研究室、中宣部等单位工作。1941年至1943年间,田家英在延安《解放日报》上陆续发表了《奴才的见解》、《从侯方域说起》等文章。《从侯方域说起》一文毛泽东特别赞赏,虽说那只是千余字的杂文,但从中可看出作者的文史功底和敏锐思想。文笔如此老辣深沉的作者竟是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这让毛泽东颇为感慨。自那以后毛便注意田家英这个“少壮派”了。

  1946年,毛岸英从苏联回国。由于他长期生活在国外,汉语讲不好,毛泽东打算请一位老师教他历史、语文。这时毛泽东很自然地想到了田家英——田熟悉文史,又与毛岸英同庚。就这样,田家英当起了毛岸英的老师,与毛泽东的交往也就多了起来。

  1940年代的最后几年,国共两党大决战的时刻,也是革命胜利的前夜,毛泽东的工作异常繁忙,需要增加新秘书。1948年8月,在陈伯达、胡乔木的推荐下,26岁的田家英开始担任毛泽东的秘书。

  田家英深得毛的信赖、倚重,毛泽东的存折、稿费、印章都交给他。作为毛泽东的日常秘书,田家英把主要的精力与才华都用于协助毛泽东的工作。他事无巨细,凡是毛需要他做的他都尽力做好,从起草文件、下乡调查、处理信访直至保管存折,称得上是大管家。他对毛泽东极为敬重,在毛身边工作,更是深受熏陶与感染——两人有许多共同的兴趣、爱好,这使他们成了忘年交。

  毛泽东有夜里工作的习惯,为此,田家英也努力适应毛泽东,与他同步工作。1961年11月6日清晨,忙碌一夜的田家英刚准备睡觉,连续接到机要员送来的毛泽东三封内容相同的信,都是让他查找“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这两句诗的作者、出处等。田家英知道毛泽东将有新作问世,凭着对古诗词的深厚功底,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那是明代高启的《梅花》九首之一,是婉约派的诗词。这让毛泽东非常高兴。毛经常让田家英做这类事情,他都做得很好,满足了应急之需。

  这里顺便说一件事情。近年网上传播一个说法——1995年6月,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党校联合向中央书记处提出《关于〈毛泽东选集〉中著作原稿的审核、考证意见》的书面报告,该报告称:“经过中央有关部门的审核、考证,发现在《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160余篇著作中,由毛泽东执笔起草的只有12篇,经毛泽东修改的有13篇,其余诸篇全是由……(别人)起草的。”必须郑重指出,这个所谓报告及其内容完全是谎言。人们都知道,毛泽东写文章是不让别人代笔的。无数事实证明,毛泽东不仅会写文章,而且是大手笔。他自己在1964年一次中央会议上就明确说过:“我写文章从来不叫别人代劳,有了病不能写,就用嘴说嘛。1947年写《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时,我病了,就是我说别人记的……”毛泽东不仅自己这样,也希望和要求其他领导干部这样。当然也有例外——例外之一,就是八大的开幕词是别人替他起草的。八大会议上,毛泽东所致开幕词,受到代表们的热烈欢迎,多次被掌声打断,会议中间休息时,许多人还对开幕词啧啧称赞。毛泽东不掠人之美,坦然地告诉大家:“开幕词是谁写的?是个年轻的秀才写的,此人是田家英。”八大开幕词中有句话:“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是田家英起草八大开幕词的得意之笔,也是毛泽东十分满意的一句话。这句话,必将和古人说的“满招损,谦受益”一样成为不朽的格言。

  特别需要指出,田家英为编辑出版毛泽东著作立下了很大功劳。他参加《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至第四卷的全部编辑工作,还主持编辑供广大青年和一般干部学习使用的《毛泽东著作选读》甲种本和乙种本。同时,协助毛泽东编辑了《毛主席诗词十九首》和《毛主席诗词》(三十七首)。毛选第一卷至第三卷的注释,是田家英主持撰写的,其中一部分由毛泽东亲自撰写和定稿。四卷《毛泽东选集》出版以后,田家英和其他同志发现注释中有不少疏漏和不确的地方,从1962年起,他主持第一卷至第三卷注释的修订工作。田家英发表的文章,绝大部分是宣传和介绍毛泽东著作的。可以说,他把一生中最主要的精力倾注在毛泽东著作的编辑、出版、研究和宣传上,真正做到了殚精竭虑、呕心沥血。

  田家英经历过长期的革命锻炼,是很优秀的共产党员和干部。在思想品质上,他诚实、正派、有骨气,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作为毛泽东的秘书,他敢于向毛泽东反映基层的真实情况,对重大政策的制定和修改也敢于提出自己的建议。田家英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

  自杀之谜:当事人的回忆

  但这样一位好干部为什么在“文革”还未全面开始时就自杀了呢?这个问题应该述说清楚,否则就成了历史上的永久之谜。众所周知,对这个问题的说法很多,而影响最大、最值得重视的恐怕是胡乔木的说法。我不揣疏漏和冒昧,大着胆子就以胡乔木的说法为例谈谈此问题。

  最近,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丁晓平著《中共中央第一支笔:胡乔木在毛泽东和邓小平身边的日子》,一些报刊不断选载和介绍,被称为是一部“评价公允”、“真实可信的优秀传记作品”。该书关于田家英之死的情况叙述如下(转引自8月12日《作家文摘》):

  被加上“篡改毛主席著作”罪状的田家英(指在整理毛泽东1965年12月21日的谈话时,田家英主张删去“《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等词句 ——笔者注),早在1962年就被江青第一个戴上了“资产阶级分子”的政治帽子。这次又得罪了江青,厄运终于降临。1966年5月22日,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王力、戚本禹等三人以中央代表为名,来到田家英在中南海喜福堂的家中,宣布罪状,停职反省,逼迫其限时限刻搬出中南海。“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田家英忍受不了对他的诬陷和侮辱,痛苦地在5月23日结束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丁晓平的书认为迫害田家英致死的首要责任人是江青,具体执行者是王力、戚本禹,他们到田家英家中,宣布田家英罪状,要他停职反省,逼他搬出中南海,他因忍受不了这种屈辱才自杀。当然,作者是沿用胡乔木的说法,但事情果真如胡乔木所说的这样吗?江青对田家英之死无疑有责任,不过我没掌握确实材料,没法具体说明;但说到直接导致这一悲剧的王力、戚本禹,他们对这件事情都有详尽的说明——若不因人废言,从“法律”上讲,也应该听听“被告”一方的意见。这里顺便说一下,胡乔木说王力、戚本禹1966年5月22日就是中央文革小组成员,不准确,因为中央是1966年5月28日才发布通知宣告中央文革小组成立的。

  下面,先看看2001年出版的《王力反思录》中关于田家英之死问题的说法:

  (一)在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检查以后,会上讨论对四个人的处理。罗瑞卿不在这个会上处理,由军委处理。大约是20日,少奇同志主持政治局会议,决定成立一个组(那时不叫专案组)处理彭、陆、杨、田(家英)的问题,总的组长是周恩来,下分四个分组,彭、陆、杨、田各一个分组。彭组由周恩来自己负责,陆组陈伯达负责,杨组康生负责,田组安子文负责。

  (二)安子文分组的成员是我和戚本禹。21日或22日,安子文突然打电话通知我和戚本禹到他家里去,坐他的车到田家英家里,怎么谈事先没商量,是安子文一个人谈的,我和戚本禹都没说话。我认为安谈的还是相当缓和的,不是那么气势汹汹。安对田说:“中央认为你的错误是严重的,不适宜担任现在的工作了,暂时由戚本禹负责。中央要你马上把有关毛主席的手稿、文件、编进毛选的原稿、印的东西清理一下,全部交出来。”这当然实际是撤职,这是毛主席决定的,少奇、总理都不能决定。

  (三)23日继续开会,就在这个会上,汪东兴接了个电话后很紧张地跑到主席台上跟总理说,田家英自杀了。总理马上要安子文、王力、戚本禹立即赶到田家,这时田家英已经不能救了。他喝了一瓶茅台酒然后上吊。事先把公务员打发出去,布置了一大堆任务,很长时间才能回来,他自己倒锁了门自杀。等公务员回来敲不开门,最后报告中办把门撬开,把田家英放到地上,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去时已死了很久。安子文光叹气,有话可以向组织上说嘛!我和田家英是朋友,私交很好,在文物方面有交往,我觉他死得很可惜。戚本禹也吓呆了。戚本禹对田家英一直很好,戚被打成右派,是毛主席让田家英解放他的,而且把他调到要害部门工作,田家英是他最大的恩人。戚对田家英的旧情还是有的。总之当时对田家英之死都感到惋惜。

  (四)田死后当天下午,安子文找了我、戚本禹、董边(田家英的夫人——编者注),到中央组织部谈田家英死的经过。董边说,头天夜里田家英说了一句话:“中央把我当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我看是当成敌我矛盾了。”她说,她当时没有注意这句话,没有向组织汇报。7月份江青回京前,我们就听到传达江青的话,说陈伯达、康生(实际上是说周恩来)为什么不采取措施,让田家英自杀了?江青回来后又骂了好几次,说对田家英处理不果断,早就该隔离。她是把田家英当成敌我矛盾了。

  (五)田家英之死的经过就是这样。最近出版的一本书《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刊载胡乔木的文章,说“王关戚一伙故意捏造罪名,五月二十二日戚本禹、王力等三人以中央代表为名,宣布田家英的罪状,逼迫田家英迁出中南海,田忍受不了这种污蔑和侮辱,不得不含冤去世。”这种说法完全违背事实。

  再来看看戚本禹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法。戚本禹2002年写了《田家英之死——一宗至今未了的历史要案》一文,着重批驳“荒诞无稽的流言”。同时,该文也说明了田家英之死的情况:

  (一)1966年5月21(22?)日上午,安子文电话通知我:下午二时半,去中共中央组织部,会合王力,一起去中南海找田家英谈话。我到组织部的时候,王力已在,安子文说,总理交代马上要找田家英谈话,要他停职反省,由戚本禹接管他的工作,特别是毛主席的手稿,不要出差错。那时安子文在党内威信很高,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王力虽然也是中央部委的一个副部长,但对安部长的话唯命是从。于是,我俩上了他的车,一起去中南海。当时田家英住中南海永福堂。到达时,田家英不在家,只有夫人董边在。董边是安子文的老部下,两人很熟,她似乎有点紧张,说:“家英同逄秘书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她招待我们茶水,我们坐等。果然一会儿田家英和逄先知回来了,一看来了我们三个人,脸上显出焦灼的表情。安子文招呼他坐下,又叫董边和逄先知也坐下,然后安详地说:“ 家英,你犯了错误,中央收到反映,现决定即日起停止工作,进行检讨。你的工作、文件,特别是毛主席的手稿,都交给戚本禹,等一会儿就办交接手续。”安子文还说:“你的问题多大,怎样处理,要根据调查结果和你的态度决定。你要相信中央,相信主席。这几天就在家里反省不要出去了。”这以后,田家英问安子文,他从哪些方面开始检查?安子文说:“你自己先想想,从庐山会议到现在,自己有哪些错误。”在整个谈话中,安子文的态度都是平和的,不像书刊上说的一派训斥口吻。他只谈田家英有错误,但未谈到《海瑞罢官》的问题,也未谈公安部的报告,更没有当场要田家英搬出中南海的话。田家英的表现是无奈和委屈,不像书刊上说的那样激动,更没听他说一句怨恨毛泽东的话。固然,按他对毛泽东的了解,他知道,没有毛泽东的同意,是谁也不能让他停职检查的。王力和我以及董边和逄先知都没说什么话。

  (二)这天深夜十一时许,田家英用红机子给我打电话,说他又找到一些忘了登记的遗留文件要交给我。我说,那么我派人来登记。他说,不,要亲自给我交代一下。我说,那好,我马上带王妙琼到那里。我的办公室离永福堂只有二百米的路程,一会儿就到了。田家英看到我来了,就向我交代遗留的文件。因为文件交接要经过他的秘书,我便到永福堂东厢去找逄先知一起来。田家英见此机会,马上跟过来,在卫生间拐角处紧张地问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是谁在害他?这是一种违反纪律的违规操作,他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我们两人有多年的交往。我从1950年进中南海起,就在他领导下工作,他很器重我,政治上、生活上都帮助过我。1957年“反右”时,我被中央直属机关党委打成反党集团为首者,他与我们共患难。此案在毛泽东的干预下彻底平反,这就是闻名全党的“八司马案”。因为有这层关系,所以他才敢大胆地、不顾纪律地进行违规操作。但由于我前几天刚为田家英的问题挨了批评(“小资产阶级温情主义”),所以当时不敢说什么话。

  (三)深夜电话事件后的第二天,即1966年5月23日上午八九点,田家英吩咐他的勤务员小陈出去买香烟和其它东西,自己则走进永福堂西厢,即毛泽东的藏书室,锁了门,然后把头悬在一根拴在两个书柜之间的带子里,自尽了。约十时许,小陈从西单回来,发现田家英自杀,他惊恐地跑到中央办公厅秘书室报告,“八司马”之一的王象乾和行政科负责人路辉等飞快地跑到永福堂,从窗口跳进藏书室,急忙把田家英解下来,松开外衣,用人工呼吸和口对口吹气进行抢救,但终因死亡时间过长,无法起死回生。

  于是,他们打电话到人民大会堂向正在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我和汪东兴等报告,我们立即报告会议主持人。接着安子文、王力、汪东兴等坐车赶回中南海观察现场,处理后事。安子文当时还通知了董边,董边很悲伤,但她没能赶过来。田家英在解下时,舌头外伸,脖子上有印痕,明显属于自缢。当时到现场的人,无论是中央办公厅的工作人员还是中央领导人,谁都没有发现他身上有枪伤,也没有在毛泽东的藏书室或田家英的办公室发现任何血迹。当时所有到场的人都感到田家英不该这样,没有人幸灾乐祸的。

  除了上述内容,戚本禹一次和我通电话谈到胡乔木关于田家英之死问题的说法时,愤怒地说:“完全是胡说八道”。戚还说,我对有些人很鄙视,很看不起。他们在揭发田家英时,捕风捉影,任意夸大,无限上纲上线,材料写了一大摞,把他简直说成魔鬼,后来写文章、写书,又把他吹得白玉无瑕,圣人一般。戚认为,田家英既不是魔鬼,也不是圣人,也不是芸芸众生的普通人,实际上,应该说田家英是一个有缺点、有错误,但又很有思想,有能力,才华横溢的十分难得的中共高级干部。

  行文至此,我们小结一下。

  (一)从王力和戚本禹的说法中,可以看到,关于田家英之死,他们二人所说的情节基本是一致的。有所差异,无关宏旨。事实只有一个。在这个问题上,究竟是胡乔木说的符合事实,还是王力、戚本禹说的符合事实?当然,我说的符合事实,是说基本上符合事实,谁也不能肯定人们事后的回忆完全准确。事实上,已有人指出:“戚本禹的大部分叙述是可信的,但也有小部分记忆不够准确。”(2011年9月6日王凡给我的信)我相信,通过本文提供的材料,关于田家英之死的真实情况,人们会做出比较客观和公正的判断。

  (二)从王力的说法中我们看到,他直接和明白地说,在田家英之死问题上胡乔木的说法“完全违背事实”。既然在10年前(2001年是出书的时间,实际王力所写时间应该更早)王力就指出了这件事情,而现在出版的书谈到这个问题时,根本不顾王力的指正,对此不置一词(就是批驳也好嘛),径直照抄胡乔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说法,这不应是历史工作者和研究者之所为。

  (三)在1966年5月处理田家英问题时,本来负责人是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王力、戚本禹是跟着去的,只是成员或随员,胡乔木却说成“王力、戚本禹等三人以中央代表为名”,根本不提安子文,这是为什么?这种做法同“实事求是”的原则和精神相距岂能以道里计?

  他为什么自杀

  上面所讲主要是田家英自杀的过程和情况,至于为什么自杀,谈的似乎还非常表面,没有触及实质。胡乔木说田自杀是因为“忍受不了诬陷和侮辱”,这是一句空洞的话头;我们看到安子文和田家英谈话,只是说中央认为他犯了严重错误,要他停职检讨,并没有什么“诬陷”和“侮辱”的语言。所以田家英究竟为什么自杀,还需进一步探讨。

  在一次会议上,遇到田家英的朋友李锐老人,因他耳聋,我大着嗓子问他:“李老,请问您:田家英为什么自杀?”李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毛主席不要他了嘛!”除此他再也没说什么。

  2008年冬,戚本禹因事来京,我和他也讨论过这一问题。他说田家英自杀除了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外,最主要和最根本的是毛主席不信任他了,他觉得没希望了——我觉得戚本禹说的和李锐说的是差不多的意思。

  2004年10月30日,凤凰卫视“鲁豫有约”栏目曾约请田家英的女儿曾自回忆她父亲田家英,曾自在谈到父亲的死时是这样说的:

  父亲最后的遗言:“相信党会把问题搞清楚,相信不会冤沉海底。”

  我觉得父亲有一种极大的失望,他追求的事业,他一生献给主席的热爱,觉得主席最后把他否定了。我认为这是他结束自己的最最主要的原因。他如果觉得主席把他抛弃了,他就觉得没有希望了。他觉得主席对他形成概念了,把他划成敌人了。

  文史学者王凡在给我的来信中,谈到田家英的死因,说:“我觉得是多重的,当然毛泽东的不信任和把他划到自己以外的阵营,是最重要的原因,这等于宣布了他政治生命的完结,而且他清楚这个‘宣布’的结果,(他住的)永福堂的前一位居者是彭德怀。”(这与戚本禹说法同,这二人都是在中南海工作和生活过的人,说的可信;《中共中央第一支笔》书中说田家英住“喜福堂”,不对,或许是笔误——笔者注)

  我问戚本禹,毛泽东为什么不信任和抛弃给他当了将近20年秘书的田家英呢?他明确回答:这主要是田家英和刘少奇的关系。他说,毛泽东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时,田是主席办公厅副主任,当毛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而换上刘少奇时,田没有辞去主席办公厅副主任的职务,而继续留任。田给刘少奇打电话,询问应怎样工作,刘说:你过去怎么做还怎么做。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经常到刘少奇那里去。所谓“三年困难时期”,田和刘少奇都主张“包产到户”。田家英把这种主张向主席报告,主席问这是你的意见,还是别人的意见。田说是他自己的意见。主席认为他说的不是实话。

  在这次和戚本禹见面时,他还说了一个情况:

  1966年5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一次中间休息时,总理跟我说,主席意见,要你接替田家英中办秘书室的工作。我诚恳地跟总理说,我事情挺多,忙不过来,再说我的能力,怕胜任不了。总理亲切和蔼地说,这个问题中央已经定了,至于工作会有人帮助你的。

  戚本禹说:

  后来我确实代替田家英负责中办秘书室的工作,主要为毛主席服务。我担任这个工作之后,江青有一次和我谈话,郑重地告诫我:“……在主席身边工作最忌讳‘结交诸侯’,这‘诸侯’既包括中央的,也包括地方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不能“结交诸侯”这句话。我觉得田家英栽就栽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结交诸侯”,这恐怕也是一切做秘书工作的人最重要的一条戒律。

  听到这些话,不禁想到笔者给江青做秘书时,她第一次谈话的内容,现在看来也含有这个意思。她说:“……从今以后,你就在我这里工作,除了我之外,你不能再接受其他任何人布置的工作和任务,也就是说,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再向你布置什么工作和任务,这是党的纪律,你要对党负责,对我负责……”

  若问这一切究竟为什么?只能说这是一种政治——一种我们一般人还不怎么了解和懂得的政治。
星岛环球网

 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1910年秋,17岁的毛泽东立志走出乡关,并声言“学不成名誓不还”。在随后的革命生涯中,毛泽东和其他老一辈革命家一样,无暇于个人生活,更不必谈过生日了。

  延安时期,毛泽东为许多人祝过寿,可是却拒绝别人为他做寿。新中国成立后,人民生活相对稳定下来,人们这时候想为毛泽东祝寿,但他依然坚持不过生日,还说:“不做寿。做寿不会使人长寿。主要是要把工作做好。”步入老年后,毛泽东似乎开始注意自己的生日,但他仍旧不接受别人的宴请,只是在每年12 月26日这一天,邀请一些友人聚一聚,餐桌上没有珍馐美味,更没有寿星端坐、接受别人跪拜祝寿之类的旧俗。而毛泽东的生日也不是年年都过,过法也不同,一切由他自己决定,具有鲜明的“毛氏”特征,既有趣又耐人寻味。

  50岁生日:拒绝做寿

  194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50岁生日。按照中国的习俗,50岁是大寿,理应好好庆贺一番。于是党内一些同志提议为他做寿,借以宣传毛泽东思想。这年4月,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凯丰致信毛泽东,报告了这一计划。这是毛泽东1910年离开故乡以来,第一次遇到“生日问题”。

  然而,当毛泽东看了凯丰来信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拒绝。经过认真考虑,毛泽东在4月22日给凯丰回信说:“生日决定不做。做生日的太多了会生出不良影响。目前是内外困难的时候,时机也不好。”在这封信中,针对凯丰所言“宣传毛泽东思想”问题,他说:“我的思想(马列)自觉没有成熟,还是学习时候不是鼓吹时候;要鼓吹只宜以某些片断去鼓吹(例如整风文件中的几件),不宜当作体系去鼓吹,因我的体系尚没有成熟。”

  毛泽东对做寿之事明确拒绝,所以到了12月26日,延安各界都没有什么祝寿之类的举动。

  作为革命领袖,毛泽东拒绝为自己做寿,但他对许多老同志的生辰却记挂在心,如对吴玉章、林伯渠、朱德、徐特立等,都用书信、题词和其它形式热情祝寿。他还邀请住地枣园村24位年过60的老人赴宴,为他们集体祝寿。

  59岁生日:请来一个人,同吃清汤面

  1952年12月26日上午,毛泽东一醒来就吩咐卫士叫来他的保健医生和行政秘书王鹤滨陪他吃饭。紫云轩的过厅是毛泽东用餐的地方。王鹤滨到时,八仙桌上已摆了几碟小菜,有酱菜、辣椒、腐乳和酱牛肉,都是厨师廖炳福按照湖南口味制作的。桌上没有毛泽东经常吃的米饭和炒菜,却多了清汤白面条,两只中号高脚玻璃杯里,已斟好了半杯葡萄酒。这种吃法,王鹤滨很少见,不免有些诧异。毛泽东从卧室走出,招呼王鹤滨入座。他举起酒杯微笑着说:“王医生,来,干杯!今天是我的生日。”说完,一饮而尽。王鹤滨这时才知道毛泽东请他吃饭的因由,心中十分激动,赶紧说:“祝主席身体健康!长寿!”说完也一饮而尽。毛泽东又喝了一口酒说:“王医生,咱们不祝寿,但是可以吃清汤面,是吧?”说着,就要拿碗给王鹤滨盛面条。王鹤滨急忙接过毛泽东手里的碗,先给毛泽东盛了一碗面条。

  毛泽东拌着小菜吃得很香,高兴地对王鹤滨说:“做寿是不会使人长寿的,对吧?人活百岁就不得了喽!”这话是针对一位工作人员前几天的话说的。当时,毛泽东听了“祝您万寿无疆”的话后说:“这是屁话,哪有活一万岁的?”稍停,又说:“哪里有什么万寿呀,人是不会活到万岁的!”这时,王鹤滨想起前几天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曾请示:“主席,兄弟党和外国首脑发来的祝寿电报怎么办?”毛泽东当即明确回答:“收下来,都不见报。”还补充说:“如果人家要问,为什么没有在报上发表他们的电文,就说这是我们国家的习惯。”

  毛泽东的59岁寿辰,就这样与身边的工作人员简单吃了一顿清汤面度过了。

  60岁生日:过了两次

  195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花甲”大寿。党中央收到世界各国马列主义政党、友好团体和人士发来的贺电、贺信,热烈祝贺毛泽东60大寿。毛泽东决定,对于这些贺电、贺信,一律不准公开发表。可是,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抑制不住对主席的敬仰之情,想给他祝寿。这天,中央办公厅警卫科长申虎成很早就来到值班室,他走到毛泽东床前,把大家的心意报告给他,并祝他健康长寿。毛泽东听后微笑着点点头说:“谢谢同志们。”稍停,又对申虎成说:“你去备点酒,让老廖师傅做4个菜,一个汤,请大家一起吃顿饭。”毛泽东还特别叮嘱说,别忘了告诉烧锅炉的工人和秘书同志们,请他们一起来。

  这次简朴的“寿宴”只有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参加,没有他的亲属。当天毛泽东就启程赴杭州,晚上住在西湖边上的刘庄。这是建国后毛泽东首次来杭州,此后又多次来到这里,杭州成为除北京外毛泽东住的时间最长的城市,而毛泽东每次来都说“又到家了”,他把杭州视作第二故乡。毛泽东这次来杭州,一住就是两个半月,第二年3月14日才回北京。主要工作是亲自主持起草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毛泽东住下后,江青找到负责接待的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王芳说,主席不愿意人家向他祝寿,但我们得有个表示。1954年元旦快到了,是否请浙江省委以庆祝元旦的名义,请主席吃饭,并以此向主席表示祝寿。但不要说“祝寿”、“长寿”什么的,意到话不到,免得主席不高兴。浙江省委立即去筹备。12月30日晚,毛泽东高兴地赴宴。餐桌上除了酒菜外,还摆放了花生、红枣和面条;意为庆祝华诞。席间气氛热烈愉快,大家轮流向毛泽东敬酒,他高兴地一一回敬。毛泽东平时很少喝酒,那晚却喝了不少。酒宴最后,毛泽东面前还有4杯斟满的茅台酒没有喝光,他就冲王芳说:“你喝了吧,别浪费。”王芳遵命,一扫而光。

  69岁生日:作诗设家宴

  1962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69岁生日,他比较看重这个生日。此时,他的心情是沉重的,紧张的。因为中苏两党积累下来的政治分歧和矛盾经过一段缓和之后,1962年底又紧张起来。一些欧洲国家的共产党相继召开代表大会,在苏共的指挥下发声明,作决议,结伙攻击中国共产党。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毛泽东冷静地观察动态,分析情况,谋划对策,布署论战。论战文章的观点、题目、思路,以及发表方式、时间,都是毛泽东亲自审定的,投入了许多精力。此外,西方一些帝国主义国家也趁机疯狂地反华。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毛泽东迎来了他的69岁生日。酷爱诗词的毛泽东把这一阶段蓄积在心中的思想情感,以诗的形式喷发出来。这天,他写了一首《七律·冬云》:“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可以想象,当毛泽东写完这首诗时,一定是壮怀激烈,豪情满怀。

  其实,这次生日毛泽东是当作70岁(虚岁)生日过的,这是中国旧时计岁的习惯。他向来对自己的生日漠然,但这次却不同。也许是想到了“古稀”之年,是大寿,所以他决定举办一个小型家庭寿宴,这是前所未有的。

  生日这天,毛泽东在菊香书屋备了两桌便饭。参加寿宴的除了毛泽东的亲属之外,他还邀请了4位80岁以上的老人。其中有3位是他的湖南老乡:章士钊、程潜、王季范,另一位是叶恭绰。毛泽东考虑到这些朋友年事已高,所以发请柬时关照,每位来客可以带一位子女来。章士钊带了女儿章含之,程潜带了长女,王季范带了孙女王海容。毛泽东同4位老人同席,晚辈则与他的亲属一桌。饭前,毛泽东同4位老人谈笑风生,谈古论今。他还问到客人晚辈的生活、工作情况。当他听说章含之在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任教时,风趣地说:“年纪不大,硬是老师哩!”接着说:“你来教我英语行不行?”章含之忙说:“我的英语水平低,不敢教主席。”毛泽东哈哈大笑说:“怕什么,我的水平很低。”寿宴一个多星期后,章含之去教毛泽东学英语,每周一次。

  70岁生日:办了一次“像样”的家庭寿宴

  196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70岁大寿。古云“人活七十古来稀”,加上此时全国经济形势明显好转,中苏论战初获胜利,毛泽东心中充满喜悦。他主动提出,自己出钱办酒席,设家宴请大家,一起过这个生日。

  宴席设在颐年堂,时间定在12月26日晚上。对于吃什么菜,喝什么酒,请什么人参加,设几桌菜等,毛泽东都作了具体交代。从12月25日下午开始,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顾作良就与厨师们一起,讨论制定菜谱。他们决定不搞什么山珍海味,也不上什么名贵酒水,准备一些毛泽东平时爱吃的普通菜肴,再增加几道有祝寿意义的菜,做一桌既普通又有庆祝意义的宴席。他们把这个方案报上去,得到了毛泽东的批准。12月26日,毛泽东厨房的两位厨师,加上从服务科请来的一位厨师,就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准备。晚上7时,宴会正式开始。厅内灯光明亮,洋溢着喜庆气氛。毛泽东与身边的工作人员同席,他的亲属们坐另一桌。大家推杯换盏,欢声笑语,同祝毛泽东健康长寿。毛泽东站起来笑着举杯答道:“谢谢,大家健康长寿!”然后喝下一口酒,大家鼓掌庆贺。

  庆寿家宴结束后,毛泽东提出要与每个人照相留念。这天晚上,毛泽东没有讲更多政治性的话,但始终微笑,流露出少有的轻松愉快;人们也没有说许多祝寿词,但从心底真诚地祝他健康长寿。

  毛泽东的大女儿李敏和丈夫孔令华、侄女毛远志和丈夫曹全夫及他们的女儿曹立亚、毛泽东的表侄孙女王海容,都来看他,毛泽东显得很高兴。饭后,他还特意穿了那身浅灰色的中山装,兴致勃勃地与孩子们一起照相留念。

  71岁生日:规模最隆重的一次生日

  1964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71岁生日。这次生日过得很特别,是应大区书记们的要求,他自掏腰包,不让子女参加,在人民大会堂的小餐厅请了30多人吃饭,规模算是“空前绝后”了。

  在12月20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与刘少奇就“四清”的性质问题发生了争论,几天后就是毛泽东71岁生日。几位大区书记想通过某种方式,缓解会上的紧张气氛,就鼓动陶铸劝毛泽东在生日那天请客。毛泽东说,以前有规定,中央领导人不做寿。陶铸说,不是做寿,就是要你拿稿费请客。毛泽东只好说:“你们都要我请客,那我就请吧。”

  参加12月26日晚宴的名单是毛泽东亲自定的,有中央领导同志、各大区主要负责同志及少数部长、劳模、科学家。领导人有周恩来、朱德、董必武、陈毅、贺龙、薄一波、陆定一、彭真、邓颖超、曾志等;劳模有董加耕、陈永贵、邢燕子、王进喜等;科学家有钱学森等。周恩来按照毛泽东的意思,安排几位科学家和劳动模范与毛泽东同坐主桌。

  当天,毛泽东到得比较晚,他一进来,大家起立鼓掌。坐定后,毛泽东宣布说:“今天既不是请客,也不是祝寿,而是实行‘四同’,我用我的稿费请大家吃顿饭。我的孩子没让来,他们不够资格。这里有工人、农民、解放军。在一起不光吃饭,还要谈谈话嘛!有些人一摸到点东西就翘尾巴,这不好。摸到一点东西不要翘尾巴,摸到两点三点也不要翘……现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刚开始,有人翘了尾巴怎么样呢?我没有蹲点,没有发言权也要说,错了,大家批评。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说我是‘教条主义’,就算‘教条主义’吧。‘教条主义’什么时候变?一万年也变不了。我们写文章打仗,不会死人的。”毛泽东挨个问了董加耕、陈永贵、邢燕子的情况后,说:“像大学里那些书,越读越蠢。《三侠五义》、《聊斋志异》等等,越读越蠢。我的孩子就是的,一个已经下农村了。今天我没有请他们吃饭,他们不够资格。他们是吃蜜糖长大的。”

  开始上菜了,因为是分餐制,所以每道菜装在一个小搪瓷盘中。第一盘先端给了董加耕,董加耕礼貌地让给了毛泽东。毛泽东说:“谢谢!”他又对董加耕说:“你年轻,是从农村来的,多吃一点。”毛泽东又问他:“你是哪里人?”董加耕说:“江苏盐城人。”“你是苏北盐城人,知道盐城有‘两乔’吗?”董加耕猛一愣,心里想:我们那里是水乡,桥很多,怎么说只有‘两桥’呢?他一时没有听懂这问话的含意,只是盯着毛泽东不答。毛泽东知道董加耕没听懂,便提示说:“‘两乔’,他们都很会写文章。”董加耕一下子想了起来,便高兴地回答说:“我知道,他们是我的同乡胡乔木、乔冠华。”毛泽东高兴地笑起来。

  据参加这次宴会的薄一波回忆说,毛泽东批评把“社教”运动的性质说成是“四清”与“四不清”,并指出党内外矛盾交叉的观点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当他谈到党内产生修主主义的危险时,“席间鸦雀无声”。

  最后一个生日:面条全碎在锅里

  1975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82岁生日,也是他最后一个生日。这天,毛泽东特地请来了以前在自己身边工作过的几位同志。一早,毛泽东的女儿李敏、李讷和护士长吴旭君、秘书张玉凤等人也来到中南海游泳池,毛泽东的居室立刻传出了欢笑声。

  这次生日,餐桌上也很简单,只是比平时多了几样菜。负责毛泽东生活事务的吴连登给田树滨师傅打电话的时候,田师傅正在电话机边守着。田树滨是中南海的面点师傅,面食点心做得特别好。毛泽东生日的长寿面,每次都是他擀的。田师傅接起电话说:“哟,你现在才来电话,今天是主席生日,我一直守在电话旁边哩。”吴连登说:“你过来吧。”田师傅拿上厨具来到毛泽东的厨房。没多久,毛泽东说要吃饭。田师傅把面条下入沸滚的锅里,但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面条全碎了,一节一节的,没有一根是整的。这一幕惊呆了毛泽东厨房的庞师傅、于师傅和吴连登。田师傅流着泪说:“不得了了!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面条。”吴连登也感觉到十分意外,他暗想:面条碎在锅里,这是天意,还是巧合?说不出是什么道理,但这的确是毛泽东最后一个生日发生的事。

  毛泽东吃饭的时间短,菜又不多,只等吃寿面。再擀面条肯定来不及了,吴连登当即决定:煮挂面。几十年后吴连登说:“主席临终也不知道这件事,他哪里知道这最后一碗长寿面不是手擀面,而是挂面。但他吃得还是很香。”这顿生日饭,毛泽东还喝了胖头鱼汤,他高兴地说:“胖头鱼汤好香噢!”吃的时候,他坚持自己用勺舀汤喝,不让别人帮忙。

  毛泽东的这个生日,金日成送来了朝鲜的大苹果表示祝贺。这些苹果,装在竹制的圆形果篮里,篮子的把上缀着两个红色缎带,上面有金日成用朝文亲笔写的“祝毛泽东主席长寿”几个字。毛泽东见了老朋友送的礼物,自然高兴。他拿出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端详片刻,然后对身边的人员说:“这苹果,留下两个,其它的你们分着吃吧。”在分享中,毛泽东过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生日。
网易历史

历史上迷倒君主的MM不计其数,然而,历经多次改朝换代,却还能让美女成群的君主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女人,在中国历史上恐怕寥若辰星、屈指可数。萧皇后就是这样一位奇女子,一举摘下了历史上最抢手女人的桂冠。

萧皇后天生丽质,娇媚迷人,至于说她美到什么程度,语言可能根本无法描述,从她年近五十仍让李世民看得丢了三魂六魄来看,倾国倾城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也许,萧皇后天生就是一个人间尤物,出生时,一个占卜奇人曾为她的相貌而惊奇不已,仔细推算了其生辰八字,最后得出了八个字的结论----“母仪天下,命带桃花”。萧皇后以后的人生经历似乎正好印证了这八个字。她自13岁作了晋王妃后,便开始不断地被迫更换身份,历经了隋炀帝的皇后、宇文化及的淑妃、窦建德的宠妾、两代突厥番王的王妃,最后又成了唐太宗李世民后宫中的昭容。千般沧桑、万种风流,全溶进了她几十年的生命历程,使她成为一个命运奇特的女人,这也就是她命中注定的“桃花劫”吧。

就在萧皇后出世的那年,北周杨坚接受静帝禅位而作了隋文帝。隋文帝的二儿子晋王杨广在平陈战争中功绩显赫,为了表彰他,文帝除了给他加官晋爵外,还下诏天下名门世家,统统将家中未出嫁女儿的生辰八字呈报朝庭,以便为年方21岁的杨广选一相配的王妃。谁知挑来挑去,年龄相当的姑娘们这个不合,那个相克,最终唯独刚满9岁的萧氏女的八字与杨广的八字合在一起才是大吉,于是就选定了她,这还真是命啦,正所谓----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强求。

杨广本来驻守扬州,在进京朝觐时便见到了他将来的妻子萧氏女。他见到萧氏女如此动人,便为之激动不已。在开皇十三年杨广入朝时,就迫不及待和她完成了婚事。其时,杨广25岁,新娘才刚满13岁,以现在的规定看来13岁是不能结婚的,但在古代,十三、四岁出嫁的女子是很普遍的,二十多岁的女人,那是典型的大龄女人了。

洞房花烛夜,杨广心花怒放地把娇羞万状的小王妃拥进怀里,同时还做着黄梁美梦,因为让他高兴的是,早年有个水平还算凑合的大仙给萧妃算过一卦 ----“母仪天下”!萧妃既然会母仪天下,那么他不就是皇帝吗?虽然现在太子是他的哥哥杨勇,但生在帝王家的他怀有当皇帝的志向也是很正常的,因此他把萧妃视为自己命中的福星,对她珍爱备至。可惜的是,他听话只听半句,算命先生在“母仪天下”四个字之后还有四个字----“命带桃花”,这似乎就注定了她不会是他一个人的MM,大不了他只算是采了头彩而已。

因为有了萧妃这颗希望之星,原本不曾对王位另作妄想的杨广,开始有计划地与大哥杨勇展开储位之争了。

偏偏太子杨勇又是个天生找死的主儿,爹妈花大价钱给他娶的大老婆太子妃元氏他爱理不理,却把心思都花在偏房云昭仪身上。结果元氏受不了气,上吊自杀了。杨坚和独孤迦罗一怒之下要废掉杨勇的太子之位。杨广则乘虚而入,故意在母亲面前极力装出一副仁孝正派的样子,还有意作出疏远萧妃专心政务的姿态; 而聪明识体的萧妃也一本正经地与他配合着表演双簧,还不时到独孤皇后那里哭诉杨广只顾政务冷落了自己,要求赔偿青春损失费。他们夫妻的一唱一和终于打动了独孤皇后的心,一气之下就废除杨勇太子之位,把杨广推上了太子宝座。这时距离杨广与萧妃完婚已经7年了,也就是说,这对颇有心计的小夫妻,在母亲独孤皇后前面整整演了7年的悲情苦戏。

杨广登太子位一年后,独孤皇后因病而死。随后,杨广便逐个弄掉了几个对手,史称隋炀帝。

高枕无忧之后,隋炀帝开始沉溺于酒色,无心管理朝政。于是他一面下诏广征天下美女,一面派遣大将宇文消总管营建东都洛阳,先建显仁宫,后修西苑,广泛搜罗海内外奇材异石、佳木珍草充实其中,准备安置好美女后,他便可以在那里尽享人间乐趣了。

注重了房事,自然就会疏忽国事。杨广在位的十几年间虽然征服了无数美女,却没有征服李渊等几个美男。在他第三次游兴扬州之时,天下已经大乱。李渊、李密、窦建德等人纷纷举兵,心灰意冷的杨广决定迁都南京,不再回北方。这时,窥视皇位和萧皇后已久的宇文化及率领禁军造反,率兵进入离宫,刚满50岁的隋炀帝在寝殿西阁被缢杀。

宇文化及早就对萧皇后心存暗恋,干掉杨广之后,立即以她的儿子性命作为要挟,逼她做了自己的偏房。

这时,在中原一带起兵的窦建德,节节胜利,直通江都,宇文化及抵挡不及,一败再败,最后带着萧皇后退守魏县,并自立为许帝,改称萧皇后为淑妃。不久,魏县又被攻破,他仓皇退往聊城,窦建德率军一路追击,最后攻下聊城,杀死了宇文化及。

作为胜利者的窦建德除了收缴宇文化及的金银珠宝,还收缴了魅力不减的萧皇后。虽说已经做了两次寡妇,失去了两任丈夫,但是萧皇后的美艳姿容和高贵气质依然不减。窦建德本着不要白不要的思想,把宇文化及的淑妃变成了自己的王妃,纵情于声色之娱,忘记了逐鹿中原的初衷。

恰好,窦建德有个醋缸级的原配夫人曹大嫂,她常在他们两人黑灯瞎火“共赴巫山”的时候,突然顶着超大号灯泡冒出来撒泼发怒、插科打诨,弄得窦建德大失情趣。这时北方突厥人的势力迅猛地发展起来,大有直逼中原之势。原来远嫁给突厥可汗和亲的隋炀帝的妹妹、萧皇后的小姑义成公主,听到李渊已在长安称帝,又打听到萧皇后的下落,就派使者来到乐寿迎接萧皇后,窦建德不敢与突厥人正面对抗,只好乖乖地把萧皇后及皇族的人交给来使。

萧皇后在几番转折后,不想居然会移民到国外----突厥。天生丽质难自弃,颠沛流离不枉情。在国外,她的魅力依然是把无往不胜的利剑,一举戳穿了突厥父子两代元首处罗可汗和颉利可汗的心。时势至此,命运已经不能由她自己掌握,反正当初就预言她命带桃花,在劫难逃,那也就只有听天由命吧!无可奈何中,萧氏便由隋天子的皇后变成了番王的爱妃。

后来,老番王死了,由颉利可汗继位,按突厥人的风俗,萧皇后又被新任番王接手。

十年后,也就是唐太宗贞观四年,唐朝大将李靖大破突厥,索回了萧皇后。这时萧皇后已是四十八岁的半老徐娘了,而唐太宗李世民才三十三岁,但萧皇后入朝时,李世民见她云髻高耸,雾鬓低垂,腰似杨柳,脸似牡丹,美眸流盼,仪态万千,完全没有年事已高而应有的老态,比一般的少女还多一份独到的成熟果实般诱人的风韵,才华盖世的李世民不禁为之心旌摇曳;再加上萧氏饱经离乱而孕育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情态,更加令人由悯惜而生爱意。

这可爱煞了李世民,或许是他从小就缺少母爱的缘故,他顾不得年龄的悬殊,更不在乎外人的品评,大唐天子李世民在萧皇后身上体会到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更感受到一种类似姐姐与母亲般的温馨,使他为繁重国事所累的心得到稍许抚慰。这就样,萧皇后被唐太宗封为昭容,转了一大圈回来又成了大唐天子的爱姬。

为了欢迎萧皇后来到宫中,李世民破格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来欢迎她,四处张挂着华丽的宫灯,歌女舞姬们献上轻歌曼舞,桌上堆满山珍海味,唐太宗以为这种场面已经够豪奢了,因此问身旁的萧昭容,“卿以为眼前场面与隋宫相比如何?”

其实,眼下这点排场距离隋宫的豪奢情形还差得远呢!隋宫夜宴时并不点灯,而是在廊下悬挂120颗直径数寸的夜明珠,再在殿前设火焰山数十座,焚烧檀香及香料,既可使殿中光耀如白昼,又有异香绕梁,如入仙境,每晚烧掉的檀香就有二百多车。对此,萧昭容不便明说,只是平静地说道:“陛下乃开基立业的君王,何必要与亡国之君相比呢!”

唐太宗立即明白了她话中的含义,深为她的明晓事理和言语得体而折服,对她愈加敬重和疼爱了。

就这样,萧皇后在唐宫中度过了18年平静的岁月,67岁才寿终正寝。

综观萧皇后的一生,真可谓历尽千般沧桑,展尽万种风流。一个女人,竟被6个皇帝疯抢了60年,历史上还能举出第二例吗?在她的一生中享尽了荣华富贵,但也历尽了沧桑劫难。不说她风流至极,却也可说她福气不浅。

试问,女人的魅力是否可以对岁月免疫?答案是肯定的,萧皇后就是一个例证。正如有句广告语说的----年龄对她只是一个数字。她从13岁嫁为隋朝晋王妃开始,历经杨广、宇文化及、窦建德、突厥处罗可汗、颉利可汗和李世民等6位丈夫,虽然身上的标签从少女、熟女、大妈一直换到大娘,但是她的魅力从未打折,直到60岁那年快快乐乐地病死在大唐的后宫。

俗话说,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从萧皇后的独特经历看,数风流人物,真的是难看今朝呀。
加拿大蒙特利尔MONK大街家庭旅馆
单人间,双人间出租。长租,短租不限,拎包入住。内有一切设施。交通便利,近所有服务。办理SIN卡无需到DOWNTOWN。
附近有大量免费停车位,适于自驾旅行,商务出差,留学观光。
价格公道,欢迎垂询!六月份尚有双人间空余,欢迎垂询! TEL:514-767-3697
来源:米尔网

1955年5月13日,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首次公开提出:“解放台湾有两种可能的方式……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采取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

1956 年初春,毛泽东、周恩来先后发出“国共已经合作了两次,我们还准备进行第三次合作”的信息。4月,毛泽东更清楚地说:我们跟台湾“和为贵”,爱国一家。7 月,经毛泽东首肯,周恩来在接见原《中央通讯社》记者曹聚仁时,进一步提出:“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在中共中央通过当时住在香港的章士钊转蒋介石信中,还出现了“奉化之墓庐依然,溪口之花草无恙”一类寓意丰富的文字。

蒋介石在迟疑良久之后,决定派台湾立法委员宋宜山密赴大陆。

宋宜山在大陆逗留近一个月,通过参观游览,对大陆印象颇佳。返香港后,宋写了份万余字的报告,主张国共合作,实现统一,并对大陆情形加以赞美。

蒋介石本无合作诚意,派宋氏赴大陆,主要目的是打探一下情况,见宋的报告后,蒋异常生气,认为他被中共赤化了,遂将他拒之台岛之外,关于和平统一的谈判,再度无疾而终。

毛泽东说: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打一些炮

蒋介石拒绝和平统一谈判后,加紧了对大陆的骚扰,不断派飞机袭扰闽浙地区,甚至深入到云南、贵州、四川、西康、青海等地,撒传单,空投特务。毛泽东对此有些恼火,他操着湖南乡音说:“太猖狂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打一些炮,警告他们一下。”

也是在这个时期,美国分离台湾、敌视中国的行动也有所升级。l958年5月,美国把在台湾的“军事援助顾问团”、“美军协防台湾司令部”等17 个不同机构,合并为“美军驻台协防军援司令部”,形成统一的指挥体系。并对中共发出的恢复中美台湾问题大使级会谈通知,置之不理。

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也在此时亲赴台湾,再次以削减军援来要挟蒋介石从金门、马祖等临近大陆的岛屿后撤,以避免因这些岛屿的争端,使美国卷入对中国的军事冲突。更险恶的是要以此从地理和政治上隔离台湾与大陆,通过“划峡而治”,双方停止军事行动,进而实现其“两个中国”的预谋。

金、马等岛屿,是台湾在地域上和政治上同大陆连接的最后纽带。一旦蒋介石屈从美国的压力而后撤,台湾问题的解决将更为复杂和棘手。

基于这种情况,毛泽东提议再次炮轰金门、马祖。一方面,对蒋帮的袭扰进行回击;一方面,再次向美国表明中共绝不坐视台湾被割出祖国的坚决态度。另外,还有一层秘而不宣,有待蒋介石领会的用意。

中共中央作出炮轰金、马决定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作战部部长王尚荣,随即电话通知福建省委书记叶飞,开始炮击准备,整个行动由叶飞指挥。

叶飞接受命令后,立即筹建由他本人和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张翼翔、副政委刘培善组成的前线指挥部,着手紧张的准备工作。

恰在此时,中东局势突变,引起世界性的震动。1958年7月14日,伊拉克爆发了反对殖民主义统治的民族革命,建立了伊拉克共和国。美国军队遂于7月15日,在黎巴嫩登陆;英国亦在7月17日出兵约旦,向伊拉克施加压力,企图扼杀中东地区的民族独立运动。

毛泽东认为:必须根据新的变化,将炮击金、马的行动,放在新的国际局势背景下加以考虑。他好几个晚上都为思虑此事而夜不能寐,于7月27日,展纸给国防部长彭德怀、中央军委秘书长黄克诚写了一封信。在信中,毛泽东提出炮击金、马的行动应该缓一缓,要“看一看形势”,并联系“中东解决”的问题通盘研究,这样才能“运筹帷幄之中,制敌千里之外”。

为了确保对金、马的有效攻击,并防止蒋方的反扑,中央又将大批作战飞机调到福州、漳州、连城、汕头、龙田等沿海机场;又将3个炮兵师、1个坦克团调入厦门,前线指挥部拟出周密的海空协同作战方案,只待中央一声开打的命令了。

蒋介石连声说:好,好,好!

8月11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关于不承认共产党政府的备忘录》,大肆诋毁中国政府。6天之后,中共中央在北戴河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会议上,确定了炮轰金、马的作战方案,而在本来列出的17项会议议题中,并没有炮击金、马这一项。

毛泽东随后批示彭德怀:不要在深圳方面进行原定的军事演习,以免惊动英国人。要防止蒋军大编队空军的反击,我大编队空军要做好迎战准备,但追击不得超越金、马线。限定追击的意图,是不给蒋介石造成攻击会向纵深发展的错觉。

8月22 日之前的数天里,炮击的序幕已经拉开。这些天,每天均有成百架飞机组成的机群,飞临马祖上空,摆出将发起解放马祖战役的架势。蒋军被迷惑,急忙把三分之二的海、空力量,调防马祖区域。

8 月23日中午12点,福建前沿阵地万炮齐鸣,大小金门、大担、二担等蒋军盘踞岛屿,遭到猛烈的轰击。3天之间,l0万发炮弹倾泻在这些岛屿的机场、弹药库、油库和前沿及炮兵阵地上。蒋军猝不及防,死伤3.6万余众。金门防区司令胡琏因躲入地下指挥部,幸免一死,副司令吉星文、章杰、赵家骧均伤重殒命。

在蒋军阵地上的两名美军顾问,也在炮击中丧生。当初,在讨论炮击时,毛泽东是希望最好能避免美军伤亡,以防止中美直接对抗,林彪因而建议以某种方式暗示美军躲避。但这样一来,必然暴露我军作战意图,无法达到预期的攻击效果。毛泽东又经一番熟虑,认为美国不可能因个别顾问的伤亡卷入战争,毅然决定不向美方暗示。

金、马守军伤亡惨重的消息,立即报到蒋介石那里。他听后,长时间紧蹙的眉头,骤然舒展,情不自禁地连声说:“好,好,好!”他身边的一些人见此,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些人无论如何也不曾料到:他们委座此时的心情,作为其老对手的毛泽东,却早已料到了。

在金、马炮击开始后的一天,毛泽东突然对林克说:“向金门打炮,也不是为了解放金门,而是蒋介石希望我们打炮,这样他就有了借口,可以抵抗美国的压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克才更清晰地了解到,毛泽东从维护祖国领土完整的大义出发帮老蒋一把的深刻用意。

原来,面对杜勒斯的步步紧逼,蒋介石虽硬着头皮顶着不撤,却一直找不到有力的理由回绝杜氏,压力日重,成了他一块心病。中共的炮击行动,给他送上一个顺理成章的借口。

在蒋介石授意下,台湾“外交部”首先发言,声称台湾将坚守金、马,并反对美国关于海峡中立化的建议。9月,蒋介石亲自出席中外记者招待会,发表谈话说:中共炮击金、马,是进攻台湾的前奏。金、马是台湾的屏障,自动放弃这些岛屿,等于敞开门户。因此,金、马地区必须固守,哪怕是由国民党独立作战,也决不后撤。这等于是对杜氏的要求,作了针锋相对的公升回复。

在历经两年半的采访之后,《纽约时报》记者珍妮·斯科特(Janny Scott)发现,在外界为奥巴马母亲安·邓纳姆打上诸多标签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传记《我父亲的梦想》中,奥巴马将自己的母亲斯坦利·安·邓纳姆描述成一个害羞的小镇姑娘,同时又是一位天真的理想主义者;但在街头小报和网络上,人们则把她视为一个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者,以及曾经抛弃过自己儿子的嬉皮士,甚至还有人认为她在自己儿子的出生地上动了手脚—将奥巴马的出生地写成 “夏威夷”。


兒時的奧巴馬與母親鄧納姆在一起


4月24日出版的《紐約時報雜志》以扮成海盜的小奧巴馬和母親的合照做封面。


奧巴馬(右一)與繼父甦托羅、母親鄧納姆以及妹妹瑪雅的合照。


年輕時的鄧納姆。

  但是经过两年半的研究以及200多次访谈,我发现在外界为邓纳姆打上诸多标签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故事。

  这个有着男孩名字的女孩,在种族通婚仍然不受政府完认定的当年,毅然决然地嫁给了一名非洲人,并在24岁的时候带着儿子搬到局势不稳的印尼雅加达。如同后来奥巴马开玩笑所说,邓纳姆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一个集爱因斯坦、甘地以及哈利·贝拉方提(著名艺术家)于一身的伟人。

  相比母亲,奥巴马好像更愿意谈及曾养育过自己的祖父母。但是,正如他承认的那样,是母亲塑造了后来的自己。2004年,在《我父亲的梦想》再版序言中,奥巴马谈及9 年前逝世的母亲时说:“如果当年知道母亲将因病去世,我就不会对父亲这个在自己成长中缺失的角色大书特书,而是要好好写一写一直陪在身边的母亲。”

  邓纳姆十分爱自己的孩子,奥巴马来自美国的信件常常会让她高兴一整天。对于奥巴马的“父亲情结”,邓纳姆偶尔会对身边的朋友抱怨一下,但是从未向外人过度夸张这个问题。正如她曾对奥巴马说过的冷笑话一样:“我给了你有趣的人生,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带着混血儿子迁往海外

  1960年秋,只有17岁的邓纳姆怀上了肯尼亚人、夏威夷大学学生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的孩子,两人随后结婚,邓纳姆退学并生下小奥巴马。但是孩子的出生并未挽救这个短暂的婚姻。离婚后,邓纳姆遇上来自印尼爪哇岛的学生罗洛·苏托罗,并于1964年再婚。1965年9月30日,六名印尼军官在雅加达被人绑架后遇害,包括苏托罗在内的印尼海外留学生,由于受到政府资助很快被召回国。1967年,邓纳姆完成自己的人类学学业,带着6岁的儿子搬到印尼,和丈夫团圆。

  此后的四年,正是母子二人关系最亲近的时光。在那段时间里,奥巴马常被唤作“巴里”,邓纳姆将自己的价值观教给年幼的奥巴马,为儿子树立榜样,并有意无意地帮助他形成自己的世界观。

  美国人伊丽莎白·布莱恩特曾经住在印尼日惹市,她还记得在一次午餐聚会中,邓纳姆穿着由印尼传统布料制成的长裙,教导自己的儿子和每个人握手。客套完毕,奥巴马坐在沙发上,拿起邓纳姆带来的一本英文书安静地看起来。

  整个午餐时间里,当时只有9岁的奥巴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专注听着大人们谈话。他问母亲自己能否离开餐桌,邓纳姆则让他问主人是否答应。得到许可之后,奥巴马离开餐桌坐在地上,和布莱恩特13个月大的儿子玩了起来。午餐结束后,众人走在街上,奥巴马则跑在前面。这时,一群印尼孩子开始用石头砸他,还朝他骂难听的绰号。奥巴马表现得很平静,一一躲了过去。正当布莱恩特想要上前阻止的时候,一直没有反应的邓纳姆拉住她说:“没关系,他已经习惯了。”

  “当初她带着一个混血孩子来到印尼时,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这边的人对黑人不太友好。”布莱恩特说,她很敬佩邓纳姆能够教育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时候都要表现得勇敢无畏。邓纳姆还会教育奥巴马去尊敬别人,像其他印尼孩子一样,奥巴马对自己的父母也表现得十分有礼貌。印尼的生活习惯,奥巴马好像全都吸收了进去。

  “我觉得这也是为什么他看起来十分Halus(在印尼语中常指礼貌、文雅和谦恭)的原因。”布莱恩特谈到奥巴马时说,“他既有亚洲人的礼貌谦逊,也有美国人的耐心平静,是个好听众。”

  当邓纳姆来到印尼时,这个国家还处在动乱之中。邓纳姆和儿子当年住的那个村庄,屋群低矮,周围遍布着树林、稻田和沼泽;漫长的雨季从11月一直延续到来年3月,由于河道积蓄能力不强,过多的雨水常常导致洪灾,汹涌的洪水浸透了那些硬纸板做的棚屋;能够正常使用的电话为数不多,有人开玩笑说,街上飞跑的汽车有一半都是用来传递办公室职员间信息的;当时的印尼很少看见西方人,更别提黑人了。

  即便如此,这个城市还是有着自己的魅力。当年曾在雅加达生活的人,都会回忆起从街头小贩手推车里发出的穆斯林呼唤祷告的声音;人们坐在老式酒店的阳台上喝茶,头顶的风扇不知疲倦地为人们驱走午后的酷暑。多年之后,当地很多人再次回想起20世纪六七十年代时,都会将它看成是一段蜜月期:政府放松了对媒体的管制,青年文化开始蓬勃兴起,文化生活开始繁荣起来。正如后来人评价的那样,这是印尼的布拉格之春。邓纳姆和奥巴马正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

  不受世俗制约的母亲

  1968年,邓纳姆开始在由美国新闻处资助的一家民族机构工作,她主要负责印尼政府官员的英语学习,并帮助商界人士到美国学习。有时,邓纳姆会带着奥巴马一起工作,而同事们时常还会开奥巴马的玩笑,说他的皮肤颜色真是与众不同。两年后,27岁的邓纳姆换了新工作,受雇于一家非营利性管理培训学校。很快,邓纳姆成了知名老师,她的班级总是充满欢声笑语。

  1970年8月15日,奥巴马刚刚过完9岁生日,邓纳姆的母亲玛德琳便来印尼探望女儿,此时也正逢邓纳姆生下自己第二个孩子—奥巴马的妹妹玛雅·卡桑德拉·苏托罗。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邓纳姆不想女儿和自己一样,有个别扭的男孩名字。

  在印尼,邓纳姆衣着简单,从不化妆,长头发由头巾缠到脑后。对于爪哇人来说,作为女人的邓纳姆有点太过健壮了。但她坚持己见,很少为了取悦他人而作出改变。

  据好友凯·伊卡娜格拉所说,邓纳姆常常建议她变得更大胆一些。“她会提醒身边的每个人做错了什么,即使是家庭成员也不例外。她十分看不惯印尼社会里对妻子的要求,甚至告诉玛雅以后不要成为那样懦弱无能的人。”

  20世纪70年代早期,因为工作的原因,邓纳姆的丈夫苏托罗需要和石油公司的高官及他们的妻子进行交际。在印尼,女人们应该穿上传统服装,陪着自己的丈夫参加这样的活动,还要和其他高官的妻子们大谈育儿经。但对于邓纳姆来说,这样的生活简直是无法接受的,她请求苏托罗别让她参加这种活动。在给朋友考利尔的信中,邓纳姆抱怨那些中年白种美国人谈论的都是些空虚的事情,而自己的丈夫苏托罗也变得越来越像美国人。

  两人时常为是否参加聚会的事情在卧室里争吵,年幼的奥巴马有时也能听得到。在《我父亲的梦想》一书中,奥巴马写道:“德克萨斯或者路易斯安那来的美国商人,会拍拍苏托罗的背,吹嘘自己怎样贿赂政府拿到新的海上钻井权,而他们的妻子则会跟我的母亲抱怨印尼仆人的水平。苏托罗经常说,如果自己一个人去参加这种活动该有多么不像话,并提醒她这些都是自己人。而我的母亲则会大声叫喊:他们不是我的朋友。”

  在奥巴马的描述中,两人关系的恶化可以追溯到苏托罗被召回雅加达的时候,那时两人分开了足足一年。在夏威夷时,苏托罗是个很有趣的人,常常给邓纳姆讲述自己童年时的故事,并深信回国后自己会去大学任教。但后来,两人几乎不怎么交流。有时,苏托罗睡觉时一定要藏一把手枪在枕头下,而邓纳姆有时还会看见他半夜在屋里踱来踱去,拿着杯进口威士忌,思考着自己的小秘密。

  逐渐地,邓纳姆开始慢慢了解了真相,苏托罗的一位侄子向邓纳姆讲述了苏托罗从夏威夷回国后所经历的一切:刚抵达雅加达,苏托罗便被带去审讯,并被告知自己已被征召入伍,即将去新几内亚的丛林里服役一年。邓纳姆听完这一切之后,作出的结论是:权力将苏托罗拉回现实中。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逃脱这样的现实,但这种情况的出现让他渐觉权力的巨大力量。正因为此,苏托罗学会了与权力和平相处,进入国家石油公司做高官、拿高薪。

  苏托罗让邓纳姆失望,邓纳姆对于社交的反抗也让苏托罗生气。她的朋友任思科·哈林格说:“印尼男人喜欢女人轻松开放,但一旦有父母、家人在场,女人就得扮演一个小妇人的角色。我所认识的邓纳姆是个强势的女人,不关心衣着和首饰,这与大多数印尼女人完全不同。她拒绝做小妇人,我完全理解苏托罗会对这些难以接受。”

  萨满曾是邓纳姆和苏托罗家的男仆,在他的记忆中,苏托罗非常严格,邓纳姆十分善良。有时,两人会因为邓纳姆下课后的晚归而吵架。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邓纳姆拿一条毛巾捂着脸,鼻子里还不停流血。很难说年届40的萨满的回忆有多可信,毕竟没有人听说邓纳姆和苏托罗之间出现过家庭暴力。

  “无条件的爱”

  对于自己的孩子,邓纳姆不从吝惜表达爱意的方式。玛雅说,邓纳姆很喜欢搂搂抱抱,并常说“我爱你”,一天说一百遍也不厌烦。只要是牵涉到自己的孩子,邓纳姆很容易感情用事,跟朋友谈及孩子时,还会掉眼泪。邓纳姆不是个喜欢唠唠叨叨的母亲,她更愿意用幽默来表达情感。但是对于她认为重要的事情,邓纳姆会表现得十分严格。

  同事回忆称,邓纳姆曾说过要向儿子灌输公共服务的思想,她希望奥巴马有义务感,心中要有回报社会的想法。“她会谈起怎样训导奥巴马,犯了错误还会打他屁股。”邓纳姆的前同事唐·约翰斯顿说。而萨满也回忆称,如果奥巴马完不成祖父母从夏威夷寄来的作业,邓纳姆会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用苏托罗的军用皮带抽他屁股。但是奥巴马总统曾通过一位发言人表态说,自己的母亲从来没有体罚过他。

  在雅加达的公寓,奥巴马和萨满睡在一个屋子里。一天夜里,八九岁大的奥巴马让萨满关上灯,没有得到回应后,奥巴马随即打了一下后者的胸部,见对方没有反应又重重打了一下,这次萨满回击了。奥巴马开始大哭,希望以此引起母亲的注意。根据萨满的回忆,邓纳姆当时没有作任何回应,她好像意识到这次是奥巴马不对。

  “母亲不允许我们行为粗鲁,言语刻薄,或者骄傲自大。我们应该有宽广的胸怀。如果我们说了什么人的坏话,她就会试着从对方的观点来看这件事情,她不允许我们形成自私的习性。这样的教育是长期、一直持续的。”奥巴马的妹妹玛雅说。

  在很多人看来,邓纳姆一直相信奥巴马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她常常夸耀儿子的智商、进步和勇气。邓纳姆一位住在夏威夷的朋友说:“有时谈起巴拉克时,她总会说:我儿子很聪明,在这个世界上他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甚至是美国的总统。”

  根据萨满的回忆,苏托罗有天晚上曾问奥巴马:“你长大了想做什么?”年幼的奥巴马张口便说:“当印尼总理。”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印尼的学校条件普遍不好。奥巴马进过两所学校,分别由天主教和穆斯林创办。在学校里,虽然爪哇人极端强调克己,但戏弄、取笑他人也很盛行,皮肤颜色是攻击他人的主要方面。如果一个孩子被他人嘲笑,随即大怒并有所回应,那么这样的嘲弄还将继续下去;但如果他选择忽视这些并一笑而过,外人的嘲弄很快会停下来。在学校的那段岁月,也被外界认为是奥巴马学会自我平静的一个重要阶段。

  随着时间推移,邓纳姆对奥巴马未来的设想出现了变化。“她以前常常鼓励我尽快适应印尼的文化习俗,她教育我不要像其他美国人那样无知傲慢。但是后来她的看法改变了,认为美国人比印尼人拥有更多的人生可能。我是一个美国人,正如她所决定的,我的生活应该远在印尼之外。”奥巴马在回忆录中写道。

  1971年,邓纳姆告诉奥巴马,他可以返回夏威夷,并进入著名的普纳荷学校就读。当初,只有6岁的奥巴马跟着母亲来到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的雅加达,而现在,10岁的奥巴马将再次启程,不过这次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去年七月,奥巴马在聊起这一系列的离别时对我说:“这种事情对于一个10岁的孩子来说,简直难以接受。”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的奥巴马,谈起自己的母亲时显露出复杂的感情,既有爱意又有一丝距离感。“现在我也成为了一名父亲,回头再看当年,我能感觉到那种事情对一个孩子有多艰难。”

  谈起母亲时,奥巴马的语调中还时不时流露出一些宽容之情。或许正是这种语调能让人觉察出,奥巴马在一次次和母亲离别中历练出了耐心;也正是这样的语调让人感觉到,一个孩子长大之后会以怎样成熟、宽容的视角来看待父母。对于奥巴马来说,母亲给予他最重要的礼物是:“无条件的爱,超越了生活表面的风风雨雨,是维持我的全部力量。”
来源:网易历史

我先后有过四个妻子,按当时的说法,就是一个皇后,一个妃,两个贵人。如果从实质上说,她们谁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就没有一个妻子,我有的只是摆设,为了解决不同问题的摆设。虽然她们每人的具体遭遇不同,她们都是同一个制度的牺牲品。

在很长时期内受到我冷淡以及恼恨的婉容,她的经历也许是最使现代新中国的青年不能理解的。她如果不是在自己的家庭一出生时就被决定了后来的命运,也是从一结婚就被安排好了下场。我后来常想,她如果在天津时能像文绣那样和我离了婚,很可能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当然,她毕竟和文绣不同。文绣的思想里,有一个比封建的身分和礼教更被看重的东西,这就是要求自由,要求有一个普通人的家庭生活的思想。而婉容的思想里,她更看重了“皇后”的身分,她宁愿做个挂名的妻子,也不肯丢掉“皇后”的身分。即使她忽然想开了,也起了离婚的念头,她的处境也和文绣不同,文绣从亲友中还能找到一些支持的力量,而婉容的父亲、兄长、师傅都不但不会支持她,恐怕还要加以阻难,甚至是加以压力。

自从她把文绣挤走了,我对她有了反感,很少和她说话,也不大留心她的事情,所以,我没有从她嘴里听她说过自己的心情,苦闷和愿望。后来发生的事情说明,她究竟是个人,有一般人的正常需要。她是在一种非常奇特的心理下,一方面有正常需要,一方面又不肯或者不能丢开皇后的尊号,理直气壮地建立合理的生活,于是就发生了私通行为,还染上了吸毒(鸦片)的嗜好。

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不能由她负责任,至少不该全部都由她自己负责。事实上,当时我把全部责任都放在她身上,我根本没有责怪过自己,当然更谈不上责怪那个吃人的制度。

事实上是,她的吸毒是由于她的父兄给出的主意,甚至在私通问题上,也受过她哥哥(已死)的鼓励。直到很晚我才知道,早在她那次离津去大连的路上,她的哥哥就由于换取某种利益,把自己的妹妹卖给一个同行的日本军官了。

1935年,由于她有了身孕并且将近临产,我才发现了问题。我当时的心情是难于描述的,我又愤怒,又不愿叫日本人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她身上泄愤。我除了把和她有关系的人和有嫌疑的人,一律找词驱逐之外,还决定和她离婚,用当时我的说法,是把她“废”掉。由于当宫内府次长的日本人和关东军都不准许,我不敢冒犯日本人,于是又做出一个成心给婉容看的举动,即另选一个“贵人”。

婉容也许至死还做着一个梦,梦见她的孩子还活在世上。她不知道孩子一生下来就被填进锅炉里烧化,她只知道他的哥哥在外边代她养育着孩子,她哥哥是每月要从她手里拿去一笔养育费的。原文编者注:婉容初生婴儿被填进锅炉焚烧之事,被定本删削。

“八·一五”后她和我分手时,烟瘾很大,又加病弱不堪,第二年就病死在吉林了。



张炜博客

“替身”这个词已经为人所熟悉,必要的时候为重量级人物安排替身已司空见惯。鲜为人知的是周恩来总理曾有过一次“被替身”的经历,这位给周恩来当过替身的美女就是大使夫人朱霖。

特务要暗杀周恩来

1955年4月18日至24日,亚非29个国家的代表在印尼万隆举行了第一次亚非国家自己的国际会议,中国也决定派团与会。

国内和驻印尼使馆对代表团的行程和安全问题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就代表团的用车问题,周恩来亲自嘱咐给驻印尼大使黄镇发电,告知不从国内运车到印尼,指示其就地买一辆,只要不是美国车就行,并让黄镇在会前先使用一段时间,避免人未到目标先到。

与此同时,台湾当局暗杀我国与会高层领导人的计划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着。早在1953年初,台湾“国防部保密局”就在拟定一个暗杀共产党领导人的罪恶计划,想以此制造混乱,配合反攻大陆的宣传。在选定暗杀对象时,他们认为,周恩来在国际舞台上最活跃,对台湾政权威胁也最大;他出国最多,下手也最容易。

台湾当局还考虑到外国的保安措施,直接枪杀不易,专门挑选了一条纯种德国警犬,把它饲养在一间特殊房间里,除食物气味外,不接触任何其他气味。特工人员要收集周恩来身上的“气味”。。。。。。

得知周恩来等人要参加万隆会议时,台湾当局制定出了执行代号为“1”、“2”、“3”等的谋杀计划。执行代号“1”、“2”、“3”的谋杀目标分别为周恩来、宋庆龄和郭沫若。

毛人凤派了保密局的特务赵斌丞到香港侦察周总理的行动,赵发现中国代表团在香港定下了印度民航公司的“喀什米尔公主号”作为专机,出席万隆会议。于是做了一架飞机模型,精心研究,采用了将塑料炸药安在飞机上的方法,并用60万港币收买了香港启德机场的清洁工周梓铭,他化名周驹,在开航前,把一个装了定时炸弹的手提箱塞上飞机。。。。。。制造了“喀什米尔公主号”飞机事件。

周恩来总理没有乘坐“喀什米尔公主号”而幸免于难。因没有炸死目标,当局大批特工人员随即混入印尼,准备再次实施谋杀。于是,保护代表团的安全便成为驻印尼使馆大使黄镇和他部下工作人员的头等大事。

黄镇:务必保护总理安全

周恩来一行取道仰光飞抵雅加达。4月16日下午,周恩来率领的我国参会代表团一行降落在雅加达的玛腰兰机场时,大使黄镇以及使馆全体外交人员都来到机场,一方面迎接,一方面保卫。据时任使馆武官茅琛回忆:使馆进行了仔细研究,派人对从雅加达的马腰兰机场到使馆的道路进行几番侦察。代表团专机到达后,使馆专门安排一位副武官在机场看守飞机,寸步不离。

周恩来一下飞机,黄镇就急步上前,先期到达的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也紧紧跟上。黄镇和杨奇清在红军时期就熟悉,以后又一道在八路军前方总政工作,黄镇搞宣传、民运,杨奇清搞保卫。这时,他俩一左一右,把总理夹在中间,大使夫人朱霖和其他参赞、秘书、领事围成人墙,簇拥在总理周围。代表团成员又围了一层,最外一层是新闻记者,三层人墙保护着周恩来往机场外走。

到了机场门口,三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都等在了门外。第一辆汽车上挂着中国国旗,这本来是安排周恩来乘坐的车,只见黄镇和杨奇清嘀咕了几句,杨奇清点点头,他俩就把周恩来护到后面一辆挂国旗的车,这辆车先前是让黄镇大使夫妇坐的。黄镇和杨奇清把周恩来护送进车内,迅速关上车门。随即,黄镇向朱霖使眼色:“坐头一辆去!”同时,黄镇严肃地叮嘱随行“务必保护总理安全!”

朱霖明白了丈夫黄镇的意思,立即上了第一辆车。车队浩浩荡荡往城里开,马路两边有好多群众在欢迎、致意。朱霖也把手伸出车窗,向群众挥手致意。

朱霖:我给总理当替身

朱霖,原名文佩卿,山西孝义人。1920年出生,1937年参加抗日游击斗争。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9月,担任晋冀豫军区政委的黄镇,在山西省武乡县东堡村同朱霖结为伉俪。1951年1月她奉命由总政干部部调入外交部工作,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匈牙利社会主义共和国首任大使夫人,并主管大使馆党务工作。1954年任驻印度尼西亚大使夫人和二等秘书。1964年任首任驻法兰西共和国大使夫人,一等秘书。1973年,和黄镇主任一起赴华盛顿,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国联络处。1977年回国后,担任外交部政治部副主任,纪委副书记兼国内部部长。1982年离休。

朱霖在万隆会议前为周恩来当替身的经历传为我党的美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朱霖讲述了这次替身的经历。4月16日,使馆派出三辆一模一样的轿车到机场迎接周总理。隆重的欢迎仪式后,按原计划周总理坐第一辆车,黄镇和夫人坐第三辆。就在上车前,黄镇向夫人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她坐第一辆车。朱霖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迅速和一名翻译坐进第一辆车,周总理则坐进第二辆。

机场外大街两旁全是欢迎人群,车队走到哪里,哪里就爆发出欢呼声。朱霖想,如果是总理一定会有所表示,于是她将手伸出窗帘,向人群挥手致意。“我想他们把我的手当成总理的手了。”朱霖说。
温馨提示:大家交友时多加小心,严防坏人钻空子!如遇到不良意图的邮箱或QQ号,欢迎网友汇报,我们将贴出来让大家知道!!

这是“交友征婚”版,请商家或个人不要在此版作传销或找下线!
没钱找小姐。
想找女女一夜情。
jwick88@yahoo.com
我住Brooklyn, NY。 8大道附近。
好期待哦。
Adams 欧美亚区域研究中心成立以来,曾为不同类型的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包括规模庞大的国际化公司、成长迅速的本土企业和各类政府部门和民间社团机构, Adams 拥有一支专业化的、有丰富经验的顾问队伍。现有研究人员来自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市场营销学等相关专业,项目人员拥有丰富的市场研究、营销策划、市场 运作以及企业管理咨询的专业经验。招北美、加拿大等地区市场分析研究员。

职责描述:

1.研究分析及编写报告。
2.为团队提供相关业务信息及资料。
3.主要从事研究方案实施,数据信息和文字处理、数据分析、撰写调研分析报告。

职位要求:
1.具相关智库调研经验者佳,国内外名校生优先录取,留学生兼职亦可。
2.善于分析归纳总结,有较高的报告撰写能力。
3.熟悉调查研究,能够独立从事研究,有较强的文字分析能力。
4.有广泛人脉资源可支持工作。

联系人:人力资源部 冯专员、蒋专员
信箱:hrinfo@adams-2003.com
来源:网易博客

1959年夏,时任外交部欧美司司长朱伯深陪同著名的美国黑人学者、社会活动家杜博伊斯博士夫妇从北京去武汉见毛泽东主席。会见地点是在武昌东湖畔的一家宾馆里进行的,在接见杜博伊斯夫妇和女作家斯特朗时,毛泽东指着朱伯深向他们介绍说:“这个人是明朝皇帝朱元璋的后裔。”

会见结束后的当晚,出人意料的是毛泽东特地邀请朱伯深一起留下吃便饭。菜肴不多,但都是湖南家乡风味。席间谈叙往事,有说有笑,气氛融洽。毛泽东笑道:“我们与明朝皇帝后裔共事,一同干共产主义革命,实在是不胜荣幸之至呀!”朱伯深微笑着,心情轻松而愉快,对伟大领袖充满了由衷的尊敬,深知自己获得的礼遇已相当特殊。

毛泽东何以会这样深爱朱伯深?这还要从朱伯深的家世说起。作为明朝皇室的后裔,他的父亲朱剑凡就是毛泽东的好友,关系之深更是不同寻常。朱伯深侄女朱宏在《难忘的青少年时代》一文中记载:“修十三陵水库时,国家主席刘少奇打趣地对我姑妈朱仲丽说:要刨你家的祖坟了,你反不反对?”

话说明太祖朱元璋定鼎六朝古都金陵,开创了明王朝300年的帝业。明朝末年,清军主力南下,湖南境内的明藩王吉王朱由桧(封地岳州)联合名将何腾蛟及李自成农民起义军余部坚持抗清,战事失利后,吉王全家被杀害,只逃出时年10岁的二儿子一个人。他在兵荒马乱中逃至今天的湖南省宁乡县山区,幸得周氏族人庇护,认为养子,改名换姓,将“吉”字加“冂”为周,方免遭俘杀。此后成家立业、子孙繁衍。到了咸丰年间,朱剑凡的父亲周达武18岁应召加入骆秉章 (时为湖南巡抚,后任四川总督)部清军。周达武体格强壮,勇悍善战。10年中由一名小小的哨官升为记名总兵,官至四品。后经骆秉章推荐给左宗棠,亦被另眼相看。清同治年间,周达武率湘军一部随左宗棠进驻兰州,担任甘肃提督达19年之久(1875—1894年)。他为巩固西北边疆,遏制沙俄侵略及国内分裂势力作出过贡献。清光绪十九年(1894年),周达武调任新疆巡抚,但未及交卸便病故兰州,灵柩被运回湖南老家安葬。另一位湘军大家魏光焘(曾任左宗棠的营务处总办、新疆巡抚等要职)还与周达武结成儿女姻亲。辛亥革命后,周家这一支复认朱姓,重修族谱,以不忘先祖。

作为朱元璋的二十七世孙,朱剑凡原名周家纯,民国后改名为朱剑帆,后又省写“帆”为“凡”。他1883年出生于湖南宁乡,1902年东渡日本,入东京成城中学学习日文,未几入弘文学院师范科。他学习刻苦勤奋富有爱国精神。明治维新后的日本经济发展迅速,穷兵黩武,狂热地推行军国主义政策,对外扩张,侵略朝鲜,继而在甲午战争中击败清帝国迫使清廷割地赔款求和后,又打败了沙皇俄国夺占旅顺口,重创俄海陆军,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东北的南部(旧称南满)。朱剑凡的胸中燃烧着爱国的火焰。留学期间,他结识了黄兴、陈天华等人,参加到留日学生的革命活动中,并积极投身到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反清革命斗争,并踊跃捐款。 1903年朱剑凡还与旅日的陈协五、张辉瓒等同学参加拒俄义勇队。

1904年,朱剑凡回国后潜心研究教育,执教于宁乡速成师范学校(校址在长沙),1905年5月创办周氏家塾,招收女性,1907 年将女校正式命名为周南女学堂。同年,他带领学生参加反对满清所谓“铁路国有”的斗争,举行罢课。旋将占地80余亩的苏州园林式住宅蜕园无偿交作校舍。蜕园这个名字来源于湖南第一位进士刘蜕。刘蜕,长沙人,唐大中四年(公元850年)进士。在刘蜕之前,整个湖南还没出过一个进士,因此人称刘为“破天荒”,为奖励刘蜕,观察使崔铉送钱17万,称为“破天荒钱”,刘蜕就拿这笔钱置下了蜕园。

朱剑凡毁家兴学,捐献总值达11万1千银元的私宅园林等资产扩建周南校舍,备受赞誉。辛亥革命后学校改名周南女子师范学校。1920年改为周南女中。朱剑凡的家是“败了”,但从他家走出来的女性精英却足以让他名垂青史,让我们看看他的女弟子吧:向警予、蔡畅、杨开慧、帅孟奇、劳君展、黄彝、曹孟君、丁玲、劳安(朱hanzi_rong基夫人)……可以说,朱剑凡的周氏家塾和此后的周南女学堂(以后曾多次更名)是中国近百年培养女性精英的“黄埔军校”。相信千余年前破了天荒的刘蜕闻知此事,也要把“破天荒”的称号拱手相让,因为相比蜕园首任主人,末代主人朱剑凡更有资格承受这三个字。

朱剑凡曾留居北京年余,他积极参加到反对窃国大盗袁世凯的斗争中,动员在京湘籍人士周大烈(著名作家许地山的岳父)、仇鳌等人反袁,并于 1915年加入国民党。1919年朱剑凡积极投入五四运动,与教育界进步人士创办健学会,参加驱逐军阀张敬尧的斗争。1920年,毛泽东正在长沙一师附小主事时,经朱剑凡介绍,寄宿于周南女校。据朱剑凡的小女儿,也就是后来成为王稼祥夫人的朱仲丽回忆,她在8岁时,曾见过一个又瘦又高的青年来她家看望她父亲,那青年便是毛泽东。青年毛泽东曾以“二十八画生”贴出“征友启事”和用于《新青年》发表《体育之研究》的署名,朱仲丽清楚地记得她童年时就“二十八画生”问题与毛泽东的一次对话:我两眼瞪着,问:“毛叔叔,你为什么要取一个怪名字,叫‘二十八画生’呢,真不好听。”毛泽东笑道:“我是喜欢来新花样,用数目字代替名字,节约呀,省事呀!”

朱剑凡在湖南人民中声望较高,虽年长毛泽东近10岁,却对毛泽东相当佩服,认为此人学识不凡,心胸高阔,必为安邦济世之才。他邀请毛泽东住校,讨论社会问题,并资助毛泽东办文化书社。两人惺惺相惜,每逢相聚,必登长沙北门外的岳麓山,吟诗作文,抒发胸际豪情。夜晚则在灯下抵掌谈论时政古今,每每至东方破晓。在长期的接触中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毛泽东对朱剑凡也有很高的评价,认为他有见识,有信仰,品行端正,学识渊博。朱剑凡领导的周南女中有许多女生都报名参加了毛泽东创办的新民学会,并积极为《湘江评论》等革命启蒙刊物撰稿。在大革命时代,朱剑凡给予毛泽东很多支持,他赞成办农会、斗地主劣绅恶霸,还亲自写文章声讨大地主反动分子叶德辉、王先谦等人。

对于这段友情,抗战时期,毛泽东在延安遇到朱仲丽还提到说:“你爸爸是一个思想进步的人士,和我们一起创办新民学会。我年轻时,穷得没有饭吃,是你爸爸叫我住在周南女校校园内,吃饭不叫出钱,一天还吃三顿。”关于这段往事,朱剑凡的大儿子朱伯深也有记忆:“1920年夏,毛泽东同志作为先父的客人,住在我家后面周南校园。在校园里,他时常闲步,凝目四望,若有所思……在毛泽东同志的影响下,先父自觉地支持了五四运动后湖南的历次进步学生活动…… 还参加了毛泽东同志和蔡和森同志领导的新民学会。”还有一次,毛泽东很叹息地对朱仲丽说:“唉!你爸爸死得太早,要不,就当上我们的教育部长了,可惜。”

“ 马日事变”发生时,朱剑凡作为湖南省国民党左派负责人是相当引人注目的。他身兼多职,担任了湖南省政府委员、国民党长沙市党部常委、长沙市市长及市公安局局长,站在斗争前列,深受反动势力仇视。许克祥的暴乱来势凶猛,成千上万的学生、工人、农会会员惨遭杀害。大刀队、步枪队日夜逐街逐巷杀人,凡剪了短发 (湖南人称鸡婆头)的妇女都遭残杀、奸淫。反动军队还查封了省、市党部和工人纠察队总部,袭击四郊的农会,制造白色恐怖。对此,朱剑凡临危不惧,挎上手枪,把印章、重要文件都埋藏起来,亲自带领部下与敌人周旋。他还布置一些同志成立阻击队,反击叛军,打冷枪,散发传单,揭露许克祥与何键的阴谋,号召人民奋起斗争。

起先,朱剑凡毕竟还未摆脱书生气,他以为许克祥、何键、周磐等反动将领是谋反,没有深一层背景,便联合几位左派国民党人向武汉国民政府呈问,反映长沙的情况,求政府出兵讨伐。他又给武汉政府的军事负责人唐生智写信,请唐将军下令镇压叛军,恢复湘省秩序。朱剑凡万万没料到许克祥、何键等人之所以肆无忌惮正是汪精卫、陈公博、唐生智等人的默许并暗中支持。唐生智一边假惺惺地表示他要“采取必要措施,制止混乱滋蔓”,一边又密电何键:“ 抓住朱剑凡等激进分子,剪除共党羽翼,扑灭湘省赤祸”,真可谓用心歹毒。

当时,朱剑凡的处境相当危险,随时可能被反动军队捕杀示众。许克祥、何键对他悬赏通缉,又抄了他的家,查封了周南女中。幸好潜伏于何键第三十五军军部当参谋的一名中共秘密党员冒着生命危险设法把两份特别通行证递交给朱剑凡的助手熊雨清。朱剑凡化了装,通过层层哨卡,几经周折,才脱险到达武汉,受到李富春、蔡畅等人的接待,住在汉口原湖北督军萧耀南的大宅院里,暂时获得安全。此时的朱剑凡仍然闲不住,他组织了省城声讨蒋介石反革命罪行大会,担任大会主席。他经常走上大街发表演讲,或在革命群众集会上讲话,声讨反动力量,揭露敌人的丑恶面目。

1928年初,组织考虑到朱剑凡的政治身份已暴露,安排他和家人从武汉去上海,住进公共租界里的四摩尔路枕泉坊31号石库门旧宅,这里是我地下党中央的一处秘密机关,由军委书记周恩来直接负责领导,对外不轻易启用。这个机关主要用于地下党高层干部紧急碰头开会,有时也暂时收留一些烈士遗孤和家属,提供食宿。许多党内同志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处机关。房屋承租人为老共产党员熊瑾汀,他与朱剑凡是湖南大革命时期的老战友,过去关系就不错。朱剑凡参加了党的地下工作,以寓所作为党组织秘密接头和会谈地点。

孙炳文在1927年被捕壮烈牺牲后,他的女儿孙新世、孙维世一度与母亲任锐失散后流落上海街头,生计维艰。周恩来知道后甚为不安,安排人多方寻找,找到姐妹俩后便悄悄送至枕泉坊31号宅院。朱剑凡等老革命者对于这对烈士遗孤十分爱护,让姐妹俩换上新衣,以有限的经费尽量改善伙食。朱剑凡还教孙氏姐妹俩补习功课。几个月后,组织上派出交通员将她俩安全地送往安徽枞阳的浮山中学,交付给同情中共事业又与周恩来等是忘年之交的老同盟会员房秩五先生。毛泽东妻子杨开慧在长沙被反共军阀何键杀害后,她的三个孩子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也曾一度流落于大上海,处境艰难,成了缺衣少食的流浪儿。后经上海地下党组织全力寻找,几经周折,终于将孩子找到(当时毛岸龙已病死于孤儿收养院),送到枕泉坊31号宅院寄养,朱剑凡、朱瑞绶等老同志看到面黄肌瘦的毛岸英、毛岸青两兄弟忍不住流下泪水,甚为心疼,也情不自禁地想到他俩父母毛泽东与壮烈牺牲的杨开慧,想到笼罩在白色恐怖中的故乡长沙,甚是百感交集。他们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毛氏兄弟的生活起居,直到数月后组织上安排由思想进步同情中共的牧师董健吾暂时收养下毛岸英、毛岸青。

1930年朱剑凡按照党的指示转而参加公开的社会活动,作为发起人之一随宋庆龄、杨杏佛、鲁迅等发起组织了自由运动大同盟,反对蒋介石政府推行的反动政策,宣传抗日,保护人权。过度的辛劳损害了朱剑凡本来就病弱的身体,1932年夏他因胃癌辞世,葬于上海公墓,享年49岁。朱剑凡鼓励子女从事革命活动,自己亦曾提出入党要求,但壮志未酬便去世。毛泽东对他这样评价:“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正大光明,可惜死得太早了。”

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为了表彰朱剑凡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于1953将他的遗骨从上海迁葬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总理办公室主任张唯一为朱剑凡及妻魏湘若合葬墓碑题写墓志铭曰:树植女权,肇公之业。拥护革命,竟公之节。全公业者有夫人之懿德;成公志者公己寄期望于嗣哲。物化歇墟,魂萦新国。公之精神其不灭。 1967年,曾有红卫兵要去八宝山掘朱剑凡的坟墓,时任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熊瑾玎(参加过新民学会)闻讯前去制止,告知:朱剑凡生前是毛主席的知交,他的坟动不得。朱剑凡的坟因此保存了下来。

朱剑凡属于国民党左派,但和共产党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最早接触的共产党人当属在日本认识的吴玉章和林伯渠。徐特立先生作为周氏家塾第一批老师之一,与朱剑凡先生的交情也最为深厚。据朱仲丽回忆,新中国成立后,徐特立曾多次提到朱剑凡。有一次在北戴河,徐特立对朱仲丽夫妇说:“我认为这是个奇迹,像朱剑凡这种人,出身于贵族书香的子弟,良田上千,屋舍成街,怎么会主动地为穷人谋幸福呢?真值得研究。 ”

朱剑凡很激进,把自己的很多房子和花园赠给学校使用。由这位著名的教育家开始,朱家三代人先后走上革命道路,多达数十人。朱剑凡的八个子女中有六个是共产党人,他的长儿媳也是共产党人,次女婿萧劲光(新中国第一任海军司令、大将)和满女婿王稼祥更是有名的共产党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朱剑凡的小女儿朱仲丽曾在上海东南医学院学习,后来辗转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便从事医务工作。她给毛泽东、朱德等许多中央首长看过病。跟王稼祥结婚后,又一直生活在政治高层圈子里。丰富的阅历,成为她退休之后的创作源泉,曾轰动一时的《江青外传》和《女皇梦》便是她以笔名“珠珊”所著。1982年,朱仲丽以67 岁高龄被中国作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若干年后,早就从外交官岗位上退下来在家安享晚年的朱剑凡长子朱伯深,每当回忆起当年与毛泽东在武昌东湖畔无拘无束的交谈时,心情仍然激动不已。
凤凰网

“ 在父亲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江青批示,由公安部部长谢富治执行,突然把我们家6个子女和保姆都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为的是从子女口中弄出整父亲的材料。 ”1967年,叶向真和丈夫刘诗昆作为叶家成员首先遭逮捕。1962年叶向真和“钢琴神童”刘诗昆结婚,并于1964年生了儿子毛毛。当时,叶剑英的长子叶选平、次子叶选宁、长女叶楚梅、长婿邹家华连同一个带毛毛的保姆都被投入功德林监狱分别关押。“四人帮”要想把父亲这块石头搬掉,要把他弄下去,但是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能把他抓到监狱里,就从亲属身上做文章”。
叶向真被关押在9平方米的单人牢房里,一切与外界隔绝。她不知道其他亲人已经被抓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觉得没什么,想着不管怎么着,过几天还不得把我放了埃,结果越关越不对劲儿。两三个月后,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好像他们弄不倒我父亲就要永远弄我,但如果我父亲被弄倒了,我也出不去了。后来,我想干脆死了算了,都关了快两年了,看样子也出不去了,活着没意思。当时还琢磨怎么死痛苦少一点。 ”

在牢里,叶向真钻研起了中医,试验针灸。她趁提审时,在桌子上捡了根大头针,又从扫帚上截下一小段小铁丝,在水泥地上磨成针,往自己大腿的穴位里扎。后来,狱医给犯人看病,无意间遗落下两支针。她从此用这两支正牌武器练习针灸,为出狱后当医生埋下了伏笔。

1970年叶向真终于重获自由。然而,出狱后的叶向真让父亲震惊了,女儿几乎连话都不会讲了,人也变得十分迟钝。“父亲看见我时非常激动。”

叶向真被关了近4年的单人牢房,是叶家被关监狱时间最长的一个亲属。“出来后我怕听到声音,每天都只是傻呆呆地坐着。”每当这种时候,父亲就想跟叶向真说说话,比如“身体状况如何”,而叶向真却愣愣地回答不清楚,后来说了一句憋了很久的心里话:“爸,是我不好,我害了您和全家。”听了女儿的话,叶剑英眼圈发红,眼睛湿润了,他说:“不是!是爸爸连累了你们。”

他担心自己这个女儿会傻掉。“父亲对此一直心存歉疚,他知道,我们几个做儿女的遭遇种种磨难,完全是因为江青要整他。他真担心我的身体恢复不了。”幸运的是,一年以后,叶向真身体基本恢复正常。

1972年,叶向真改名江峰进入北京医学院改行学医,两年后在解放军301医院实习。实习结束后,她留在了这家医院,开始了7年的外科医生生涯。
注册会计师办理个人、公司财务报表,年终报税.
快速准确,收费合理. 个人$30, 公司$50 起.

电话. 401-404-5419

由我江苏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主办的2011“海外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江苏行”活动定于今年6月在江苏举行,热忱欢迎贵会有意来江苏创业发展的高层次人才报名参会,相关活动信息附上,同时,也可登录国家千人计划网站或国务院侨办网站查询。祝好!

江苏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经济科技处
蒋敬兵

为认真落实《海外人才为国服务计划》,积极为海外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回国创新创业搭建交流合作平台,在国务院侨办经科司的大力支持下,江苏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将于2011年6月22至25日举办“海外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江苏行”活动。

热忱欢迎博士毕业在海外工作三年或硕士毕业在海外工作五年以上、拥有自主知识产权项目或专利技术且有意到江苏创业发展的海外华侨华人高层次人才踊跃报名。我们将根据报名人员的技术或项目,经与有关市对接评定,遴选确定正式参会人员,并发出邀请函。参会代表在苏考察期间的食宿行费用由我方承担。

报名时间:即日起至2011年3月31日止。

报名方式:请用中文填写好报名表,邮件发送至我办。

联 系 人:江苏省侨办经济科技处 吴新华、蒋敬兵

电 话:025-89638834,89638841

传 真:025-89638850

邮 箱:jjbqb@126.com; wxhjsqb@hotmail.com

附:报名表、招才引智需求及相关政策

江苏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2011年1月6日
百捞汇火锅海鲜酒家 (百撈匯火鍋海鮮酒家 B.L.H Shabu Shabu)
142-38 Roosevelt Ave.
Flushing, NY 11355
Tel. 718-961-1668

时尚火锅 正宗粤菜
严氏美食坊 (嚴氏美食坊,Jack Yan's Restaurant)
41-28 Main Street, 3C
Flushing, NY 11355
Tel: 718-939-5472
海都大酒楼 (海都大酒樓,King Star Restaurant)
6022 8th Avenue
Brooklyn, NY 11220
Tel: 718-492-6888
金煌大酒楼 (金煌大酒樓,Bamboo Garden Restaurant)
6409 8th Avenue
Brooklyn, NY 11220
Tel: 718-238-1122
Tel: 718-238-1113
纽约州执照验屋师,诚信可靠。专业服务,真正代表客户利益。

Architectural design
Violation removal, C of O.
违章更正,新屋改建,申请CO,修理估价房屋。

NYC/NYS Asbestos Lic. number: 115788
纽约州注册工程师执照#:115788
石棉检查,石棉报告,

NYS Home Inspector NYS Pesticide/Termite
纽约州注册工程师,全能验屋,杀虫/白蚁执照,白蚁证书。

Tel: 1-646-234-1884, Kevin Mai (Project Manager)
Fax: 1-718-961-3885
email: nycqueens2002@yahoo.com

PO Box. 580211
Flushing, NY 11355
南京大学——纽约大学理工分校创新创业学院执行院长招聘启事

南京大学——纽约大学理工分校创新创业学院(简称创新创业学院)现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学院执行院长,热忱欢迎海内外专家、学者前来应聘。

学院简介:

创新创业学院是南京大学与纽约大学理工分校加强两校深层次合作交流、致力实现双方的国际

化建设目标而创立的具有高度创新意义的教育实体,以促进高等教育国际交流、打造创新创业教育品牌、提升社会及企业创新创业素质、推动科技创新成果孵化和产

业化为目标。其目的是充分整合和发挥中美两所著名大学的优质教育资源和国内外相关资源,通过全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为中美双方人员,特别是为政府工作

人员、企业界人士及大学生进行创新创业教育,同时开展国际教育交流,实现科技创新成果的产业化。创新创业学院由南京大学及纽约大学理工分校双方代表组成的

管委会管理。院址设立在南京市仙林大学城.

岗位职责:

全面负责学院建设发展,
主持学院行政、财务工作及学院项目发展,包括通过各种方式支持项目运行。目标包括培养科学、工程、管理及其它领域的未来领导者;促进两校的课程建设、教学

和研究合作;通过创新、科技和管理培训为国内外企业提供专业支持;促进南京大学与纽约大学理工分校之间的教育及科研合作;实施创新创业项目支持南京及长江

三角洲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

应聘条件:

应聘者年龄不限,身体健康,具有技术或管理专业背景和硕士或以上学历者优先。要求应聘者

领导能力强,富有开拓进取精神,有战略眼光,对创新创业活动有较为深刻的理解和知识;能够熟练运用中英文交流,在工商界或学术界有十年以上丰富成功的工作

经验。具有在中国或美国的跨国公司工作经验者优先。

聘任期限和待遇:

聘任期限三年并可延聘;工资待遇参照南京大学高层管理人员标准,并可协商。

应聘者须提供的材料:

应聘者须提供的材料包括中文或英文的个人简历,学历、学位证书,职称和获奖证书(复印件),任职证明,近五年承担的科研项目或取得的成绩,受聘后的工作设想和目标。申请材料(可提交电子文档)提交期限是2011年 1月 31日。

招聘程序和方法:

南京大学及纽约大学理工分校将成立委员会负责招聘工作。招聘程序为:
申请和材料递交; 书面评审和资格审查;
面试和答辩。经管委会批准,具有适当学术及工作背景的候选者将被任命为非终身聘用的执行院长。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86-025-8359-6958

联系地址:南京市汉口路22号 南京大学国际学院

邮政编码:210093

电子邮箱:linchen@nju.edu.cn or chang@poly.edu

联系人: 林晨

Executive Dean,Nanjing University and NYU-Poly Joint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The Institute, currently under construction in Xianlin University Town at
Nanjing, Jiangsu Province in China, is organized under the auspice of Nanjing
University, but governed by a Joint Administrative Council (JAC) with
representation from both Nanjing University and Polytechnic Institute of New
York University. It now invites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applications and
nominations for the position of Executive Dean. Its objectives include but not
limited to the following:

•Educate future leaders in science, engineering, management and other selected
areas

•Foster curricular, instructional and research collaboration between faculties
from the two universities

•Provide advanced training in innovation, technology and management to support
the continuing and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of professionals working in
domestic and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s, as well as in public sector

•Implement, with the support from public and private sources, innovative and/or
entrepreneurial programs to help sustain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vitality of
Nanjing and its neighboring cities in Yangtze River Delta region.

The Executive Dean, who is appointed by and reports to JAC, is the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in charge of all administrative, financial and program
development aspects of the Institute, including securing funds by grant,
contract and/or individual donation to support the program.

The successful candidate must be able to communicate effectively in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but needs not be a Chinese or American citizen. He/she
must demonstrate leadership skills and a proven successful record in either
industry or academia. Work experience with a 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 in both
U.S. and China is preferred but not required. A minimum work experience of 10
years beyond the Bachelor degree is required; graduate degrees either in a
technical or management field are preferred. The candidate with suitable
academic background and credentials may be appointed to a non-tenure-track
faculty position at either university upon the review and approval by the
appropriate entities of that university. Other qualifications include:

•The ability to develop an engaging, challenging vision for enhancement in
teaching, research and program development in support of the Institute’s
mission

•The ability to be a catalyst for change and to productively engage staff and
students in programmatic innovation

•A commitment to firm, objective and ethical decisions

•Strong academic and fiscal management abilities, including the willingness to
delegate appropriately

Salary will be based upon skills and experience related to this position and
is expected to be set at the high-end for a senior faculty and/or administrator
in China, and is negotiable. An interested candidate should forward his/her
application letter in either Chinese or English, together with his/her resume
and other related documents, by e-mail to Chen Lin, International College,
Nanjing University, Nanjing, China 210093, Phone: 025-83596958, email:
linchen@nju.edu.cn; copy to chang@poly.edu. Review of applications will start
immediately and continue until the position is filled.

在纽约这个多元文化的氛围下, 为了向美国主流社会介绍中华文化的这一重要传统
节日,同时以新的文化形式庆祝中国春节,纽约北京同乡会发起、联合美国美东天
津同乡会、美国上海总商会、纽约山东同乡会、美东河南同乡会共同主办,纽约华
人总商会、美国文化交流协会、华人选民协会协办,举行“欢聚纽约”2011春节晚
会。晚会将于2011年1月22日晚8点在法拉盛江邦高中举行。

我们举办春节联欢晚会的目的是庆祝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介绍中国传统文
化,促进社区不同族裔的文化交流与融合,超越种族和政治。目前春节演出各项准
备工作正在按计划紧张进行,演员阵容空前,将是春节前夕法拉盛地区的一场令人
期待的文化盛会,是京津沪鲁豫五省市社团及协办单位共同为社区侨胞送上的一份
新春祝福。

多个社团联合举办春节文艺演出晚会,,为我们带来一股清新的文化春风,展示了
我们华人社区的和谐和团结。值此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们恭祝大家兔年平安健康,
事业发达,家庭幸福!

主办
纽约北京同乡会会长 胡洁
美东天津同乡会会长 蓝建戈
美国上海总商会主席 吴恺
美国纽约山东同乡会会长 焦志侠
美东河南同乡会会长 苏殿奎

演出时间:2011年1月22日(星期六)晚8点
演出地点:法拉盛江邦高中(John Bowne High School)
购票联系人如下:
纽约北京同乡会 方旭 718-353-7182, 赵绍丽 718-321-8099.

布莱茵公园杂耍(Juggling)表演,免费杂耍课, 测试你的协调性.

1月3-7日,每天中午12点至1点。
地点:曼哈顿中城布莱因公园(Bryant Park)西南角。40至42街之间,大图书馆后面。
交通:地铁Times Square站。
电话:212-620-0619。
票价:免费。
网站:www.bryantpark.org

在這喜迎新年之際,華師電影公司為在北美的所有華人獻上了一份豐厚的大禮。馮小剛最新賀歲片《非誠勿擾2》與2010年12月24日在北美地區AMC院线與國內同步上映,這也是華語電影市場的首次全球同步上映。

兩年前《非誠勿擾1》,馮小剛以“馮氏幽默”贏得廣大影迷欣賞,拿下3億5000萬元人民幣票房,成為賀歲檔票房冠軍。最新統計資料顯示,《非誠勿擾2》已經在24日成功破億,3天破億的成績平了《唐山大地震》及《阿凡達》的歷史最快破億紀錄。與此同時,該片在北美地区同步上映後票房也如內地一般火爆。只要有“非誠勿擾2”上映的影院,幾乎都在平安夜和聖誕夜出現全院滿座的場面,佔據好幾家影院的頭位票房。在竞争激烈的聖誕週末,《非2》在美国雖然只有 13個影院放映,卻成為了全美總票房的21名,而單場平均票房憑$9114高踞全加第六位. 洛杉矶Monterey Park市的AMC Atlantic Times成為這个平安夜和耶誕節兩天該影院票房的第一位。

該片將從12月24日起在全美華人聚集地15家AMC戲院上映,其中包括:洛杉磯5家、紐約5家、三藩市3家、華盛頓1家和波士頓1家。並且根據各地不同影迷的需求,還在不短增加院線,並且預計放映2周,我們希望讓更多的華人看到原汁原味的華語電影。

以下是全美放映《非誠勿擾2》的所有AMC院線位元址以及聯繫方式:

洛杉矶:

AMC ATLANTIC TMES SQ. 14 PHONE: 626-407-0240

450 N ATLANTIC AVE MONTEREY PARK, CA 91754


AMC PUENTE HILLS 20 PHONE: 626-810-7949

1560 S AZUSA AVE CITY OF INDUSTRY,CA 91748


AMC SANTA ANITA 16 PHONE: 626-321-4270

400 S BALDWIN AVE STE 940-U ARCADIA, CA 91007


AMC TUSTIN 14 PHONE: 714-258-7036

2457 PARK AVE TUSTIN,CA 92782


AMC MONTEBELLO 10 PHONE: 323-722-4583

1475 N MONTEBELLO BL. MONTEBELLO,CA 90640


纽约:
AMC NEWPORT CENTRE 11 PHONE: 212-982-2116

30-300 MALL DRIVE WEST JERSEY CITY, NJ 07303
(此劇院1月7日為放映最後一天)


AMC KIPS BAY 15 PHONE: 212-447-0638
570 SECOND AVE NEW YORK, NY 10016
(此劇院1月8日為放映第一天)


AMC EMPIRE 25 PHONE: 212-398-2597

234 W 42ND ST. NEW YORK,NY 10036


AMC BAY TERRACE 6 PHONE: 718-631-0382

211-01 26TH AVE BAYSIDE, NY 11360


AMC VILLAGE 7 PHONE: 212-982-2116

66 THIRD AVE(11TH ST.) NEW YORK,NY 10003


旧金山(三藩市):

AMC CUPERTINO SQ 16 PHONE: 408-252-5960

10123 N. WOLFE RD.CUPERTINO,CA 95014


AMC METREON 16 PHONE: 415-369-6201

101 FOURTH ST.SAN FRANCISCO CA 94103


AMC MERCADO 20 PHONE: 408-919-0285

3111 MISSION COLLEGE BL. SANTA CLARA CA 95054


华盛顿:

AMC RIO CINEMAS 18 PHONE: 408-252-5960

10123 N. WOLFE RD.CUPERTINO,CA 95014


波士顿:
AMC BOSTON COMMON 19 PHONE: 617-423-2569

175 TREMONT ST.BOSTON,MA 02111

(地址與院線有所增加與更改,請大家注意,不要錯過了影院的放映時間。)

華獅電影公司所有的工作人員希望大家支援華語電影,支持我們國人的文化,让你的朋友、家人一起来感受这顿新年大餐。有了你們的支持我們才會把更多更好的華語電影帶到北美來,讓所有在海外的華人,也可以與國內同時欣賞到國內一線的大片。

關於《非誠勿擾2》的更多訊息,放映影院和時間表請到該片的網頁 www.chinalionentertainment.com/ifyouaretheone2.

華獅公司下一部將會帶給海外華人同步上映的電影是由劉德華和鞏俐首次合作主演的 《我知女人心》。這部電影改編自曾經由梅爾.吉布森和海倫.亨特主演過的經典電影《what wowan want》,將於2月3日大年初一和北美的觀眾見面。在即将到来的农历年,有刘德华,巩俐要陪海外的华人过年了!

About China Lion Film Distribution®

China Lion 是一家由總裁與大股東 ─ 中國的 Jiang Yanming 與紐西蘭 Milt Barlow 的Incubate公司,共同合資的企業。這項合作將使 China Lion 每年向美國以及多倫多和渥太華的 AMC ; 溫哥華的Cineplex 提供多至 15 部獨家與中國同步上映的電影。更多資料請流覽: www.ChinaLionEntertainment.com.

联系方式CONTACT::
CECILIA CHEN VP/Sales & Marketing

Phone: 626-429-1048
E-mail:cicifish1@gmail.com

VIVI REN Production Coordinator

Phone: 213-309-8072

E-mail: vivi8837@gmail.com
-
CHINALION FILM DISTRIBUTION INCO.
Chinese Films to AMC Theatres USA & Canada
Vivi Ren 213-309-8072
E-mail: vivi8837@gmail.com
vivi8837@me.com
ADD:1010 Wilshire Blvd # 701 Los Angeles CA 90017
Richard Harris 首届“盛世华章”-- 暨2011纽约春节联欢晚会

将于1月29日,7:30 pm在皇后大学剧院隆重举行!

欲知详情,请电: 212-760-1508
或email: info@richardharrisusa.com

由美國湖南商会主辦、Richard Harris 公司承辦的首届“盛世華章”文化慶典暨2011年紐約春節聯歡晚會將於2011年1月29日在法拉盛皇後大學藝術劇院隆重舉行。届時中國駐紐約使館領導、紐約市的貴賓、眾參兩院數位議員將蒞臨晚會現場,中國大陸、旅美華人及美國本土藝術家將聯袂上演一場美輪美奐的節目,意在促進中美文化交流,使公司文化和藝術相交融,增進中美兩國人民之間的友誼,讓廣大旅美華人歡度一個喜慶祥和的傳統佳節。

晚会门票将进行现场抽奖活动,凭票号电脑随机摇奖。奖品丰富包括:(IPAD、大屏幕彩电、Richard Harris 全毛西装、意大利RH围巾、钱包、BEST BUY购物卷等礼品)

承办:Richard Harris Men`s Wear
Email: sales@richardharrisusa.com
网站:http://www.richardharrisinc.com
票务:http://www.hneta.org/index.php
212-760-1508

票价暂定为$88,$68,$48,$28

Richard Harris Incorpor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Non-Profit Organization, HNETA will be hosting, Cultural Expansion - A Celebration, in honor of The Chinese New Year on January 29th, 2011 at 7:30 pm. The event will take place at the Kupferberg Center of Queens College. The New Year’s Celebration will include performances by talented performer’s such as, Li Yugang, Jianwei Han, He Yi, The Hunan Opera, The Sichun Opera and the Magical Mask Change as well as coverage by top Chinese Media Outlets and American Press.

New York City is the most culturally diverse city in America and arguably in the world. Richard Harris Incorporated representing a similar view and history would like to acknowledge this by bringing together our two predominant cultures to celebrate The Chinese New Year with the city of New York.

Richard Harris Inc. has two Men’s Fashion Brands, that respectively represent this diversity. American Chang which represents American and Chinese Cultures and Richard Harris blending American, British and Italian cultures . This is one of the main reasons that this opportunity became of such importance to us. An opportunity to not only celebrate the Chinese New Year, which is part of the Chinese culture but to be able to share it and our fashion with the community of Queens and the city of New York. America is built and founded upon the unification of these unlikely counterparts. The beauty that every culture has something unique and rich to bring to each other. We not only want to show the beauty of the Chinese Culture and The Chinese New Year but also of the American culture and all the cultures that represent it.

We hope that you will join us for this event and that you will open up to expanding your knowledge and culture.

To find out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info@richardharrisusa.com or call 212-760-1508.

Cultural Expansion - A Celebration

Richard Harris INC.
(New York, NY)
浩成、冷暖气工程公司TOP H.V.A.C.INC.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有:注册牌照专业安装维修雪柜,冷房,抽气,电路水喉,中央空调,暖气系统,请电:718-808-3886(贤)JOHN Liang 或 电:718-200-2655(亮)KEVIN
美国网站空间 $6.95/月 任选机房: 立即开通!
成立于 2003年, 已为上千商家提供网络空间服务的 美国易网科技公司 (Easy4Host.com) 特别在假日来临之际 提供高速美国空间服务, 优惠如下:

所有空间将提供以下服务:

无限空间 无限流量

免费网站制作软件 超过695套专业模板, 在线网站设计系统, 让您实现做网站不花钱的愿望

任选世界机房: 英国,纽约, 华盛顿, 加州, 德州, 芝加哥, 乔治亚,新加坡, 弗洛里达等大型专业机房供您选择, 让您的网站就在您身边。

高效率的售后服务: 在您购买空间后有任何不懂的问题都可以在线提交技术单, 我们的技术人员将为您及时解决。

美国机房介绍:http://hosting.easy4host.com/our-network.html

马上订购属于您的空间:http://hosting.easy4host.com/shared-hosting.html 购买后10分钟内保证开通您的空间。

全美免费订购热线: 1-877-EASY988 (1-877-327-9988)

付款方式: PAYPAL, GOOGLE CHECKOUT,信用卡

*注: $6.95/月计划只限于一次购买2年服务的用户,购买前请务必阅读我们的服务条款 如果是单独只买一个月的服务价格是 $15/月. 空间有限, 先到先得!

地址: http://www.easy4host.com
电话: 1-877-327-9988
E-mail: info@easy4host.com
Dear Friends,

You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attend the 2010 China Education Holiday Fundraiser in New York on Thursday December 16th (7-10pm), jointly hosted by the Overseas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www.ocef.org) and the Rural China Education Foundation (www.ruralchina.org), who are dedicated to supporting education for underprivileged children in rural China.

Come mingle with friends, enjoy cocktails and hors d'oeuvres, learn about our programs, and bid on our exciting silent auction items from renowned artists, celebrities and well-known business figures. We have also prepared special holiday souvenirs for you.

Please see details below (PDF attached), kindly SAVE THE DATE, RSVP by email or Paypal to ocef.n.rcef@gmail.com, and forward to everyone you know who CARES. We also have limited sponsor spots available, please contact one of us below if you or your company may be interested in sponsoring the event.

We truly appreciate your generosity and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 at the event!

OCEF & RCEF

1 big bed room, 1 sitting room, 1 belcony, 1 barthroom, 800 sq/fet. on finch and pharamcy.
it is pen house on 20 floor. close to shopping mall. close to highway. step out is busstop.
moving in jan 1st 2011. please call 416-800-4803.
我叫韩晓菲,是今年7月来到美国洛杉矶的Cal Poly Pomona公派学习人员,预计明年4月回国,我在大连从事媒体工作。

我想通过你们寻找当年我在北大进修时结识的北大朋友李伟丶浣军丶陈渝等同学,他们是94级生命科学学院的本科生,后来于97年来美留学,李伟在匹兹堡大学,浣军和陈渝应该在芝加哥大学,后来就失去了联系。

如果哪位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或知道什么线索请通知我,万分感谢。当年在北大进修经常到他们宿舍,和他们都非常熟悉,特别是李伟,他是湖北黄冈高中的。

我到这里已经5个月,非常想在回国前和他们取得联系。我的e-mail:dlhxf@hotmail.com,电话是:909-538-9791。谢谢帮助!

韩晓菲

3400 Poly Vista #1156,Pomona CA 91768 是我的联系住址,我住学校公寓。
纽约梨园社将于12月17日、18日及19日,在纽约市下城佩斯大学(Pace University)举办三天大型京剧公演。此次纽约梨园社配合佩斯大学第四届“冬季文化交流节”,特从北京邀请到中国戏曲学院的滕洛莹和北京京剧院的杨派老生何威,与来自天津的前天津京剧院尚派青衣李莉联演出。

三天的连台大戏包括:星期五晚上七点半的三出精彩的折子戏“扈家庄”、“文昭关”及“霸王别姬”;星期六下午两点的新编京剧“路得奇缘”;和星期天下午一点半的全本“四郎探母”。演员阵容鼎盛。
  
演员还包括来自纽约的国家一级演员于向伟﹔纽约童小苓剧坊团长童小苓﹔纽约著名的老旦张秋伟﹔丑生韩奎喜、王宏;老生岳庆银、刀马旦李迎春、花脸王玉清、李金红等等。

纽约梨园社自2006年6月29日成立已来,已经有多次深获观众爱戴的演出,包括去年12月4日、5日及6日在佩斯大学公演“游龙戏凤”、“红鬃烈马”和 “玉堂春”,得到广大京剧爱好者的好评。一向以制作严谨、文武场齐备的纽约梨园社,又一次将为美东忠实的粉丝带来精彩的节目。

电话询问请电 212-227-2920。
Dear All,

受中国旅美科协邀请,浙江省绍兴市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绍兴市人才办主任赵铭将率领绍兴市人才智力交流合作代表团访问大纽约地区。代表团将于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下午在新泽西木桥市的希尔顿酒店(Hilton WoodBridge)举行恳谈会。届时,代表团一行将介绍绍兴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以及绍兴市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并带来了有关的招聘信息。考察团欢迎大纽约地区的广大科技人才前来了解绍兴市的具体投资环境和最新的创业优惠政策,希望与愿意在绍兴创业发展的各类高层次人才展开交流,并且将会和有兴趣加盟绍兴的创业团队做更深一步的详谈。

时间:2010年12月5日(星期日)2:00pm - 5:00pm

地点:Hilton WoodBridge , 120 Wood Avenue South, Iselin, New Jersey, USA, 08830-2709, 1-732-494-6200

(Hilton woodbridge位于新泽西州中部,交通非常便利,临近GS Parkway(Exit 131A), NJ Turn Pike, Route 1 & Route 287。步行5分钟可到Metropark 火车站。Free Parking)

票价:FREE

上网注册: http://www.castusa-gny.org/ (座位有限,请 RSVP ASAP)

本活动由绍兴市人才办与中国旅美科技协会大纽约分会联合主办。有关活动详细内容,可联系方彤博士(732-939-3930) ,张良杰博士(914-434-7360),沈琦博士(917-512-5612)
中大美东校友会周年和母校校庆日庆祝晚宴

金秋来临,校友会周年和母校校庆日又快到了。每年一度的校友会晚宴将于11月20日,星期六,在东来酒家举行。请尽快点击此处报名.

这次年会具有特别的纪念意义,因为今年是我们校友会成立七十周年。这次年会的主要议程是回顾校友会过去一年的活动,介绍母校近况,选举新一届理事会,发表校友会年刊及纪念光盘。年会还将举行传统的抽奖活动,为校友们提供一个在轻松祥和的氛围里叙旧交新的好机会。由于今年的是校友会的70大庆,所有到会的会员除将免费获得校友会年刊及纪念光盘外,还将获赠一份珍贵的纪念品。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官员,岭南基金会代表以及其他校友会的代表也将出席这一盛会。请各位校友互相通知并酝酿提名理事候选人,届时偕同亲朋好友踊跃赴会。

为方便统计人数, 请尽快点击此处报名.

时间: 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傍晚6时至9时

地点: 东来酒家纽约华埠勿街103号 103 Mott St, New York, NY 10013 电话:212-219-2338

收费: 会费:$35,家属餐费:$25;小孩(16岁以下):$10
福建留学 特效途径 专办福建学生来美留学

成功率高,电:646-462-9678
9月17日示威通告 - 抗议日本在钓鱼岛拘押及扣留中国渔民、渔船

9月7日,钓鱼岛海域发生了日本巡逻艇非法拘押中国渔民事件。

如今已知的事实是:

日本时间9月7日上午10时15分左右,钓鱼岛海域久场岛西北偏北约12公里海域,中国籍一艘编号5179的拖网式渔船“闽清渔”(音译),遭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包围,在突围中与 “Yonakuni”(与那国)号相撞。约40分钟后,另两艘日本巡逻船在追踪中国渔船的过程中发生碰撞。海上保安厅巡逻船扣留了中国的渔船和渔民,并登上中国渔船进行检查。

之后,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审议官北野充9月7日召见中国驻日大使馆公使刘少宾,对此表示遗憾。北野宣称这是“渔船进入日本领海非法作业的事件”。

9月7日晚,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就日方在钓鱼岛海域扣留中方渔民渔船紧急向日本外务省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指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中方对日本巡视船非法扣留中方渔民渔船表示强烈抗议,要求日方立即放人、放船,避免事态进一步升级。

日本海上保安厅9月8日2时许以妨碍执行公务嫌疑,逮捕了中国渔船船长,41岁的詹其雄,巡逻船押解着船长于7时许抵达冲绳县石垣岛港口。海上保安厅以非法捕捞作业等嫌疑审讯船长,同时还以涉嫌违反《渔业法》(逃避登船检查)为由展开调查。日本政府高官9月7日晚间表示,将把中方船长“带到最近的检察机关或是警察机构,按照日本执法程序加以处理”。

10日,日本石垣简易法院批准检方要求,拘留钓鱼岛海域撞船事件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10天。

日本海上保安厅称,日本“昭洋号”和“拓洋号”两艘海洋测量船于日本时间9月11日上午7时42分左右,在冲绳本岛西北西方约280公里处日本专属经济区内进行海洋调查时,中国政府船只“海监51号”向日本海上保安厅的测量船发出了命令:停止海洋调查作业。日本外务省向中国提出抗议。

数天中,中国对日本的外交抗议已经超过6次。但日方仍然置之不顾。

钓鱼岛海域已多次发生日方驱赶、冲撞甚至逮捕中、港、台保钓人士和台湾渔民的事件。但此次事件中,突出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日本行为嚣张;一是中国渔民不畏强权。日本方面是在已经扣押了中国的渔船渔民之后,公然向中国驻日使馆照会。而过去的钓鱼岛纷争中,日本是占领和经营钓鱼岛以造成既成事实,不正面与中国政府对阵。但这次却改变做法,主动照会中国,对扣押事件“表示遗憾”,也就是正面向中国挑衅。另外,日本对中国船长拘捕的名义是逃避登船检查,表示中国的渔船并不听从日本巡逻艇的命令。在本国领海钓鱼岛作业的中国渔民,不接受日本的“登船检查”。渔民的不屈伸张了民族的正气。

钓鱼岛本是中国的领土,是台湾的属岛,也从来就是中国渔民的作业场所。由于历史的原因,被美国作为靶场,又于1972年私下交给日本霸占。中国政府一向坚持对钓鱼岛的主权。中国渔民在自己的领海上作业,日本的巡逻艇怎能驱赶、检查和拘押中国的渔船和渔民?面对日本的嚣张,我们能低头吗?眼见同胞英勇捍卫主权,我们能坐视吗?当然不能。日本公然挑衅,恰恰启动了中国收回钓鱼岛的决心。以全球的华人,作为中国政府收回钓鱼岛的后盾,钓鱼岛是一定会收回的。

对于这次事件,中国大陆和港台都已有所行动。纽约的华侨、留学生和保钓团体,决定以示威行动来表示对日本的声讨和对遭难渔民同胞的声援。我们号召各界华人加入示威的行列,向日本当局正告:

立即释放船长詹其雄和所有渔民!
向被侵犯的中国渔民赔礼!赔偿中国渔船的损失!
向中国人民和政府道歉,保证此类事件不再发生!
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
钓鱼岛海域是中国渔民的作业地区!

时间:9月17日星期五上午11时至下午1时
地点:纽约市日本总领事馆
299 Park Avenue(48街和49街之间).

纽约各界保卫钓鱼岛联合委员会

联络人:

花俊雄
212-222-1699
917-224-3356(手机)
EMAIL:huachuenhsiung@aol.com
纽约市规划局(The City Planning Commission)6月23日以10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市立第一停车场(Flushing Commons)的开发方案。这项占地5英亩的开发方案将把法拉盛市立第一停车场发展为住宅半工及商业楼。同一天,反对该方案的小商家和组织于市政厅前示威抗议。

泊车位不足和泊车费高涨都是争议焦点,顾雅明幕僚长麦克兰德(James McClelland)表示,当局所通过的开发方案规定,发展商必须提供泊车位,与目前一样多。

此外当局还将设立一个小商家援助任务组,拟定一个总额200万元的商业援助计划,给予周边的小商家以经济援助。但林先生认为,周边那么多的商家,仅仅200万元的总援助金分配下来,一户商家所获得的赔偿少之又少。

这项耗资8亿5千万元的开发计划包括600个住房单元和42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室和零售空间。马其顿广场(Macedonia Plaza)预定有140个廉价公寓单位,一楼楼面将有零售店也YMCA。

彭博市长非常赞扬这项表决结果,他表示,新建设的住房、零售商铺、酒店、办公楼以及急需的停车位,都将进一步振兴法拉盛市中心的发展。

麦克兰德表示,市议会将于7月底对此案进行投票表决。之前,市议会将举行公听会,但日期还未定。
机杨接送 赌城往返 旅游包车 远近服务 小型搬家 上洲购物 价格公道

Tel:1917-969 5888
送给父母孩子最好的礼物——麒麟电视,26个中文频道月费只要$8.99,无需装天线小耳朵,一个小盒子就可以让您随时随地享受“中文盛宴”
联系电话:917-790 9209
送给父母孩子最好的礼物——麒麟电视,26个中文频道月费只要$8.99,无需装天线小耳朵,一个小盒子就可以让您随时随地享受“中文盛宴”
联系电话:917-790 9209
条件:住在法拉盛及其附近,没有语言,没有身份,没有年龄,没有性别等限制。

时间:周一至周五晚上8点到10点。

内容:我们是纽约华人社团联席会旗下的社区街头守望互助队,每晚上街走动,

免费提供口哨和发放安全须知。

我们的目的是保护法拉盛居民夜间出行安全。只要您有时间,就可以加入我们。

如果您不想做了,我们可以给您写义工证明书。

联系人:朱先生

联系电话:1-917-767-0631

地址:135-25A 40ROAD,3FL,FLUSHING NY 11354 USA


团结一致,维护社区,守望互助,相互关爱,从我做起!
第三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 诚邀参加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于2008年正式成立,这一奖项旨在鼓励中学生参与数学科学包括应用数学的竞赛,评选的主要标准是创造性和原创性。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于 2010年6月30日前提交参赛意向书、进入半决赛的队伍将于 2010年11月3日在洛杉矶圣盖博市希尔顿参加分赛区的答辩。在分赛区竞赛中的优胜者将被推荐进入决赛,参加 2010年12月15日和16日在北京举行的丘成桐中学数学奖金奖的角逐。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金奖:20,000美元(1个队)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银奖:15,000美元(1个队)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铜奖:10,000美元(3个队)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优胜奖:5,000美元(5个队)

分赛区金奖:2,000美元(最多3个队)

分赛区银奖:1,000美元(最多5个队)

关于网上注册、以往获奖者名单及其参赛论文等具体信息,请浏览网站www.yau-awards.org/overseas.
 
论坛首页 » 个人资料 highfive » 文章发表人是 highfive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