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人 内容
云飞扬
Post 2009/06/24 23:18:07     文章主题: 垄断部门和暴力机关结亲,生下的是什么?

来源:联合博

2008年10月11日晚,6名身着便装的铁路民警乘车前往哈尔滨市南岗区铁路文化宫旁的糖果酒吧,在下楼梯拐弯处与哈尔滨市体育学院学生林松岭发生口角,双方进而发生殴斗,致林松岭当场死亡。几个警察一边打还一边喊:“你不认识人啊,我看你认识谁,打死你也没事!”

在中国,警察打人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但叫嚣“打死你也没事”并且真的敢打死人,这样的警察恐怕还比较罕见。而就在10月3日,22岁的河北青年杜学雷在河南省内黄县楚旺派出所内被警察围殴致死。不到10天的时间,发生了两起警察打人致死的事件,而两名死者都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起因也不过是几句口舌之争,一言不合就要血溅当场,让我们以后见到警察的时候还怎么敢开口说话。遇到穿制服的警察,我们还可以提醒自己,“不要和警察说话,有生命危险!”那遇到没有穿制服的警察,我们又凭什么判断自己面对的是危险人物。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个前苏联的克格勃笑话,一辆行驶在莫斯科市区的公交车上,一个乘客问另一个乘客:
“你好,公民, 请问你是克格勃吗?”
“不是。”
“那么,你有兄弟姐妹是克格勃吗?”
“没有。”
“那么你的父母呢?”
“不是,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克格勃。”
“哦,既然是这样,那么,小子,把你的脚从我的脚上移开!!!”

这里还要解释一下所谓的铁路警察,大家知道我国的铁路行业一直是高度的政、企、法合一,不但有自己的医院、学校、幼儿园,还拥有独立的公检法系统。铁道部公安局名义上是公安部派驻铁道部的单位,但在人事上由铁道部负责管理,目前铁路公安是事业编制而不是公务员,所以铁路警察严格意义上来讲就是具有公安职能的铁路职工。

前一段时间,郑州铁路局郑州桥工段劳动人事科通知,规定接收职工子女须出具亲子鉴定,鉴定费用(约3100元)自理。从这条新闻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铁路系统接收职工至今仍在搞接班顶替,铁路警察的来源,很可能就是这些通过“亲子鉴定”进入铁路系统的世袭子弟,而近亲繁殖的后果,除了怪胎只能还是怪胎,所以黑龙江人林松岭在 “打死你也没事”的叫嚣中殒命,贵州人曹大和“像裹粽子一样”被捆绑致死。

我们很幸运,我们没有做林松岭,我们也没有成为曹大和,但是每年的十一、春运,彻夜排队买不到一张回家的车票,在铁路公安一遍一遍的警告声中,我们只能从 “神通广大”的票贩子手里多花上百元搞到一张不知道经过几手的车票才能登上回家的列车,然后还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大喊大叫,可能会被被捆起来,不要和乘警说话,会有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