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2008-08-01 奇闻趣事网

不甘寂寞的馆陶公主

  丈夫死了,五十岁的馆陶公主长夜寂寞,又没了当年到处管闲事的特权,于是看上了自己十八岁的养子董偃,终于引诱成功,生活在了一起。

  董偃十三岁的时候,跟着母亲一起做珠宝生意,经常出入富家豪门,当然也是馆陶公主府的常客。这个小男孩生得十分俊秀,公主府里的人都很喜欢他。渐渐的馆陶公主也听说了这个男孩的漂亮出众,一时好奇,就让家人将他找来看看。一看果然名不虚传,便对董母说:“你这个儿子很招人喜欢,让他留在府里,我帮你抚养他成人。”

  董偃从此留在了公主府。馆陶公主一开始倒也信守诺言,不但请人教他读写算术,还教他骑射功夫,广泛接触各种经史典籍,学得文武双全。一眨眼,董偃长到了十八岁,性情温文尔雅,相貌俊俏,风度翩翩。

  于是,馆陶公主便和这位养子之间产生了不伦之恋。看来如果不是钱势所迫,就是这位超级帅哥多少有点恋母倾向--从发展的情况看,两者兼而有之。

  馆陶公主对这位小情夫万般宠爱,唯恐有让他不满意的地方。她还希望能把董偃推到交游广阔、功成名就的地位上去,因此,馆陶公主还特地嘱咐帐房:“凡是董偃所要用的,只要一天内不超过一百斤金子、一百万钱、一千匹帛的上限,就没有必要报我批准,任凭他去用。”

  董偃相貌出众、才华俱佳、为人性情又温和,还舍得花钱,很快他就声名雀起,许多公卿名人都乐于和他交往,全城都尊称他为“董君”。

  有一位住在文帝安陵附近的袁叔,乃是名人袁盎的侄儿,跟董偃私交甚笃。这位袁叔便提醒董偃说:“你私下里和大长公主情好,如果皇帝对此不满的话,你将有不测之祸。”董偃早对此事心怀鬼胎,听老友这么一说,更是惧色满脸:“我担心这件事已经很久了,只是想不出办法来。”这位袁叔早已谋划妥当,便把自己的主意合盘托出:“皇上的祖坟安陵,是皇上年年都要来祭祀的。但是安陵附近没有象样的行宫,皇帝每次来往都无法好生休息。而馆陶公主的私家园林却正在安陵旁边,如果你能劝说公主将园子送给皇帝,皇帝知道这是你的主意,必定对你好感倍增。足下到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再说,即使你不献园,迟早皇帝也会想到它上头去,等到皇帝开口讨要的时候,还有你的机会吗?”

  董偃顿时恍然大悟,感激之余磕头行礼:“一定照你说的办。”

  于是董偃立即将袁叔的主意说给馆陶公主,馆陶公主立即照办,将别院送给了侄皇帝。刘彻十分高兴,立即将这座园子改名为长门宫,对姑妈的心意赞不绝口。馆陶公主自打女儿遭贬以来,还没见过侄儿这么好的态度,也很是欢喜,特意让董偃送了一百斤黄金给袁叔表示谢意。

  收了重礼的袁叔再接再厉,又为董偃出谋划策,教馆陶公主装病不上朝。刘彻刚收了姑妈的大礼,就听说姑妈生病,自然前去看望,询问有没有要自己帮忙的地方?

  馆陶公主于是便开口请武帝待自己“病愈”以后,再到自己的山林别府游宴庆贺。

  武帝聪明绝顶,也早已听说了姑妈私纳小夫的消息,于是一口应允下来。

  武帝前脚刚回到宫中,后脚馆陶公主的病就霍然痊愈,紧跟着就进宫谒见来了。武帝对姑妈的小算盘心领神会,送了她一千万现钱,做接待自己和群臣的费用。

  几天后,武帝果然依约来到公主的山林中。

  馆陶公主穿着仆妇的衣服,围着围裙,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出门迎接侄儿。武帝看了这个场面,不禁为姑妈的苦心哑然失笑,进府还没有坐定,第一句话就说:“我还想谒见主人翁呢。”

  馆陶公主听了侄儿这句话,连忙走下殿去,摘去发簪耳环,披散头发赤着脚,再次向刘彻磕头请罪:“臣妾做事太不成体统,辜负了皇上的好意,请皇上治罪。”刘彻笑道:“姑妈不必如此,本就是一家人嘛。”

  馆陶公主重新梳洗穿鞋,从东厢房里将董偃领进正殿。董偃戴着绿帻头,套着青袖套走上前来,跪着不敢出声。公主代他说道:“馆陶公主疱人、臣董偃冒死拜谒。”董偃叩了头,武帝亲手将他扶了起来。一看果然是翩翩人物,顿生好感,不但不说什么,反而赐他衣冠,称他为“主人翁”。于是馆陶公主亲为侄儿捧食敬酒,还赠送陪侄儿前来的将军、列侯、从官们金钱锦帛。于是皆大欢喜。董偃之名,遐迩天下。

  董偃的年纪与武帝相仿,又善于各种游戏寻开心的花钱法门,从此经常与武帝来往,领着各郡国投奔他的声色之徒,进宫去陪武帝斗鸡跑马、蹴鞠比武。把武帝乐得合不拢嘴。于是武帝决定给董偃一个格外的恩典:在皇宫正殿宣室宴请馆陶公主和董偃。

  正当馆陶公主为自己的时来运转欢欣鼓舞的时候,董偃却被门官东方朔拦住了。武帝闻声出来看时,东方朔放下手中的兵器戟,向前对武帝说:“董偃犯下了三条死罪,哪有进殿的资格呢?”

  刘彻大惑不解,问道:“这是怎么说?”
  
  东方朔回答:“董偃以家臣的身份私通主人,这是一罪;伤风败俗,不婚而共居,这是二罪;皇上正是青春盛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候,董偃不但不帮助皇上办正事,反倒引得皇上沉湎靡丽奢侈、专注声色犬马之中。这样的行为,乃是国家的蟊贼、人主的大蜮。董偃乃祸首,这是三罪。”

  武帝沉默了很久,勉强说:“我已经摆好酒宴了,且先吃了这一席,以后再改了吧。”

  东方朔却坚决不肯让步:“宣室是先帝处理朝政的地方,不是合法合理的人和事都不得入内。何况自古以来,很多人都是以谄媚淫乱起家,最后达到谋朝篡位的目的。竖貂、易牙、庆父、管叔、蔡叔,这样的例子还少了吗?”

  武帝听了这话,不禁点头称是。

  于是将酒席改设到北宫,让董偃从东司马门进宫。东司马门因此改名为东交门,成了下人进出的地方。东方朔则得到了刘彻黄金三十斤的赏赐。

  经过这件事情,董偃的皇宠便一天不如一天了。长年声色犬马的生活似乎也耗尽了他的精力,刚三十岁就去世了。

  又过了几年,公元前一一六年,馆陶公主也病死了。临终的时候,她仍然对董偃念念不忘,遗嘱请求将自己和董偃合葬在一起。

  武帝答应了姑妈的要求,将馆陶大长公主和她的情夫董偃合葬于霸陵旁。

与堂侄儿通奸的孙鲁班

  与自己意见不统一的丈夫总算是死了,全公主孙鲁班松了一口气。这时她已四十来岁,再嫁高位权臣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她干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情夫。

  孙鲁班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堂侄儿侍中孙峻。

  孙峻长得十分英俊潇洒,作为皇族近亲,孙权十分信任他。这个家伙虽然长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却是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他在东吴后宫出出入入,借机勾引孙权的侍妾,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只瞒住了孙权一个。

  孙鲁班虽然年纪已不轻,却风韵不减,而且在大帝孙权处说话很有分量,因此她稍一示意,孙峻立即很识时务地跟堂姑厮缠在了一起。这对乱伦的男女很快就在废太子一事上达成了共识:孙峻的姐姐就是全尚的妻子,孙亮订下的小全氏就是全尚之女。如果孙亮登基为帝,孙峻不但是小皇帝的侄儿,更是小皇帝的外家舅父了,立即鸟枪换炮,晚辈做了大舅爷了。


迎娶男妾的公主

  这位公主,就是南北朝时,南宋孝武帝刘骏的女儿山阴公主刘楚玉了。

  事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有一天,山阴公主看着宫里成群的美女宫娥,不禁牢骚满腹。对刘子业发作起来:“我和皇上,虽然有男女之别,却都是先皇的骨血,说起来都是一样的。可是你却有三宫六院,佳丽上万人,而我却只能守着一个驸马过日子。世界上的事情,竟有不公平到了这种地步的!”--“ 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

  刘子业听了姐姐这番说话,立刻拍胸保证要让山阴公主心满意足。

  刘子业虽然对政事毫不关心,但是对这件事却是雷厉风行,立马挑了三十名英俊少年,送到了公主府,让山阴公主一体纳为男宠,即“面首”。

  为了锦上添花,刘子业还给姐姐加官晋爵,按制度将她晋封为会稽郡长公主。总之,山阴公主对这份礼物是笑纳了。

  年青的男人有了,山阴公主又打起了成熟男人的主意。

  南宋朝廷有两大美男子。一位是娶了山阴公主的何戢,还有一位则是娶了南郡公主的褚渊。论辈份,褚渊是山阴公主的姑父。此人风度翩翩,俊美非凡,成熟稳重,魅力四射,再不拘小节的男人,在他面前往往都自惭形秽。每当朝会时,各地使节和朝臣们都要目送褚渊远去后才肯散去。

  现在,山阴公主打主意的对象就是这位褚渊了。

  她再次向刘子业提出要求,让褚渊陪自己开心几天。

  刘子业知道褚渊一向行止端正,没有明目张胆地要求他陪姐姐寻欢作乐。只是下诏让他去公主府。至于到府以后如何,就看山阴公主的本事了。

  山阴公主打起精神,每日梳妆打扮,施展浑身解数,百般引诱褚渊。

  可是褚渊却仍然象块木头,对千娇百媚的山阴公主毫无反应。公主着了急,不禁拉拉扯扯起来。可褚渊高大健壮,力气又大,山阴公主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

山阴公主拉下了脸,责备褚渊:“你看起来倒是个男子,一部大胡须象铁戟一样粗壮,做起事来怎么却没有一点阳刚之气?”--“君须髯如戟,何无丈夫意?”

  褚渊笑笑,文质彬彬地回答:“回虽不敏,如此违反情理的事却是不做的。”--“回虽不敏,何敢首为乱阶?”

  山阴公主还不死心,继续软硬兼施外加色诱。

  褚渊却铁了心,干脆放出话来:你是公主,有国家制度在上,我不能对你怎么样,但是你再这样逼我,我自杀总是可以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山阴公主只得收手了。将褚渊好好地送出公主府去。

  褚渊身为国家重臣,又是山阴公主的姑父,都得用出这一招才能保住清白,那三十个莫明其妙就离家弃侣,成了她面首的少年没有褚渊这样的身份,恐怕更是苦不堪言。

与母亲共用男宠的太平公主

  薛绍,太平公主的丈夫,竟被关进大牢,活活饿死。

  从前闭处深闺中陶醉于爱情的太平公主消失了,热衷政治、沉泯色欲的太平公主从此出现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

  如果说驸马之死改变了太平的人生,应该说是她从此深切感受到了权势的利害,并从此沉迷于此,而她正好具有这方面的天赋,于是一踏糊涂。

  大约在四、五年后,那个间接造成薛绍惨死的假和尚薛怀义,终于失去了女皇的欢心,武则天想要除掉这个骄横放纵的旧情人了,却又苦于这男人知道太多宫闱秘事,兼且耳目众多,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太平公主听说要杀掉这个连累驸马的家伙,大力赞成。自告奋勇将这件事揽了下来。

  她在宫人中选了几十个身强力壮的中年妇人,由专人领着训练了一段时间。然后又选了一批勇士,埋伏在瑶光殿。

  接着,太平公主让一个从前与薛怀义关系不错的心腹出马,去宣薛怀义入宫。

  薛怀义听说女皇宣召,大摇大摆地就入了宫。

  刚刚踏入后宫,几十名壮硕的妇人就一拥而上,将这个假和尚按倒在地上,捆得动弹不得--唐时以丰腴为美,年青时丰满的美女上了年纪,那可是加倍地身强力壮,早已被酒色淘虚了的薛怀义岂能是她们的对手?几名随丛也被埋伏的勇士们制服了。

  太平公主想到自己心爱的驸马,再看看面前这个狼狈的假和尚,不由冷冷一笑,下令将他乱棍打死,尸体烧灰之后,再混上泥烧砖造屋。

  --如此干脆利索的处理手法、如此残忍的处置,从这件事上,太平公主显露出与她的母亲如出一辙的手腕与毒辣。

  史书形容,太平公主“广额方颐,多阴谋”,连武则天都经常喜滋滋地说:“真象我!”

  但是太平公主真正象母亲的,是她韬晦的本领。她从哥哥们的遭遇中,敏锐地感觉到,母亲的至高权威是不容侵犯的,因此,在武皇当权的时候,太平极少参与政事,绝不染指母亲手中的权力,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寻欢作乐、享受富贵上面了。尤其是对于才貌俱佳的男人,她更是乐此不疲。

  薛怀义原是李渊幼女千金公主的男宠,由她推荐给武则天的,现在这个家伙死了,女皇枕边寂寞,太平公主自然看在眼里。于是她效仿姑母,把自己的男宠张昌宗推荐给了母亲。

  张昌宗为了巩固女皇的宠爱,再将自己的哥哥张易之又推荐给了女皇。

  年已七十四岁的武则天,对这两兄弟百般宠爱,言听计从,不停地给他们加官晋爵。

  太平公主很快就发现,由自己推荐上去的这两个小男人,成了自己的劲敌。这两个家伙甚至还杀害了她的情郎杨戬,令她伤心、头痛不已。

无奈之下,太平公主只好和哥哥李显李旦联名上书,请封张昌宗王爵。这个马屁正中武则天下怀,遂封张昌宗为邺国公。太平公主这一着棋果然高明,张氏兄弟立即对太平公主态度大为转变,对太平公主的话也不再多所违拗。--后来,太平公主想要拥立哥哥李显复位太子,也是由二张办成的。

  来俊臣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酷吏之一。他以“请君入瓮”的办法,消灭了另一位酷吏周兴之后,越发的忘乎所以,甚至想要诛杀太平公主及其兄长李显李旦、诸武。这可惹毛了太平公主。在她的运作之下,诸武与诸李联起手来,联名上书女皇,揭发来俊臣的各种罪状。

  最终,想要杀掉太平公主的来俊臣先被太平公主干掉了,并被仇人们剥皮吃肉。

荡妇齐文姜

  鲁桓公十四年,碍事的齐僖公终于一命归西,姜诸儿当上了齐国的国君襄公。文姜理所当然地随着浩大的仪仗,前往阔别十八年的故乡齐国贺喜。

   一直对文姜念念不忘的齐襄公听说妹妹夫妇返国,心花怒放,给予最高规格的待遇:亲自到边境迎接鲁桓公及夫人齐文姜。

  十八年未见,姜诸儿已为国君,举手投足间满是男人的威严英武,而齐文姜则已是风情万种的成熟美妇。如此的兄妹重逢,两人都是心荡神摇。

  一番眉目传情之后,心领神会的齐襄公借口后宫的妃嫔们想与小姑见面,将文姜迎进了自己的后宫。

  此时的齐宫,早已没有了妨碍好事的齐僖公,襄公的妃妾们也不敢逆君王的心意。终于得偿夙愿的诸儿文姜,逐在王宫里双宿双飞,抵死缠绵了。

  鲁桓公独个儿被丢在驿馆里,孤枕冷衾,想着从前老丈人隐晦的提醒,耳边又不时传来风言风语,心情恶劣,饱受煎熬。

  当心满意足的文姜再次出现的时候,早已按捺不住心头怒火的鲁桓公迎面一个耳光掴去,痛斥姜氏兄妹乱伦的禽兽行径,下令立即启程返国,回去再跟文姜算帐。

  文姜大惊,将鲁桓公声言报复的说话通过侍丛传给奸夫兼兄长的齐襄公,要求他维护自己的平安。

  齐襄公团团乱转之后,顿起杀机。 下令在临淄的牛山设下筵席,借口请妹夫饮宴出游,将鲁桓公哄了出来。

  人在他乡,鲁桓公无奈,强忍着怒火出了门。

  在这场宴席上,鲁桓公被齐国的臣工们灌得酩酊大醉。

  回去的路上,与桓公同车的公子彭生奉襄公之命下了手。桓公被弑于车内。可叹桓公,本是年青有为的一国之君,现在不但被妻子背叛,还被奸夫杀害。

   得知消息的鲁国留守大臣,悲痛无比,在扶立世子姬同继位为庄公之后,便前往齐国迎回桓公的灵柩,并要求追查国君猝死的原因,要求齐国给一个交代。

  追查的结果当然是明摆着的:刚刚还在邀功请赏的彭生,转眼就成了齐襄公的刀下鬼替罪羊。

  彭生被主君出卖,不禁怒火中烧。既是将死之人了,当然没有什么顾忌,在大殿上当众喊冤,痛骂齐襄公与文姜乱伦,以至弑夫,现在又嫁祸他人。

  齐襄公捂着耳朵,连连挥手,武士便将彭生推搡了出去。

  临刑之时,彭生发下誓言,死后定为厉鬼,向齐襄公追魂索命。

  姜氏兄妹料理完鲁桓公的丧事,将这件事勉强支撑过去,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享受起二人世界来。

  《诗经 载驱》曰:“载驱薄薄,蕈弗朱鞹,鲁道有荡,齐子发夕。四骊济济,垂辔弥弥,鲁道有荡,齐子其弟。文水滔滔,行人儷儷,鲁道有荡,齐子遨游。”

  四匹骏马拉着轻车,外饰豪华铺陈柔软,文姜与兄长襄公共乘一车, 那前往鲁国的平坦道路他们看不到,过路人的眼光他们也看不到,只顾在车中寻欢作乐,乘着车四处游玩。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