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來源:新浪讀書

核心提要:毛澤東與三弟毛澤覃,分別娶了賀子珍與妹妹賀怡;毛澤東的兩個兒子毛岸英和毛岸青,又分別娶了劉思齊與妹妹邵華,兩代人都是親兄弟娶親姐妹,真可謂“親上加親”。



賀子珍與妹妹賀怡

  毛澤東與賀子珍在井岡山時相識,在那革命激情燃燒的歲月中產生了感情,彼此恩愛,兩顆心走到了一起,結為了夫妻。

  賀子珍,原名桂圓,又名自珍,江西省永新縣雲山人,1909年9月生,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6年畢業于永新女子學校。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共青團永新縣委書記、中共吉安縣委婦女運動委員會書記。1927年在參加組織永新農民武裝暴動後,隨袁文才部上井岡山。1928年在湘贛邊界特委和紅四軍前委機關做機要和宣傳工作,同年與毛澤東結婚,任中共湘贛邊特委機關秘書、毛澤東的秘書。1929年1月隨同紅四軍主力下山,後任機要科科長。1937年冬去蘇聯治病,後入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1948年回國,曾在瀋陽財政廳任處長。1948年在哈爾濱參加全國勞動大會。1949年秋任浙江省婦聯主席,10月調中共上海市委組織部工作。1979年當選為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1984年4月19日逝世。

  毛澤東的三弟毛澤覃與賀子珍的妹妹賀怡也是在革命鬥爭中相識、相愛。

  1929年2月的一個晴朗的日子,江西東固革命根據地西村村頭鑼鼓喧天,鄉親們正在歡迎毛澤東、朱德率紅四軍從井岡山輾轉來到了東固西村。活潑可愛的賀怡得知姐姐、姐夫要來,興奮得滿臉緋紅,雙眼在紅軍隊伍中到處尋找。賀怡渴望看到久日不見的姐姐,更想看看還沒見過面的姐夫。

  多情自古傷離別。毛澤東、朱德領導的紅四軍只在東固村休整了幾天。正當賀怡與姐姐依依惜別時,贛西特委交給賀怡一項特殊任務:護理在戰鬥中負傷的紅四軍三十一團黨代表毛澤覃同志。

  此時不滿18歲的少女賀怡早已參加革命了。聽姐姐說,毛澤覃是毛澤東的小弟、紅軍的一位年輕領導幹部,在大庚戰鬥中腿部受了傷,不能隨隊行動。經組織決定,毛澤覃留下擔任中共贛西特委委員、東固區委書記,一邊工作,一邊養傷。為此,贛西特委指派特委婦女幹部賀怡專門照料和護理毛澤覃。


毛澤覃

  這一對青年男女志同道合,相處長了不免暗生情愫。在東固養傷的那段日子裏,無論在村頭村尾、河邊溪旁,都留下了賀怡攙扶毛澤覃的身影。兩人在一起時,談兒時的貪玩、家鄉的山水;還談各自生活的經歷,憧憬革命的未來。在與賀怡的交談中,毛澤覃知道了賀怡很小就投身革命,並攜父母深夜逃出敵人魔掌,投奔革命根據地的曲折經歷,心裏對此不由肅然起敬。

  毛澤覃也向賀怡談了參加革命的曲折經歷,還談到曾經有過的兩次婚姻。當講到曾與自己結成伴侶的趙先桂、周文楠因鬥爭需要及環境惡劣,現天各一方,音訊隔絕,婚姻已名存實亡時,毛澤覃充滿了思念之情。賀怡由此感受到,毛澤覃是一個很重感情的男子。

  在賀怡的精心護理下,毛澤覃腿傷好得很快。兩人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彼此都有了解:賀怡那熾熱、活潑、開朗、充滿青春氣息的性格,給毛澤覃留下美好深刻的印象,而毛澤覃那誠實、穩重的性格,也留在賀怡的記憶中。

  毛澤覃傷癒歸隊後,賀怡心緒很亂,腦海裏浮現出在護理毛澤覃前的一件事:贛西特委書記唐在剛上門提親,父母親一口答應了這門親事……1928年8月,賀怡經組織調動,到贛西特委工作。而在特委工作期間,一個男人闖入了她的生活,這個男人就是贛西特委秘書長劉士奇。

  賀怡當時17歲,性格外向,活潑開朗,頗得劉士奇讚賞。平時,劉士奇就像大哥似的關心和幫助賀怡,對賀怡的父母說話和氣、謙遜有禮,深得賀怡父母的好感。賀怡的父親賀煥文也把自己的身世和經歷,向劉士奇傾吐。

  劉士奇身任特委秘書長,工作上正缺一個文書,見賀煥文文字功底不錯,便在特委會議上,推薦賀煥文擔任特委文書工作。

  從此,賀煥文就在特委機關擔任文書工作,刻鋼板、印材料、謄抄文稿,賀怡母親也在機關幫助做些雜事。

  作為特委秘書長的劉士奇常常到賀怡家噓寒問暖,幫助賀煥文夫婦解決一些生活上的困難,賀煥文夫婦對劉士奇感謝不已。賀怡也從內心感謝和敬重這位兄長似的領導。

  有一天,劉士奇動情地向賀怡表白了自己的愛慕之情。賀怡聽後吃了一驚,對劉士奇,她一向是把他當做兄長和領導看待、敬重,從未把他作為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戀人,更未想過彼此結成親密伴侶。

  賀怡陷入了煩惱之中,母親溫吐秀見女兒心緒不寧、愁眉不展的模樣,便問女兒怎麼回事,賀怡便把劉士奇求愛的事告訴了父母。而父母聽後,沒表示反對。母親還說:“劉秘書長為人誠懇,處世穩重,只是年紀大些,但也不是很大,我看還可以。再說,你歲數也不小了,早點找一個靠得住的人,我們也放心啊。”

  在接受護理毛澤覃的任務前不久,時任贛西特委書記的唐在剛,親自為劉士奇提親。賀怡本是個極孝順的女兒,見事已如此,心裏雖不十分情願,也不便說什麼,只好默認了。
  就在1929年4月,即賀怡護理毛澤覃回到特委後不久,她便和劉士奇結婚了。

  賀怡和劉士奇婚後的生活並不愉快。兩人之間,客客氣氣,不冷不熱,缺少夫妻之間那種心心相印、親密無間的真實感情。

  賀怡沒有因婚姻不如意而消沉,她儘量控制感情上的失意,拼命地工作,在工作中她感到充實和愉快。

  1930年8月中旬,中共贛西特委召開第二次全體會議,由於會議貫徹執行李立三“左”傾冒險主義錯誤,已擔任特委書記的劉士奇被指責為“思想右傾,觀念保守,反對中央會師武漢”,受到批判和錯誤處理,被撤銷了特委書記職務,調離贛西南。由於劉士奇的“錯誤”,賀怡也被停止了工作。父親賀煥文被解除了特委機關文書職務,安排在一所小學教書。劉士奇被迫離開贛西南,以後再也沒回過江西,他和賀怡的婚姻自行解除。劉士奇後來在一次戰鬥中犧牲。

  贛西特委在全面檢查賀怡擔任特委婦女部長的工作表現後,對賀怡的工作給予了充分肯定,認為她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贛西特委恢復了賀怡的職務。

  1931年6月,賀怡擔任了江西永(豐)吉(安)泰(和)特委委員兼保衛局長,不久又負責婦女部工作。這時,毛澤覃也調任永吉泰特委書記,和賀怡工作上又有了接觸。

  賀怡自兩年前護理毛澤覃以後,儘管兩人也常見面,但畢竟不常在一起。尤其和劉士奇結婚後,與毛澤覃見面就更少了。有時兩人見了面,也只是一般的寒暄而已。

  但在賀怡的心中,毛澤覃的身影總是抹不掉,與毛澤覃相處那段日子的情景,常在她腦海深處浮現。現在,他們又在一起工作了,賀怡有一種說不出的愉快感。他倆在工作上共同商量研究,生活上互相體貼關心,彼此之間的了解自然增多。隨著時間的推移,兩顆早已相互愛慕的心,終於碰撞出愛情的火花。

  7月初的一個夜晚,天下著小雨,野外漆黑一片。已擔任特委婦女部長的賀怡,去沙溪村開婦女大會還未回來。毛澤覃望著窗外漆黑的天,心裏老是放不下。近來敵人經常派人潛入蘇區,殺害紅軍幹部,一個年輕女子黑夜走七八里山路,很不安全。毛澤覃一想到這裡,立即挎好短槍,打著火把去沙溪村接賀怡。

  當毛澤覃來到沙溪村時,只見村裏祠堂燈火通明,悅耳的山歌聲從祠堂裏傳出。原來,賀怡開完會後,又教山村裏的妹子們唱起自己編的山歌。

  毛澤覃的體貼關心,深深打動了賀怡的心。回家的路上,兩人邊走邊談。毛澤覃開玩笑地誇著賀怡:“想不到你還是個唱山歌的好手哩。”賀怡輕輕一笑,夜色遮掩了賀怡臉上興奮的羞澀,一種溫馨的感覺遍佈全身。

  這段時間,毛澤覃即擔任永吉泰特委書記,又兼紅軍獨立五師政委,既要領導蘇區建設,又要指揮紅軍打仗,整天又忙又累。賀怡在生活上對毛澤覃細心照顧,體貼入微。隨著時間的推移,兩顆愛慕的心貼得越來越近了。

  有情人終成眷屬。1931年7月20日,經組織批准,毛澤覃和賀怡結為夫婦。

  毛澤覃、賀怡婚後,感情甚篤。他們把兒女情長都投入到了緊張的革命工作中。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被迫進行戰略轉移,開始了史無前例的長征。組織決定毛澤覃、賀怡夫婦留下來堅持遊擊鬥爭。上級考慮賀怡身懷有孕,同時她的父母親和孩子需要照顧,決定賀怡不隨部隊行動,攜父母去贛州堅持地下鬥爭。12月的一個早晨,天低雲暗,冷風陣陣,在會昌縣白鵝洲四碼頭,毛澤覃和賀怡依依惜別。他倆相互緊緊握著手,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會昌縣白鵝洲四碼頭一別,竟是他們夫妻的永訣!

  1935年4月25日,毛澤覃率領的紅軍獨立師被打散,他便率領部分遊擊隊員穿山越嶺,來到瑞金縣黃鱔口一個名叫“紅林”的大山之中。高山上有個名叫黃田坑的小村子,在一位好心老鄉的帶領下,毛澤覃和紅軍戰士夜宿在村後一個僻靜的小屋裏。

  第二天清晨,山中突然響起一陣槍聲,原來是敵軍在叛徒的帶領下,向房屋包抄過來。毛澤覃機警地衝到左邊門口,命令遊擊隊員迅速從後門撤往山上,他自己則端起槍向擁來的敵人猛烈掃射。敵人以小丘、叢林作掩護,從四面向毛澤覃逼上來。一陣槍彈飛過來,毛澤覃右腿一陣劇痛,鮮血染紅了草地。毛澤覃迅速從口袋裏摸出一枚自己珍藏的紅星獎章,這是蘇維埃中央為表彰他的卓越功績而頒發給他的。毛澤覃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獎章落在敵人手裏!”毛澤覃把獎章丟在小溪邊的雜草中。新中國成立後,人們在毛澤覃犧牲的小溪邊尋找到這枚獎章。

  身經百戰的毛澤覃儘管腿部受傷,仍忍著劇痛端起槍,向敵人射去。不料從右後側又打來一槍,一顆罪惡的子彈射進他的胸膛……

  紅軍的傑出將領毛澤覃就這樣犧牲了,年僅29歲。

  噩耗傳來,如晴天霹靂,差點把賀怡擊倒。她淚流滿面,抱著襁褓中毛澤覃未見過面的孩子,深深懷念與自己心心相印、患難與共的丈夫。但這時的賀怡已經是經歷了九年嚴酷鬥爭磨煉的共產黨員,丈夫英勇犧牲的精神,給了她戰勝一切挫折的力量。她為革命仍不畏艱險、嘔心瀝血地工作。新中國成立前夕,1949年9月,中共華東局分配賀怡到江西工作,任中共吉安地委組織部長。同年11月,賀怡經組織同意先回到家鄉永新,接回寄養在親戚家的自己與毛澤覃的孩子賀麓成(又名毛岸成),然後轉道贛南尋找毛澤東與賀子珍長征前夕留在贛南的孩子毛毛。但是多方尋找,音信全無。

  11月21日,賀怡懷著失望沮喪的心情返回吉安途中,駕駛員因疲勞而方向盤失控,在離泰和七八里路一個名叫鳳凰圩的地方發生車禍,賀怡不幸遇難,時年38歲。兒子賀麓成腿脛骨折斷,所倖生命無虞。

  賀怡遇難後,賀麓成由姨媽賀子珍撫養成人,後來成為著名的導彈專家。他曾翻譯了近百萬字的導彈技術資料,擬制的圖紙資料達數十本。尤為重要的是,賀麓成和另一位工程師經過反復鑽研提出了自己創造的導彈控制方案,為1964年6月中國第一枚自己設計、自己製造的中近程導彈飛行試驗成功做出了重要貢獻。在我國第二代和第三代導彈研製方面,賀麓成均做出了獨特貢獻。1980年賀麓成成為總參系統第一個被評上高級職稱的人,職稱證書上印著“001號”。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