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星岛环球网

在明王朝朱氏的一统天下里,同时出现了两位皇帝,一位置是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一位是站皇帝太监刘瑾。刘瑾口衔天宪,发号施令,京师内外的臣民无人敢不从。刘瑾从小太监到“站皇帝”,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诡计?



“天无二日,民无二王”,这是封建社会孔圣人的话,表明皇帝的独尊。可是到十六世纪初,在明王朝朱氏的一统天下里,居然同时出现了两个皇帝,原来是太监刘瑾窃取了明武宗朱厚照的权力,他口衔天宪,发号施令,臣民谁敢不遵!当时四川巡抚林俊在刘瑾煊赫时,大胆地写下一个奏章,他说:陛下倚任刘瑾如伊尹、如周公,刘瑾,古今恶魁也。今近而京师,远而天下皆曰两皇帝:朱皇帝、刘皇帝;又曰坐皇帝、立皇帝。谓陛下居皇帝之位,而刘瑾实系皇帝之权。陛下朱姓,朱皇帝,刘瑾刘姓,刘皇帝也。(《见素集》卷四页1—8)

由此可知,当时京师内外的臣民,已公认刘瑾为站着的皇帝。

出现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并不足怪,也是可以理解的。远因是在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太祖朱元璋继废除了设在地方的行中书省后,接着又废除了中央的中书省,罢设丞相,将之纪录在《皇明祖训》里,告诫他的子孙要永远遵守。他的目的是将全国的军政大权,总揽在皇帝自己手里,以便消除权臣窃国的危险,永葆朱氏家族的天下,万世罔替。

朱元璋万没料到他的子孙,生长宫苑,并不理会他创业艰难和他的苦心焦虑的心机,大都是一些好逸恶劳、享乐唯恐不尽的角色,有几个心愿去躬揽庶政,关心民间的疾苦呢?

就是在明初盛世,明成祖朱棣就没有牢记他父亲的教导:对“内官(太监们)只可供洒扫,不可使之有功”。对竖立在宫外的铁牌,上镌着“内官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的禁令也置于脑后。他认为政务丛脞,日理万机,实在难以胜任,于是在宫中的文渊阁里,设立了一个秘书处,任命几个翰林院官员,当成笔杆子,草拟诰,批阅奏章,参预机务,后来终于逐渐形成为内阁。

对宫中供驱使的太监,明成祖朱棣大胆使用,命令他们提督他创立的特务机构——东厂,令他们主持北镇抚司,大兴诏狱,对臣民进行缉访、拘捕和审讯。他派遣内官监太监郑和统帅二万七千多武装军士,由海上驾驶取宝船,七次出使西洋三十余国,在陆上派遣太监李达出使西域,侯显去西藏,亦失哈去奴儿干建立奴儿干都司。这些太监为明王朝建立了特殊的功勋,在朱棣强有力的控制下,并没有为非作歹。

宣宗朱瞻基在宣德(1426-1435)初,在宫中设立了一个“内书堂”,命翰林官员专教小内使书,许多太监因此“多通文墨,晓古今,逞其智巧,逢君作奸。”使太监如虎添翼,有批红、参政的能力了。当时太监金英就曾被亲信用事。以后各朝,太监擅权,时有发生。如英宗时的王振,景帝时的曹吉祥,到了孝宗朱樘掌权的十八年中,用内臣典兵之事,已积重难返,太监可以监督军务,提调和操练京军,至边方重镇以及各行省中出任镇守、分守等要职,他们的权势已不限于京师,而远达边塞和地方了。

弘治十八年(1505年)五月,朱樘死,年仅36岁。嗣位是那位被称为坐着的皇帝朱厚照,他生于弘治四年九月,他唯一的弟弟朱厚炜于弘治九年去世,于是他成了朱樘的独生子,生母是皇后张氏,因此更得到帝后的特别溺爱。弘治五年即被册封为皇太子。八岁时始出阁就读,但到了12岁还未到过太子读书的地方文华殿念过书,从小骄惯成性,养成一种贪婪无耻的卑劣心理。朱樘在弥留之际,召见内阁三大臣说:“东宫年幼,好逸乐。先生辈善辅之,令成令主”。可是这位15岁的小皇帝,在青宫时,就与太监们打得火热。刘瑾虽然识字不多,但工于心计,诡点子甚多,善于揣摩皇帝的意图,于是更诱导小皇帝从事声色狗马、鹰犬歌舞、角之戏。待小皇帝嗣位之后,更无忌惮地作长夜之游,恣无厌之欲。京戏中有一出“游龙戏凤”,就是描写他溜到山西某县梅龙镇上,与酒店女主人李凤姐调情的故事,可能看过这出京戏的人,对他并不陌生。可惜的是这出戏并没把这皇帝居豹房、到处冶游的流氓性格有所刻画。

朱厚照嗣位的次年,改元正德,正德元年正月,刘瑾被任命为内官监太监,管理京军“三千营”,渐用事,干预朝政,与其党七人: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智、谷大用、张永结成一伙,时人称之为“八虎”。

这位站着的皇帝刘瑾,原姓谈,祖籍陕西省兴平县马嵬镇,父名荣,母刘氏。幼自宫,在景泰初,投奔刘太监为养子,因冒其姓,得以夤缘入宫。成化中,因领教坊(宫中乐舞)得幸。弘治初,坐法当死,免罪后,摈为茂陵(宪宗陵)司香,很不得意。其后,朱樘误以为他老成持重,年已过半百,又善于应对,于是选入东宫服侍太子。刘瑾善矫饰,终以俳弄赢得了朱厚照的欢心。

正德元年二月,顾命三大臣刘健等以皇帝受到“八虎”的诱惑,不理政事,不御经筵,上奏言:“陛下即位之初,天下引领太平,而朝令夕改,迄无宁日……建白者以为多言,干职者以为生事。累章执奏,则曰再扰,查革弊政,则曰纷更,忧在民生国计,则若罔闻,事涉于近幸贵戚,则牢不可破。臣等叨居重地,徒拥虚衔,或旨从中出,略不预闻,或有所拟议,径行改易”,“乞特允退”。帝不许。

是年六月,大学士刘健等又奏言:“近日以来,视朝太迟,免朝太多,奏事渐晚,游戏增广,奢靡玩戏,滥赏妄费,非所以崇俭德”。对于单骑驰骋,轻出宫禁,泛舟海子,鹰犬弹射不离左右,接受内侍进献等事,希望能留神警省。恳求将刘瑾等八人,尽行摒斥,以绝祸端。可是疏上之后,皇帝未加理睬,却用内宫监太监刘瑾提督十二团营。

九月,刘健等以南京织造太监崔杲奏乞长芦剩余盐万二千引,上奏说,开中盐引,本为供边塞军用之费,不可滥发。小皇帝藉此声色俱厉的说:“天下事岂专是内官坏了”!“朝官中十人里也只有三四个好人,坏事者十常六七。”刘健等据理执奏,皇帝仍许给崔杲所乞盐引之半。很显然,皇帝是与内臣站在一边的。

十月,户部尚书韩文以皇帝妄费,太仓国库已空虚,深表忧虑。于是与属下户部郎中李梦阳计议,拟联合科道、六部九卿同时上奏,奏章由李梦阳执笔,韩文叮咛他奏章“不可文,文恐上不省;不可多,多恐览勿竟也”。他们征得司礼监太监的同意,由太监范宁、徐智等将奏章直达皇帝。不料受太监支助出任吏部尚书的焦芳,将此情密告刘瑾,使之早筹对策。韩文等的奏里说:

近朝政日非,秋来御朝渐晚,仰观圣容日就清癯,皆言太监马永成、刘瑾等,置造巧伪,淫荡上心,马鹰犬,俳优杂剧,错陈于前,至导万乘与外人交易,日游不足,夜以继之,劳耗精神,亏损志德。……伏望奋刚断,割私爱,明正典刑,潜消乱阶。

朱厚照见奏,“惊泣不食”。刘瑾等八人于是夤夜齐集于帝前,以头抢地,泣诉委屈,声言求救,否则将被磔狗了!更诉说,害奴辈者司礼监太监王岳,是他勾结阁臣,欲制止上出入宫禁,并叫嚣“狗马鹰犬,何损万机!”王岳等也曾买献,为何独责瑾等。如果司礼监得人,外官何至那么放恣,竟然指责到皇帝头上!朱厚照果然被刘瑾等激怒,于是许将王岳和范宁、徐智等人充南京净军,立命刘瑾掌司礼监兼提督团营,马永成掌东厂,谷大用掌西厂,张永等司营务,分据要害部门。这样,一夜间的急遽变化,是外廷无法料到的。

第二天,圣旨下,刘健等才知事已无可为,如是各上奏辞职,帝允刘健、谢迁致仕,留李东阳仍旧任阁事。这次交锋的结果,刘瑾等胜利了。焦芳由吏部尚书进入文渊阁,不仅跨入了密忽之地,而且破例地保有吏部尚书的官职,仍旧有对官吏进退之权。内阁至此,几同虚设,大小政事惟太监刘瑾马首是瞻了。

从此,刘瑾等排除异己,惩治反对者,首先将王岳,范宁追杀于临清途中,徐智遭折臂才得免死。接着将奏劾他们的函文,借口户部库中发现膺银,将其革职,杖责请留刘健、谢迁的给事中吕、南京给事中戴铣等六人,御史薄彦徽等十五人。十二月,兵部主事王守仁因疏救言官戴铣,遭杖责三十,被挞几死,谪贵州龙场驿任驿丞。

明廷杖朝臣,到成化时仍容许朝臣厚绵底衣,以重毡叠裹,以免伤动筋骨,挞臣下于朝与众,原意是示辱而已。刘瑾始主去衣廷杖,故此后经常出现朝臣被挞死之惨状。刘瑾用这种酷刑以立威。刘瑾还创造立枷,于锦衣卫常用之,枷重一百五十斤,被枷者不数日辄死。依附刘瑾的升官,奏劾他的罢黜镇压,因之敢言直谏者日少,奉迎依附者转多。刘瑾权势倾中外,公侯勋戚,不敢钩礼,诸司科道以下,私竭皆相率跪拜。

刘瑾哄骗小皇帝的诡计,每构杂艺于上前,待其玩弄兴致高昂时,则多取各司章疏奏请省决。帝每曰:吾用尔何为,而乃一一以烦联耶,宜亟去。自是数次,后瑾不复奏,事无大小惟意裁定,凡百诏旨,上多未尝知之。刘瑾识字不多,批答章奏,辄持归私第,与妹婿礼部司务孙聪和窝藏在家的松江市侩张文冕等相参决,文字由焦芳代为润色。当时内外所进章奏,先具红揭呈刘瑾,号称“红本”,然后交通政司,号“白本”,皆称“刘太监”而不敢称名。这样,刘瑾成了实际站着的皇帝。

正德三年八月,刘瑾传旨:改惜薪司新厂为外办事厂,荣府旧仓地为内办事厂,京师统谓之“内行厂”,由刘瑾自己提督,比东、西厂危害臣民更为酷烈。刘瑾下令寡妇尽嫁,停丧没埋葬的尽焚弃,京师为之哄然!

刘瑾专横,也引起了内部权力之争,“八虎”之一的张永,已感到刘瑾对自己有不满,有遭惩办的危险,希望情况稍有改变,对使天下臣民皆重足屏息,嚣然丧其乐生之心的局面,籍江西南康县民吴登显三家,因端午节赛龙舟而遭破家之祸,觉得难以维持长久,也思稍稍有所易辙,以免遭到覆巢之祸。

正德五年四月初五,安化王朱举兵反,在讨伐刘瑾的檄文中说:

近年以来,主幼国危。好宦用事,舞弄国法,残害忠良,蔽塞言路,致丧天下之心,几忘神器之重。予奖率三军,以诛党恶,以顺人心。(《正德实录》卷六十二页1—2)

四月二十三日,已被游击将军仇钺所俘,自起兵反到败亡才有十八天。京中还不知道此情,四月二十六日,刘瑾泾藏匿朱檄,命泾阳伯神英为总兵,太监张永为总督军务,起用都御史杨一清为提督,率领京、外军共三万人西行,分道进剿。已而知已就擒,一清遂与张永密计除瑾,开始张永以自伤同类,有点踌躇,杨一清诱以“瑾诛,公益柄用”,正中其欲,张永才欣然承诺。班师后,杨一清仍留总制陕西三边军务。

八月十一日,太监张永还自宁夏,拟十五日献俘,刘瑾欲推迟其期,永虑有变,遂先期入宫,献俘毕,帝置酒劳永,刘瑾等也在座。及夜,瑾先退,永于是出檄,因奏瑾不法诸事,时帝已微醉,低头说:“瑾负我”!永因促帝曰:“此不可缓”,马永成等也从旁鼓动,帝遂下令执瑾,囚于菜厂,分遣官校封其内外私第。次日与阁臣议降刘瑾为奉御,谪居凤阳。及帝亲往藉其家,查出伪墨一,穿宫牌五百及衣甲、弓弩、衰衣、玉带等违禁物品,特别是刘瑾常持的扇中,藏有匕首二,才大怒曰“奴果反”,命即下狱审讯,诏磔于市,枭其首,榜示天下,这个站着的皇帝还幻想再高升一步,成为坐着的皇帝,他的黄梁梦就这样破灭了。

刘瑾是恶贯满盈,丧身的直接原因是纳贿深藏,患了“多藏厚亡”之忌,使皇帝见到他所积“金银累数百万,其他宝货不可胜计”,也眼红起来。不过,他擅权不过五年,何来如此巨款。正德三年四月,他开鬻武爵赎罪、诸生捐监、广度僧道,以充边费,传者指出,“银未出京,入瑾之门几四分之一矣。”正德五年刘瑾被磔后,承运库太监李时曾指出“自刘瑾括天下之财以归京师,半入私室,半归公帑”据历史记载:万历时全国田赋收入每年征银为一千四百六十万两,而刘瑾所藏银一项多达两亿五千万两,是当时朝廷收入十七年以上的总数。这笔钱,并未入太仓国库,而是全都辇致豹房,供朱厚照做了逸乐挥霍享用之了。

刘瑾被磔,其亲属十五人并侄孙刘二汉及其党张文冕等皆论斩。张瘐死狱中,还戮其尸于市。大学士刘宇、曹元,前大学士焦芳以及户部尚书刘玑、兵部侍郎陈震等六十余人,皆降谪。

一部中国封建王朝史,可见宦官几乎与专制制度相始终。宦祸为烈之时,内竖对天子竟握有生杀予夺之权。“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李商隐《重有感》)但不该发生的事,却总是屡屡发生。不必说刘瑾以前,即刘瑾之后,终武宗一朝,乃至有明一代,犹宦祸不已。即使对此有痛切之识的崇祯帝,也未能免。这其中的“内因”与“外因”,不值得人们思索吗?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三洲建築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