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凤凰博报

在古代,官员是皇帝老爷捍卫臀下龙椅、巩固自家江山、治理国家的工具,故无论明主昏君,在主观愿望上均重视官员的选拔,因此乌纱的赐予,皆是根据其品德才能与政绩功勋而定(受奸佞惑弄而所赐非人,或任人为亲而乱赐乌纱者另当别论),故“原则上”说,乌纱乃是非卖品。然而,皇帝也有经营意识,当他们发现乌纱可以创造巨大财富之时,乌纱便有了价码,成了标价出售的商品,而皇帝也就成了乌纱公司的老板。
  
中国历史上究竟有多少皇帝自任老板,靠大量批发零售乌纱发财?桑榆先生虽然不是历史学家,难知其详,但对几个著名老板的乌纱买卖,也略知一二。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始皇嬴政阁下上台第4年秋,“蝗虫从东方来,蔽天。天下疫。百姓内粟千石,拜爵一级。”据此可知,当时嬴政阁下因飞蝗成灾,人民饥馑,曾下诏卖官,一级爵位的价格是一千石粟。只是当时爵位还不是握有实权的官职,只是一种荣誉头衔,而且在灾荒之年,以纳粟授爵,也有为小民着想的意思。但这位始皇帝也可算得上乌纱公司的始董事长、始老板了。
  
东汉灵帝刘宏先生的经营意识,就比嬴政先生强得多啦。该阁下在河间当解渎亭侯时,家境贫困,穷得猴急,干上皇帝后,就想方设法敛财。他在皇家园林西园设了一个乌纱交易所,公开标价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入钱各有差。私令左右卖公卿,公千万,卿五百万。”(《后汉书·孝灵帝纪》)二千石官阶,定价2000万钱;一千石官阶,定价1000万钱,以次类推。各县令、长等缺,视县之地面大小、人民贫富论价,并让求官者“投标”,出价高者中标上任。乌纱的价格可以浮动,有名望者买官可以减价,名士崔烈就以500万的半价买了个司徒;富豪买官则要加倍付钱,权宦曹腾的养子曹嵩家资豪富,出钱1亿才买得太尉一职,高于定价10倍。为了扩大市场,又实行优惠政策,钱少者可以挂赊欠帐,到任后限期加倍还钱。结果朝廷内库充盈,集钱如山,灵帝也从中大捞了一把。
  
南北朝时期的北齐后主高纬先生,在卖官方面具有强烈的改革意识。该阁下上台后,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大臣们的工资待遇都无法兑现,于是他便大胆改革创新,具体干法是,赐给以和士开为首的重臣公开卖官的特权,让他们划分地盘卖官,上至郡县下至乡间的各级官职,都明码标价,给够钱就卖,而不论买官者是啥货色。钱多者做大官,钱小者做小官,没钱者再有才干,也只有干瞪眼。北齐末年出现了许多“敕用州主簿”、“敕用郡功曹”,官职前凡标有“敕用”二字者,均是花钱买的官也。而和士开等人也因此大发横财,所得买官钱远远多于他们应得的俸禄。
  
嬴政先生卖官所得,皆归国有,刘宏先生虽然大捞了一把,卖官所得,也大部分归入内库,其经营性质,乃为“国营”。高纬先生对卖官进行的改革,则属于“国营企业,私人承包”性质,以卖官所得代替大臣的俸禄,可收到减少国家财政负担的效果。而皇帝以下的大臣和地方官利用手中权力,私下出售乌纱,牟取暴利,中饱私囊,则完全是私营性质了,只不过这些人得靠手中的权力进行营业,按现在的说法叫“以权谋私”。此类私营老板,在历史上就多如牛毛了。
  
唐朝权奸李义府先是任吏部尚书,主持全国官吏的选拔,该家伙根本没有鉴别贤愚优劣的能力,唯以贿赂多寡为选拔干部的标准。他干上右丞相后,仗着有武则天女士撑腰,更是“专以卖官为能事”,连一直由皇帝亲自选任的御史,他都敢擅自决定,高宗也拿他无可奈何。他的母亲、老婆和几个儿子,也跟着大做乌纱交易。李记乌纱公司生意十分兴隆,全家敛财无数。唐朝另一权奸元载,本性贪婪,干上宰相之后,与中书省官员卓英倩、李待荣相互勾结,大做乌纱买卖。以致“天下官爵,大者出载,小者自倩、荣,四方赍金求官者,道路相属。”(《旧唐书·第一一九卷》凡舍得花钱者,皆能闹顶乌纱戴戴。五代时期后唐宰相豆卢革,是个善抓商机的“企业家”。唐庄宗为“匡扶社稷”,起兵攻入梁国首都开封,朝官一时奔忙,干部档案多有散失,豆卢革于是趁机出卖“告敕”,即官员的委任状,许多原先并非官宦的人花钱买得告敕,一变而为名门世家,进入显贵之列,而豆卢革也因此猛发大财。北宋的蔡京、梁师成、王黼、朱(面/力)、李彦、童贯受徽宗宠幸,掌握军政大权,时称“六贼”,他们分别开起乌纱拍卖行,将大小乌纱标明价码,公开拍卖。其中王黼与梁师成相勾结,联合开办乌纱公司,公开标价卖官,“三千索,直秘阁;五千贯,擢通判,”(《宋人轶事汇编》)便是该公司开出的两种乌纱的价码。南宋权奸贾似道,更是做乌纱生意的奇才,该家伙干上宰相之后,为了垄断官员的升迁贬黜大权,以整肃干部队伍为名,修订了《吏部七司条法》,严格控制朝廷各级官员的考核、委任,结果群小竞进,“其求为帅阃、监司、郡守者,贡献不可胜计”,贾似道也从此财源滚滚。
  
随着社会的发展,乌纱经营业也与时俱进,到了明清两朝,这一行业更加发达,并且人才辈出,其中明朝的严嵩父子、南明的马士英、清朝明珠、奕劻等,均是杰出的代表人物。
  
严嵩父子不但控制了朝中文武百官的升黜大权,连一些地方小官的乌纱经营,也一并垄断,且公开标价出售:文官州判300两、通判500两;武官指挥300两,都指挥700两,朝官中,吏部官价最高,买一顶“主事”的乌纱,需银万两以上。严氏父子的垄断经营,使许多官员的前途命运,要靠出银多寡来决定。南明奸相马士英,比严嵩父子技高一筹,该家伙不但大张旗鼓地开办乌纱公司,而且以“革命的名义”进行大规模经营,崇祯十七年,他打着强兵复明的旗号,假借所谓“助军兴”之名,公开标出价码,大做乌纱生意,从朝廷到地方,各级乌纱都有定价,甚至连考生也要以纳银多寡定名次,当时流传一首歌谣曰:“中书随地有,都督满街走;监纪多如羊,职方贱如狗;相公只爱钱,皇帝但吃酒;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明季南略》)可见马记乌纱公司的生意兴隆到什么程度。不过马士英的乌纱生意,多借皇帝的诏令来做,这又有了公私合营的性质。
  
到了清朝,由于王公大臣和地方官吏纷纷靠做乌纱生意暴富,皇帝干脆将乌纱经营权收归国有,如此一来,“捐纳”便成了一条做官的途径。中央政府制订的捐纳条款,范围极广,名目繁多。据《清史稿·选举志》记载,捐纳可分如下几种:一是“捐实官”,只要捐了钱,即可到差,或待机补缺,这一种花钱最多;二是“捐前程”,付了钱就取得了做官的资格,即使一时补不上实缺,也可穿相应级别的官服、使用相应级别的车辆;三是捐考试资格,即付了钱即为监生,有了考举人的资格;四是“捐升迁”,即小官可以花钱卖顶大乌纱,因犯错误被革职而丢了乌纱的官员,可以花钱买回乌纱,官复原职。
  
乌纱经营权收归国有之后,经营性质虽然变了,但各级官吏仍可从中渔利,捐官的手续费和捐资,被层层截留,不少官员靠雁过拔毛这一招而肥的冒油。而一些位高权重的王公大臣,仍然可以插手其间,大捞特捞,清朝末年的庆亲王奕劻便是一位卓越的“成功人士”。该家伙当时权倾朝野,不少豪门子弟、富商大贾为了闹顶乌纱戴戴,都投到他的门下;一些中下层干部为了得到肥缺或更大的乌纱,也纷纷奔走于庆亲王府。《庆亲王外传》称:“彼之邸第在皇城外之北,北京大小官员,无一不奔走于其门者,盖即中国所云‘其门如市’也。”凡是到奕劻门下求官者,自然要献上大笔银两,其中杨士骧的山东巡抚一职,出10万两银子买得,袁世凯、徐世昌等人也都是花重金买得更大的乌纱才得掌大权的。有一次邮传部尚书一职空缺,奕劻便放出口风,说此缺当售银30万两。后来盛宣怀提出要买,奕劻知道他做官撸了不少银子,便想榨他一把,说“别人30万可以,你就非60万两不可。”后来盛宣怀托人说情侃价,才以30万买下这顶乌纱,但奕劻要求“须交现金,不收他物”。没几年,奕劻靠买官和贪污受贿所得便达万万两。由于奕劻乌纱生意异常火爆,故而赢得了“老庆记公司”的称号。
  
清政府将乌纱经营国有化之后,想做官的人均可靠捐纳闹顶乌纱戴戴,但其中有不少人是靠借债购买的。借款的方式很多,有的向私人借,有的向钱庄借,有的则通过金店老板或古董商代办,即购买乌纱的钱由金店老板或古董商垫付,等到捐官的人乌纱加顶,走马上任之后,他们再收回成本和利息。借款的利息很高,往往要加倍偿付。
  
自秦至清,君主专制社会悠悠两千余载,乌纱生意或为国营,或为私营,或为公私合营,其经营性质虽然变来变去,或是皇帝靠此项生意大发其财,或是权贵从中牟取暴利,但对于乌纱公司的众多顾客而言,都是一回事,乌纱既是商品,无论谁买,均需付钱才能取货。这些为一顶乌纱而花了钱、出了血的人,一朝上任,便要横征暴敛,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如委羊群于饿虎之口,虽有强弓毒矢在其后,亦必吞噬而无所顾”,他们很快收回了购买乌纱的投资,并迅速成为豪富,但人民却因此而遭殃。由于只要出得起钱,奸险贪鄙、昏庸无能者皆可做官,无钱可出或不愿花钱买官者,即使才高德隆,也不得任用甚至被贬黜,致使官场腐败,社会黑暗。从皇帝到各级官吏,竞相将乌纱当作商品经营以牟取暴利的干法,无疑为历代王朝走向衰亡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