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灵异故事

恐怖的旅程,只有三天四夜,我用笔记录着它的发生,也是三天四夜……

第一夜

一个昏暗的下午,高考分数线下来了,自己那可怜的分数与本科专科遥不可及。但是母亲还是很希望我能成才,所以就替我报了一所民办大学。
  
这所民办大学据说在济南市,根本不需要什么高考分数,学费又出奇的便宜,最重要的是似乎没有几个人报,因此好专业都是可以挑得着。
  
报名没几天就收到了录取通知,另付了火车票,上面的时间准确的写着七点锺从青岛发车,列车需要运行五个小时,也就是说,我可以在午夜十二点到达济南。

到了火车站,灰黄的夕阳已经沈到了海的负面,整个青岛仿佛早就沈默于黑暗了。我在约定的地方站了一会儿,看到几个学生围在一个举着繁体牌子的男子身边,那牌子上整齐的写着:济木学院。我哑然一笑──济木学院,颇为土气的名字,但的确是自己报的学校。

于是我也走了过去把报名单交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不合夏季时令的厚重的服装──长衣长裤,仿佛把自己裹了一个严实,不知道是不是天太黑的原因竟然看不太清他的面孔。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喜欢这趟414次列车,完完全全是那种老式的,空调双层的齐鲁号显然是要好得多,特别是好像由于是晚间车没有多少人似的,但还好有同学陪着,大家都有说有笑,然而坐在我们背面的老师却很沈寂,仿佛已经睡了过去似的,如同死了般。

我们这几个学生中,身材较壮实的阿威和我挺合得来,尤其一点就是我们都爱听鬼故事,还没出青岛市,就听他一口气的说了十几个,惹得胆子较小的女生菲儿心中一阵阵发麻,小玲的表现还算不错,睁着大大眼睛努力记完一个又一个。然而莫名的困意袭上心头,竟然想睡觉,这时看了看表才只有晚上七点半,只听阿威道:“搞什么鬼!那么困!”于是四人两两依偎的睡了。

朦胧中,老师把我们叫起来并告诉已经到济南了,我们都爬在车窗上望着窗外的景色,但都很悲哀,因为它们都已沈沦到黑暗当中了。
  
火车的速度逐渐减慢,过了一会儿传来刹车的声音,果然是进站了。于是大家起身拿行李,这时菲儿的眼中在扫描过四周后流露出异样的恐怖,悄悄的说:“怎么没有一个人?连差票的列车乘务员都没有。”阿威憨然一笑道:“姑娘是不是刚才吓傻了,济南是最后一战嘛,也许刚才乘务员已经和吴老师查完票了。”

吴老师也就是我们的那个带队老师,此时他回过头来告诉我们要下车,这时我才看清了他的面孔,灰色的眼睛分外无神,皮肤在昏惨惨的灯光下更显白皙。

只记得和吴老师一路走着,在黑夜里一个接一个的走着,总是过了一会,娇气的菲儿就怨声载道的说:老师还有多远。吴老师却不回头,嘴里念叨着:就到了,就到了。

就到了,就到了。

黑夜中的时间仿佛也发生了混乱,我无法理清我们几人花了多长的时间走这条道路,总之当再次的疲乏涌上心头的时候,眼帘中才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颇为破落的建筑,正门还算宽敞,上面有用繁体从右到左书写的“济木学院”四个字,让人仿佛坠入了历史的轮回,忘却了自己还活在现世。

我们几人尾随着吴老师从正门进去,走过了还算挺拔的教学楼,又穿过一条窄小的游廊,一个静谧的花园就呈现在眼前,说是花园,其实名号是不正的,但是中央的那棵参天大树就让人惊讶不止,那弯曲的虬枝,张牙舞爪的向四面伸展开来,仿佛要申入建在一边的血色的学生宿舍一样。菲儿唯唯诺诺的搀住小玲的胳膊,说:“玲姐,这个树可真怕人啊!”阿威回头笑道:“古今往来关于树的鬼故事可多呢,如聊斋中的兰若寺旁的树妖,对了,最近香港那边风传一个鬼故事,说有一个年轻人和她母亲去郊外游玩,然后到一棵参天大树下用餐,打开饭盒后,发现里面全都是碎树枝,你们猜猜谁吃了她们的午饭?”菲儿听到此刻一声尖叫,泪珠儿也淌了出来,小玲怨道:“阿威,你吓唬菲儿干什么。”阿威却火上浇油的笑着。此时吴老师却转过身来,幽幽的道:“不要乱说话……”不知怎的,我感觉到他的话中带有一丝恐惧,仿佛有人要把他生吃了一样,“男生在宿舍1的402室,女生到宿舍2的402室,两个人一个房间。”说罢,吴老师把钥匙给了我们,自己向教师宿舍那面走去,慢慢消失在黑暗中。小玲一声冷笑:“好奇怪的人!”

我们把行李分好后,就去了各自的宿舍。
  
阿威和我是在四楼的第二间房,也就是说,除了1号房间其他房间还没有安排住人。房间还算不错,十个平方米对两个人来说甚至有些阔绰,夜有分立的床位,不用保受上下床的折磨,书桌还算干净,但唯一让人不舒服的是外面摇曳的树枝,那奇形怪状的生命,让人从心里生出恐惧来。

我回头看见阿威把衣服放好后自己躺在床上,圆睁着两眼,不由得说道:“阿威,你别那样,真的很吓人。”阿威听后朝我憨笑道:“在火车上都睡了五个小时,所以很精神,刚才想事情呢!”

我释然了,随后又不得不全身痉挛似的紧张,原因是阿威说了让人不寒而栗的话──他呆了半晌,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小冬,你知道我刚才想什么吗?你知道刚才小玲的话是什么意思吗?”我笑道:“不是就觉得人家吴老师神秘吗?”此刻,他的眼神有呆滞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你和菲儿都是近视眼,黑天里看不到什么,我和小玲却看得真真切切,他──走到那里……一下子就不见了!”

我突然间感到头晕目眩,有种非常想呕吐的感觉,我强忍住后,试探的说:“你的意思是,他消失了?”阿威点点头,然后突然拉着我的手,说:“走,我们去看看,那里是否有什么东西。”我慌了神的向后退,我知道自己心里的恐怖达到了极点,虽然我爱听鬼故事,但是我只是将这作为一种娱乐,我不愿意这是真真切切的!

然而心里又很明白,如果弄不明白,这个学校是没法呆下去了。
  
于是跟阿威蹑手蹑脚的跑下四楼,转了个弯,悄悄的向教师宿舍走去。
  
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夜是那么的黑,心中怀揣着巨大的恐怖正是这种感觉的使作俑者。然而突然听阿威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叫声,我问他,怎么了,他的嘴半张着,但很快又闭上了,我砖头一看,吓了一跳──是吴老师──在黑夜中,就算是你的至亲,在莫名的时刻站在你的背后也会让人吓的魂飞魄散,何止,这还是我们刚认识的老师。

反正,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我们又回到了宿舍,只记得老师骂了我们很多,回到宿舍本应是谁不着的,谁知在窗外夜中的沙沙声,却将我们慢慢催眠,推向无知的境地……

第一夜完

第一天与第二夜

不知道为何,沈睡得如此之快,仿若先前在火车上的睡眠完全不存在般,而刚才的惊魂却又不能成为玩味而让人的精神振奋,真的就这样一下的睡过去了。
  
梦境中,我和阿威到了一所寺庙,我总是不对寺庙敢兴趣的,偏就拉着阿威往外走,阿威却不挪动半步,然后挤出来一句话:“那里有树!”梦中的我心里一阵哄笑:本不是自称能耐吗?却又害怕起树林来。

外面很黑,树林的确有一种一样的色彩,然而我却冲了进去,记得那是怎样的摸索,磕磕碰碰,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这是如此复杂的一座迷宫,中间却有一棵极大的树,树枝如蛇一般弯曲着,我环着它而行,步伐十分沈重,心中已经感觉到有一种未知在等着我。

果然,一幅惨淡的景色就在眼前──菲儿,小玲都直挺挺的吊在树上!她们本来迷人的双眼现在已经突出了眼眶,直勾勾的盯着我,此时,一根粗壮的枝干抓了过来,死死的缠住我的脖子,然后尖端的部分插入我的嵴梁,然后吸食我的血液和骨髓,那一刹那我感到无尽的失落,眼前甚至出现了好多幻象──是阿威!还有一些学生们,我向他们求救,却没人反应。

姑且算是白天开始了,反正我已经觉得外面天已大亮,外面夜有洗脸漱口的声音,我微微的睁开眼,看了一下摆在床头柜上的闹锺,已经早晨六点了,再仔细一看,并非我们带来的那一个闹锺──是学校为我们准备的,我把阿威推了起来,他迷迷煳煳的,随口就问是不是黄昏了,我笑道,你睡晕了,现在是早晨六点。他突然清醒了,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反问道:怎么可能,我的电子表明明是6:00pm!我凑过去一看,果然。但窗外的景色告诉我,他的表“坏”了。

阿威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情况,然后砸了砸手表,说这块破表还是品牌货呢,那么快就没电了。
  
我感到事情颇有蹊跷,然后走到外面问了几个401室的同学,他们都说没有错,他们的表都正常,于是我也回房掏出箱子里的表──没错,是早晨!我为自己的无知和阿威的破表而可笑。

过了一会,学生会的生活部长跑了进来──是一个高个儿的男孩,嘴上洋溢着微笑,十分精神的样子,他说学校要在八点锺搞升旗仪式。

再次于菲儿几人呆在一起,已经是七点五十了,离升旗仪式还差那么一会儿,我望着小玲那恹恹的样子,笑着说:“怎么,昨天没有睡好吗?”小玲却摆摆手:“是睡的过头了,你不觉得我们睡了好长时间?”这时我突然明白阿威的话了。

升旗仪式十分的简单,学校领导一一的上台做了介绍,然后我才发现,原来济南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为什么人人说话都有一股子脱离时代的味道!他们说的都很老套,竟然还牵扯到什么坚持毛泽东的绝对权威类似于文革的胡话,下面的学生都一片哄笑,此时上面的几个人都要发作,却又强忍着。

不知道是不是学生们都听烦了,一个小伙子吆喝道:“毕嘴吧!”领导们不禁纷纷表示惊讶,但仍就克制着。

上午是没有课的,我与阿威准备出去游一圈,以免在这死气沈沈的高校中闷死,可是传达室的老头却不准,我也是绝不屑与这种人理论的,也许我也很以貌取人,但毕竟那个老头的面目极其可恶,老皮上枝条纵横,不知写下了多少年的春秋,那干涩的眼睛,甚至让人怀疑近些年来他是否有过眼泪。

正在垂头丧气的时候,阿威告诉我可以从学校花园前面的矮墙爬出去,我听了不禁大喜,于是穿过一条杨树小道,就直奔花园而去。一路上,阿威看着两旁的参天大树,悄声对我说:“小冬,看看那些树。”我也仰头观察──那些树,那些依然张牙舞爪的树枝,它们的臂膀互相连接着,仿佛分不清哪棵为哪棵,我猜它们的根也必是相连的,可以归为一宗门派了。但我的心思没有放在树上面,只考虑到如何翻墙。

其实事实告诉我是不用担心的,那里的石凳绝对可以帮我们的忙,我用脚轻轻一凳,然后一个漂亮的翻身就跳到了外面,阿威的体重则高于我,所以爬起来稍稍费事,但也过来了。

外面真不是一个正常的地方,全都是平房,它们建在一条土道的两旁,显得像一座座扩大了的坟墓,我跟阿威说去找一家做小炒的地方,他也欣然同意,于是在土道上朝东走了开来。

一路上,阿威不断跟我讲一些关于校园的鬼故事,例如厕所里的老婆婆,三楼血滴之类的,但最令我受不了的是一个叫做红坎肩的短小鬼故事,既是说一个女生在浴室里洗澡,忽然听到窗外有人问她要不要红坎肩,她就信口回答说要,结果第二天她的皮肤被剥了下来,就像穿着一件红坎肩。人当然是死了的。

其实,最令我不安的是没有看到一个活人,一个问题也在我脑中回旋开来:为什么两旁全都是民房,而没有人出没呢。我也问了阿威,他耸了耸肩。直到一会儿,看到一个男人从远处骑着一辆旧自行车跑了过来,心里才稍稍平安。可却很奇怪,他看到我们的时候,面目竟然非常惊讶,甚至从自行车上滚了下来,在我们的不远处打哆嗦,我们想过去帮帮他,他却见了神色异常夸张,然后狂叫一声:鬼啊!接着以不是常人的速度跨上自行车,同向逃去。

可能快到中午了,却还没见到小炒店,所以只能返校。当然,还是从花园爬了过去,通过那条杨树道的时候,我的感觉很奇怪,竟突然想起小时候母亲问我的一句话:“冬子,到哪里了?”

枯燥的下午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幸亏没有晚走,因为那里的图书真是同样的糟糕,一股子发霉的味道。

小玲和菲儿在夜里跑到我们的宿舍里,兴师问罪的说:“坦白吧!上午出去了吧!外面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据实相告,她们俩显然对答案不太满意,菲儿然后又说,今天你们走了不久,学校就让外省学生去领校服了。“我顿时来了兴致,道:”我还是比较偏爱nike.“小玲在一旁讥讽道:”什么校服。分明是红坎肩!“

我脑中一阵晕眩──红坎肩。
  
菲儿打了我一拳,道:“挺不错的衣服,我看一楼的女生们穿的都很好看,我们是第三天领衣服,你学习好,就当地方代表吧!”
  
小玲和菲儿就聊了一会儿就走了,一下去就听见男生们的狂唿,接着听到几声哀鸣,我寻思不知哪位仁兄中了小玲的女子防身术。
  
阿维在一边走了过来,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不要担心,红坎肩是别人编出来的故事。我也不断的安慰自己,然后躺到床上,开始数羊,但睡眠却又很困难,外面的那棵古树也参入了噪音──今天,它比昨夜不安分得多。

第二天与第三夜

我又再次坠入梦乡了,与其说梦乡,不如说是梦魇──那个黑白颠倒的世界,阳光总是在地平线上下稍作浮动,而我却在拼命狂奔,我在逃避着什么?仿佛背后有一个魔鬼总在跟随,我始终是不敢回头,只是这样的跑,从以往无垠的东面向一样无垠的西面跑去,我累了,我决定一搏,于是转过头来──可惜,没有什么,背后仍然是空白,然而光华如砥的地面生硬的映出三样东西来,我定睛一看,天,我,还有一个物。若光说那物是人,的确是不像的,因为只有它的半边脸上有肌肤,若说光凭人形的躯干就说它是人,则更是不确切的──它的另外半边脸庞分明有着树叶一样的脉络,里面流淌着绿色的液体。此时,它的“嘴”裂开一个极不自然的笑,然后从地的那一面向外冲出来,那一刻我的精神几乎就要崩溃!

梦却也在那一刻恰巧的醒了,我微微的睁开眼睛,桌子上的石英表指向凌晨四点。可我却再也睡不着了。
  
四周静的可怕,连昨天深夜的老树发狂的声音也荡然无存。这样的宁谧反而让人无所适从,于是只能呆呆的盯着天花板。静静的夜里,这双眼睛独存!
  
然而耳朵突然接收到一种讯号,那绝对不是人类耳朵能轻而易举接收到的波长,那是一种悄悄的丝丝的声音,有如蛇类吐信,但是却又时而缓时而急,忽然我就联想到小孩子用吸管吸果汁的动静,我有些恐惧了,于是想把阿威推起来给我壮壮胆,可接下来的念头让我更加惊恐不安──阿威昨天打唿噜的,今天怎么就没有声音了!就连唿吸的声音都没有?我把头微微抬起,目光投了过去──天哪,他的面孔惨白,旁边有一根细细的如同柳条一样树枝扎入了他裸露在外的臂膀,此时,他却突然睁开眼,他裂开嘴像我微笑着,就如同刚才的那个梦境中的魔鬼的笑,我哇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就失去知觉了。

我还活着吗?我还活着,我感觉到自己还能唿吸,也感觉到身上颇为温暖──那是阳光的感觉──我还活着。于是我睁开了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阿威在一边静静的躺着,肚皮却上下起伏,也发出唿噜声。此时我才知道,原来刚刚连续作了两个梦,阿威也是好好的。

我站起身来,发现窗外有一群男女都列好了队伍,她们都穿着鲜红的坎肩,都默默的排好了队,仿佛要出游似的,但又很安静,没有一个人聊天。带队的是吴老师。
  
他甚至都没整队,学生们就跟着他后面出了校门,径直往西走去。

“啪!”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然后回头望去,原来是阿威,他问我为什么站在这里,我说看吴老师呢,他也往窗外一望,却捶了我一拳,问,哪有人。我用手指指着西边,自己却什么也没看到,“难道他们走的太快了?”我问自己。

过了一会儿就到七点了,楼下又热闹起来,却没有昨天的声音大,快八点的时候,在三楼的生活部长又来到楼上,跟我们说一,二楼的学生出去郊游了,明天是三楼的,后天是四楼的,所以这三天都不用上课。他一边说话,我也一边端详着这个生活部长,虽说人长的一般,眼睛挺有神气的,给人精神饱满的感觉。

生活部长走了之后,我们去学校的饭堂打饭,这个学校的饭菜实在没有什么特色,清一色的蔬菜,更没有看到领导来打饭,估计他们都是另开小灶的。
  
吃完饭后,就去宿舍找菲儿和小玲一起去图书馆自习,说真的,我很讨厌图书馆借书管理员,整个脸都龌龊在衣服里,再加之昨日下午的图书馆格外阴暗,好像就是没头一样。菲儿对图书馆的兴趣显然高于我,阿威和小玲,她三步并作两步就跑了上去,我们让她等等,她都不愿意。过了一会儿,我们就听到一生绝对淑女式的尖叫,阿威笑了笑,说道:“我就知道她会被吓到!”于是三人跑到租书处,只见菲儿爬在地上,用手捂着脸,全身打着颤。小玲跑过去想把她扶起来,菲儿一把推开她,小玲说,不要怕,我们来了,于是菲儿的情绪才逐渐稳定下来,然后菲儿指着租书处的那个男人说:“他!没有脸!”

我们三个人不禁差异非常,但那个男人的头还是埋在衣服里,阿威胆子大,于是走上前,拍了拍桌子,那人抬起头来,阿维不禁十分惊愕,但一会儿又转为笑容,他回过头来说:“菲儿,你的近视镜片又要加度数了。”菲儿疑惑抬起头来,往那人方向一看,那人果然是有脸的。我也瞅了一眼,不禁同样的惊愕了!那皮肤的枝条纵横,那面目的可憎──就是那传达室的老大爷!我明白刚才阿威为什么感到惊讶了。

下午更是枯燥,我们四个人只好在男生宿舍打扑克,三楼的小伙子们都十分羡慕。
  
到傍晚六点多锺的时候,我们决定再次从小花园偷偷出校,这一次我们往西边走,因为上次的经理告诉我和阿威东面是没有什么的。可是往西走了不远才发现往西走是个大大的错误。因为凡我们走过的地方,都是坟墓,天色愈晚,情形就越发可怕,终于到了八点的时候我们准备折回了,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人在坟墓前烧纸,阿威说,这个人的胆子比我还大,大黑天的都敢来烧纸。

近十点的时候我们返回到宿舍。路过三楼的时候看见那些小伙子挺高兴的,原来他们也发了坎肩,血红的色彩十分显眼。
  
收拾一下个人卫生,我和阿威就躺在床上睡了,阿威一会儿就坠入梦乡了,看来还睡的很好,可是我就不同了,我的脑子里很混杂,想起老树,想起传达室的老头,想起连根的树木,想到吴老师,想到早晨出去的学生,想到夜晚在坟场的人,脑中又浮现了今晨的梦,十分混杂。直到十一点才有睡意,可是却好想小解,于是从床上翻身起来,往厕所走去。

四楼和三楼是共用一个厕所的,虽然有点害怕,也只能硬撑着走下楼去,经过三楼的时候看到一个宿舍的门开了一个小缝,里面不断传出异样的呻吟声,好奇心驱使我把眼睛贴了过去,天哪!那红坎肩竟然在吸收他们的血液,他们的胸腔上的皮肤也与肌肉逐渐分离开来,渐渐的贴到了坎肩上!我快要疯了,于是也不管什么厕所不厕所的,踉踉跄跄得上了四楼,然后关上门,躺到了床上,把被子盖过头顶。

我心里万分后悔,我怎么会来到这个鬼学校!!!!
  
突然,一个人把我的被子扯开──是阿威,“你要吓死人?”我没好气的说,他说一看我这样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说要我把话告诉他,要不憋在心里闷死人。我想了想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他又拉我要看个究竟,说如果不搞清楚,今天晚上咱俩就活活的吓死了。

于是我就跟他下了楼,依然来到那个寝室的门口,奇怪,他们现在又完好了,红坎肩摆在床头上,阿威使劲捶了我一下,道:谎报军情,回去好好睡,太累了吧!
  
我也安慰自己,刚才一定是产生了幻象,躺在床上慢慢睡去……

最后的昼夜

一阵恐怖的雷声穿过我熟睡的大脑,一下子人便从梦境中逃脱出来,还好不是噩梦。外面闪电屡屡划破长空,留下片刻的白昼,甚至就在那短暂的几秒,我看到了飞翔的麻雀,就如白日一样的活动习性的麻雀。

我对自己的想法无情的嘲弄,我分明是活在这罪恶的暗夜。

四周十分沈闷,似乎刚下完雨似的,刚才的雷电也许就是收尾,我起身把窗打开,在此之前,我瞥了一下闹锺──零点刚过。我依靠在窗棱边,唿吸着窗外泥土的气息,聆听周围的音律,然而,这乡村的夜晚真静,只是阿威轻微的唿噜声不绝于耳。

一会儿,听到了人的脚步的声音,之所以敢判断此为人,是因为这个脚步的干脆还有沈稳,他从一楼逐渐走到二楼,然后又从二楼转到三楼,突然脚步声变得极为轻巧,慢慢的挪移,最后走到楼梯处,缓缓爬上四楼,最后停在我寝室的门前,我当然紧张了起来,心想,大半夜的有谁会来呢。

那人开始敲门,我把阿威喊了起来,阿威一听到敲门声,不禁吓一跳,不过很快又沈稳下来,告诉我,他去开门。
  
门锁一开,阿威往后摔一个趔趄然后坐到了地上,惊惧的说:“是你!”
  
我凑过前去,才知道这个人物是具有怎样的恐惧力,这个人就是传达室的老头!也可以说,就是图书馆的那位租书人。他披着一身的蓑衣,黑漆漆的,与周遭的环境混溶。他却先开口了,能让我进去说话吗?我和阿威就给他让了条路,他进来坐在凳子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把你的手伸出来。”

我很疑惑,心里不断的问:他要干什么?他要干什么?可是手臂还是伸给了他,他用那干涩粗糙的手挽起我的袖子,阿威在一旁看着,然后笑道:“冬子,你妈还给你手上挂玉佛呢!”那老头也笑了:“我说你们俩怎么有能耐跑到学校外面。”我一惊,然后问道:“您都知道了?”老头点点头,阿威此时要开灯,老头却摆摆手,示意不妥。然后老头又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还知道。你们以为我是怪物。”

阿威和我脸色都变了,然后附和的笑着。老头并不理会,然后继续说:“那吴老头没发现你的玉佛?”我摇摇头,心里又嘀咕:吴老师才四五十岁的人,这个老头称唿的怎么这样怪,此时阿威也是疑团迷煳,估计也是因为这个。老头把嘴凑到我们的耳边,说道:“你们必须走,这是一个鬼校!”

我和阿威都恐惧急了,阿威则反驳说:“既然是鬼校,为什么吴老师在白天都能走动?还有那些领导呢?我看你才最可疑!”老头听后笑了笑,然后往窗外望去,过了许久,才说:“我是一个看坟场的工人,而这个学校的所在地,就是这个坟场,我二十多岁就在这里干活,干了四十多年,其中闹文革的时候,往这埋了不少知识分子,你们吴老师就是其中一个。当时他刚五十岁,我则三十多岁啊!”他顿了顿,仿佛在极力组织自己的语言。“可恶的就是我没发现这里有棵老树,本来它是没什么问题的,可这血流的多,阴气又重,它便生了妖气。后来便能用枝条将死人策动,让他们到外面寻找新鲜的血液。你们看到的白天正是老树的幻想,其实是黑夜,然而黑夜就是白天了。”

此时阿威浑身不住的颤抖,我则有种想哭的感觉,我问自己,怎么就不小心掉到一个鬼窝里来了。
  
老人继续他的话题:“我们现在是午夜刚过,也就是白天的中午,此时树妖的感觉最为迟钝,我这一把老骨头就无所谓了,你们还年轻,你们要逃出去啊!”我又问:“难道楼下的都死了吗?我们何以逃脱?”那老头沈思了一会儿,然后说:“不错,他们都死了,那红坎肩其实就是老树的枝叶啊!你们手中有玉佛,一来可以让树妖难以发现你们的动静,二来,只要你们一离开学校,手牵着手向东面闭上眼睛不断的跑,玉佛是可以送你们回去的,记住,不管何时,心里一定要暗暗示自己要勇敢,要活下去,要成功。还有,记住,不要告诉别人,别人的活命,也许就是你们的死命!”

老头看了看台子上的闹锺,然后说:“马上就要一点了,树妖的官能又要发作了,你们一定要在今晚的十一点三十分开时向外逃,此时树妖便不能发现你们,动作一定要快,从花园的出口走!记住我刚才提醒你们的事情。”

我和阿威点了点头。

我和阿威待他走后,商量还是告诉菲儿和小玲,然后一夜无眠。等天亮了,两人一熘小跑下了楼,准备去找菲儿和小玲。下楼的时候却看见三楼的学生正在往下走,他们的目光呆滞,面色惨白,后来我也发现了生活部长,可是他的形状也同他人。

我们找到小玲和菲儿之后,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菲儿当场就哭的不成人样,然后小玲气得扇了她一个耳光,说道:“我们要成功,如果你这样,我们是绝对逃不出取的。”阿威点点头,然后说:“今天你们就不要回女生宿舍了,我们在男生宿舍等待时机。”

中午四楼楼长走进屋来,手里拿了四件红坎肩,分给我们两件后,还笑盈盈的,出门时还说:“刚开学三天就搞对象。”我不禁苦笑,这三天对于我来说,像活了一辈子。

我们四人一直都没有去碰那红坎肩,也一直沈默着,到了晚上十一点半,我们开始往外走。
  
阿威打头炮,轻轻的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我紧跟其后,菲儿小玲则在我后,大家手握着手。刚走了几步,我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那奇怪的波长,就如同用吸管吸吮果汁的声音一样。我心头一阵发麻,但我也知道他们也听见了,因为他们的手心已经冒出了冷汗。我也突然明白了看门人的话,如果我们把这些事情告诉401寝室的人,树妖便会发现有人要逃走了,这也就是所谓的别人的活命就是我们的死命,此刻却成了,402的活命就是401的死命了。

大家顺利的走出了宿舍,然后往通往花园的小路上走,两边的杨树发出了摩擦的鬼音,突然我的背后传来一阵哭泣──菲儿哭了,她已经承受不了这样的恐怖了,我们知道此时说一切都没有用,毕竟,菲儿是一个柔弱的女孩,你如何强求她呢?

杨树之间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像在通风报信。

阿威上前搀住菲儿说,快走。我和小玲就先走在前,他和菲儿就在后了。快到那个围墙了!我说,小玲也笑了,道,终于可以逃脱这该死的地方了。然而菲儿却哭泣的更加厉害。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电影中的女人总是制约胜利的工具。

小玲突然指这杨树小道的那一头说:看!那是什么?
  
我只好用着4.4的近视眼努力望去,渐渐看清楚了──一条疯狂扭动的树枝,以疯狂的速度向我们袭来。我向阿威叫道:“快走,它来了!”阿威转头看清楚了情势,立刻连拖带拉的把菲儿向前拽,然而速度却快不了多少。

那根树枝向菲儿身上扫去,阿威却一把推开菲儿,自己被树枝卷走了。我大声狂叫,然后跑上前狠狠的打了菲儿一巴掌,说:“看没看见,阿威让你害死了!你不活反而把别人害死!你有没有良心!”菲儿沈思良久,然后抬起头,抹了抹泪,说:“我要活下去!”于是我抓起菲儿的手就向前疯狂的奔去,小玲已经翻出了学校,她在外面大喊:“你们一定要成功。”

我和菲儿都感到脑后正在有一股旋风形成──它又来了,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跳出围墙,和小玲一起向东奔跑。菲儿小玲一边跑,一边回头,我知道那物快要赶上来了,于是我说,牵住我的手,闭上眼睛,心神一定要坚定。

幸亏此时两个女孩都很配合,小玲握住了我的左手,菲儿握住了右手,三人闭上眼睛向东奔跑。

我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反正醒来已经在青岛自己家的床上了,母亲正在烧饭,然后对我说,明天就去看榜了,是不是很激动?我则很惊讶,然后对母亲说,济木学院呢?不是说了要去那个地方吗?母亲走过来,温柔的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我睡傻了。

我也混沌了,也许自己真的做了一个时差颠倒的梦。
  
然而阿威,小玲,菲儿的电话号码还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于是先给小玲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我颇为释然,但我又说请找小玲,她竟说等一会儿。

小玲接过电话,道:“冬子,这不是梦,我刚才也很奇怪呢,但是打电话给菲儿,还真的有菲儿呢!我也估计你会打电话给我。”我又问,阿威呢。电话那边一阵沈默,然后小玲忧伤的说道,他在家里死了,据说是心脏病发猝死。

我坐在凉台上看着夕阳的晚景,前面的草场上有许多孩子在玩球,我问自己:“这是否是一场梦。”

后记,你的学校有老树吗?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