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冰蓝社区

  秦可卿一家的名字都是为了说明“情的罪孽”;

  太虚幻境判词、红楼梦曲规定秦可卿因淫自杀;

  焦大骂出秦可卿“爬灰”、“养小叔子”两桩丑事;

  秦可卿卧室的香艳描写,暗示她是风月淫荡人物。

  佛斯特说,小说家写人生无非是五大事件:人物的出生,饮食,睡眠,爱情,死亡。《红楼梦》擅长用人物死亡大做文章,做大文章。因为《红楼梦》的主要人物林黛玉是怎么死的,重要人物王熙凤、贾元春、贾母是怎么死的,曹雪芹的文字都没留下来,秦可卿之死就成了研究曹雪芹写这类事件的最好教材。
  我们先看看秦可卿是个什么样的人?

  秦可卿是《红楼梦》风月人物的代表。

  秦可卿是宁国府长孙贾蓉之妻,因为跟公爹贾珍通奸被宁国府的人发现,羞愧得在天香楼上吊而死。在《红楼梦》写作过程中,畸笏叟命曹雪芹将本来占据四、五页篇幅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情节删去,同时把“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回目改成“秦可卿死封龙禁尉”。而曹雪芹保留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蛛丝马迹,畸笏叟的评语保存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回目。我们从焦大醉骂“爬灰的爬灰”,从贾珍对秦可卿之死违犯常情的哀痛,从贾珍为秦可卿不惜血本办奢华葬礼的情节,仍然可以看出,秦可卿真正的死因是因为跟贾珍的奸情败露而自杀。

  “情孽”、“情种”、“情可轻”

  按照《红楼梦》整体构思,秦可卿一家三人的名字都有特殊含义:秦可卿的养父叫“秦业”,“业”谐音是“罪孽”的“孽”,“罪孽”之“孽”在有些地方口音里边是念作“业”的。所以,“秦业”的谐音是“情孽”,意思是情爱因为罪孽而产生。脂砚斋评语说:“名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秦可卿的弟弟叫“秦钟”,意思是“情种”。秦可卿的谐音是“情可轻”,意思是爱情可以被看轻,可以被淫代替,秦可卿并不懂得真正的爱情,她滥施感情,是所谓皮肤滥淫。

  可卿?[清]吴友如作

  按照曹雪芹的文本描写,秦可卿的出身写得非常明确,她是营膳郎秦业从养生堂抱出来的弃婴,因为跟贾府有些瓜葛就结了亲。秦可卿人才出众,受到两府很多人的喜爱,其中就包括贾母。当贾宝玉到宁国府赏梅花玩累了要睡中觉时,秦可卿要带他去安排,贾母很放心,“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贾母在荣宁两府内只有两个重孙,贾蓉和贾兰,贾兰还小,所以,贾母划的“重孙媳妇”范围包括荣宁两府已分到外边过的那些正枝玄孙的媳妇。

  贾母看到的,是秦可卿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或者是表演出来的形象。实际上秦可卿在男女问题上最不妥当,她的温柔和平用错了地方。甚至可以说秦可卿放荡淫乱。秦可卿这些闺阁秘事,高高在上的老祖宗当然不知道。宁国府的奴仆们反倒门儿清。他们知道秦可卿先养小叔子,后跟公爹贾珍爬灰。秦可卿做的这些丑事,宁国府的下人经常在一起议论,最后通过焦大的嘴骂了出来。

  说秦可卿是《红楼梦》风月人物的代表,有三条根据。

  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第一条根据是《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境看到的关于秦可卿的画、判词、曲子,预示秦可卿是因为“淫”而悬梁自尽的。判词和曲子的大致意思是:不要说荣国府出不肖之子,是宁国府首先丧失了贾氏家族的高贵传统,败坏了家风,罪恶的根源是风月之情,集中表现在风华绝代却卖弄风情、因奸情败露悬梁自尽的秦可卿身上。

  具体地说:

  贾宝玉梦中看到的一幅画是美人悬梁自尽,与画对应的情节就是小说原来有过、后来删掉却没删干净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贾宝玉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最后一首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意思是:像天像海一样的风月之情幻化成秦可卿之身,孽情相逢必然导致荒淫。不要说不肖子都出在荣国府,首先堕落败家的还得算宁国府。判词的意思很明确:宁国府堕落败家,首先表现在秦可卿的“淫”上。

  贾宝玉听到的《红楼梦十二曲》最后一支曲子是:“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实在宁,宿孽总因情!”意思是:“美人儿在画梁上结束了生命,靠着美貌卖弄风情就是败家的根本。美好的家族传统中断是从贾敬开始,家业败落就因为宁国府家风不正,罪恶的根源就是风月之情。”意思很明确:秦可卿把美貌当成了纵欲败家的资本,宁国府的家风不正,罪恶根源就是秦可卿的风月之情。

  秦可卿是“金陵十二钗”中最后一位。贾宝玉梦游太虚境,看到的关于她的画、判词、红楼梦曲子,都明明白白地写出秦可卿是“孽情”的化身,是“淫”的化身,是败家的根源,她的结局是上吊自尽。

  秦可卿败坏宁国府风气

  秦可卿是风月人物的第二条根据即焦大的醉骂。

  鲁迅先生把焦大叫作“贾府的屈原”。焦大的醉骂,血淋淋地揭开了宁国府的脓疮。那么,焦大骂的“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分别指什么?“爬灰”指秦可卿和公公贾珍通奸,这毫无疑问。那么,“养小叔子”的是哪个?养的小叔子又是哪个?仔细推敲《红楼梦》的文本,这也是骂秦可卿。这小叔子就是比贾蓉还要风流还要俊俏的贾蔷。

  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写的是贾宝玉和秦钟在学堂里闹事。这一回出现的贾蔷十六岁。闹学堂一事跟薛蟠吃醋挑事有关,薛蟠是在打死冯渊之后进京的,挟私情断案的是贾雨村。而贾雨村还没到应天府上任前听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当时贾蓉十六岁。按时间发展顺序,贾蓉比贾蔷年长两到三岁。所以,贾蔷名正言顺是秦可卿的小叔子。而这个小叔子曾跟秦可卿一起在宁国府生活过较长一段时间,还引起了闲言碎语。这也是第九回交代的:贾蔷本是宁国公的正枝玄孙,也就是说:贾蔷的曾祖父是宁国公所生的四个儿子之中的一个,跟贾蓉的曾祖父贾代化是亲兄弟。所以贾蔷是宁国公的正枝玄孙。贾蔷父母双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跟贾蓉最亲密。于是,宁国府的奴仆们便“造谣诽谤”,说了些“诟谇谣诼之词”。贾珍为了避嫌,就分给贾蔷房子,让他自立门户了。到底宁国府的下人说了些什么闲话?曹雪芹没有点破,让我们琢磨。仔细推敲,这段躲躲闪闪的描写后边埋藏的真正内容,就是贾蔷住在宁国府时曾跟嫂子秦可卿有私情,被仆人们发现,嚷嚷出来。贾珍不得不把贾蔷请出去。这样一来,在焦大眼里,秦可卿干过两件臭不可闻的事。焦大认为,秦可卿和贾珍通奸,责任在做爹的,因而焦大骂“爬灰的爬灰”,指明行为的责任人是贾珍。秦可卿和贾蔷乱搞,责任在长嫂,因而焦大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指明行为的责任人是秦可卿。焦大的这个“养”字用得很妙,贾蔷正是靠着贾珍豢养并跟秦可卿勾搭成奸。柳湘莲对贾宝玉骂过:你们东府里唯有门口的石头狮子干净。东府最不干净的,当然是贾珍。跟贾珍同流合污的,就是风流灵巧、温柔和平、鲜艳妩媚的秦可卿。

  如果养小叔子的不是秦可卿,在荣宁两府中还有哪个有嫌疑?

  有红学家认为“养小叔子”是骂王熙凤。其实不对。王熙凤的亲小叔子是贾琮,比贾环还要小得多,也经常给贾环当跟屁虫儿。王熙凤对贾琮和贾环这两个“小冻猫子”连正眼都不瞧。王熙凤的堂小叔子是贾宝玉。王熙凤对贾宝玉关怀得无微不至,完全是长嫂对幼弟的慈爱态度,他们之间并没有私情。如果“养小叔子”指贾蓉、贾蔷跟王熙凤,则辈分不对,贾蓉、贾蔷都是王熙凤的侄儿,从小说描写来看,王熙凤对贾蓉贾蔷比较偏爱、交往比较随便,说话比较亲热,那是王熙凤“明是一把火”做人的特点,《红楼梦》的文本描写并没有证据说明王熙凤“红杏出墙”。“养小叔子的”最大嫌疑王熙凤被排除了,其他人呢?尤氏?不可能;李纨?更不可能。这样一来,在宁国府和荣国府中,唯有贾蔷实实在在是秦可卿的小叔子,唯有秦可卿可能养小叔子。而且贾蔷和秦可卿不仅较长时间一起住在宁国府,贾蔷还是因为所谓“谣言”和“诽谤”从宁国府搬出去的。其实宁国府这些所谓诽谤和谣言,都是事实,最后通过焦大的嘴骂出来。这是曹雪芹巧用笔墨:秦可卿和贾珍的奸情是暗写,秦可卿和贾蔷的奸情是暗写之暗写。但归根到底,秦可卿两桩奸情都有清晰指向,绝不是空穴来风或面壁虚构。

  设譬调侃的卧室描写

  秦可卿是《红楼梦》风月人物代表的第三条根据是秦可卿卧室寓意化、夸张化的描写。

  贾宝玉到宁国府玩累了要睡觉时,先让他到一间挂着燃藜图的房间。贾宝玉一看这劝人苦读的画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对联,立即不乐意住。这很符合贾宝玉的个性。因为有这个前提,秦可卿才带贾宝玉到自己的房间。

  秦可卿的房间是什么样儿?曹雪芹极尽夸张调侃之能事。每句描写都有味外之味,脂砚斋已经点出这些描写是“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脂砚斋的意思是:曹雪芹写的秦可卿房间里的这些布置都是为了创造人物形象而虚构出来的,是调侃性笔墨,不要把秦可卿房间里边的东西当成是确实存在的。

  贾宝玉刚到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细细的甜香”既是秦可卿房间里薰的香,也暗示秦可卿风流妩媚如甜香,对男人有不可抗拒的魅力。

  秦可卿卧室的墙壁上挂了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所谓“海棠春睡”并不是画大自然的海棠,而是画杨贵妃醉酒。唐明皇曾用“海棠春睡”形容杨贵妃。唐伯虎未必画过《海棠春睡图》,曹雪芹却把它挂到了秦可卿的墙壁上,这是用杨贵妃的美和艳来比拟秦可卿。

  《海棠春睡图》两边是宋学士秦太虚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秦太虚系指宋代大词人秦观,字少游。他的作品多半是写男欢女爱。这副对联在秦观的《淮海集》里找不到,是曹雪芹故意栽到秦观头上,所以,曹雪芹既不用“秦观”也不用“秦少游”而用“秦太虚”,暗含虚拟之意。这副对联也是香艳的,是形容一个美丽的女性因为情思绵绵轻寒不成梦、不得不借酒浇愁。这,也是隐秘地写秦可卿喜欢在“情”上下功夫。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武则天的宝镜是什么镜?怎么会到了秦可卿的房间?武则天的丈夫唐高宗曾经建造过四壁都是镜子的“镜殿”。后来武则天跟她的面首张氏兄弟秽乱春宫的活动就在镜殿进行。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丑事。武则天的宝镜早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曹雪芹却把它搬进了秦可卿的房间,这是借用是武则天“用(宝镜)以宣淫”的历史故事隐写秦可卿的淫乱。

  “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赵飞燕在上边跳过舞的金盘同样不可能保存在宁国府,曹雪芹故意把它也摆到秦可卿的房间,因为赵飞燕也是个美而艳、秽乱春宫的角色。

  “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这句话同样用来暗示房间的女主人是多情好淫的角色,但是这句话是以讹传讹。安禄山叛乱前受唐明皇宠爱,杨贵妃(号太真)认他为养子,安禄山跟杨贵妃有私情,安禄山曾经用指爪抓伤了杨贵妃的胸乳,因为“指爪”跟“木瓜”音似,后来就讹传为“木瓜”。说是安禄山掷木瓜伤了杨贵妃胸乳。曹雪芹沿用了这个错误,仍然是暗示房间的女主人与他人私通。

  “上面设着寿阳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这榻,这帐,是曹雪芹信手拈来,调侃秦可卿居处奢华。

  秦可卿安排宝玉睡中觉时,“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在明代传奇《浣纱记》中,西施浣纱时跟范蠡定情,在元杂剧《西厢记》中,红娘抱着鸳枕送莺莺跟张生幽会。“纱衾”和“鸳枕”就成了戏剧和小说中的香艳故事的代称。纱衾和鸳枕本来就是小说戏剧里边虚构出来的东西,曹雪芹把它们也摆到秦可卿的房间里,仍然是为了说明秦可卿是偷期密约的风月人物。

  秦可卿的房间,是曹雪芹用古代真实人物和传说人物、小说人物和戏剧人物中和“风月”、“淫乱”有关的物件,外加自己的虚构布置成的,这一系列故事共同构成风月代表秦可卿的氛围。

  曹雪芹把秦可卿居处定位为:“甜”、“香”、“美”、“艳”、“淫”风格。这恐怕是中国古代小说把风月人物的环境写得最有韵味的了。

  这三条理由说明秦可卿是《红楼梦》风月人物的代表,应该是有说服力的。而秦可卿这个人物是曹雪芹从他早年的作品《风月宝鉴》搬到《红楼梦》里的。

  秦可卿移植自《风月宝鉴》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有一条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这段话什么意思?就是:曹雪芹原来写过一本《风月宝鉴》,是他的弟弟曹棠村给他写的序。现在曹棠村已经故去,脂砚斋在看到《风月宝鉴》搬到《红楼梦》里的内容时,想到原来的《风月宝鉴》以及曹棠村的序,就仍然把曹棠村的意见保留了下来。

  张爱玲的《红楼梦魇》说:“俞平伯将《风月宝鉴》视为另一部书,不过有些内容搬到《石头记》里,如贾瑞的故事,此外二尤、秦氏姐弟,香怜玉爱,多姑娘等,大概都是。”根据张爱玲和俞平伯的研究,红楼二尤和秦氏姐弟等故事,都是原来《风月宝鉴》的内容。这些观点应该是说得通的。

  就像《水浒传》用“逼上梁山”的主题集纳“宋十回”(宋江的十回),“武十回”(武松的十回),“石十回”(石秀的十回),用“逼上梁山”来集纳梁山好汉的故事。曹雪芹的早期作品《风月宝鉴》是用“风月”的主题,也就是用因为淫欲丧命的主题集纳若干人物的风月故事。也就是说,因为纵欲而丧命,是《风月宝鉴》几个主要人物的故事。贾瑞的故事也是《风月宝鉴》原来就有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写贾瑞的第十一回有首回前题诗:“一步行来错,回头已百年。古今《风月鉴》,多少泣黄泉。”这首诗就像是直接从《风月宝鉴》搬进《红楼梦》的。“一步行来错”就是指贾瑞见熙凤起淫心的“一步”,“行来错”就是指动辄上床的淫乱行为。曹雪芹后来写的宝黛爱情绝对不是这一类“风月故事”。在曹雪芹心目中,不同人的“风月”涵义迥然不同。在纯洁的宝玉黛玉身上是儿女缠绵,吟风咏月,是情,是爱,是梦魂相通,是一味体贴,是警幻仙子所说的“意淫”;在淫乱的贾琏贾珍秦可卿身上,是三瓦两舍,花天酒地,是欲,是色,是“皮肤滥淫”甚至乱伦。

  曹雪芹《风月宝鉴》里边这些因“风月”丧命的故事,基本上以贾琏、贾珍为男主角,以王熙凤、秦可卿为女主角。与贾琏、贾珍兄弟有染的女人,围绕王熙凤、秦可卿奢望“风月”的男人,概无例外,不得好死,比如说:

  贾瑞:因想勾引王熙凤,落入熙凤圈套,白白葬送性命;

  秦氏姐弟: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秦钟因与智能私通,命归黄泉;

  尤氏姐妹:尤二姐先跟贾珍父子聚麀、后嫁贾琏为妾,终被王熙凤害死;尤三姐先跟姐夫有染,虽立意改过,却被柳湘莲误解,为表明心迹自杀……

  《风月宝鉴》里秦可卿的戏是重头戏。但曹雪芹把《风月宝鉴》重新组合到《石头记》时做了根本性改变。那么,曹雪芹可能删掉了《风月宝鉴》里的什么内容?

  一个内容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贾珍秦可卿爬灰的内容,《风月宝鉴》写得充分而香艳,曹雪芹创作《石头记》开始时仍然采用这些情节。曹雪芹写这件公爹和儿媳通奸的丑事,有翔实的勾引过程,就是“遗簪”、“更衣”的情节,这是现在已经失传了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靖本提供出来的;有贾珍和秦可卿乱伦的具体地点“逗蜂轩”。有目击人,秦可卿的丫鬟瑞珠和宝珠。《风月宝鉴》还写了秦可卿自杀方式:在天香楼上吊,这是至今保留有《红楼梦》第五回里的。这些内容,在从《风月宝鉴》移植到《石头记》中,虽然按照畸笏的要求删去,但曹雪芹心有不甘,不仅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境中保留了秦可卿悬梁自尽的图和判词,还在小说描写中埋下一些不写之写。

  另外被删除的内容之一,可能就是秦可卿勾引幼叔贾宝玉并与之上床的情节。

  贾宝玉和秦可卿有没有两性关系?在《风月宝鉴》里应该是存在两性关系的,但到了《红楼梦》中这一情节删除了,变成隐秘恍惚、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的文字。这就是因为《风月宝鉴》某些因素没有完全删除干净。

  从字面上看,《红楼梦》中贾宝玉与秦可卿并无两性关系,但读者又怀疑这关系的存在:

  贾宝玉为什么住到侄媳房间?

  贾宝玉的梦中情人为什么与秦可卿模样儿相似、名字相同?

  秦可卿在贾府始终以“秦氏”出现,为什么宝玉却在梦中叫出贾府无人知晓的小名“可卿”?

  贾宝玉听到秦可卿死讯后何至于急疼攻心而吐血?

  因为有这些疑点,有些红学家比如蔡义江教授就认为,写秦可卿房间“都是历史上有名的‘香艳故事’,为了讽刺掉在宁府这个臭水潭中的秦氏的堕落,或也暗示她对宝玉的引诱”。

  我认为,说贾宝玉跟秦氏有私情,秦可卿成了贾宝玉性事的“启蒙者”可能有点儿牵强。按照小说文本的描写,贾宝玉住进秦可卿的房间,是秦可卿安排的,但贾宝玉躺下后,是几个奶母服侍他,又留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大丫鬟陪着。秦可卿还吩咐小丫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秦可卿本人则离开她的卧室去照顾荣国府来的其他客人了。贾宝玉处在这么严密的包围中,怎么可能跟秦可卿单独密切接触?但是情窦初开的贾宝玉朦胧之间受到美而艳的秦可卿的吸引,而且按照秦可卿的样子做起“性梦”,这倒是可以理解的。秦可卿鲜艳妩媚有如宝钗,风流袅娜有如黛玉,当警幻仙子导贾宝玉入梦时,跟贾宝玉成亲的仙子就成了这个样子,名字叫“兼美”,字就成了“可卿”。我甚至于有点儿怀疑:《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做梦跟“兼美”成亲,叫“可卿”的名字,很可能原本就是《风月宝鉴》里贾宝玉和秦可卿两性关系的改写。

  秦可卿是《红楼梦》的风月人物,但这位风月人物又是个深谋远虑的人物,一个关心贾府的命运而且对如何保住贾氏宗族最后一条底线提出了不起的建议的人物。这,就是秦可卿向王熙凤托梦一事,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在《红楼梦》整个书里又占有什么位置呢?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冠艺建筑设计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