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网易历史

核心提示:以暴力行为推行极端种族主义的美国“三K党”,被喻为穷凶极恶的法西斯。而提起本世纪20年代国内昙花一现的“三K党”,大家却不免有面目模糊之感。时光回转,透过1924年春夏之交喧嚣嘈杂的上海报界舆论,我们且看本土“三K党”的真面目。

一 民国“三K党”神秘组建

说“三K党”神秘组建并不是指其秘密结社,不敢公开。与之相反,该党十分重视舆论宣传。早在1923年末,《申报》就刊登了有关“三K党”组织机构的消息,只是并没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半年后,在上海的英文大报《泰晤士报》、《字林西报》上,该党公开刊出招募党员的广告,同时在另一张华文大报《时事新报》上作了更加刺激的广告宣传:在刊登了一份请求加入“三K党”的函件几星期后,6月16日该报的“上海”副刊大书特书,叫人注意第二天有关“二K党”的重要消息。17日登出了一张极离奇的照片——三个“三K党”党员白衣蒙面,仅露眼睛、嘴巴在外面,胸前绘有党徽,其装束与美国“三K党”完全相同,题语是“何谓三K党”。他们的党徽是一种红黄蓝白黑五色相间的盾,盾上黄色范围内标有华文的“三”字,白色范围内标有英文的“K”字母,盾的上面有华式矛叉各一相交叉,中间用黄色的星星表示等级,党龄每增一年,则增加一星。除此而外,该党还发动传单攻势,广为号召入党。

“三K党”在散发的传单上宣传他们要组织一个在“帝国党”之下的“三K党”CThe orden of thethree k's under the imperial klan),这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所谓“三K”是指ku klux klan,象征开枪的声音,这亦同于美国之“三K党”。然而他们又声称宗旨是仅为中国人民谋福利。对于需人之相助者则从而助之,反对中国官僚的种种祸国殃民腐败贪墨行径,以期橙清政治;又极力拥护共和政体,主张普及教育,多设学校,振兴国货;重视家族同胞观念,提出“吾人既以互助而团结,必须保护吾人之同胞,养生送死,济急扶危,皆为分内事,父母妻子,为吾人最亲爱者,应为谋其安乐,防其痛苦”.他们还明确指出“今外人于吾华稍有所不惬,则好为抗议,肆事要求,而华人独无可凭藉以保卫之方,敝党窃吾人当可令若辈至少获一半公平交易之道也”。

1924年6月18日《时事新报》又刊载了一篇署名为“日”的文章,为被好奇心折磨的大众详细描绘了进党时的情景:“该党之领袖,必先询问你是否诚意而来,然后给以志愿书,由亲笔填写,并行宣誓礼……领袖操熟练之英语,不谙英语则有一翻译译之,宣誓时头俯地,右手向上升三指直,想系表示三K之含义。行礼毕,彼领袖与宣誓者握手,将三指掀三掀,意谓我们以后皆是兄弟矣。又告以种种秘密,如路上过同党之党员时,右手贴于腰际作拳状,惟大拇指直,此系三K党之打招呼也。又如欲语者,可握手如前,不然后将右手向后甩三次。总之此党以三字为吉祥。”同时,这位“日”君还提到该党党内的待遇十分优厚,其眼前目标是创立《三K周刊》,不久将间世,随后还计划建医院、银行、大中学校等等,聘请了一位曾在南京海军部任职的智利胖子做高级顾问。

此文一出,上海社会顿时舆论哗然,不少人登报质问:所谓“帝国党之下的三K党”,其与美国“三K党”究竟有没有什么内在联系?既然你的宗旨看来纯粹是中国志士所组织的爱国党派,却为什么非要冠以外国字母作党名?中国人的组织却以英文交流,行为装束神乎其神,状极神秘,难道竟有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勾当?甚至还有人斥之为美国侵华形式之一。对于疾风暴雨式的舆论攻击,“三K党”仅在19日的《时事新报》上对“日”君所述予以否认,并宣称“三K党”抱定一个至纯洁的宗旨,这个宗旨也是我们中国人个个所应做的,现在且不必宣布,将来做到怎样,自然大家晓得了。

二《申报》记者至党部探秘

在“三K党”受到公众抨击的情况下,《申报》、《时事新报》等报馆纷纷派员前往位于上海东横滨路7号的“三K党”总部探访,其中尤以《申报》记者报道最详。

“三K党”总部是以3个美国人的名义租的一幢两层西式小洋楼,外观寻常,不过沿街门窗皆紧闭。记者最初竟想跳窗而入,未果,便去敲邻屋房门,说明来意。被一男子引进总部参观。一楼客厅墙上悬挂着一面大的中国国旗,对面墙上是一副对联及画,别无异处。楼上房间也空荡荡的,屋角的一张小桌上叠放有几套白袍白面罩。墙卜张挂有中美两国国旗和一张绘有该党等级图表的蓝色纸。该党的最高首领称为“最高克兰(supreme klan)",这位男子始终不愿透露其姓名。第二首领称“大狮”,为领袖助理,往下则依次称为“大龙”、“大虎”、“大豹”、“大熊”、“大象”,最低一级为“大骆驼”。图表显示该党划分出许多职权,分科行事,组织可算严密。

记者又问及党员人数,男子避而不答,只说该党的秘密性质对吸收党员极为有效.人数增加很快。说着,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编号为4.01万的党员注册号卡片。记者反问号数说不定是从4万起始,男子便又拿出一张编号为2万多的卡片作为证明。接着他还告诉记者,“三K党”的支部已经遍于全国,对于党员的入党资格审查很严,而且凡入党者都必须要有老党员引荐。上海的“三K党”党员大多由华人银行家及洋行中的华人雇员等组成。入党需交大洋1元作为会费,以后每月月费5角。须知这笔金额并非小数,在当时买一只烧鸡不过2角钱,买一筐鸡蛋只要1元钱,而2元钱就足以办一桌丰盛的宴席了。党员的经济状况必得不错。

在“三K党”总部的内幕被披露于报端之后,面对各方的质问,他们更进一步地解释说:“党以中国三K名,有别于美国之三K党也。中国三K党员皆中国人,党以三K名,盖党之组织法悉仿美国三K党也。”至于中国“三K党”人为什么讲英语,他们回答:“会员入会之始仅用华语,中文为本会之正式文字。惟本会会员多有精通英文者,尤以职员为然,故主张遇便即用英文,以资练习,使会员在学校及商业中之所学得以施诸实用。”

三 警方出动断然取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署名“炎”者投书《时事新报》,称“三K党”有盗匪行为。原来6月20日,一洋行买办某君回家,将汽车停在宅旁,而将草帽遗忘在车垫上。他到车上寻找,只见那草帽上赫然插着一封信。信上说什么“敝党经费短缺,闻公乐于公益,请助万元,并祈加入敝党为党员,其款携至斜桥路30号电杆面交”。落款为“三K党”,信笺上还印着“三K党”党徽。这件事发生后,尽管该党登报抗辩,上海警方还是下定了取缔这一组织的决心。

6月25日晚,淞沪警厅侦缉队长郝树林会同五区署长李玉亭督警前往东横滨路7号“三K党”总部实施查封,当场捕获7人,并查获“三K党”党纲1捆、《三K周刊》短论稿2张、“三K党”章程并入党收据各1捆、五色“三K党”党徽号1张。几个人的供词中只承认是专门在这里办理《三K周刊》的,其余情况都不知道。被捕几个人的主要情况如下:陈水星,35岁,广东人,已入美籍,医学博士,在美国西雅图行医,来华仅一年半,在《三K周刊》负责编辑。冯善彰,30岁,广东人,与陈水星同为美籍,在《三K周刊》负责收发。曾耀光,20岁,广东夕、,任职联东保险公司,在《三K周刊》专司广告事务。蔡集垣,21岁,广东人,专司《三K周刊》英文广告事务.允给月薪100元。郑锡,31岁,广东人,经陈水星介绍入党,入党仅一星期,参与《三K周刊》事务。允给月薪100元。朱枕薪,21岁,江苏人,经友人介绍,任《三K周刊》编辑。郑又坡,29岁,广东人,沪海商业专门学校教员,担任《三K周刊》翻译工作。从这些情况看来,陈水星和冯善彰就是这几人中担任主要责任者,而其余人等基本是临时招来或高薪聘请,并无太大瓜葛。陈、冯2人被捕后立即托友人报告美国领事馆,美国领事旋即出面将2人领回。其余5人,因并未被抓到有十分危险性质的证据,也都交保释放。

上海“三K党”本部被破获以后,另外设立支部的广州、杭州、汉口、北京、南京5城市亦发生了查抄“三K党”之事,其中北京的警察是在南方学生书筐中发现了“三K党”的文件后开始查抄的。7月3日淞沪警察厅长陆荣筱发布通告,宣布“此种秘密结社违犯治安警察法第九条第三款的条文,当经立予解散,并通告以后不准再有此种党会及类似此种秘密机关,至于例禁倘敢故违,定予依法严惩,勿谓言之不预也”。各地也随即发布此类通告,喧嚣一时的本土“三K党”就这么沉寂下去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