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奇趣网

我忽然听到脚步声,一个急匆匆的黑影走近了。

  那是个戴眼睛,个头不高,面色苍白的家伙,经过我身旁的时候,他抬头看我,接着莫名其妙的哆嗦一下,手里的一摞书统统掉到了地上……

  一,厕所里的哭声

  我像往常一样由自习室出来,天色已经很晚了,大概是***点钟的夜,伸个懒腰,打算回寝室。

  不知不觉中,自习室里已经没有人了。

  这帮家伙,周末就不学习吗?我不以为然的想,忘了自己刚刚睡了那么一两个小时觉的明显事实。

  可是我忽然感到孤单。

  在这么宽的楼道里,没有一个跟你一样共同呼吸着的人,你怎么能不觉得孤单呢?

  所以我巴不得马上下楼回到乱哄哄的“家”。

  寝室里那帮人一定在打扑克了。

  我忽然听到脚步声,一个急匆匆的黑影走近了。

  那是个戴眼睛,个头不高,面色苍白的家伙,经过我身旁的时候,他抬头看我,接着莫名其妙的哆嗦一下,手里的一摞书统统掉到了地上。

  我好脾气的笑,想要帮他捡起来。

  这时我也听到有人在笑。

  老实说,那决不应该是什么“笑声”了,我只是根据音调和频率这么形容当时的声音,如果非要说就是一种笑声,我打赌,我这辈子再没听过这么***的笑声了。

  那笑声,是从另一边黑糊糊的楼道口传来的。

  我循声望去,一个淡淡的白影子走进了那头的女厕所,那该是一个女孩。

  可我并没有听到类似开门关门的声音。

  “同学……”我回身想把手里的书还给刚才那家伙。

  可我身后一个人影都没有,他不见了。

  然后我又听到哭声,是那边厕所传过来的。

  走,不忍,不走,怕。

  最后我还是过去了,礼貌的敲了敲女厕所的门。“同学!你怎么了?”

  哭声继续着,没有人回答我。

  我用力再一次敲门,我觉得那声音该把一楼都震动了。“同学!你没事吧?”

  喊的声音很大,尾声消逝在楼道里,有点颤抖。

  还是没有回答。

  我想不出自己该干什么,直到马上的一声尖叫。

  那是一个女孩所能发出的最***的声音。

  我本能的推开门冲了进去!

  我冲进了女厕所。

  二,自习室四楼发生的命案

  我头疼的厉害,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和衣躺在床上。

  “哇!”我坐起来,“可醒了。”

  寝室里胖子正在吃饭:“怎么了?”

  “做了个恶梦,唉!”我挠挠头,“是不是这几天发奋发多了,脑子都不清楚了。”

  胖子打个呼哨:“可不是!叫你别那么看书你不听,这不,傻了!”

  他又说:“昨天晚上你十一点才回来,脸色苍白双眼发直,谁说话你都不理,径直就到床上倒下了,瞧瞧那样子,不知道的一定以为是鬼俯身!我还跟阿标打赌,试试你有没有气儿呢!”

  我说:“结果呢?有气儿吗?你们谁输了?”

  胖子哈哈着说:“有气儿!输的是我,这不,给整个寝室买早点了,过来吃吧!”

  胖子真好,我一边吃油条一边幸福的想,同时他正批评我最近做事好像只长了一根脑筋。“呵呵,一根好啊,不会打架。”我冒出这么一句。

  那时我看见窗户外面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冲我笑。

  “她是谁啊?”我问,“谁的女朋友吗?”

  胖子说:“你说谁啊?”

  “窗户外面那个,冲我笑来着。”

  胖子差点噎住,然后像看ET一样瞅我,摸了我额头一下。“咱们寝室是四楼!窗户外面,亏你想的出。”

  我愣住,再看,的确,可她还在那里笑,有一对大大的酒窝。

  看来下次自习不能回来这么晚了,我跟胖子说,他老人家的表情好像看到了浪子回头。

  “早这样不就得了!”

  接着我们两个一起去上课。

  “今天这楼里的气氛很不对劲啊,小狼,你发现没有?”子强课间的时候跟我说。

  我说我没觉的:“怎么了?”

  他说:“从我一进来就感觉到了,阴气森森的。”

  我知道他一向以阴阳师自居,唯一可惜的就是算什么都不准。“别这么说,万一说你练**功可就不妙了。”

  他打我一拳:“你还有心思玩笑!这个楼整个儿……太……匪夷所思,真的匪夷所思。莫非有人死在这里了?”

  边上的胖子吐吐舌头,冲我试个眼色,一副“这小子又开始了”的样子。

  如果不是隔壁班的一个同学跑进来,一切都将被看成一个笑话了。

  “哎!你们听说了吗?今天早上有人在四楼的女厕所里发现一具尸体!有个女孩被杀了。”那人如是说。

  我们第一次用崇敬的目光看子强。

  “你真伟大啊,哥们儿,要不给咱写几张符吧?”胖子说。

  我跟着说笑,忽然看见门口一个女孩子走进来。“那个女孩是哪个班的?怎么以前没见过?”我统统身边正看书的大虾。

  他抬头:“哪个啊?那边根本没女的嘛。你是不是想女朋友想疯了?”

  他接着看书。

  我不解,回过头。一张脸在很近的距离内看我,我吓一跳,向后缩了一缩:“子强!你干嘛啊?”

  子强说:“你的脸刚才一阵一阵的发白啊。”

  现在呢?好了,他说。

  我遗憾的点头,再找,那女孩子不见了。

  “你有没有镜子?”我问班里的一个女生,她笑了,很温柔的拿给我。

  镜子里的我,一脸苍白。

  那是表哥,我知道,表哥为了他的女朋友,甘愿牺牲自己,把灵魂永远的封在镜子里了。或者说,是封在了镜子里我的影子上。

  我确切的感觉到这个事实,曾经很久没有照过镜子。

  后来的一次,我对着洗漱间的大镜子,再看自己的影子。

  那是我,我知道,以后再没见过表哥的影子。

  可是这次,那面小小塑料边的镜子里,照见的不是我,而是脸色苍白的表哥。

  我晃了晃脑袋,镜中的我不动,凝重的看着。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手,用中指的关节从里面向镜面上敲了三下。

  镜面像水波纹一样起了涟漪,一圈,一圈……

  “干嘛呢?”有人拍我肩膀,我一愣神之间,镜面变回了正常。“没什么。”我若无其事的笑。把镜子还给那个女生。

  她笑一下,起身要出去。“你要去厕所?”我冷不防的冒出这么一句,自己都吃惊的很。

  她脸红了,下意识的点下头。

  三,尸体

  从楼里出来的时候我松一口气,不远处一辆小吊车正把垃圾桶一个一个的吊起来向垃圾车里倒。正想回寝室改善一下我的头疼,子强在我身边叫:“你看!”

  一个什么东西挂在垃圾桶的边缘,那吊车的司机上下甩了几次,依然挂着。

  除了我们还有很多人看到了,都聚在那边,指着高高的垃圾桶,大叫。

  我只是看着。

  那是一个爬满小虫子的,干瘪的尸体,身上的衣服几乎烂光,两根森森的黄色肋骨戳出来。看上去说不出的***和恶心。

  那个尸体一张几乎是骷髅的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我们这些自习楼里出来的人。

  一只滚圆的眼珠凸在眼眶上。

  “啊!”有个女生昏过去了。

  其他人很多呕吐了出来。

  我喉咙发甜,有血腥味。

  眼前模糊,一个女孩走过来。

  她对我笑,大大的酒窝。“你知道发生什么事,对吧?昨晚……”她一只手搭上我的肩头。我以为她的脸会凑过来,但当她靠近我时,只看到***的死青的脸庞。

  回寝室的时候我的心跳的很快。

  我是那种受到惊吓却叫不出声来的人,所以心脏的负荷好像比其他人强些。

  现在我觉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子强!”我敲桌子,问:“你说要是一个人经常看到***的幻觉会怎样?”他抬头,饶有兴趣的说:“什么样的幻觉?”

  “死人,尸体……女鬼一类的。”

  他说:“一种情况是这个人快死了,还有嘛……”

  我催他快讲。

  “就是这个人惊吓过度。小狼,我以为你胆子很大呢。那只不过是一具尸体,放宽心,没事的。现在哪里没有几起命案呢?只要跟咱们扯不上关系就好。”

  他说完这话,脸色忽然一变。

  怎么了?我关切的说。

  没有事,子强一字一顿慢悠悠的说,回过头去。

  我只好自己看书,床上有一本“冶金工程”。

  我怎么有这种书?我问刚进来的黑子:“今天有别的专业的人来咱们屋了?”

  “没有啊。”他说。

  我举着那本书:“这书是谁的啊?”

  他看看:“这本?不是你的吗?昨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夹着这本书。”

  是吗?我不记得了,也许是捡的,翻开看看有没有名字。

  那竟然是一本用鲜血写成的书。

  扑面的血腥气,我几乎窒息,定眼看,一个一个的字迹滴下血来!

  脑子空空了好几秒,我终于合***。

  “怎么了?”黑子问。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把那书收到身后。“没什么了,对了,关于今天早上那尸体有什么消息吗?”黑子说:“没有听到,胖子消息灵通,你问他。”

  胖子说垃圾箱里的尸体是一个学生。

  “可真巧呢,就是上学期教咱们高数的魏老师的学生。听说叫什么……松的,唉,上回文艺汇演咱俩还见过的,那个搬凳子的。”

  我问:“是么?什么时候?”

  那次咱们上去唱歌,他还过来给你调了一下麦克风。

  等等,印象中,好像有这么个人。胖子继续启发我:“就是戴眼睛,个头不高,长得挺白。”

  猛然间那个形象就在我记忆中了。

  ――经过我身旁的时候,他抬头看我,接着莫名其妙的哆嗦一下,手里的一摞书统统掉到了地上……

  是他!昨天晚上我还看到他。

  “他什么时候死的?”我装作镇定的问胖子。“死亡时间听说还没确定,**现在正到处了解情况。怎么,你最近见过他?”

  “我……昨天……”

  ――他站在垃圾箱前边,忽然就回过头来冲我笑,月光下散乱的头发脏兮兮的贴着眼眶。“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我早知道!”接着竟然大笑起来。

  那笑声比哭声还要难听一百倍。

  我想起这场景,不由自主的哆嗦。那些片断在我脑中不容置疑的存在,我却只记得前边。难道我忘了什么?我努力的想,只记得昨晚,冲进女厕所……那哀婉的哭声又钻进我脑子里来了,渐渐的变成凄厉的尖叫。

  我抱住头。

  清醒过来,胖子和黑子正看着我。“你没事吧?”黑子问,“刚才真吓着我们了。”

  我叫他们安心。

  “子强呢?”为了分散那两个人的心情,我问。“刚才拿了你那本书,直愣愣的就走出去了。”

  我床上只少了那本血写成的书。

  我开始担心子强,又不能说,打听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到了什么地方。最后,我路过洗漱间那面镜子。镜子里的我,脸色有点苍白。

  “表哥?”我问,我觉得现在最需要的是他的意见。

  他开始不答我,最后用手向镜面比了比。

  我想起他那个奇怪的动作,于是抬起手,用中指的关节敲了三下镜子。

  最后一下的时候,我的手还没离开镜子,那镜面就泛起涟漪,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把我一下子拽了过去。

  ……

  对面还是一面镜子,我看到面前的我,脸色苍白,整了整衣服。

  他手指的动作是那么的熟悉,我忍不住想叫他。

  可我发不出任何声音。

  表哥冲我笑笑,我发现胖子从他身后的楼道走过来了。“小狼!找到子强没?”

  他说:“没有。”胖子说:“有人看见他去教学楼那边了,要不我们去找找看。”表哥拉住他,表情怪怪的说:“没什么大事,我一会儿溜达过去看看就成了。”

  胖子将信将疑。

  我却彻底的慌张了,我看看四周,跟原来的景物是一样的,一模一样。

  可是一个人都没有,胖子出现在镜子里的世界。难道……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

  镜子里的世界和镜子外是一样的,只是,没有人。

  我是到了镜子里的世界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

  那边的表哥冲我笑,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小狼,耐心的等一会儿,我要用你的身体替你解决一件事情。”

  他说得那么肯定,我马上安静下来了。

  奇异的感觉,我觉得我们就是一个人了。我绝对相信他的决定。

  “你找到一面镜子,从镜子里就可以看到镜子外面发生的一切。”

  我想起寝室有面不小的镜子。

  从完全相反的世界找到我的寝室多费了几秒钟的时间,最后我找到那镜子,把它举起来。

  我看到镜子外面的表哥。

  他轻快的走出了宿舍楼。

  四,楼顶

  我的表哥林志强安然的走上了教学楼的天台,子强果然在那里,风吹得他头发乱乱的。

  他的表情也乱七八糟,一会儿看来很高兴,一会儿又歇斯底里起来。

  “小狼,你不要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表哥说:“你要是从这里跳下去,就一定会摔成一滩烂泥。”

  那有如何?子强怪笑着说:“我不在乎的,活着多没意思,也许死了,还会有更多的人关注我。”

  不会的,表哥的声音冰冷:“你知道不会的。”

  子强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死过!”

  表哥说:“你知道,实际上你不但死过,而且现在就还是死了的。”

  他又叹一口气说:“也许当初你死了,有人关注一下,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子强听罢笑了,很随便的捋了一下头发。

  那动作让我很诧异,我从没看到过他这么捋头发的,那动作简直,不像是一个男生。

  在我手中的镜子里,子强开始狞笑。

  他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尖,到最后,明显是个女生的声音。

  “我以为你会完全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说。

  “我痛恨那种对别人的事情漠不关心的人。”她又说。

  表哥说:“那么跟子强有什么关系?你要他也去死?”

  我现在几乎可以看清楚子强身体里那个疯狂的影子了,就是那个大眼睛,对我笑的女生。曾经她的形象是那么可爱。

  但现在看来,只是一具发青的尸体了。

  “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与他无关就好。”她说,“你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会杀人的?”

  松也是因为这个死的?表哥问。

  “他活该!同样是人,又是同学,他竟然可以在我就要被杀死的时候毫不在乎的跑掉。他不配活着。”

  她的声音是那么哀怨,听得我难过极了。那天晚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只是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呢?我又做了什么?

  我迫切的想听表哥问出她的答案来,可是表哥却说:“你叫什么名字?”

  她一愣,说:“我叫小莹。”

  小莹,表哥说,我现在可以用你的名字称呼你,并且心平气和的跟你聊天,你是不是知道其他大多数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我当然知道,他们一看到我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小莹说。

  表哥说:“对,你也知道,这正不正常?”

  她说:“正常,人见到了鬼,通常都怕的可以。”

  “但是也有我这样的。”表哥说。

  是的,也有像你这样胆子大的。

  “让其他人也这么大胆行吗?”表哥说。

  小莹不以为然的说:“不可能!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胆大的人!”

  表哥说:“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本来也没有这么多大公无私,见义勇为的人的,别人怎么做,我们是不应该去要求的。”

  他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毫不犹豫,小莹听了,登时懵掉:“不该吗?难道我死,只是因为命不好?”表哥不说话,我知道他也没法回答,他只是看着她。

  她低下头,慢慢地滑出了子强的身体。

  我知道表哥胜利了。

  他忽然过来,在我举着的镜子上敲三下。

  五,回忆

  我一下子被拉出去,坐在天台上。

  子强迷迷糊糊的,我把那家伙扶回寝室。“我一定是撞鬼。”他说,然后给自己画个符贴在脑门上。“你要不要?”他问。

  “不用了,你有能帮助恢复记忆的东西吗?”

  子强想了想,找出个玉佩递给我。“这个东西反正对我不灵,要不你试试。”

  那是枚古老的灰绿色的玉,上面还有醒目的一条裂痕,我把它挂在腰上。

  我有点累,渐渐出了神,好像回到了昨天晚上……

  ――我过去了,礼貌的敲了敲女厕所的门。“同学!你怎么了?”

  哭声继续着,没有人回答我。

  我用力再一次敲门,我觉得那声音该把一楼都震动了。“同学!你没事吧?”

  喊的声音很大,尾声消逝在楼道里,有点颤抖。

  还是没有回答。

  我想不出自己该干什么,直到马上的一声尖叫。

  那是一个女孩所能发出的最***的声音。

  我本能的推开门冲了进去!

  我冲进了女厕所。

  一个女孩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我。

  不过她再也叫不出声来,一双大手狠狠的掐住她脖子。我看着非礼他的人回过头来,恶狼一般瞪着:“滚出去!不然要了你的命!”

  我听到这声音竟然哆嗦起来。

  “你……放开她!不然我就,我就报警!”哆嗦着我拿出手机。

  还没拨完那简单的三位号码时,歹徒冲我扑过来。

  他高大,强有力,而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我的头一下撞在墙上,失去了知觉。

  ……

  这就是一切吗?我气馁,我对自己的表现太不满意了。

  也许我也有份,害死她。

  结局,真相

  我沉沉睡去,梦见表哥。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问。

  歹徒杀死小莹的时候,明明我在场,那么松又是怎么死的?

  表哥说,不,小莹死的时候,你根本没有看见她。

  你看见的一切,除了松,都是幻觉。

  真正看到小莹死的,是松,他下自习偶然经过,看到歹徒把小莹强行带到女厕所。

  由于害怕,他跑了,慌不择路的在楼里耽误了很长时间,才撞到你。

  那时候歹徒已经走了,你们两个听到的笑声,你后来听到的哭声和看到的场面都是小莹的鬼魂制造的幻觉。那只是她想报复见死不救的松的手段而已。

  “那,她是怎么杀死松的?”

  表哥停顿一会儿说:“她附在你身上,吓死了他!”

  怪不得,我记得他临死的眼神。

  我说,还是你有办法,你看透了一切的真相,那天就是你附在我身上送我回来的吧?

  表哥说:“不,是小莹送你回来的。”

  然后她就躲在你带回去的那本书里,要不然她就不会听到子强的话了,那是她的书,偶然间被慌了神的松捡到的。

  她没有杀我,还送我回来?

  从那之后,再过了一个多月,我梦到小莹跟我说再见。

  她大大的眼睛眨巴着,好像很快乐。

  的确应该快乐。

  “那个在自习室杀死女生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是附近的民工。听说是投案自首的,因为他说自从杀了人,每天晚上都作恶梦,没有一时一刻能安心。”胖子第二天告诉我。

  “我还得告诉你一个真相。”没人的时候对着镜子聊天,表哥说:“我的生命和灵魂早已经没有了,从你打碎阿霞的镜子令我死亡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浑然一体。”

  “其实现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是同一个人,你不必总是这样跟我说话,因为我们是一个人的。”

  真的吗?

  我忽然惶恐起来。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好像只能要求表哥了。

  “我不相信。”我说,“表哥,我还是喜欢这么跟你说话。”

  镜子里的他叹一口气,神色却是欢愉的。

  我知道他会欢愉,因为他就是我。

  我只有不相信,才会好过。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严酷。

  当你不能够完全信任和依赖周围的人的时候,你就是孤独的。

  我拒绝孤独。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