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深圳特区报

历史瞬间

1941年12月,日军侵占了香港,以阻碍交通为由,将沙头角3至7号界碑拔除,并在这里布起了铁丝网,“中英街”因此得名。抗战胜利后,1948年4月,国民党政府和港英政府双方在沙头角重新勘界。自此,一边为国民党联防大队据守,一边为港英军警把守。1949年11月中旬,深圳解放之后,我部队进驻并接管沙头角,中英街边境贸易一度繁荣。


1949年沙头角解放之日,英警与我军战士隔界碑对视。(资料图片)

探访中英街解放初期那段鲜为人知而又风云激荡的历史,记者发现,这条小街尽管历经沧桑变幻,但民风依然质朴淳厚,同时又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

沙头角街道办李海友、中英街历史博物馆馆长孙霄,还有执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渔灯舞的沙栏吓村村长吴天其,无一不对这条小街和它的历史无比珍视,他们热情地邀来80岁的老店主何集庆、82岁的老居民刘马央,以及1949年进驻沙头角的民运队锦州队队长范济群、解放时担任沙头角墟副墟长的86岁香港老人吴马生。老人们激情满怀、声情并茂地向记者讲述了收藏在各自记忆里,中英街解放前后那段波澜起伏的沧桑岁月。

共产党来了,敌首闻风而逃

烽火岁月,激情人生。沙头角中英街的解放还是颇具戏剧性的。

中英街最早由梧桐山流下的小河河床淤积而成,原名“鸬鹚径”。英国殖民主义者在割占香港和九龙后,又于1898年8月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和《香港英新租借合同》。1899年英国实际接管新界,即九龙半岛界线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包括大屿山等230多个岛屿在内的广大地区,总面积达971.4平方公里。同年3月18日,在“鸬鹚径”上树立了界碑,东侧为华界沙头角,西侧为英界沙头角。1941年12月,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侵占了香港,以阻碍交通为由,将中英街3至7号界碑拔除,并在中英街上布起了铁丝网。抗战胜利后,于1948年4月,国民党政府和港英政府双方在沙头角重新勘界,举行重竖界碑典礼。自此,一边盘踞着国民党肖天来联防大队,一边为港英军警把守。

82岁的老人家范济群的娓娓讲述,为我们揭示了肖天来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仓皇越境撤逃香港的真相:1949年,解放的烽火在广东大地上正呈燎原之势,同年10月至11月间,广州、惠阳、宝安都先后解放,唯独沙头角,还踞守着国民党肖天来联防大队。同年11月中旬,担任惠阳县民运队锦州队队长的范济群,率队与武工队清河队进驻沙头角。肖天来得到消息,怕被活捉,连夜就带着几名心腹、几条短枪,越境逃到了香港。民运队和武工队长驱直入,在沙头角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顺利接管了国民党联防大队三四十人的武装。

范济群提到这件事情,还说起了肖天来盘踞沙头角的如意算盘,“他除了幻想能起死回生外,主要还是希望利用沙头角的地理条件,随时逃跑到香港。”1949年11月中旬,民运队锦州队和武工队清河队进驻盐田,肖天来闻讯立刻跑到香港去了。


深港群众欢庆解放,商店飘扬五星红旗。 (资料图片)

肖天来跑了,但是大队没跑。“大部分的部队和枪支都留在了沙头角,残部群龙无首,我们在联防队里也有内线,他一走,联防大队就宣布起义了。”范济群回忆。武工队清河队负责接管联防大队部武装,大约共有三四十人,负责维持社会治安秩序和边境缉私工作等,民运队锦州队则负责宣传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立基层政权工作。

“我们锦州队一进沙头角就扭着秧歌,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从桥头一直进入小镇,两旁的观众都鼓掌相迎啊,大家很欢迎共产党的。”范济群开心地说。联防队被接管后,武工队清河队队长向全体联防队员讲话说明我党政策,并随即进行了整编工作,大部分联防队员被遣送回家,个别留下了,社会治安没有出现大的混乱。“我们还挨家挨户访问,宣传我们的政策,还组织全镇的民众进行大扫除,清洁大街小巷,卫生面貌焕然一新。”

在解放初期的沙头角墟副墟长、今年86岁的吴马生老人记忆中,沙头角一解放,中英街都沸腾了,街上居民,无论是大陆的,还是香港的,无不处在欣喜兴奋之中,奔走相告着解放的喜讯;街道两侧的店铺,各家各户争相插上了五星红旗。

记者了解到,中英街两侧插满了五星红旗的景象,同样被岭南大学香港与华南历史研究部黄君健、郑慧庄等人搜集的一张外国摄影师的作品所证实。

中英街居民还专门组织了欢庆解放的大巡游,巡游队伍打腰鼓扯大旗一直走过中英街,走过沙头角的大街小巷,最远还走到了盐田村。那激动人心的一幕幕,在中英街很多老人的脑海中记忆犹新。

1952年,著名的“红色前哨连”进驻沙头角,这是当时与“南京路上好八连”齐名的全国4个模范连队之一,1961年,连队指导员赵玉珍在北京受到了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他们的进驻,保证了中英街边境的和平安定。1969年3月,该连奉命从沙头角镇调至珠海拱北茂盛围,维护珠澳边境安宁。

解放初边境贸易一度繁荣

中英街成为边境贸易重镇,由来已久,而在解放初期,这里的工商业发展势头非常好。

吴马生老人告诉记者:1949年,东和墟和沙栏吓村刚刚合并成沙头角墟,卢乙发担任墟长,他担任副墟长。边境限制人员出入后,吴老伯负责给群众签发过境证件以及鱼栏管理。解放初期,百业兴旺,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农业、渔业、养殖业和手工业得到了恢复发展,市场又开始变得繁荣,中英街上更是生意兴隆,各色店铺有130家以上。在这里做生意的,一半是沙头角东和墟的富裕人家,另一半则来自惠东、东莞等地。

这个时候,获得新生的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经济蒸蒸日上,沙滩上满眼都是晾晒的鱼干;当时每逢一、四、七墟日,以阳和街为中心的沙头角墟盛况空前,沙湾、龙岗、横岗、莲塘、大小梅沙等周边区域的人都要到这里来赶墟。听了吴马生的讲述,当年的繁华胜景,好像就在眼前。

“解放初期,中英街很繁华很和谐,墟市上鸭子的价格才卖到两毛钱一斤呢。”何集庆这样说。另一方面,为了加强城乡之间的联系,政府修建了一条从沙头角经伯公坳通往深圳的公路,这条公路打通了长期封闭的沙头角,贸易变得更加活跃,同时使得沙头角的青少年可以到深圳的中学去读书,为沙头角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中英街集市在1952年解散,由于政策原因,小商人小业主好像一夜之间跑掉了。从那时开始,中英街进入了长达几十年的“非常时期”,两边的交流中断,一直到改革开放,来购物的人流大潮重新涌入中英街。

解密

中英划分租界 村民自发抵制


岁月沧桑。钟灵毓秀的中英街,掩藏了多少鲜为人知的史实和人文?

据沙栏吓村村长吴天其介绍,沙栏吓是中英街唯一的一个自然村,吴氏宗族已在这里繁衍生息了300多个寒暑春秋。吴天其提供的一份港英政府约制作于1910年的中英街分界图显示,如今的中英街所在位置原来都是沙栏吓吴氏宗族的田地。

记者发现,深圳本土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渔灯舞的遗存地,就在沙栏吓!

为了让记者更加了解中英街的历史,沙栏吓村村长吴天其还专门邀请了自己的伯父、住在香港86岁的吴马生老人给记者讲述。一接到侄子的电话,得知记者要采访,老人当即答应,还专程从香港粉岭的居所赶到中英街,与记者重温那段难忘的岁月。

吴马生介绍说,中英街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被香港租借新界并勘界以后,这里到处还是田地,没有建筑,更没有街。大约是在上个世纪民国初年,在第四号界碑老榕树到第五号界碑之间才盖起了建筑物,但仍是一条泥泞的土路,连个街名都没有。1938年日本侵略军第一次从大亚湾登陆后,占领了沙头角,日英对峙,边境区域拉起了铁丝网,沙头角的这条小街,才有了一个名字——中英街。

解放初期,中方将中英街更名为“中兴街”,但港英政府仍沿用中英街的名称,但沙头角这边就一直坚持叫“中兴街”。

“我们的先辈非常爱国!如果不是他们坚持,当年沙栏吓村已经被英国占领了。清朝时满清政府的无能,同意英国人租借香港。满清官员和英国人便以桥头为界,竖起了长长的一排小旗,划分租界。但沙栏吓村的先辈们爱国心切,不同意自己的村庄被划分到英租界,将小旗一一拔去。英国人再度插上小旗,村民们就再拔一次。就这样插了拔,拔了插,再插再拔。最终,英国人无奈,只好妥协,将租界重新划分到当年的小泥路中英街。”

解放大会当天 港英布起重防

中英街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范济群老人回忆的故事,则发生在解放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

解放沙头角这个节点上,范济群记忆最深刻的,还是进驻后第三天举行的庆祝沙头角解放大会。会场设在沙头角东边的庙前广场,沙头角和周围的村民来了七八百人。那天,最紧张的是界碑对面的港英军警,他们担心我方打过新界解放香港,中英街那头布满了军警,菜园角一带还架起了轻重机枪和大炮等重武器。“我们都没有过界,他们是虚惊一场,慢慢撤掉了重防,边境紧张的气氛才逐步消失。”范济群说。

今天,我们可以从中英街历史博物馆保存的两幅1949年中英街历史照片上,体味到当时的气氛。第一张照片记录的是,在3号界碑两侧,英国军警和解放军士兵,分立界碑两侧,互相对视;第二张同为这两人,已经隔着界碑友好地握手。从紧张敌视到好奇友好,并不是界碑所能阻挡的。

街这边解放了,来了共产党,这样的消息,当然在街那边引起了震动。庆祝大会那天,沙头角还涌进了大量香港新闻记者来采访,对他们来说,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我军会不会打过新界解放香港?最后,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不会。

范济群在沙头角工作的时间并不长,锦州队从进驻到离开,大约只有两个月时间。“12月,我们离开沙头角时,乡亲们送给了我们许多红旗,当队伍离开时,红旗飘飘,群众依依不舍送别,场面很动人。”范济群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感慨万分。

人物

刘马央

庆祝解放,深港两地居民参加游行



中英街老居民刘马央深情讲述。本报记者 吴铠峰 摄

82岁的刘马央身体好得很,每天都要到老年活动中心跟一些老朋友聚会打牌,说话也利索。“当年,沙头角的居民都盼解放啊。”老人感慨地说。

刘老和他的父亲都是在沙头角出生长大,在旧社会时家里很穷,刘马央那时候靠给别人做挑工过日子。临近解放时,刘马央就从一些地下党那里收到了消息,共产党很快就要进沙头角了。那时候,中国共产党在沙头角的负责人是刘德谦,在东和小学以老师身份做掩护,刘马央对他印象深刻,“个子很高,性格很温和。”大约1938年左右,刘马央在东和小学读书,慢慢通过刘德谦接受了进步思想,心向共产党。他慢慢和刘德谦熟悉了,才知道对方是地下党,快解放的消息也是从他那里传出来的。

终于盼到解放了!这个时期,刘马央老人印象最深的是参加当时的大游行,“我们还在沙头角游行一圈,大家敲锣打鼓,庆祝新中国成立。还有不少香港的居民也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一起来庆祝。”刘马央开心地说。

解放初期,中英街的边境斗争特别激烈,国民党在这里潜伏了不少特务分子搞破坏。1951年,刘马央参加了民兵组织,第二年成了民兵连长,民兵组织保护地方,巡逻放哨,“那时候,我们民兵跟解放军战士关系非常好,解放军战士是我们的后盾,我们熟悉当地情况,我们互相依靠,是鱼水之情。”刘马央说。1954年,他参加工作才离开沙头角,直到1970年回到沙头角居住。

人物

何集庆

四代祖业,店铺曾作抗日情报据点



百年老店明兴百货的老板何集庆激情忆当年。本报记者 吴铠峰 摄

何集庆,今年80岁,“明兴百货”的老板,其祖父辈起便在这里从商,百年历史四代祖业,何家的命运跟这条小街紧密地捆在一起,或许,我们可以从他的讲述中,一窥中英街的历史烟云。

兴衰起伏,苍茫明灭。何集庆老人介绍,他家这间店铺,是祖父那一辈于1920年在此买地2万平方米建起来的。祖父本是盐田四村人,远渡重洋创业,在牙买加积聚财富后,衣锦还乡,骑着大白马进村,还就在沙头角犹献街买房置地,经营起了生意,始而中药,继而进出口贸易,再而金铺,凡此种种,到如今,明兴百货已走过了90年的沧桑风雨。

我们在找到何集庆之前,沙头角街道办李海友向记者介绍说,何集庆的祖业生意以前真好啊,当年都是用几个柜子装钱的。我们在他现在经营的“明兴百货”店里等他,老人慢慢走进来,跟一边闲着的店员打了个招呼,慢慢地踱进后面的厅子里接受采访。我们很难想象,这个店面,曾经是收集日军情报的一个据点,曾经是日进斗金的旺铺。

1906年,何集庆侨居牙买加的祖父何其玉决定回国发展,祖父回国定居的时候,正是中英街边境贸易兴旺的时期,他在中英街买下2万多平方米的土地,1920年开了间“茂生堂”药店,从此扎根中英街。在何老的回忆中,由于当时的边境贸易比较活跃,祖父确实很有钱,“我们的老家是在盐田四村,我祖父回去的时候,都是骑着白马回去的。”他回忆说。

抗日战争时期,中英街被日军占领,他们在街上拉起了铁丝网布防,中英街上的贸易陷入了停顿。日军在中英街桥头对面设立哨所,“茂生堂”中药店由于靠近中英街桥头,对面是日军哨所,“茂生堂”成了一个情报收集据点。何集庆虽然年纪很小,但人却很机灵,经常利用药店做掩护,收集日军的情报,监视桥头日军的布防情况。

日军投降后,中英街上的铁丝网被拆除,这个时候,中英街陷入了最混乱的时候,土匪出没,抢劫横行,港英政府要求当时的港九大队维持治安,而这个时候,中英街的贸易一度陷入了最低潮。

何家最兴旺的时期是从建立深圳经济特区以后开始的。1981年,何集庆审时度势,将“茂生堂”药店改为“明兴百货”,出售日用百货商品,雨伞、味精、尼龙布、肥皂等日用百货都供不应求,人们疯狂抢购。

那是何家生意最辉煌的时候,“一天有几万人如潮水般涌来,我们店每天最少也有十几万的收入,多时有三十多万,这仅仅是中等水平,周边金铺日营业额都有百万以上,一些沿海地区的农民甚至装着满满一麻袋的钱前来购物。”

香港回归一两年后,情况开始变化,来中英街旅游购物的人越来越少。中英街失去了往日繁华,来这里的游客似乎也只“逛街”不“购物”。这个突然衰落的过程,让何集庆唏嘘不已。如今,“明兴百货”早已无缘“日进斗金”,全日开业也变成半日,守着一个月千来元的营业额,陪着何集庆和太太安度晚年。

回眸

小街很短 历史很长



沙栏吓村村长吴天其(左一)讲述风雨中英街。本报记者 吴铠峰 摄

我记得第一次去中英街的感觉:小小的一条街,浓缩着中国近现代的百年历史,似乎每一个角落,都写着故事。

去中英街采访之前,我产生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换位感觉:假设我是当年解放时,中英街上一个港英政府的军警,突然看到中英街上另一边红旗飘飘,人民欢腾鼓舞,庆祝解放,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突然摆在街道两旁,曾经被欺凌的民众,突然翻身做主,该是如何的感慨。

一条长度只有250米长的小街,也是深港边界的组成部分,它见证了中国从清末列强侵华到新中国逐渐走向富强的历史,经历了敌对、冷战、合作、融合的历史风云。这个有传奇色彩的小街,其历史独特,举世罕见,而在解放这个重大转折的时间节点上,我们更有理由去关注和记录。

今天走进中英街,看到的是中英街上休闲的生活,已经不多的购物人群。昔日的耻辱已经过去,而当年购物天堂时期的人流狂潮也慢慢消退。但距离中英1号界碑仅有五六米的中英街警世钟,仿佛引导人们穿越时空隧道,再次目睹中英街曲折心酸的历史场景,每一个身临其境的中华儿女都会百感交集。

小街很短,历史很长。如今的中英街,如同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见证这中华民族百年的兴衰史。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