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荆楚网

外婆、母亲和她的背上都有一粒朱砂痣。外婆和母亲婚姻的不顺,似乎预示着她的情路也不平坦。但她不信命,她不相信自己的爱情,早在出生时就被打上悲伤的烙印。

采写:记者张庆通讯员赵靓

讲述:红绵(化名)

性别:女

年龄:27岁

学历:初中

职业:经商

状况:离异

时间:3月3日13:30

地点:报社一楼大厅

红绵(化名)是个对自己很没有信心的人,当她在电话中提及学历和离异的事情时,多少有点不自在,因而在我的想像中,红绵应该是怯懦的、瘦小的。伴着午后暖暖的阳光,红绵走进了我的视线。出乎意料的,一米七的高挑身材,摇曳生姿;不大的单眼皮生得非常好看,仿佛春天的柳叶,渲染出缕缕风情。

“我没什么文凭,更谈不上好口才,请不要在意。”她依然怯生生的样子,轻柔的语气仿佛怕惊动了窗外的小鸟。“你的声音很好听,要是再大点,就更完美了。”我笑看着红绵。红绵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仿若低垂的杨柳,轻轻拂过水面。等她再次抬起头时,声音清晰了许多。她渐渐甩开拘束,口齿伶俐地投入了回忆之中。

三个女人

母亲常把我生活坎坷的根本原因,归结为背上的一粒朱砂痣,但我始终不相信这一点。我的外婆一出生就是个孤儿,为了换一碗米饭,她被迫嫁给大自己30岁的男人。我妈妈任劳任怨,却换来爸爸一次次无情的背叛,终日以泪洗面。

妈妈和外婆总是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童年的我体会不到那种复杂的关注,只知道我们三人的背上,都有一颗朱砂痣。相同地方,相同大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外出谋生了。我走过了全国大大小小十几个地方,我用眼睛看,用耳朵听,总之是用最廉价的方式去吸收一切我感兴趣的东西。

虽然没读过几年书,但我却积累了不少社会经验。飘荡累了,我选择了在武汉安定下来,专心学习美发技能。我内心十分好强,不甘心一辈子为别人卖命,渴望有一天能给自己打工。1999年,我开了一家小理发店,虽然只是十几平方米的小地方,装修也十分简陋,但我终究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我不错的剪发技术和爽朗的性格让小店的生意十分红火。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了雨杨(化名)的父母,两位老人总是喜欢找我洗头。他们脾气非常好,我常和他们聊家常。这种感觉很温馨,有时我会产生错觉,好像回到了父母身边。间接地,我认识了雨杨。他总是不讲话,却把不同的朋友带过来洗头。我知道他是好心帮我,所以有时也会主动和他说上几句。

两个老人

熟识后,很多朋友开始撮合我们两个在一起。我出门在外这么多年,也有不少人追求过我,可他们基本上都是些“移动体”,一点稳定性都没有。而雨杨给了我一种稳定的感觉,因为他是武汉本地人。虽然他没有固定的工作,但他和他的家人,给了我稳定的家的感觉。

此时雨杨的父母找到我,希望我能成为他们家的一员。他们说,从一开始,他们就认定了我会是他们的半个女儿。我和雨杨很快结了婚。“我太渴望安定了,以至于我那么迅速地套上了婚姻的枷锁。现在想想,当初真是荒唐,其实我喜欢的是雨杨的父母,而不是他。”红绵细长的手指此刻交织在一起,如同那些纵横交错的时光岁月。

我们平静地生活了一年,有了一个乖巧的女儿。我有自己的生意要打理,家庭和工作难免出现偏差,我不敢说自己是合格的妻子。雨杨也算不上一个好丈夫,他一直都没有一份正式工作,每天除了喝酒就是睡觉。

2002年9月,雨杨和我还是走上了离婚这条路。他偏执地认为我会为了孩子再回到他的身边去,所以抢走了孩子。失去孩子,让我非常心痛;但离开雨杨,我却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好像重生一般轻松。

一个男人

这么多年来,我的理发店来来往往许多人,总有一些人想走进我的生活。作为一个在异乡打拼的单身女人,我知道自己身上散发着吸引异性的气息,但我就是凭直觉对他们一个个投了不信任票。2003年8月的武汉,酷热难耐。中午,一个大汗淋漓的男人走进我店里洗头。我发现他的头发是刚剪过不久的,但效果实在不怎么样。出于职业敏感,我顺手把他的头型做了修整。他憨憨地笑出了声。这就是我和默凡(化名)相识的画面,我记住了他黝黑的皮肤和男人的汗水味。此后,默凡成了我店里的常客,有事没事都爱过来转转。我的回头客很多,一开始,我并没有把默凡特殊对待,只是聊天时,觉得他性格沉稳,不好吹牛,还特别能照顾别人的情绪。时间长了,和他讲话也就特别投缘。

一天晚上,月凉如水。默凡正好在我店里剪头发,我不由自主地跟他讲了我的经历。听着默凡沉重的呼吸,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忧伤,竟一下子在这个男人面前哭了起来。默凡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在旁边默默地守着我把眼泪流完。一周后,默凡邀我出去吃饭。夏日的微风轻轻吹动着我的裙摆,我的腿,不小心碰上了他的腿。这个大男人竟然红着脸告诉我,他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那天,我们聊得很开心,又喝了很多酒,最后就浑浑噩噩地发生了关系。

就是那一夜情,促使我和这个大我4岁的未婚男人确立了恋爱关系。用“心随身走”来形容我的改变真的很恰当,我开始全身心投入到这份感情中去。在默凡身上,我感觉到初恋的青涩,享受着激情的澎湃。默凡有空时,都会在店里陪我,静静看我的剪刀在空中飞舞,轻轻为我掸去身上的发丝。红绵扬起下巴眯起眼,光线落在她的眼角,有一种狐狸般的风情,这就是所谓的媚眼如丝吧。“默凡丝毫不介意我是个离过婚的女人,我一度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最后的依靠。那段时间,大家都说,是爱情的魔力让我越来越爱笑了。”随着红绵的微笑,那眼角风情更甚。

零个孩子

俗话说“新年新气象”,没想到2005年一到,别的没有变,默凡对我的感情倒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一直自卑地认为,自己离过婚,不光彩。所以,即使我们感情再好的时候,我都只是做默凡背后的女人。年初,默凡弟弟要结婚,默凡说他想带我回老家参加弟弟的婚礼。听到默凡这样讲,我的眼泪当时就落了下来。他是想和我认真在一起的,我没有看错人。这是第一次见默凡的家人,紧张不言而喻。两位老人看着年过30的儿子终于领女朋友回来了,非常高兴。他们并没有嫌弃我离过婚,甚至说出“想女儿的话,可以交给他们带”的话。老人对我的肯定,是一颗很大的定心丸。

那几天,我经常一个人偷偷傻笑,幸福之门好像已经对我打开。我和默凡开始计划着5月份的婚礼。然而就在2月,默凡的生意遇到了打击。默凡意志非常消沉,脾气越来越大。他总是在言语中流露出想要个孩子的愿望。我以前在坐月子的时候,曾落下很严重的妇科病,医生说会影响生育。这一切,我以前都告诉过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又一再强调这一点呢?我不相信朱砂痣的预言会在我身上再次灵验。我守在默凡的身边,支持他,照顾他。我相信默凡是一只势头强劲的潜力股,只要给他一个支点,他就可以翻身。

可是默凡却越来越烦躁,开始不断挑起“战争”,焦点,总是围绕着孩子。有一天,默凡甚至对我说:“只要你在一个月内怀孕,我就马上和你结婚,我不想断子绝孙。”我睁大双眼,使劲想看清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默凡。很可惜,一样的嘴唇,一样的弧度,吐出来的话却那么的冰冷。我和默凡就这样分手了,我不愿意相信,一直努力付出、积极生活的我,会重蹈外婆和母亲的覆辙。难道,我此生都无法遇到真心待我的男人吗?难道,一切真和那颗痣有关吗?

上个礼拜,我去了医院,把那颗痣点掉了。当医生用激光在我背上弹射而疼痛时,我的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当时医生奇怪地看着我,他不会明白:每一丝疼痛,都是未来幸福的一线曙光。

一颗痣的重量

一个人的命运会与身上某一颗痣有关联吗?这种唯心的说法当然不可信。否则,凭现代的整形美容技术,人人都可以整出个能进入福布斯榜榜首的富豪命来。所以,我更愿意相信,红绵去掉背上那颗朱砂痣,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行为,是一种形式,表示与过去的一段经历告别,就像我上大学时,班上某男生失恋了剃个光头一样。如果红绵果真是将背上那颗朱砂痣与自己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并与外婆和母亲两代人的朱砂痣及命运联系在一起,那么,她的去痣之举,只能说,她比外婆和母亲两代人更注重仪表了,骨子里的不自信仍然没变。

爱情无对错,默凡想要个孩子,这并不过分,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想法。红绵没理由责难他。只能说红绵还没有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天地之大,无所不有,总会有人跟大多数人的想法不一样,也许,有那么一个人,会爱红绵爱到可以不计较一切,不计较她的婚史,不在乎她有孩子,可以做到一辈子不要自己的孩子……只是红绵还没遇到。那么,红绵现在该做的就是做个自信女人,等待到某一天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而不是对背上那颗朱砂痣耿耿于怀,去不去掉都无所谓。不过,痣既已去,那就轻装上路吧,毕竟,身上少了一颗痣的重量。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