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新浪读书

  当徐悲鸿在上海从不名一文的乡下青年到进入哈同花园,成为康有为、蒋梅笙等名流的座上客时,在1912年末创立上海图画美术院的刘海粟也已经在上海滩颇有名气。学校初创伊始,因乌始光年长,被推为校长,刘海粟任副校长,至1916年,乌始光辞职,刘海粟自任校长,并将学校改名为“私立上海图画美术学校”,随即着手教学改革,停办选科,增设预科以及师范学科。

  在这之前,上海图画美术院也是在经费奇缺的情况下勉强坚持,先后搬家两次,最后迁校舍到西门外的白云观务本女校旧址。按照学科规定,高年级的学生应该有人体模特儿实习课,但是当时人们思想观念保守,很难接受全裸,模特儿更是难找,只好用一个男童代替。学生们老画男童,逐渐感到厌倦,后来改请一个壮年男子模特儿。先是半裸,半年后,学校请这个模特儿全裸,这人认为这是对他的极大侮辱,拂袖离去。不得已,刘海粟开始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应征而来的人很多,但因为要求全裸又都离开了。据说,有一个人此前已经答应全裸让学生画,并立下了军令状,若是临阵逃脱愿意受罚,结果,当他走到众多学生的面前脱衣时,他满面通红地说: “我愿意受罚。”可见,做全裸模特儿迈出第一步是何等艰难。在这种情况下,刘海粟还是寻找到了一位愿意全裸的模特儿,也使得高年级的写生课得以顺利进行。

  1917年,上海图画美术学校的成绩展览会在上海张园安屺府举行,因展品中有在校学生的人体习作,当时舆论哗然,很多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物,上海城东女校校长杨白民看后大骂:“刘海粟是艺术叛徒,教育界之蟊贼!”当时还有人在报纸上撰文说:“上海出了三大文妖,一是提倡性知识的张竞生,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锦晖,三是提倡一丝不挂的刘海粟。”一时间,社会舆论纷纷而起,矛头直指当时的美专校长刘海粟。

  刘海粟则毫不示弱,干脆以“艺术叛徒”的名号自称。并撰文反击:

  非性格伟大,决无伟大人物,也无伟大的艺术家。一般专门迎合社会心理,造成自己做投机偶像的人,他们自己已经丧葬于阴郁污浊之中,哪里配谈艺术,哪里配谈思想!伟大的艺人,他是不想成功的,他所必要者就是伟大,不是俗人的虚荣,不是军阀的战胜,是一切时间上的破坏,而含有殉教的精神,奇苦异辱,不能桎梏他的生涯;贫苦寂寞,时时锻炼他的性灵。虽然在悲歌之中,也能借其勇气而自振。他实在是创造时代的英雄,决不是传统的牺牲者,更不是社会的奴隶,供人揄扬玩赏。伟大的艺人,只有不断的奋斗,接续的创造,革传统艺术的命,实在是一个艺术上的叛徒!

  现在这样浮躁的社会、浊臭的时代里,就缺少了这种艺术叛徒!我盼望朋友们,别失去了勇气,大家来做一个艺术叛徒!什么主义的成功,都是造成虚幻之偶像,所以我们不要希望成功,能够破坏,能够对抗作战,就是我们的伟大!能够继续不断地多出几个叛徒,就是人类新生命不断的创造……

  这年8月,刘海粟读到了蔡元培发表在《新青年》上的文章《以美育代宗教说》,对文中“舍宗教而易以纯粹之美育”的思想深感认同,便连夜修书给蔡元培先生,一面表达自己对此宏论的敬意,另一面也希望得到蔡先生对上海图画美术学校的支持。蔡元培原本与刘海粟的姑夫屠敬山即为旧识,接到刘海粟的信后他立即提笔回复,并在信中附寄了一封他写给江苏教育会沈恩孚先生的信,希望沈能关照一下上海图画美术学校,由此,裸体模特儿的风波暂时平息了下来。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这只是关于模特儿风波的一个序曲。1919年图画美术学校的学生在静安寺路环球学生会举行画展,再次遭到来自政界、文艺界的阻挠。这一天,正当刘海粟带领学校的几个老师、学生摆放画的时候,从外面闯进来两个年轻人,以张挂淫画为由,强行关闭画展。不得已,刘海粟只得暂时关闭环球学生会的展览。

  但是对于引进新美术的思想,刘海粟并未放弃。1920年7月,他托朋友四处辗转,终于找到一位敢于全裸的女模特儿。刘海粟敢逆流而上将中国美术向前推进一大步,但也遭受了来自各方压力以及骂名,在纷纷扰扰的议论与骂声中,刘海粟的大名在美术界也愈来愈响。

  关于模特儿的争议并未随着刘海粟名声日隆而偃旗息鼓。1924年,刘海粟的学生饶桂举在江西举行绘画展览,陈列了几张人体素描,却遭到江西警察厅的取缔查封。饶桂举电告刘海粟,请他伸张正义。刘海粟当即给教育部长黄郛写信,又给江西省长蔡成勋写了信。两封信同时刊在上海各报上。

  黄郛致电江西省政府后,江西省警察厅立即撤销了禁令,饶桂举的展览会继续进行。但《申报》、《新闻报》却刊登了上海市议员姜怀素要求当局严惩刘海粟的呈文。他将上海社会的淫靡之风归咎到上海美专使用模特儿上。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也开始对刘海粟发难,他在给刘海粟的公开信中说:“先生以金钱势力,役迫于生计之妇女,白昼现形,寸丝不挂,任人摹写,是欲令世界上女子入于无羞耻之地方也……”

  刘海粟提笔应战,一时间,上海报纸热闹非凡。在刘海粟檄文般的回应下,朱葆三和姜怀素都选择了沉默,刘海粟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不曾想心有不服的姜怀素却引来了更大的反对者——民国枭雄孙传芳。

  孙传芳(1885-1935),字馨远,山东泰安人,1904年从保定北洋陆军速成学堂选送到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1908年冬毕业,1909年3月回国,此后开始了一生的戎马生涯,成为拥兵自重的军阀。世人皆知孙传芳杀人如割韭,却不知孙传芳也有爱好风雅、喜好读书的一面,尤其是他的一手好字,颇见功力。

  1926年5月,姜怀素致信新任上海督办的孙传芳,就上海美专使用裸体模特儿一事向孙传芳呈文,后来报纸全文刊登。上海知事危道丰随后就派人对上海美专发了严禁画裸体的禁令。

  刘海粟再次拿起笔,直接书陈孙传芳,5月19日,《刘海粟函请孙传芳、陈陶遗两长申斥危道丰》一文在《申报》发表。在这封信中,刘海粟引欧西各国有关裸体模特儿的例证,并指责议员姜怀素信口雌黄,轻言妄动,知事危道丰以儆谬妄,而彰真理。

  时隔不久,刘海粟接到孙传芳的一封信,信中写道:

  海粟先生文席:

  展诵来书,备承雅意。黻饰过情,抚循惭荷。贵校研究美术,称诵泰西古艺,源本洞晰,如数家珍,甚佩博达。

  生人模型,东西洋固有此式,惟中国则素重礼教,四千年前,轩辕垂衣裳而治,即以裸裎袒裼为鄙野;道家天地为庐,尚见笑于儒者。礼教赖此仅存,正不得议前贤为拘泥。凡事当以适国情为本,不必循人舍己,依样葫芦。东西各国达者,亦必不以保存衣冠礼教为非是。模特儿止为西洋画之一端,是西洋画之范围,必不以缺此一端而有所不足。美亦多术矣,去此模特儿,人必不议贵校美术之不完善,亦何必求全召毁,俾淫画淫剧易于附会,累牍穷辩,不惮繁劳,而不能见谅于全国。业已有令禁止,为维持礼教、防微杜渐计,实有不得不然者。高明宁不见及,望即撤去,于贵校名誉有增无减。如必怙过强辩,窃为贤者不取也。复颂日祉。

  孙传芳启

  六月三日

  孙传芳原本以为用这封信就能劝止刘海粟,但刘海粟并未就此停止捍卫艺术的奋争。6月10日,刘海粟再次在《申报》上刊登了回复孙传芳的全文:

  馨帅麾下:

  恭奉手谕,雒诵循环。敬悉帅座显扬儒术,教尚衣冠,振纪提纲,在兹一举。昔曾文正公奠平发乱,坐镇东南,劝学礼贤,讲信修睦,至今东南人士,称颂勿衰。今帅座武继先贤,发辉光大,此不第粟一人景仰之私,即我五省人士闻之,当亦欢忻雀跃,鼓舞同情。粟束发受书,研经钻史,长而问业于有道君子,默识乎微言大义,平昔诏戒诸生,悉本儒者之教。赐教各节,在粟固无丝毫成见,荷蒙厚爱,晓喻周详,粟非木石之俦,敢不俯首承命。惟学术为天下公器,兴废系于历史,事迹在人间耳目,毁誉遑惜一时。吾帅旷世英明,检讨义理,不厌求详,愿从容前席,略再陈之。

  现行新学制,为民国十一年大总统率同总理王宠惠、教长汤尔和颁布之者,其课程标准中,艺术专门,列生人模型,为西洋画实习之必需,经海内鸿儒共同商榷,粟厕末席,亲见其斟酌之苦心也。敝校设西洋画课,务本务实,励行新制,不徒仿西学已耳。自置生人模型以来,亦既多年,黉宇森严,学风肃穆,与衣冠礼教从无抵触之处。比读帅座与方外论佛法之书,救世深情,钦迟弥切。夫佛法传自印度,印度所塑所画之佛像,类皆赤裸其体,而法相庄严,转见至道。自传中土,吾国龙门大同之间,佛像百千,善男善女低徊膜拜者历千年,此袒裸之雕像,无损于佛法。矧今之生人模型,但用于学理基本练习,不事公开,当亦无损于圣道。此二者等自外来,并行不背,并育不害。盖可必也,吾帅以为不适国情,必欲废止,粟可拜命。然吾国美术学校,除敝校外,宁沪一带,不乏其数;苏省以外,北京有国立艺专,其他各省,恐无省无之。学制变更之事,非局一隅而已也;学校兴废之事,非由一人而定也。粟一人受命则可,而吾帅一人废止学术,变更学制,窃期期以为不可也。伏念吾帅下车以来,礼重群贤,凡百兴举,咨而后行,直道秉公,举世无匹,关于废止此项学理练习之生人模型,愿吾帅垂念学术兴废之巨大,邀集当世学术宠达之士,从详审议,体察利害。如其认为非然者,则粟诚无状,累牍穷辩,干渎尊严,不待明令下颁,当先自请处分,刀锯鼎镬,所不敢辞。率尔布陈,伏维明察。粟此敬请勋安。

  孙传芳看了信大怒,认为刘海粟不识抬举,不给他面子,刊在报端更伤了他的尊严,于是立即发出通缉刘海粟的密令。因为上海美专地处上海法租界,孙传芳不可能直接从法租界捉拿刘海粟,就电告上海领事团和交涉员许秋枫,交涉封闭美专、缉拿刘海粟。密令很快传遍了上海。6月23日,法国驻沪领事通知上海美专中国官方四次来交涉,领事已为美专辩护四次,告以美术学校皆有此项设施,但中国官方请求不休,此属意争,劝刘海粟暂且将人体模特儿撤去,以予面子,过段时间,仍可继续开办人体模特儿课。为了保全美专不被封闭,刘海粟不得不作暂时让步。

  但是上海知事危道丰认为刘海粟未得严惩,一直耿耿于怀,他以刘海粟在报纸上的文章损害他名誉权为由,将刘海粟告上了法庭。不得已,为了给官员和政府一个台阶下,刘海粟象征性地掏了50元赔给对方了事。

  自此,耗时近十年的裸体模特儿风波才算告一段落。政府不再追究,上海美专也继续进行真人模特儿的美术课程。《申报》发表文章对此事评价说:“刘海粟三个字在一班人的脑海里、心头上,已经是一个凹雕很深的名字。在艺术的圈子里,他不但是一个辟荒开道的人,并且已是一个巍巍树立的雕像。”

  此次战役,奠定了刘海粟在中国近代美术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很多人称他为中国提倡模特儿第一人,虽然后来这种说法遭到了很多美术界同仁的异议,认为刘海粟并不是美术教育史上引入裸体模特儿第一人,比他更早画裸体模特儿的还有李叔同(弘一法师)等人。其实不必纠葛于是谁第一个拿起笔来画裸体模特儿,单就从刘海粟因提倡新美术教育而与当权者开战,并将裸体模特儿观念普及世人这点而言,他就有了无可估量的贡献。并且,刘海粟这种坚持引入西方新美术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也早已超出美术史和教育史本身,从另外一个侧面展示出中国社会从传统走向现代的曲折历程。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三洲建築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