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2008-6-27 2:17:00 中国日报

最近,国际上流传着这样一首顺口溜:

  “美国病了,

  欧洲老了,

  俄罗斯牛了,

  中国醒了——起来了!”

  当然,这并没有全面反映当前世界各个大国的现状及其相互关系,但从其“调侃”中,人们还是可以看出一些大国的处境和动向,特别是“美国病”和我们时代的脉搏。

  近来美国一些知名的专家学者,包括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和新现实主义派,都忧心忡忡,纷纷议论当前国际形势的变化和美国的处境,为“美国病”探病因,寻药方,出谋划策。

  他们有些观点是比较接近的,那就是承认美国“一超独霸”的辉煌已是明日黄花,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正在衰落,单边主义再也行不通了。但他们对产生这种局面的“病因”和治疗前景,在很多方面意见相左,甚至大相径庭。

  2月8日,第51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又称“荷赛”)获奖名单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晓,英国《名利场》杂志的摄影师蒂姆·赫瑟林顿拍摄的这张照片获得 2007年年度照片奖。图片说明为“2007年9月16日,一名美军士兵在阿富汗战场上的掩体里休息”。(新华社发)世界新闻摄影比赛评委认为,这幅照片传神体现了“一个男人的疲惫和一个国家的疲惫”。

  有些人认为,“病因”主要是布什政府奉行了“扩张性甚至侵略性的全球政策”,企图“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塑造世界”。布什要努力实现“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并没有什么错误,这是美国的“历史使命”。但布什太倚重于“硬实力”,轻率发动伊拉克战争,以至造成如今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81%的美国民众都认为路线错了。

  也有些人认为,“病因”主要是“反恐” 扩大化和以“反恐”划线(说什么“不是站在美国一边,就是站在恐怖主义一边”),把“宝”几乎全压在这方面了。结果让中俄印等潜在对手“钻了空子”,趁机发展、壮大起来,开始挑战美国的权威。结果,把好端端一个“美国一统天下的时代”让位于美国不得不与之“分享权力的时代”。

  还有些人强调,“病因”一是美国的手“伸得太长了”,顾此失彼;二是随意挥舞制裁大棒,到处树敌;三是奉行双重标准,丧失人心。结果被动挨骂,成了孤家寡人。

  更有些人认为,“病因”主要是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变了”。实际情况“并不是美国变弱了,而是其他许多实体变强了”;“与其说是美国的衰落,不如说是印度、中国、海湾国家以及其他重要力量的兴起”,这些国家的兴起,正在改变着国际力量对比。美国现行的错误政策,只不过是我们时代变迁的一种“催化剂”而已;布什总统我行我素,一意孤行,只是进一步“加速了美国影响力的衰落”。

  由于对美国“病因”诊断不同,“药方”当然也很不一样。

  一、以罗伯特·卡根为代表的美国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认为,“民主政府和专制政府之间的全球竞争将成为21世纪的主要特点”,世界将再次被一场大规模的两极意识形态斗争所撕裂。鉴于中国和俄罗斯是这个“专制制度”体系的旗手,美国应未雨绸缪,筹组“民主国家同盟”来对付它们。

  二、以美国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为代表的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认为,当前有“五大战略威胁”正在逼近美国,其中位于最前面的是中国,其次是俄罗斯和伊斯兰“狂热势力”,以及“失败国家”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图谋等。美国必须把挫败这些威胁作为国际战略和政策的出发点。

  三、以《新闻周刊》国际版主编法里德·扎卡里亚和著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他自称是经过反思从“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阵营“变节”出来的)为代表的一些人认为,现在世道变了,“全球化所释放的力量正在形成一个使美国受到更多制约的世界”,“多极化体系已经出现,这正是主宰今天这个世界的现实”。美国 “须有自知之明”,“最好是学着如何顺势而为,别总以为它可以阻挡潮流”。他们还认为,今天的新兴强国(主要指中国和印度)都相对温和,同历史上帝国的崛起不一样;俄罗斯也和“历史上的侵略者”没法比;伊斯兰狂热分子只是13亿穆斯林的极小部分,成不了气候。美国不应用冷战思维来观察和处理问题,夸大它们的威胁。美国“需要更有想象力的多边主义”,并让这些新兴大国成为国际规则中“利益攸关”的合作者。

  四、还有一个“巧实力战略” 处方。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发表的一份报告声称,它“能通过对外战略转型,帮助美国摆脱当前困境、重振全球领导地位”。这个报告的牵头人一个是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一个是前国防部副部长约瑟夫·奈,是跨党派的。他们提出,美国应该采取一种“更聪明的战略”,从“硬实力”阶段,“软实力”时期,进化到“巧实力”以取胜,从而“提高美国国际行动的合法性,巩固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这个药方强调要处理好几对矛盾,特别是软实力和硬实力的平衡,意识形态和现实利益的平衡。目的是“修正目前走偏了的外交政策路线”,摆脱顾此失彼的被动局面,重振美国的霸主地位。这个药方给的一个“药引”是:美国要表现得“更加宽容”,要投资世界的善事,要提供他国人民和政府需要、“但没有美国的领导就无法得到的东西”。一句话,就是奉劝美国要做一个“仁慈的霸主”。

  很显然,上述前两付药方是“冷战思维”的产物。如果美国政府采用,无异于饮鸩止渴,既会破坏世界和平与发展大局,给人类带来更多和更大的灾难,也将加速美国霸权地位的衰落。后面的两付药方,都有些可取之处,在一定程度和意义上,有利于缓和国际局势,也有利于改进美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地位。但遗憾的是,这两个药方都念念不忘维护美国在国际上的“领导地位”,好像这个地球没有美国领导就不能转了,天下就要大乱了。因此,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那么,当前的“美国病”究竟应该如何诊治呢?

  杜鲁门总统早在1945年联合国成立时就当众告诫说,今后,不论美国多么强大,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为所欲为。杰斐逊总统也有遗训告诫说,不要试图将美国的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盲目地卷入海外事务。他强调“战争是要努力避免的最大邪恶”,它“既是对受害者的惩罚,也是对惩罚者的惩罚”。当年“冷战”的始作俑者、美国外交元老乔治· 凯南生前也曾以切身的体会奉劝美国政府,“最好把对领导世界的可能性的梦想和愿望缩小一点”,“这个星球绝不会由任何一个单独的政治中心来统治”,“不论美元还是刺刀都不能保证成功”。

  “温故而知新”。如果美国的专家学者能重温一下美国先贤的这些遗训,他们兴许能开出更好的药方:

  首先,必须看清,我们时代的变迁是客观事实,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近20年来,发展中国家大面积的兴起正在改变着国际力量对比。它们不是要求重新瓜分势力范围,而是要求公平、公正和平等的伙伴关系,要求和平发展。

  第二,必须放弃“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这一不切实际的图谋,以及与之相伴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同时坚决摒弃“冷战思维”这一味毒药,尊重发展模式多样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采取“合作共赢”和“平等相待”的方针。

  第三,发挥自己在高科技和创新等诸多领域的优势(包括在价值观方面某些可取的好东西),联合新兴国家,扶助弱小,做一个“好善乐施的强国”,共同应对恐怖主义等非传统领域的挑战,共创一个清洁与和谐的世界。

  若能如此,笔者认为,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美国仍将是我们这个世界一流的强国,甚至是我们时代的骄傲,受人尊重和爱戴。这不但是美国之幸,亦为世界之幸也!

  (作者:中国日报网站特约评论员,中国前驻尼日利亚、哥伦比亚大使,中国前APEC高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和学术交流基金会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