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 网易历史

在教育、改造妓女的同时,我们的军民稽查队每天晚上出动巡逻。一天夜里,民兵们抓到一对嫖宿的,第二天就游街示众。这一举动本想以正压邪,教育大家,谁知由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家,有些妓女手头确实没有多余钱,时间一长,连生活也无法维持了。一天晚上,一下就跑了十几个?



早在清乾隆年间,碛口已是镶嵌在山陕峡谷黄金水道上的一颗灿烂明珠。在晋商文化兴起的时候,闭塞落后的群山峡谷中,也顺着水路陆路交通,传来了先进文化的种子,在碛口生根发芽。鸦片战争以后,这里最早传来诸多的洋货,同时也传来资本主义腐朽、肮脏的恶习,抽大烟的、开窑子的日渐多了起来。

1939年12月“晋西事变”后,吕梁西部的几个县解放了,碛口划归离石县第七区,第一任区长由我来担任。碛口镇设立了镇公所,所长是西湾村的陈全福。由于历史的特殊原因,碛口镇妓女活动十分猖獗,据当时不完全统计,约有妓女50多名。新政权成立后,提倡解放妇女,男女平等。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我们于是年秋开始改造妓女,让她们改邪归正,重新做人。

妓女生存的土壤

初解放的碛口镇,虽几遭日军“扫荡”,但依着黄金水道,仍是车水马龙,货物源源来,市场繁荣,陆路交通道上驼铃昼夜响。就在这繁忙的五里长街上的300多家商号里,没有一个女售货员、女服务员,甚至没有带家的东家和掌柜,小伙计就更不必说了。“兴盛韩”、“三和局”、“祥泰玉”等商家,都是好几辈从河南、河北等省来碛口经商的,然而没有一个把老婆孩子带来的。当时商行好像有个惯例——买卖人三年探一回家。

那么碛口街里就没有女人吗?有。除少数住户外,剩余的就是妓女。据我们1940年普查,全镇有50多个妓女。她们不像旧社会大城市里的妓院一样,而是“单个户”,分别住在桃花沟、新沟、定心台、二道街、窳等处。名妓冯彩云已死,还有秋香则、贾麦莲、小金莲、阎秀兰、小月英、陆英则、小元宝、豆芽则、金圪 、活韭菜、软油糕、土货券、老法币、中南银行、洋学生等,她们都是从外地来的。

那时,“串窑子”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东家对掌柜的和伙计们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要求在进出店铺时,不能单独行动,特别是晚上外出,必须要挑上写有志号名称的灯笼,以示光明磊落。倘若有人偷偷摸摸地闯入“红灯区”,一旦被东家发现,轻则严加训斥,重则解雇。东家唯恐下人恋于美色,影响了生意,甚至怕有更加出轨的行为。真正逛窑子的,是外地来碛口的客商与花花公子,还有河路上的船家、艄公等。那时,我初参加革命工作,血气方刚,思想上进,对旧社会的这些陈腐陋俗实在有些看不惯,特别是在夏日的黄昏,姑娘们专门站在街头巷尾卖弄风骚,她们穿得妖里妖气,脸上擦着厚厚的脂粉,嘴唇上的口红涂得像朵喇叭花儿,有的甚至撩起衣襟,露出白生生的大腿,还有几个小脚女人,穿着五颜六色的绣花鞋儿,坐在街头的圪 上,脚翘得高高的,故意展示她们那三寸金莲。其实,老鼠抱腰脚(小脚)早已不是美的标志,大多数妇女已成为不大不小的“新旧改良脚”。

我和“兴胜韩”的少东家韩福兴是好朋友,我常听他说,他的七世祖在碛口开的是“兴盛韩”药店,到他父亲手上,兄弟三人就分成三个药店,即“兴盛韩”、“兴胜韩”、“新盛韩”。这三家药店进药,远则北京“同仁堂”,近则太谷“广昇誉”、“广昇远”。这些制药厂的人常来碛口,韩福兴也常为远客指点“红灯区”。有一次,他所干的事让爷爷知道了,被叫到柜房里严加拷问,最后还挨了板子。

不嫖、不抽、不赌是碛口商行不成文的行规店约。然而,也不都是一尘不染,烟花柳巷出入的东家、掌柜,还是大有人在的。鲁迅说“贾府的焦大是不爱林妹妹的”,自然,这里的小伙计和穷哥儿们也不敢痴心谈花问柳。

泪洒烟花柳巷

碛口的繁华,碛口的富饶,有多少人向往。

我不知听到有多少人多少次念叨赞誉碛口的顺口溜:

碛口柳林子,家家有银子,

一家没银子,旮旯扫得几盆子。

在战火纷飞的岁月里,碛口真的是“世外桃源”吗?真的家家有银子吗?这不过是对碛口繁华的赞誉。其实,当时的碛口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富的确实“珍珠玛瑙当柴烧,旮里旮旯尽元宝”,穷的则是“炕上没块簟(席子)片片,睡在炕上瞭见天”。就是肩挑小贩、做小本生意的人家,生活过得也非常紧困。至于那烟花柳巷里的姑娘们,谁没一本血泪史!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封建婚姻制度像一副无形的枷锁,套在人们的脖子上,禁锢着人们的思想,摧残着人们的心灵,破坏着男女美好的爱情生活。到碛口卖身的芳龄妙女,无一不是封建制度的受害者、牺牲品。

冯彩云,陕西米脂县人,还在豆蔻年华,就被狠心的父母卖给一个旧军人,冯受不了其夫的百般虐待,就偷偷地渡过黄河来到碛口镇,由于生活所迫而沦为妓女。自古红颜命薄,冯彩云仅活了27岁就去世了。关于冯的生平遭遇,民间艺人编成小曲儿,长达40段,至今一直传唱。其曲牌与部分歌词已收录《山西民歌集》。

小曲《冯彩云》,我年轻时也会唱,开头是叙事的,后面好多段就庸俗不堪了。今为说明冯的不幸身世,特节录几段唱词如下:

家住陕西米脂城, 四沟小巷有家门。

一母所生二花童, 奴名叫彩云。

二老爹娘太狠心, 只要银钱不要人。

把奴许配给残废军, 掀奴到红火坑。

泪蛋蛋本是心头血, 谁不伤心谁不滴。

看见我男人就想哭, 一天也不想活。

越思越想越心酸, 泪蛋蛋漂起九只船。

脱僵的野马断轴的弦, 逃到碛口街。

清早起来雾气腾, 前街里碰上程茂云。

你给奴家把地方寻, 奴家谢你的恩。

多亏朋友陈海金, 把奴引到兴盛隆。

浑身身衣裳都换尽, 还送奴桃桃粉。

第二个朋友李红有, □□□□□□□□(删去八字)。

管他面丑不面丑, 碛口开的义成厚。

第三个朋友李永发, 来的姑娘□□□(删去三字)。

□□□□□□□□(删去八字), 碛口开的同济华。

……

碛口的妓女,一部分像冯彩云一样,以逃婚的方式反对父母包办,反对万恶的封建婚姻制度。然而,“旧社会实在赖,妇女们不当人看待”,“天下乌鸦一般黑,走到天涯逃不脱”。这些逃婚者很难求得自由,跑出狼窝,又入虎口,泪水儿只有往自己肚子里流。上面提到的“小月英”、“软油糕”、“土货券”等,都是这样流落碛口的。

还有一部分是被丈夫遗弃的,或者是被所谓的情人骗来的。小元宝原来是国民党七十一师的一个旅长的小老婆,部队在碛口驻了些日子,在仓惶撤走时,就把她丢下了。这女人大烟瘾十足,迫于生计,只好靠卖淫来维持生活。小元宝越来越瘦小,已完全失去当初的姿色,沦为“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境况,对人生彻底绝望,终于在一天夜里悬梁自尽了。

另一部分是逼良为娼的。这个“逼”字除社会原因外,有他“逼”与自“逼”。当时社会腐败,吸毒成风,一旦成瘾,不可自拔,何等丑事,无所畏惧。“中南银行”的丈夫早夭,公公和婆婆都是洋烟鬼,就将其带到碛口,逼良为娼,以供他们苟延残喘。再如“老法币”,据说原先也是好人家的媳妇,只因肚子常痛,吸了几次大烟,不觉就吸起了瘾。家里无力支付她的这笔开支,自己就把自己逼上了卖身的地步。这女人在碛口也没有唱“红戏”,一天早上,有人有黄河岸边发现了一双红鞋,“老法币”也从此消失了,人们猜想她跳了黄河。

教育、改造妓女

我出生于碛口西头村的一个殷实人家,在高小读书期间(1938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学校毕业后,我先在牺盟会里搞党的秘密活动,“晋西事变”后,我担任了离石县第七区区长。区政府驻碛口“当铺院”。因我是本地人,情况比较熟,虽然当时我才17岁,但工作做得还不错。

教育改造妓女,这可是一件细致而复杂的工作。记得当时三地委领导到碛口检查工作,听说这地方还有妓女,很为惊讶,就让区妇救会主任王桂兰(孟门人)作了专题汇报。不到半月,离石县政府也派人来帮助教育、改造妓女。

根据上级指示精神,我们专门成立了军民联合稽查处,由李丕旺(柳林李家 村人)担任主任。区妇救会主任王桂兰担任副主任。碛口镇公所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记得有镇公所武委会主任高应全,“群众社”主任冯善积,还有西头村民兵李玉玺、李仁俊、陈三儿等。

我们这次教育、改造妓女工作,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摸清底子,组织学习,人人诉苦,激发阶级感情。我们每天把她们集中在区政府院子里,学习文件,讲述党的解放妇女的政策。妇救会的同志还与她们谈心,与她们交朋友。当谈到“你们也是我们的阶级姐妹”时,她们感动得哭了,她们哭诉吃人的旧社会,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高玉英绰号“洋学生”,因来碛口时穿一身学生服而得名。在控诉会上,她声泪俱下地说:“我叫高玉英,离石城里人。日本鬼子占了离石后,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弟弟,都被日本鬼子杀害了,我也被鬼子兵奸污,后来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这笔血海深仇,我一定要报。”说到这儿,她忽然扭身,双膝跪在正参加会的一位八路军副排长面前说:“长官,我已经成了个坏女人,谁也不要我。听说八路军就是救穷人的,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把我收下吧!我也要打日本,我也要为亲人报仇!”后来,高玉英真的参加了八路军,当了一名卫生员。南下时,她和那位副排长结了婚,全国解放后还回过故里,这是后话。再说“金圪 ”、“活韭菜”等十多个吸毒的女人,通过教育,思想确实有了很大进步,但禁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只得把她们关起来,集中戒毒。

第二步是学习纺棉技术,自强自立,争做自食其力的新型劳动者。政府发给她们每人一架纺花车,开始时规定每天纺一两棉花,后来增加到二两。这些女人过惯了游手好闲的生活,安下心来让其劳动,有些就受不了。这时,我们从索达干请来劳动英雄刘能林,让其讲授纺棉技术,并言传声教地感化她们。刘能林8岁开始学纺线,12岁时学会织布,14岁时嫁到本村。她自小热爱劳动,一天能纺半斤棉花。刘的英雄事迹,对这些人也有很大感化。后来,秋香则、贾麦莲、阎秀兰等人也能踏下心来,每天纺棉三四两。

在教育、改造妓女的同时,我们的军民稽查队每天晚上出动巡逻。一天夜里,民兵们抓到一对嫖宿的,第二天就游街示众。这一举动本想以正压邪,教育大家,谁知由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家,有些妓女手头确实没有多余钱,时间一长,连生活也无法维持了。一天晚上,一下就跑了十几个。

我们根据这一情况,对留下来的及时给予赈济,并劝其找个合适的男人成家。这时,离碛口不远的陕北胖牛沟有个兵工厂,我们就把她们中的大部分送到那里参加了革命工作。

摘自:《文史月刊》2002年第8期 作者:陈玉番/口述 王洪廷/整理 (本文来源:网易历史 作者:陈玉番 王洪廷)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