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乐趣官方论坛

作者:一清

早些年在延安采访时,听到过有关毛泽东在延安家的一位保姆被人杀害的案子。当时的一些老人都知道这件事,但又都语焉不详。后来看到过一本方志,在说到延安时期敌特案时,讲到过“怎样保护领袖安全”的事,防范再发生类似于主席身边人被害这样重大恶性案件的再一次发生。但是,也没有说得很清楚缘由及其后续。今读书柜中一本出版有几年了的《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梁立真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发现了对这一“重案”的详细记述。

书中的《毛泽东家的保姆被杀重案之迷》一文是节选《军事特工传奇·毛泽东的保卫部长记实》,因而读起来有些零散的感觉,不太集中。但据作者在该文附录中介绍,作者是采访了当时主持破案的延安时代的中央军委总政治部保卫部部长钱益民,同时还就该案的破获采访和对证了系列当事人,如延安留守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肖劲光、延安留守兵团政治部主任莫文骅、延安留守兵团司令部参谋长曹里怀、管理处处长李长渭、警卫排长甄福起,以及毛泽东的警卫班班长贺清华、警卫员陈昌奉等“30多位老首长”,“进行了情节和细节上的核实”。应该说,作者的采访工作是严谨的。

但是,整个案件读下来,却有几分不真实,如果确如作者叙述的,案件就是以这种方式破获的,那就有太多的疑点。

毛泽东家的保姆被害时间应该是1940年底或1941年初。这位保姆一定是有名有姓的,是延安周边的一农民家的妞儿。但到了延安中央机关,人们也就没有叫她的名,只叫妞儿了,因而,至今,这位被害近70年了的保姆叫什么名字,一般人无法知道。但据当时的保密规定,在延安的中央社会调查部,一定是有她的全名的。

但在毛泽东家服务5个月后,她死在毛泽东住宅西北向的一个塬腰里。这事让延安震惊了。康生立即指示社会调查部侦破,具体工作在康生的指挥下,由中央社调部侦查科长陈龙负责。但是,侦查快半个月了,没有获得什么进展。于是,侦破工作移交给中央军委负责。毛泽东指示说:“把案子转给军委保卫部嘛!”毛泽东自己清楚,将这样的案件交由军委侦破有些说不大过去,便解释说:“我这儿是社会调查部负责防务,可也是军委保卫部直接负责警卫和勤务呀!”

所以,这个案子就到了军委总政治部保卫部长钱益民的手上。

接到这个重案后,“感到责任沉重无比”,于次日上午即召开侦破工作会议。下面是有关这次会议“弄清”的一些“综合”情况记载——

经过梳理,这个保姆妞儿被害初定为奸情性质。被害者死于杨家岭毛主席住宅西北向的塬腰。死者脖颈有紫色伤痕一处外,其他部位仅上衣散乱、裤腰扯散、头发微散,再找不出其他外伤的明显痕迹。鉴定为勒颈窒息而死。是双手掐?或绳索勒?未确定。

会议完后,钱益民就率侦破小组到停放妞儿尸体的窑中验尸:

他(钱益民)站在妞儿尸旁,从头、脸到手、脚都认真察看了一遍。钱益民思忖:妞儿脸颊有明显的血淤积血,双眼珠暴突,口型一直未复原,这可能是因颈被卡住而窒息缺氧造成的。妞儿只脖颈上有紫痕,其他皆无伤,紫痕是手掐下的?还是绳索勒过的?那么凶器又在哪里呢?

请读者诸君注意上面的黑体字所标注的,即妞儿只有脸上“有紫痕”,其他地方没有伤!而且脸颊上只是有血淤积血,也就是说血是“淤积”的,血并没有流出来。

钱益民陷入逻辑推理而苦苦思索中,他猛一抬头,视线正好触到了两名警卫都有的宽皮带上。“嗯”,钱益民长吁了一口气……

案子就这么破了,认定是宽皮带的警卫作的案了。接下来,钱部长所做的工作,有点像是中国古代的破案常用手段,诸如“滴血认亲”、“盆水见油”之类。钱部长把“盆水见油”的破案手法重新演绎了新的版本:

钱部长立即让人把负责中央首长警卫工作的一个排的战士安排去集体洗澡,趁这个时间,钱部长与侦破组的吴营长和几位干部把战士们的皮带都弄了出来——

大家按照钱益民事先的布置,在地上放了一盆清水,把这个排26人的皮带一一放入清水中浸泡。半个小时候后,真相大白:只有一根皮带在水中稀释出一缕血丝。“好”钱益民点着头,叫吴营长把全部皮带放回原处,说,你把这名战士查出来,带去见我。

最终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是这一位战士杀死了保姆妞儿——

原来,那战士在妞儿与未婚夫约会之后,下哨碰上了。本来彼此很熟悉,战士望着妞儿丰满的胸部顿起邪念。他哄骗妞儿进入破窑,欲行奸淫,妞儿不从,就强行扼颈杀害了妞儿……

这个案子也破得太神速了。所有的记载是妞儿身上只有紫色,并无其他伤痕,而且一处的淤血,也就是淤血而以。怎么仅凭了半小时的一盆水就验出了结果呢?而且,妞儿的血压根就没有出过皮肤,那又是怎么进入皮带的呢?况且了,妞儿死了半个月了,这个杀死了妞儿的战士,怎么会不将自己的皮带处理得干净一点儿呢?

虽然也有“战士双腿一软,咚地跪伏地上”,“存认了全部事实,也押了指纹印”,但是,上个世纪40年代延安的错案还少吗?

70年过去了,死者已经死去,但既有人提到这件已经忘却了的旧事,那就将疑问也一并的提出来。但愿也有弄明白的时候……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罗瑞律师楼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