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网友大作
本文版权属大地360和作者“Mars”,如要转载,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保留链接。

軍 營 ☆ 工 作 室

142 宾馆 东旭房间 日内

东旭没在行李箱里找到药,转身来到窗前的写字台,翻开抽屉继续寻找…

无意间东旭抬头看见月儿站在窗下:(惊奇)月儿!你…你等一下,我马下来。

143 宾馆 门前小街 日外

月儿点了点头。

144 宾馆 小霞房间 日内

东旭进门:这是晕车药,我给你放在包里了。

小霞“嗯”了一声。

东旭:我出去办点事儿,晚上我们大家在酒吧一起吃个饭!

小霞回头正要回答,东旭已经急冲冲地跑出门去了。

145 宾馆 楼道 日内

东旭急步下楼。

146 宾馆 门前小街 日外

东旭快步来到月儿身旁,月儿眼光闪烁。

月儿转身走到摩托车旁,停住了,回头看着东旭。

东旭跟上来,看车,看月儿,随后跨上摩托车。

月儿也没说话,坐在后坐上。

东旭发动摩托车,马达声轰鸣着。

月儿双手轻轻揽住东旭的腰,并将整个身体靠向东旭后背,脸贴在后背的正中,抱紧了许多…

东旭平稳起步,将车驶向纵深处。

147 山岗上 日外

云层层,山层层,月儿站在最高处,远望。

东旭上前搂着月儿,月儿也顺势靠在东旭身上。

东旭:月儿,我们每天都来看这片山好不好!

月儿转头看着眼前的东旭,眼光在东旭脸上的每个角落搜寻着。

东旭也转头看着月儿,深情温暖。

月儿:东旭啊,我每天都在祈祷我们的岗拉梅朵能开出花朵来(转看东旭)你知道为什么吗?

东旭紧紧地抱着月儿:因为“她”就是我们的爱!

月儿满脸甜蜜:要是我们的花,“她”没有开呢?

东旭:那我们就在圣湖边,雪山脚下,山坡上,马尼堆前都种上 “岗拉梅朵”,我们天天给“她”浇水,施肥,“她”会开出花来的,你相信吗!?

月儿渐渐让自己的身体离开东旭,并向前迈步,把东旭留在身后。

东旭有些察觉到月儿身体的这一变化,心中有了疑问。

月儿摇着头:可是我门的花真的没有开!

东旭上前一步:月儿,你想说什么?这不能说明什么?!

月儿:不对,她说明我们的爱不真实,说明缘份以尽,说明只能是水花似的爱,而非沉淀的爱,还说明这就是我的宿命!

东旭:月儿,这只是个传说!

月儿:(异常冷静地)那你为什么到这儿来?我们为什么相识?为什么相恋?

东旭:这不是缘分吗!

月儿:什么缘?

东旭不能回答,扶着月儿的双手也不像刚才那样有力了。

月儿越过东旭走到另一角,背对着东旭。

东旭也没有转身,只是咬着自己的拳头。

月儿:我看见你抱着她的时候,我心好痛!

东旭用力咬着,眼眶有了些泪光。

月儿:我觉得小霞真得很爱你!她能够帮助你得到你想要得任何东西!

东旭跑到月儿身后,再次用力的抱住月儿。

月儿依偎着东旭。

东旭落下了眼泪:(激动地)我想得到的就是天天看见你,时时跟你在一起!我们,我们去

山的那边那边…那里就是我们的归属!

月儿转回身体面对东旭,伸出手轻轻地擦掉东旭脸上的泪水。

月儿:(微笑着)东旭啊!你是个好人!

东旭看见月儿露出笑意,也破涕为笑:你相信我了?

月儿笑得更灿烂,更甜蜜,随后合上双眼,双唇慢慢向东旭靠近,最终轻轻地贴在东旭的嘴唇上。俩人彼此感受着对方浓浓的爱意,分开。

月儿:东旭啊!我们分手吧!

月儿仍然笑得异常甜蜜,只是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先急后缓的滑落下来。

东旭的笑脸僵住了,原本有力的双臂也没了力气。

月儿向后退步,东旭楞在原地看着无法说话。

月儿跨上摩托车,启动了。

东旭快步、小跑、狂奔追赶着月儿。

东旭:月儿,月儿…

月儿似苦似笑得驾驶着摩托车急驶着,一滴泪水随风飘散。

148 月儿家 月儿房间 日内外

窗台上的“岗拉梅朵”挺直了身躯,迎向长空。

149 山道上 日外

东旭脸色惨白吃力而疯狂的跑来,日光刺眼,群山摇摆。

东旭倒下,竭尽全力:你答应了的…

150 酒吧内(闪回)日外

留言板前,东旭挡住月儿的视线在留言板上写着什么…

151 圣湖 山路 日外

月儿驾驶着摩托车向圣湖驶去,痛哭。

152 医院 大门 日外

急救医生将东旭从拖拉机上台下来,几位村民帮着忙,多吉也在其中。

153 酒吧内(闪回)日内

东旭深情的望着月儿:你可不能再让我在高原上追着你跑了!

154 医院 急救室 日内

东旭被戴上氧气面罩。

155 圣湖 马尼堆 日外

月儿守在马尼堆前,无语…

156 酒吧内(闪回)日内

留言板上,月儿与东旭留下的两排留言“你来找我的”“我为你而来”

157 医院 急救室 日内

针头刺进东旭的静脉。

心电图显示着上下起伏的波线。

158 月儿家 月儿房间 日内

月儿蹲坐一角,神情恍惚。

159 医院 急救室 日内

主治医生直起腰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心电图的波纹起伏也平静了许多。

160 医院 监护病房 日内

监护仪器显示着各种数据。

东旭躺在病床上毫无生气。

小霞在窗户外揪心的张望着。

161 月儿家 院落 日外

多吉走进院落:月儿…

没有人回应。

多吉:月儿,我知道你在家里。现在东旭在医院里接受抢救,他是因为你进的医院!

还是没有人回应,多吉失望的离开。

162 月儿家 月儿房间 日内——黄昏 (停机待拍)

月儿躲在窗后,拼命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月儿(镜前)做出决定,向门外跑去。

163 医院 监护病房 黄昏内

窗口处,月儿出现,深情地望着还处在昏迷状态的东旭。

这时,小霞在月儿身后出现。

164 医院 大门 黄昏外

月儿、小霞站在一起,但面向不同的方向。两人沉默。

小霞:我明天就走了!

月儿看向小霞。

小霞:那我们就在这儿说再见吧!

月儿把眼光转开,心里一阵酸楚:再见。

匆匆离去。

165 医院 监护病房门外 夜内

医生从病房内出来。

小霞迎上前询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现在可以说脱离危险了,但是病人的身体很虚弱,需要调养。

小霞:谢谢你了!

医生走出几步后转身:当然,如果有条件,最好把病人送离高海拔地区,这样会对病人病情的好转有很大的帮助。

小霞点头称谢

多吉来到小霞身边:东旭现在情况稳定了,我也放心了。你明天还走吗?

小霞:走!

多吉也没再说什么。

小霞:东旭的事情真要谢谢你!

多吉:等他好了请我吃饭吧!那我先回去。

小霞点着头,多吉离开。

166 空镜 山间村落 夜外

山间的村落安详平静,月亮被云层包围着,时隐时现。

167 月儿家 院落 夜外

房檐上的风铃随清风“叮当”作响。

窗台上的“岗拉梅朵”昂起花蕾。

一束强烈冷峻的月光从天际照向“岗拉梅朵”。

“岗拉梅朵”沐浴着上天的神力。

168 月儿家 月儿房间 夜内——晨内外

月儿趴在床上睡去了,脸上还有残留的泪水。

手中拽着东旭和自己的石头不肯松开。

窗台上的“岗拉梅朵”期待着旭日东升。

(转氛围)远处的山脊后渐渐有了光亮。山谷间,寺庙的钟声传来。

月儿醒来,窗外的强光让月儿的眼睛难以睁开。

一朵花的身影映在月儿的脸上,渐渐地月儿睁开双眼,望向窗外。

逆光下“岗拉梅朵”伸展着花朵迎着初升的红日。

月儿傻傻地看着,屏住呼吸。

风铃再次传来“叮当”的响声。

“岗拉梅朵”轻柔的摇摆。

清风越窗而入,撩拨着月儿的眷眷发丝。

月儿转头看向墙上的日历,原本是用红笔作了记号的七月二十六日,翻卷着亮开了下一页。

七月二十六(闰) 9月29日,月儿落下了幸福的泪水。

169 藏南小镇 小桥 晨外

月儿驶过,留下清澈的河水。

170 藏南小镇 街道 晨外

月儿驶过。

171 医院 通道 晨内

月儿抱着“岗拉梅朵”跑来。

172 医院 监护病房 晨内

窗前月儿出现,一名护士正在收拾空空的床位。

173 盘旋的山路上 晨外

小霞坐在吉普车的前座,后座上躺着东旭。

山路两旁的石壁和树木向后滑动,东旭闭上双眼落下了绞痛五脏六腑的泪水。

吉普车“唰”的一声划过(镜头),向纵深驶去。

174 山脊上 晨外

月儿奋力爬上山脊。

175 盘旋的山路上 晨外

吉普车盘旋而下。

176 山脊上 晨外

月儿看见了远去的车:(奋力喊道)东旭,东旭。

177 盘旋的山路上 晨外

吉普车继续盘旋远去。

178 山脊上 晨外(雨)

月儿失声痛哭:东旭,东旭…花开了…(几乎无声)花开了!

“轰隆”一声闷雷响彻天际。

一滴水珠掉落在“岗拉梅朵”的花瓣上。

更多的水珠打落在“岗拉梅朵”的花瓣上。

一片花瓣被雨水打落。

月儿仍然无助的叫喊着东旭的名字。

花瓣一片接着一片被雨水无情的打落。

179 盘旋的山路上 晨外(雨)

吉普车已没有了行踪,只留下蜿蜒盘旋的山道。

180 山脊上 晨外(雨)

月儿想用手去扶住“岗拉梅朵”的最后一片花瓣,就在手刚要扶住花瓣时,它掉落在月儿的手心里。

月儿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啊”…(镜头升起)

重重叠叠地山峰阻挡着月儿,在群山之间,月儿太过渺小。

181 迪吧 夜内

舞池里群魔乱舞。

东旭坐在吧台前,眼前一对年轻情侣相拥着,疯狂的吻着对方。

东旭翻着眼盯着两人。

男孩的双手在女孩的后背滑动,继而向下,最后停在女孩的屁股上用力地捏了一把。

女孩推开男孩,举手就是一个耳光。

女孩离开,男孩也没追赶,反而疯狂的舞蹈起来。

东旭觉得挺好笑,但即刻又觉得很无聊更无趣,便收起了笑容。离开。

182 酒吧一条街 夜外

东旭纵深走来,上了一辆出租车,离去。(镜头升俯)

马路上出现一个“停”字,一辆出租车进入,停住。

车上下来一个女孩。

出租车司机:酒吧区就在这儿。

车开走了。(镜头降下)女孩的脸逐渐完整。

月儿张望四周,身后霓虹闪烁,月儿转身向纵深走去。

183 俏江南 夜内

包间里,一桌朋友为东旭举杯,祝贺东旭再次获奖“干”。

朋友甲:东旭,我佩服你,你在我们这几个同学里混得最好!当然,除了鹏鹏啊!

东旭只是笑着,没有接话。

朋友甲:这次你得的那叫什么奖?

东旭:一个网络上的摄影沙龙评比,算不着什么奖!

朋友甲:那就更说明问题了!可怪就怪在,东旭这次得奖又被鹏鹏猜中了。

鹏鹏:纠正一下啊!是测字测中了,不是猜啊!

鹏女友:你会测字啊!我怎么不知道,给我测测吧?

鹏鹏:本人日测三字,今日只剩一字,但不为你用,只为旭兄而备。

大家都看向东旭。

东旭:我没什么好测的。

大家:不要扫兴嘛,玩儿嘛!

东旭:好,那就测一个!…嗯,“花”字吧!

鹏鹏:“花”,请问测什么?

东旭:什么都测!

鹏鹏:好…“花”字拆开是草字头,一个“人”加一个“七”。

大家点头。

鹏鹏:先说这“七”,“七”为一周之巅,“七”为音阶之满!所以这个“七”是一个轮回,一个圆。

东旭微笑着。

鹏鹏:“七”的旁边加上一个“人”字,这就是“化”字。就是说,人的一轮,从生到死的这个圈,要从“化”这个字加以理解。在“化”字后面加一个“缘”字,大家不妨试想一下这其中会有什么奥妙。

同学乙:你的意思是让我们都去当和尚?!

大家哄笑起来。

鹏鹏:非也!我的意思是说,在我们的生活中“化缘”之意无处不在。

东旭思索着,低下了头。

鹏鹏:针对东旭兄所问。

东旭抬起头来。

鹏鹏:我们再在“化”字头上加上草字头,那就是“花缘”二字!那么,不管你问的是事业,健康,还是爱情!都与这“花缘”二字密不可分!

东旭差点没把酒杯打翻了。布满微笑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心里一阵悸动。

大家无语看着东旭。

东旭电话铃声响起。

东旭:我接个电话,你们接着聊。

东旭起身向外走去。

鹏鹏:(暧昧的对女友)明天给你测啊!

184 包间外 夜内

东旭接听电话:喂?

小霞OS:是我!

185 ZZ酒吧 日内

一杯橙汁放到小霞面前。

东旭OS:最近过得好吗?

小霞捋了捋头发:好!

小霞原本放在桌上的右手渐渐放平推向东旭。

东旭看着小霞。

小霞OS:这是你房门钥匙。

东旭微笑。

小霞:其实,你离开后我就没有住在那儿了!

东旭微笑着点着头。

小霞:公司派我到巴黎去学习,明天走!

东旭:好事啊!

小霞:是啊!我现在不再恨你了!

东旭仍然点着头。

小霞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用手怕包裹着的东西,递到东旭跟前。

东旭接过来打开:什么?

揭开层层手帕,露出一块小石头。

东旭:这是?

小霞:月儿前不久来找过你!可却偏偏找到了我!

东旭红润着双眼。

小霞:你不要怪我哦!因为当时我还在恨你!

东旭:小霞!

小霞:东旭,对不起。

小霞站起身。

东旭也站起身。

小霞走到门边。

东旭:(喊道)别忘了给我寄张明信片!

小霞:(转脸)一定!

186 藏南 山路上 日外

山依然是那样青绿。

云依然是那样飘逸。

天依然是那样蔚蓝。

“嘣嘣嘣”远远地传来拖拉机的声音。

山路上,拖拉机慢慢冒出地平线。

东旭迎着山风,脸上依旧是期盼的笑容。

187 酒吧外 日外

多吉擦洗着车,忽然摇头笑起来,并将擦车布扔进水盆中,转身而去。

留下水盆中多吉与东旭相拥的倒影,激荡着。

多吉拍着东旭的肩膀,两人再次拥抱:这顿饭我是逃不掉的!

……一杯清水递到东旭面前。

东旭眉头紧锁:她会到哪儿去呢?

多吉:找人的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着的,着急也没用。

东旭:我一定要找到她!

多吉:先在我这住两天兴许能有些新的线索!

东旭:好,那我先去看看阿莫拉!

多吉:好!

东旭背上背包朝月儿家的方向走去。

多吉目送着东旭远去的背影。

多吉的目光被另一方向的什么所吸引,一女孩提着行李走到多吉身边。

多吉深情看着对方,张开双臂。

女孩扑向多吉的怀抱。

东旭回头。

多吉抱着女友向东旭挥手。

东旭向多吉回敬了一个大指母。

188 月儿家 院落 日外

东旭推门进入:阿莫拉,阿莫拉…

阿莫拉从牲畜棚里探出头来:谁啊!

东旭恭恭敬敬的:阿莫拉,是我,东旭。

阿莫拉手中的谷草掉在地上,双眼湿润,双唇颤抖:OUT,OUT。

东旭不知怎么回事,站着没动。

阿莫拉拿起墙边的扫把,就向东旭打去。

阿莫拉:你说,我的月儿到哪儿去了,你说呀!

东旭没有躲闪,也没有遮挡。

东旭:阿莫拉,我也不知道月儿到哪儿去。

阿莫拉停住:你也不知道?那你到这来干什么,来气我,来笑话我们?!

阿莫拉接着用扫把打着东旭。

东旭:阿莫拉,我是来找月儿的。

阿莫拉边打边说:你都把她气跑了,你还找她干什么,啊!

东旭:我爱她!

阿莫拉停住手中挥舞的扫把,用疑问的眼光看着面前的东旭。

189 月儿家 月儿房间 黄昏内 (停机待拍)

东旭站在月儿的房间内举目四望。

东旭坐在一角。

东旭蹲在另一角。

东旭靠在墙边,落下泪水。

东旭拿起影集翻开,是一张自己与月儿的合影,翻开第二页,是一张同样的合影,翻开第三页,还是一张同样的合影,东旭急着翻看后面几页,都是同样的那张合影。

东旭紧紧抱着这本影集,无声的痛哭着。

190 月儿家 门外 黄昏外

东旭走出大门。

阿莫拉站在门前看着东旭远去:I LOVE YOU!

东旭转身回头,用影集挡住颤抖的双唇:我也爱您!

东旭往后退步,向纵深走去。

191 圣湖 马尼堆 傍晚外

安静的湖面象一面大大的镜子盛情地将天上的美景复制到了人间,以便让没有翅膀的人们可以通过它触摸原本属于天界的神奇。

东旭坐着马尼堆旁惆怅的望着天上和地下同样的晚霞…

这时,湖面上出现了一朵朵绽放的水花…

东旭频闪双眼,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

可是,湖面上再次出现一串水花,东旭眼眶红润,转身看去:月儿!

高处,小喇嘛翻着双眼盯着东旭。

此刻东旭心中暖意倍升,起身走到小喇嘛身边蹲下,从口袋里掏出那块小石头递给小喇嘛。

小喇嘛用质疑地眼光看着东旭,并摇着头,随后抬起手臂指向远方。

东旭随小喇嘛所指的方向望去,似乎明白了小喇嘛的意思。

东旭站起身使出全力要将这块小石头扔向湖面…

小喇嘛清柔地扶住东旭的手臂,阻止了东旭。

东旭疑惑的看着小喇嘛…

小喇嘛将东旭握着小石头的手推向他自己的胸口,停住。

东旭顿时泪水涌动…

192 酒吧 二楼房间 夜内—晨内

房间里没有灯光,淡淡的银色月光铺满了整个房间。

东旭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房间里的光渐渐亮起来,天亮了。

东旭猛然醒来。

193 酒吧内 日内

阳光穿过玻璃窗矮矮斜斜地洒在地面和桌椅上…

酒吧内,东旭站在留言板前,用手擦拭着贴在留言板上的一张布满灰尘的画片…

(镜头缓缓前移)多吉端来两杯水,看到东旭痛苦的背影,无言以对…

东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可略微颤动的肩背显露出先前的努力对于自己的伤痛毫无成效可言。

多吉也情绪不高:这么说阿莫拉也不知道?!

东旭失落地点点头,眼眶红润着转过身坐在多吉对面,手中摩挲着一块小小石头…

多吉将一杯水推到东旭面前…

东旭抬起头笑得很痛:谢谢!

也许是想暂时摆脱自己悲痛心情,东旭指着留言板旁的一张照片:哎,那张照片有点儿意思!

多吉看向那大张照片:我拍的,怎么样?

东旭摇着头:比我好!

俩人温暖的笑了。

东旭再次回头看着墙上的大照片:怎么突然也开始对摄影感兴趣了?!

多吉:(笑)谁叫你老是在我面前晃!

东旭:(释然)为什么拍这座山?

多吉:说不清,就觉得那些山很远,好像在山的那边那边会有什么…

东旭猛然站起身,身后的座椅发出一声刺耳地响声打断了多吉的说话。

多吉疑惑地望着眼前的东旭…

此时,东旭呼吸急促,眼光闪烁,脸上的所有一片混乱。渐渐地这些混乱被东旭的思绪调整到逐渐清晰,好像有一股暖流由心田向全身蔓延开来…

东旭无意识将石头贴在自己的唇边,眼中泪水涌动:(激动)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随即转身跑出,多吉起身追赶OS:(不解)什么知道了?

东旭OS:(兴奋)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了!

那张墙壁上的大照片占满整个画面。(叠入)

194 山岗上 日外

(叠出)与墙上的那张照片相一致的远山景象出现。

(在这段叠画的过程中,ins月儿OS)

月儿OS:东旭啊!在山的那边那边会有一片海,那将是我们一个很好的归宿!

(镜头继续前移)原本挡住我们视线的前景山崖逐渐向后退让,露出远山脚下蜿蜒曲折的一条没有尽头的山路,一辆大红色的长途客车向远山深处前行着…

(闪回出。。。。。。。。。。。。。。。。。。。。。。。。。。。。。。。。。。。。。。。。。。。。。。。。。。。。。。。。。。。。。。。。。。。。。)

195 公路上*汽车内日内外

东旭有了一些困意,但东旭不敢睡,怕错过了自己想到达的地方。

东旭渐渐闭上了眼睛,又马上强行挣开。

东旭慢慢靠向车壁,又突然醒来…

196 山间加水站 日外

东旭惊醒,发现车并没有在行驶中。

东旭下车,伸了个懒腰。

师傅用水管冲着车轮给轮胎降温。

东旭:师父,这车上的其他人呢?

师傅笑了笑:每个人的目的地都不一样,到了站就下车了呗!

东旭点着头向路崖走去,群山叠叠,东旭心中思虑万千:(呐喊)啊!

群山回音。

师傅探头异样的看着东旭。

东旭:你在哪儿?

群山回音。

东旭:“岗拉梅朵”!

群山回音。

东旭停住了,低下头眼眶红润。

群山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你来找我的!

泪水在东旭眼眶里滚动:(低声自语)我为你而来!

东旭强忍着心痛,走向汽车。

师傅站在车头前,手中的水管指向群山的方向喷着水,目光停留在群山之间。

东旭注意到师傅的反常状态,走到师傅身边。

东旭:我有点…嗯,那什么!

师傅的表情和形体没有任何变化。

再次引起东旭的注意,随师傅望向的群山再次望去。

群山依旧。

东旭看回师傅。

师傅转眼看着东旭,点点头。

东旭再次看向群山,使出全身力气喊道:我为你而来!

东旭跑向山谷、树林、越过浅滩…

197 山坡上 晨外

东旭跑上山岗,向山凹处望去,一片“岗拉梅朵”绽放着花朵。

东旭愣住了,久久地不能说话了。

东旭OS:月儿,谢谢你!

月儿OS:谢什么?

东旭OS:谢谢你与我相恋!在我的生命里有你相伴!

清风吹来。

白云舒展。

阳光透过缝隙形成条条光柱。

(镜头拉升成大远景)

阳光像幕帘一样拉开,光的分子洒照在凹地里的“岗拉梅朵”身上,区域越来越大…

全剧终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网友大作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