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闲侃健康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健康养生 回复文章
感觉自己一夜没睡,机器却说我睡着了
来源:环球科学

你说你一整夜没睡,但脑电图却表示你睡了。新研究表明,这两种推断都可能是对的。

极度渴望睡眠的你,去了一家失眠诊所。在那里你的头部戴上了电极,以记录不同睡眠阶段的大脑活动。第二天早上,你说你几乎完全没睡。然而,根据多导睡眠图——睡眠的金标准测试——的测量结果,其实你睡了一整晚。

你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失眠患者,他们时刻在等待睡眠的到来,反复查看时钟,来回踱步,阅读,静候着黎明。你所经历的是主观性失眠(subjective insomnia),又称作异相失眠或睡眠感知异常。几十年来,科学家坚持不懈地在处理这个难题,却毫无结果。直至今日,他们认为你并没有误判自己的睡眠状态;是他们测量错了。

最新研究使用改进过的测量技术,发现主观性失眠人群与睡眠良好人群的脑部活动在整夜都不一样。荷兰神经科学研究所(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NIN)的神经科学家奥雷莉·斯蒂芬(Aurélie Stephan)和她的同事在人们的头部放置了256个电极(而不是睡眠诊所常用的6-20个)后,意识到了不寻常。在一系列实验中,研究人员在夜间将睡眠中的人平均唤醒26次,随后询问他们是睡着了还是清醒着,以及他们在想什么。

斯蒂芬说,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些人在快速眼动(REM)睡眠期间有觉醒的迹象,表现为快速脑电波。REM是正常睡眠中的一个阶段,此时大脑完全脱离了那些使你处于警觉状态的系统,斯蒂芬说道。

REM受到中断的主观性失眠者们体验不到安宁的睡眠。他们表示,被唤醒时的想法和清醒的时候很类似——比如,把生菜加到购物清单上,或者提醒自己给堂兄弟姐妹打电话。他们不太可能拥有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的神经科学家克劳迪娅·皮卡尔-德兰(Claudia Picard-Deland)所说的沉浸式梦境——你会感觉自己身处梦境中,在黑暗的走廊里逃跑时能感受到地板的坚硬,与巨龙搏斗时能感受到它灼热的呼吸。

在皮卡尔-德兰近期在认知神经科学学会年度会议(the Cognitive Neuroscience Society’s annual meeting)展示的一项正常睡眠者的研究中,参与者表示他们在沉浸式梦境中睡得最沉,这发生在REM阶段。根据斯蒂芬的研究,REM受到中断的人群没有体验到沉浸式梦境。他们不觉得自己进入了沉睡,并表示出和几乎未眠的人类似的疲劳感。

NIN的睡眠科学家尤斯·万·索梅伦(Eus van Someren)说道,也许更重要的是,中断的REM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焦虑症等疾病有紧密联系。他说,如果两个人经历了同样的创伤,睡眠不好的人比睡眠好的人更有可能发展出PTSD。这是个恶性循环。

这是因为,大脑通常会在夜间的优质睡眠时处理当天积累的情绪困扰,而中断的REM妨碍了这个过程。万·索梅伦说道:“一场良好的REM睡眠是大脑唯一能够‘暂停’去甲肾上腺素的状态。神经元不再放电,因此不会向下游神经元释放去甲肾上腺素。但假如你从REM睡眠中突然觉醒,即使是轻微的,此时去甲肾上腺素水平也会迅速上升。”他认为,REM中断的人群会多次觉醒,并无法回到该有的静息状态,也就是大脑处理情绪困扰的时候。

如今在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 in Australia)的里克·瓦萨(Rick Wassing),也是万·索梅伦的往届研究生,用实验展示了这个概念。研究人员将人们连续三天暴露在痛苦的情绪经历中:他们必须听一段自己唱卡拉OK的录音,通常不在调上——这让他们感到羞耻。根据他们的生理反应,睡眠正常者在经过一夜安睡之后不再像原来一样难过。那些睡眠中断者反而感到更难受。

失眠症患者中,REM受到中断的人群占比仍是未知,但这些见解为失眠的个性化治疗提供了新思路。如今人们意识到失眠症是一个大的范围,它采取多种形式存在。个性化治疗也许特别有利于同时患有失眠症和焦虑、抑郁症的人群。

目前,失眠认知行为疗法(CBTi)是失眠的标准干预手法。失眠患者学会减少对睡眠的焦虑感,并实行改善睡眠的行为策略。但CBTi不适用于所有人。尤其是那些REM受到中断的人群,或许需要别的解决办法。

不过,CBTi所使用的行为策略之一——睡眠限制——有望治疗REM中断人群。一些睡眠限制手法会将一个人的卧床时间缩短到他们每晚实际入睡的平均时长,其他则是延迟就寝时间。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人客观来讲睡5.5个小时,专家就会只让他卧床6个小时。在一项初步研究中,参与者将他们的正常就寝时间推迟了2个小时。结果表明,这种睡眠限制可以减少REM期间的觉醒次数。研究人员希望在一项针对在家睡觉的人群的大规模研究中能够复制这些结果。

这种新科学为药物干预开辟了道路。NIN小组正在申请批准,以测试通常用于降低血压的β受体阻滞剂是否能减轻去甲肾上腺素持续爆发所产生的影响。同时,研究人员在考虑测试降压药可乐定(clonidine),希望它能帮助大脑进入更加静止的状态。

瑞士睡眠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in Sleep)的研究员杰弗里·索莱哈克(Geoffroy Solehac)表示,“直到这些干预措施问世之前,只要让患者理解他们的睡眠状况存在客观差异,就能使他们安心。他们感到如释重负。” 了解这些甚至可能有助于他们睡得更好。
(图文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删除,谢谢!)




大地360提醒您: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参考, 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作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如涉及违规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大地360首页 » 健康养生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