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奥一论坛 >> 深圳视点

  20年雷声大雨点小:深港合作须另辟蹊径

  金心异对北京、广东、深圳、香港之间的那点儿猫腻,有过几次令人喷饭的比喻:

  北京是少年和青年康熙,深圳就是那个韦小宝,可以做北京想做而不能做的那些激情。一南一北的两个城市,相互呼应,一唱一和。

  深圳和香港的关系,从法律上来讲广东是深圳的爸爸,香港是深圳的妈妈。从两个城市的气质上来看,互相关系不仅仅是母子之间的关系,可能有点象小龙女与杨过的关系。

  深港的话语权受制于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这话没错地。但成年的康熙现在还需不需韦小宝,或者韦小宝还有没有当初的重要性实在值得斟酌。

  深圳自己也不必揣着明白装糊涂:10年来,中央早就不可能再一泡大尿只撒在你这蔸白菜心上了。坦率讲,尽管中央政府一再安慰性地宣称"经济特区不但要办下去,还要办好",但你把15%所得税这条最后的底裤扒下来,"经济特区"其实就只剩下裸奔一条路!

  因此,在中央没有对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大动作前,再指望哪位爷爷给你划一道圈简直是痴人说梦。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恐怕10年以内都没有了这种可能性。

  也因此,不论是深港合一、深港同城,还是建立深港自由贸易区等等天花乱坠的设想,不外乎是一帮文人骚客的口水花花罢了。深港合作倡议这么多年,一直只见楼梯响,不见人下楼。

  爷爷不画圈了,深港合作只有靠自己像条小蚯蚓锲而不舍地掘进。(我们只有奢望有朝一日会出现千里大堤溃塌的奇迹。)

  当然,如果如金心异所言:深港是母子关系,那母子连心,其利断金。自然好办!(我们不要深港一体化、自由贸易区之名,暗通款曲,获取其实也是不赖的选择嘛。粤文化、粤人本来是中国最轻名,最厚利的人种。)

  但问题是,深圳就是要做仔,人家香港并不愿意当妈妈啊。

  退一步,就像有学者所说是恋人关系-------可是,深圳追求香港20年了,不要说拥抱、接吻、上床,连手都没拉几回----还有什么借口可以再自欺欺人如此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呢!!!

  深港合作碰到了中央政策雨霖的"天花板"!

  要取得大突破,我们不能再胡同里赶小猪一条道走到底了。必须深刻反思、深刻检讨一个问题:香港人为啥如此排斥、拒绝深圳这个概念?

  历史恩怨:香港人为啥排斥深圳?

  有人认为,香港人排斥、拒绝深圳这个概念绝对是个憨大的行为-----深圳可不是小瘪三,而是顶着中国改革开放大儿子的桂冠,(尽管现在谈论这点有点扯虎皮当大旗的味道)腰缠万贯、富可敌国。着眼于长远利益,香港人没有任何道理对深圳的求婚推三阻四。

  1997年,香港的经济总量高达13270亿港元,深圳仅有1130亿人民币,不足香港的1/12,当时的深圳经济体完全是香港经济体的一个附庸,自然没有资格谈恋爱。今天,按老金的算盘,深圳+香港是一门再完美不过的婚姻。

  在2007年8月9日,香港智经研究中心---一个被视为特首曾荫权智囊的研究机构,发布的《建构港深都会》的研究报告推算,"港深都会"在2020年的都会经济总量(GDP),会达到1万亿美元(约1万5100亿新元),将超越伦敦、巴黎及洛杉矶,进占全球第三位。因此,有人认为这是处处与深圳争风吃醋,且几乎全面占据上风,连香港也开始睥睨的上海50年内不敢奢望的梦想。

  但是,排斥某个人似乎不需要多么充分的理由。我们很难理解如下一种现象:似乎深圳再发达,金山银山哪怕堆的盖过地王大厦,某些香港人就是不正眼看你。而对于某些香港人来说原因再简单不过:他们心里一直视深圳为"驱父灭祖"的家伙。并且深圳的"驱父灭祖"并非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深圳原本是宝安县下的一个镇。此镇就是原来的"深圳旧墟"所在地。形成于明代中期,由罗湖村、隔塘村、湖贝村、向西村、黄贝岭村和南塘村共同组成。1950年,改墟为镇,1957年,宝安县始迁于此,成为了当时宝安县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圳是宝安的儿子。但这个倍受宠爱的儿子,在1981年被北京看中了,一下子连升三级,从小镇跃升为副省级城市。宝安县反而冷落为受她吆来喝去的小厮。最引起"公愤"的是,深圳鹊巢鸠占,把宝安县府所在地据为己有,把"老爸"从安居了20多年、苦心经营的风水宝地上撵到了人烟稀少的深圳关外。这还不够,他还用一道冰冷的铁丝网把"老爸"隔离在中央的优惠政策之外。

  深圳给宝安1340万元让他自己在一片荒地上去另建一个县城。新县城四周横卧着安乐村、上合村、甲岸村3个又穷又小狼不叼狗不爱的自然村。至于医院、学校等必须的城市配备连个影子都没有。

  有人因此牢骚满腹:深圳在建市之初曾把宝安当成包袱抛弃过。后面自己没地了,才由认领拥有大片可开发用地的宝安。

  因特区内可享受众多政策优惠,譬如买免税东西。相当一部分宝安县的干部不愿意发配关外。因为干部反对的声浪太大,在宝安县城建设上曾经想过如此令人啼笑皆非的事:当时县城规划为6平方公里,他们设想两平方公里当作后门开在关内,四平方公里为前门开在关外。后以海关强烈反对才罢。

  事实上,当时的宝安只是让深圳挂名管辖。宝安做什么事一直是请示省里。在八十年代末期,宝安甚至准备脱离深圳变成东莞这样的市。

  香港没有任何理由不为宝安打抱不平。香港跟宝安是砸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之亲啊。

  在此不妨啰嗦几句宝安疆域变迁的概况。
宝安自东晋咸和六年(331年)置县,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其间或撤或析或并或更名。自秦设置郡县以来,一个县级的行政区域变化如此之剧,绝无仅有。

  历史上,宝安县的辖境起码包括了今东莞、深圳全境和香港地区。

  在清朝由于战败,通过《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今香港全境被迫从宝安县割让给英国。

  早在南宋时,宝安沙井的陈氏就有人迁到香港,定居在元朗流浮山一带。元、明时期,兵荒马乱,部分沙井的居民逃至今天香港沙田大围村一带开荒定居。今天,在香港的沙井籍宝安人就不下于三万人之多。

  据统计,在香港的宝安人逾35万,大抵早成为社会中坚,拥有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政治、经济、文化话语权。这是香港各界谁也不敢怠慢的一股潜力量。

  如果你有幸问道他们是哪的人,十有八九他们会回答:宝安人、宝安观览人!而绝非香港人,更难有人会回答你是深圳人了。

  宝安深深烙在他们的身上。以前,整个香港人都认定自己是宝安人,从来没有香港这个概念的。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期,香港经济蓬勃发展脱颖而出成为亚洲四小龙后,才开始有香港这个概念。但直到今天,九龙、新界的居民还是从来不说自己是香港人。

  香港人骨子里对宝安有一种令深圳难以理解的感情。一是与东莞一道历史上同属宝安一脉。二是无论何时两地民间交往极为频繁,亲如一家。在东莞、宝安、香港,一个村几乎全为一个家族。为避免近亲繁殖,历史上往往东莞的喜欢找宝安的,宝安的找香港的,香港的再找东莞的。三是这三个地方的宗教祭祀都是一模一样一样,像天后、观音、红胜古苗等等。

  四是民间经济夹裹成一团外人根本理不清楚的乱麻,你总有我,我中有你。

  历年来,不少学者一直对宝安在没有特区优惠政策的照耀却照样变身为中国第一区,富可敌省百思不得其解。

  一位老资格的村长告诉我:宝安的发展是自己跟深圳赌气,并在香港20年的大力帮衬下取得的。几乎每个村的第一家企业都是村长们跑到香港请亲戚回来办的。现在村里50---70%的企业是香港人开的公司。

  血浓于水:宝安、香港的感情是玩命玩出来的

  宝安、香港之间的感情是玩命玩出来的。

  鸦片战争时,为抗击英军侵占香港,宝安数万父老乡亲背着土枪,抡着锄头,冒着枪林弹雨,像群黑压压的湟虫冲上去,2000村民战死。

  省港大罢工中,宝安2万村民又挺胸而出,出人、出钱、出力、出命。

  抗日战争中,香港许多宝安商会、同乡会、文化社团、青年社团和工厂纷纷组织起来,相继成立了赈济会等抗日救亡团体。据不完全统计,仅先后参加东江人民抗日武装的港澳同胞和华侨子弟达1000余人。

  1959年香港闹水荒,宝安县兴建深圳水库,给香港输水。水库动工典礼邀请了300多位港澳各界知名人士出席盛典,其中有费彝民、高卓雄、王宽诚、何贤、马万祺、柯平、汤秉达、郑铁如、陈丕士、梁威林、李子良、陈耀材、吴楚帆、白燕、夏梦、廖一原、朱石麟、庄世平、祈烽、潘静安、吴荻舟等。一名香港名流称深圳水库的建设奇迹是一个"东方神话"。

  1961年8月13日,宝安为解决严重经济困难和纠正"左"倾错误,与香港发展"小额贸易",第一步先开放沿海一线大鹏、葵涌、横岗、沙头角、布吉、深圳、附城、沙头、南头、蛇口、西乡、福永、沙井、松岗等十四个公社和沙河农场;后一步才开放八个公社。还决定开放13处口岸,作为"小额贸易"和非贸易进出口特定地点。

  在最困难时期,宝安人首先且唯一选择的投奔对象是香港亲戚。1976年,因劳动力外流,宝安全县有5万亩稻田未插下去,龙华公社同阁下生产队5个干部全部外流,14个劳动力走了13个。

  特大遗憾:特区没命名为"宝安经济特区"

  迄今,宝安籍的海外华侨、港澳同胞究竟有多少,深圳市有关部门已做了两年统计,具体数据尚未公布。据透露,总人数不下于140万人。历史上的名流巨贾,灿若繁星。

  譬如,横岗长坑村人陈八是牙买加的大批发商;谭俾李康1893年在牙买加成为首富;观澜横坑村人何石崇在印尼创办"利索纳"雪茄卷烟厂,是印尼第二大卷厂;观澜鳌湖村人陈登鹏,为牙买加华侨,在香港开设广金栈旅店、在观澜墟经营保和昌汇兑庄等。港澳方面有平湖的刘铸伯,是清代晚期的香港巨绅。陈才茂是当时北越声名显赫的三大建筑师之一。

  今天,在香港,他们在立法会影响的票数保守点说就逾百万。媒体评论是一举一动定乾坤。

  在英、美、日等20多个国家,宝安目前有各种形式的宗亲会近100家,直接联系着120多万宝安籍人士,企业5余万家,且以抱团打天下扬名四海。被称为广东的"犹太人"。

  有研究者认为,在改革开放之初,没把特区命名为"宝安经济特区"是一个相当大的遗憾。"宝安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知名度,尤其对香港、东莞的凝聚力岂非深圳相比?"深圳现处于这样一种尴尬:土著人认为自己是宝安人,新移民只承认自己是四川人,或湖南等原籍人,就是没人说自己是深圳人。

  说深圳有6000------7000年的历史人文,外地人会觉得好笑。说深圳没有深远的历史,璀璨的文化,宝安人又不服气。

  由此观之,没把特区命名为"宝安经济特区"真是一个相当大的遗憾。

  可爱的无知:深圳是个小鱼村?

  对于深圳改革开放30年巨变,媒体总喜欢用这么一句老套话:由一个小鱼村变为一个国际大都会。

  深圳建市25周年时,人民日报、新华社就是如此形容的。

  深圳商报一位副总编辑质疑说:这种说法究竟是无知还是无耻?

  据史实:1961年10月召开的中共宝安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提出在今后二、三年内,要把深圳建设成为一个劳动人民、华侨和港澳同胞的参观游览地区。计划开展一批主要建设项目有:自来水厂、服务大楼、图书馆、出口商品陈列馆、工人俱乐部、火车站旁人工湖、深圳游泳池、水库餐厅。还准备新建一个码头和一条接连广深铁路的铁路支线,以及做好深圳地区的造林绿化工作。

  至"文革"前,总共建成了深圳水库公园、深圳戏院、扩建了罗湖海关和罗湖火车站。建起了新安酒家、新园招待所、新华书店、工人文化宫公园、和平路华侨新村别墅群、人工湖,扩建了华侨大厦、火车站贵宾室等等。

  六十年代初,国务院副总理陈毅、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全国人民委员长朱德、国防部副部长许光达大将、中央军委副主席贺龙、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周扬、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郭沫若、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国家副主席董必武等,还有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原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等,其中朱德两次莅深。

  当时的宝安,在国内外的名气确实有点让人"如雷贯耳",属于中国向资本主义炫耀的样板之类。

  中央歌剧院、中央音乐团等10多家国字号文化艺术单位,还多次组织当时顶尖级的腕轮番来演出。

  吹着空调看戏,深圳戏院是国内最豪华的戏院之一。

  宝安苦心经营20多年家底一举被深圳全盘接受过来。放眼中国,哪个小鱼村有这么一份傲人的家底?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