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闲侃健康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闲侃 回复文章
不管谁被谁睡了,都是被权力睡了
余少镭

这两天满屏都是“女FJ(辅警)睡了××个公职人员”。不知道这说法源于官媒还是自媒体,联想起之前类似事件的官方说法,“甘于被围猎”,不知道国情的还以为,中国女权主义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不好意思,这事怎么看,都是女FJ被各级男领导睡了。

这么说很容易被骂男权,但只要细究下去便明白,这事无关性别,只关乎权力。

女FJ在那些拥有权力的各级领导面前,就是一个弱者。就算她事后的勒索全部坐实,充其量,也是权力猎色被反噬。

反过来,如果出事的是一个男FJ,而对方是各级女领导,同样也不能说男FJ睡了多少公职人员,只能说“男FJ被各级女领导睡了”。

究其实,谁睡了谁,谁被谁睡了,都不是法律或新闻该有之表述。粗鄙的民间俚语,成了堂而皇之的大标题,内中暗含道德评判,甚至不难品出些许听床的快感。

所以,说“女FJ睡了多少个公职人员”,都是有意无意站在那些所谓的受害者——即真正的猎色者一方,对已付出惨痛代价的女FJ再踏上一只脚,进行荡妇羞辱。

何况,她所受的法律制裁,远超常人所能理解的上限。再加上退回所有“赃款”后再追加的五百万罚款,很难让人不怀疑,这里面是否还有权力更大的“受害者”未浮出水面。

法律对官员渔色的偏袒,其来有自。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卷七透露,大清律例,“职官奸仆妇,罪止夺俸”。在职官员奸污仆人的妻子,处罚不过是停发俸禄(工资)而已。

为什么?按纪晓岚的解释,立法依据是:“以家庭匿近,幽暧难明,律法深微,防诬蔑反噬之渐也。”

因为主仆同处一个空间,日夜接触,难免产生亲昵情愫,出事了很难判断到底是谁睡了谁。律法从深远细微处着想,就是防止诬陷或反咬一口渐成风气。

说白了,就是对“事后勒索”的防微杜渐,最大限度保护官员。至于“夺俸”处罚,呵呵,前清后清,有哪些官员是靠“俸禄”过日子的?

问题还在于,虽然这种事“幽暖难明”,谁主动谁被动不好甄别,但如果从反方面进行假设,则一点都不“难明”:如果“仆妇”主动,“职官”拒绝了,不但没任何风险,反彰显一身正气;反过来,如果是“职官”以权猎色,“仆妇”能说不吗?说不后有什么后果?

纪晓岚的答案是:“然横干强逼,阴谴实严。”如果是强奸的话,阴曹地府的处罚是很严的。

多严?他举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某官员调戏其仆妇,遭到拒绝,官员勃然大怒:“你敢说不,信不信我弄死你!”女人怕了,向丈夫哭诉。丈夫刚好喝醉,一听这事,拍案而起,说……

你猜他说了什么?

敢失志,且剚刃汝胸!”

你敢失节,我一刀捅死你!

至此,女人完全绝望,心想反正从不从都是个死,还不如自己了决,不用被狗官占便宜。于是悬梁自尽。

发生了人命案,当地官府前来验尸,见尸体无任何伤痕,又死在自己家里,虽有传言说被逼死的,但死无对质,遂以自杀结案。

从此,女人上吊的那间屋子,哪怕光天化日,也阴雾缭绕。夜里,则总是发出异响,像有人在撕布条;灯前月下,也经常鬼影幢幢。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几年,直到那官员死了才停止。而他死前一段时间,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不管白天黑夜,都得派人环绕在床的四周,应该是看到女鬼来讨命了。

这故事,看得直想爆粗。人间法律保护不了被“职官”逼奸的“仆妇”,善良的人遂寄望于阴间,孰料所谓的“阴谴”,竟然只是在家中制造恐怖气氛,而那“职官”十几年后才病死。

就算他是被吓死的,为什么过了十几年才报应?

请问,这跟罚酒三杯有多大区别?

纪晓岚说,这故事是他的朋友戴遂堂讲给他听的。戴遂堂即戴亨,曾当过山东齐河知县,这事是他亲历的、听说的或是自己编的,不得而知。

表面上看,戴知县讲,纪中堂写,这是体内健官员对律法不公的反思;实际上,那些好这一口的职官,看了这样的故事,会被吓阻,还是会觉得无所谓?

“阴谴实严”四字,实在讽刺,更加坐实了满清的“法律面前人人不平等”。

当然,我们是站在今天的角度,以一种自以为现代法制的标尺去衡量王权时代的律法。而在满清,如此律法被制订出来,其实很正常。大清全国只有一个主子,自上而下的所有“职官”,都不过是那人的公仆,生杀予夺全在他之手,只要他认定谁犯了法,全家男的斩首或流放,女眷则全部“给予功臣家为奴”。

你看,公仆的女眷,随时都可以作为财产被赐与;公仆的仆人,更加没什么尊严、人格可言,想睡你妻子,那是你的荣幸,谁敢说半个不字。

你看故事里那仆人,听了妻子的哭诉后,为什么敢于怒斥妻子,说你要是失节,我一刀捅死你?那是因为他喝多了,酒壮怂人胆。搁平时,绝对屁也不敢放一个,估计还会细心吩咐妻子,洗白了再去,别脏了领导。

这样的事我们听得还少吗?也就前几年的事,公开报道里说过,那谁不但献妻,还主动献女,难道你好意思说,他老婆和女儿都睡了领导吗?

所以,“甘于被围猎”的说法虽然也很荒唐,毕竟还能品出一丝丝对猎物的同情。“女FJ睡了公职人员”,则用“公职人员”这样的词语模糊了那些人大权在握的事实(事实上FJ也是公职人员),等于完全站在狼的一边,指责兔子太狡猾,搞“狡兔三窟”,害得狼为了捕猎它而付出辛劳的代价。

(图文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删除,谢谢!)




大地360提醒您: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参考, 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作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如涉及违规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大地360首页 » 闲侃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