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2009-04-15 中华论坛

有四种内在威胁对日益强大的中国造成威胁,分别是:军事落后、妄自尊大与妄自菲薄、作秀、‘太平盛世’。

军事落后

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上,一是武器技术差距;二是军事战略差距。

在武器技术方面,虽然近些年我们发展得较快,宋改、093、094、052B/C、022隐身舰等海军装备在短短的时间内相继曝光,枭龙、J10、新飞豹等空军装备也相继亮相,陆军的99式坦克及种类繁多的装甲车、火炮、导弹车等也层出不穷,给人以迅猛发展的印象。但实际上我们在武器技术上与世界先进水平仍然差距较大。往细里说,很多主战装甲车、主战舰的发动机都还需要进口,一旦战争爆发,靠进口维持战场后备需要非常不可靠。

在改革开放初期,国门洞开,许多所谓的‘先进技术’漂洋过海纷至沓来。对文革的‘过分反思’使我们对文革的一切都排斥。什么‘独立自主、艰苦奋斗’都通通地抛到一边去!引进可能在西方已落伍、却比我们先进的技术,还费那么大的劲搞自己的干什么?在这样的思路下,以运十为典型的国产自主项目纷纷下马。在大马力高效能柴油机的开发方面,我国明显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不但超大马力的生产不了,就连平时生产的民用柴油机也普遍存在着比功率低、故障率高、外特性差等缺陷。军用的估计强些,但基础工艺的落后决定了军用的也不会强到那里去。过量、过多地合资,缺乏‘独立自主、艰苦奋斗’的精神就是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

在中国的军事战略方面,围绕着人民解放军的缔造者——毛泽东——军事思想出现了两大分歧,一是以空军某政委发表的《大国论》为代表的蔑视派;二是网络上常见的夸大派。

蔑视派诋毁毛的战绩,嘲笑他为‘农民军事哲学’,认为毛没有出过国、留过洋,在理论发展上有先天的不足,只能是在黄土上打点游击,如果一放到蓝色的海洋上,必败无疑。至于朝鲜战争,他们一句‘我们胜利了吗?’就带过了。

夸大派称赞毛的军事战略,认为他是‘美国至今没有破解方法的伟大战略’,还引用某美国军官的话说‘美国不怕中国军事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

飞雨认为:在军事战略方面,无论以那种标准来看,毛泽东都是不折不扣地伟人。唯物论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么将毛的《矛盾论》、《论持久战》等著作和这些军事战略文章发表后的事务发展联系起来看,任何人都不得不惊叹他论述的准确。毛思想的核心就是‘独立自主、以弱抗强’。他是哲学大帅,能够从复杂的事务中准确地找到核心内在,所以他敢在美、苏两大超强的夹缝中游刃有余地抗争,不屈服与任何一方。他有着惊人的魄力,在苏联决定不出兵的前提下毅然决定出兵朝鲜,使得黄皮肤的中国人在近100年的屈辱里,重新昂首挺胸于世界之林!

像空军某政委和网络上的很多很多蔑视毛的网民,以什么没有出过国、留过学来诋毁毛的军事思想,不但可耻,而且可笑!不同的时代人类有不同的认识,但这并不能就代表着后来的就比先前的高明。正如当前一个小学生去嘲笑唐太宗不知道地球是圆的一样,只能体现自己的浅薄,而无损于前人的伟大!

但飞雨也并不同意将毛的军事战略‘神化’。‘美国不怕中国军事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这样的语言只能是对中国国民的麻醉,是别有用心。

古希腊有个哲学家说‘人不能两次踩进同一条河流’。含义就是我们必须要以辩证的、发展的思维来考虑问题。就是毛泽东本人也是坚决反对‘教条主意、本本主意’。人类对于事物的认识总是局限于他所处的时代,毛泽东在会见基辛格时就曾经说过:再过一千年,我,马克思、恩格斯这些可能都很可笑了吧。这说明毛泽东是认识到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的。所以,如果我们后人反而迷信于他的理论,神化他的思想,那是和毛泽东的本意相悖的。

对毛泽东的战略思想,应该继承核心而发展外延。什么是核心?飞雨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电影《神鞭》,电影中的主人翁那威力巨大的辫子后来被‘革命军’剪掉了,但他很快又练成了神枪手。他在电影结束时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难忘的话:鞭没了,神还在。

这个‘神’就是核心。俗语说:万变不离其宗,哲理就是只要抓住了事物的核心就可以抓住事物的本质。同理,毛泽东军事战略的核心绝对不是游击战的十六字秘诀,也不是‘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有的话是说给中国人听的,有的是说给别有用心的人听的。在现代战争中,后方与前方的界线逐渐模糊,如果机械地按‘敌进我退’的游击战法,我们能退到那里?退一千里还是在导弹的射程内。所以,这样去继承毛泽东的军事战略那是完全错误的。

我们要继承的是毛泽东‘人民战争’这个核心。人民战争不是还让全体人民都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那样拿起枪,人民战争的根本内涵是打仗要得到全体人民的高度支持。从这个意义来讲,网络上很多朋友说要对付台独、藏独、走向蓝水世界,就必须要先处理好国内的腐败与民生问题是完全正确的。

如果对毛泽东军事战略的理解没有做好,完全抛弃或则完全照搬,在飞雨看来都是危险的。完全抛弃,那么就抛弃了抗日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好不容易才形成的无畏强权、敢于拼搏、敢于牺牲、独立自主、艰苦奋斗、勇攀高峰的一系列民族精神。完全照搬而使毛泽东理论神化,认为只要有了精神就不可战胜而放慢军事科技的研发,就会使中国与世界军事科技的差距再一次地拉大到长矛大刀对枪炮作战的地步。我们虽然已经有了核武器,但如果把希望寄托于美国NND、TMD效能低上,那将犯比义和团‘刀枪不入’的迷信更大的错误!

妄自菲薄和妄自尊大

妄自菲薄与妄自尊大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东西,却在内部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就是:极端和盲目。

这种极端从中国的国粹京剧中就可见一斑(笔者此处绝无贬低京剧的意思)。戏台上那些脸谱化的人物,即便是他什么都还没做,非好即坏的角色却已是早定下来了。这样的传统使得很多同胞看问题总是容易走向‘不是好的,就必定是坏的!’极端思维。

从哲学的角度来讲,好与坏都是相对的。对于特定的事物来讲,他可能是好的,但对于非特定的事物,他也许就是坏的。在这件事物上他是坏的,但在其他事物上,他又可能是好的。英国前大臣库克说得比较形象: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事实上,在好与坏以外,存在着大量的中间地带。更多的事物需要我们去客观认识,而非主观上去判断它的好与坏。

我们中有些妄自菲薄的同胞,把我们自己贬得一无所是。从中国的历史可以一直贬到我们的国民素质。仿佛我们是一个早就该从银河系中消失的民族。

中国的儒家文化,被贬低成了‘奴才文化’。不错,儒家文化中的确有很多糟粕在其中,比如对要求人民要对‘君’绝对服从,再如对女性的轻视等等。但它的主体即便是用现代的观念来分析,也是非常符合人类和谐相处的。要知道,儒家文化诞生的时候,奠定了当今西方民主政治基础的凯撒还要再等数百年才出生呢。全面地否认我们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传统文化,那么也就无法解释我们后来汉、唐的繁荣与强大。因为这两个朝代正是以儒家文化为主要思想在治理着国家。实际上,世界对中国的尊敬恰恰也是这两个把儒家文化发展得登峰造极的时代。中国号称‘礼仪之邦’就是从那个时代开始的。

秦始皇也单一地被他们评为了‘暴君’。理由当然是有的:焚书坑儒。但对秦始皇统一了六国,结束了长期的战乱;统一了度量衡和货币,提高了社会生产力的流通却闭口不提。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康熙、乾隆、毛泽东……无一值得一提。

妄自菲薄的同胞们完全迷失在自暴自弃的心态中。

妄自尊大的同胞听不进任何关于中国或则中国人的批评言论。盲目地自信实际就是无知。

中华民族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优秀的民族!但自豪不等于自满、自负,我们必须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和中华民族一样优秀的民族还有不少,只有尊重对手并且勇于学习的民族才是真正的优秀民族!

大中华的意识由来已久,‘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普天之民,莫非王臣’。在古代的中华民族意识里,由于中华民族相对于周边的民族优势太多,干脆把除中国外的所有其他国家都通称为‘蛮夷’。在认为我们就是最好,其他都不能好的妄自尊大的意识下,中国古代的统治者们逐渐地走向了保守。就以长城来说,虽然统治者与朝代在中国历史上走马灯似的变换,可修长城的做法从公元前685年的齐国到公元清朝都始终在进行。这中间只有一个朝代没有修筑长城,那就是令中华民族永远向往的‘大唐盛世’!

虽然在不同的朝代修筑长城的目的各不相同,但封闭和防守的意识是可以肯定的。大唐不修长城不仅仅是因为当时的大唐相当于世界其他国家来说太强盛,更多的是因为统治者的思维比较开化。在唐朝的官员名单中,时不时可以发现异族的姓名。不仅如此,开明的唐朝皇帝还派出了以玄奘为代表的‘取经’人员,去遥远的国度寻求‘真经’。说《西游记》中国人可能没有不知道的,但如果说孙悟空的原型就是玄奘取经回来的印度佛经故事中的一只御前猴子,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强大而善于学习才可能始终强大!

要学习首先必须承认我们自己有不足,没有不足,还学习什么?要学习首先就要抛弃一切偏见,凡是对我们有利的,不管学习的对象是谁,我们都应该学习。古代的越王勾践可以向让自己惨败的吴王夫差学习,最终取得胜利,我们还有谁不能学习呢?

以此类推,我们不但应该向美国学习他们的创新,向德国人学习他们的严谨,向斯拉夫人学习他们的坚强,向英国人学习他们的绅士风度,也可以向日本人学习他们的勤勉与认真,向印度人学习他们的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精神……

学习不是为了俯首称臣,而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发展与生存。向未来的敌人学习也不是丢脸,而是为了最终的胜利。妄自尊大,行得通吗?

作秀

作秀本来是演艺界的艺人们常常爱搞的花招,目的是以某种方式炒作自己,以达到提高自己知名度而增强生存能力的一种方式。从竞争的角度来讲,也无可厚非。

令飞雨担忧的是,这种本来只能供人们茶余饭后增添点谈资的东西,渐渐地向我们的国家深处蔓延开来。

经济学家要‘作秀’,不时地抛出‘自行车比汽车污染更大’、‘高教育费是为了维护穷人的利益’、‘打工仔的幸福感远远强过政府官员’……这样让人目瞪口呆的‘理论’。

政府官员要作秀,明明是一帮民工起早贪黑干出来的工程,到了总结时就成了:在××××理论的正确指导下(实际没有一个民工能说全这个理论)、在××领导的深切关怀下,(实际在建设的过程中,领导没有到现场认真了解过一次),能够为我们××地区人民带来显著经济效益(实际估计一年的利润经不起官员们的几次总结吃喝)的××工程胜利竣工了(实际可能就是修了一两个蔬菜大棚)。

医生要作秀,做了一个在国内都已经是很成熟的手术,被医院一吹嘘就成了‘填补了空白’。抢救了一个不算太严重的急病人,一上电视介绍就成了‘我们再晚到一步他就没命了,当时我正在吃饭,一听要急救赶紧放下碗就来了……’。

飞雨绝不是要为难医生,实际上我的医生朋友很多的,但我反感这样的夸大其词,反感把‘放下碗就来了’也当做功劳来作秀的矫情。全国有多少的劳动者不是放下饭碗而是根本没时间端饭碗还是在紧张的工作,这不是一种额外的‘牺牲’,而是工作的需要,既然我们选择了这个工作,我们就有责任要做好,要履行我们的职责,更要遵守我们的职业道德。如果都这样矫情,我们光诉说这些‘牺牲’就够了,还用做那些更重要的事吗?

最可怕的作秀就是军事作秀。飞雨以前一直认为军队是我们国家的最后一块圣地,它能抵挡市场化的腐蚀,也能避开世俗的影响。但现在我知道,这个认识是有偏差的。

在军事方面最明显的作秀就是‘向××节献礼’的军事科研工程。既然是科研,那么就有着他的客观规律,正如生小孩一定要十月怀胎,否则要么是不健康的早产儿,要么是延期太久的死婴。只有足月正常生下来的孩子才是最健康的。

的确,能在一些特殊的日子诞生我们的新的科研成果,那是非常令人高兴和兴奋的事,但那必须是巧合,而非人为地‘制造’。为了向八一、七一、十一、元旦等等节日献礼,不顾客观规律,要么加班加点地抢进度,而忽略质量、安全、效能,以便提前竣工,‘恰好’在××节来临之际向军委领导、向全国人民献礼;要么由于离××节还有些日子,明明可以早就完工的工程非要人为地拖延,使得大量的资金被浪费、大量的人员被闲置;这不是作秀是什么?这样做对我们实际的工作有什么意义?

科研成果对于国家来说,当然是越早越好,正如我们的两弹元勋的功臣们,为了新中国的安危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地工作,但他们不是粗制滥造,而恰恰是知道这件事的重要而一丝不苟。上亿次的计算是用手摇计算机和珠算来完成的,而没有一个数据的错误,这是什么精神!他们也没有选择一个特殊的日子来‘献礼’,因为他们无论在任何的日子完成了这样对祖国和人民有深远意义的工作都是中华民族的节日!

军事科研工程的领导者们,求求你们,向老一辈的先驱们学习吧;不要作秀,我们会记住你们的!

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作秀的地方就应该是军队。军队作秀那就是亡国灭族的祸端之始。我们不要认为美国的NND、TMD系统永远也达不到100%的成功率,在军事方面,我们只有加紧、加紧、再加紧,永远都要想到明天就可能爆发战争。

‘太平盛世’

兵书有名言: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这个名言是要告诉我们:只有有忧患意识的民族才能长久生存,否则就会‘国恒亡’!

在这一点上,美国做得很出色,自二战以来,美国人始终生活在‘威胁’之中。最初是苏联,后来是伊拉克、伊朗,也包括我们中国都是美国政府常常向公众宣传的‘威胁’。甚至一个身家数亿美元的本.拉登也成一个拥有数十万亿美元资产的美帝国的‘威胁’。

美国毫无疑问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无论是经济、军事、政治、科技,其他国家都难以望其项背,如果美国要做‘太平盛世’,即便不是绝对做到了,肯定也是最接近的。

但是,美国人自己没有这样认为,自二战以来,美国始终选定一个国家或者某种势力作为敌对方,始终坚定不移地告诉他的国民:美国正在受到严重的威胁!

如果说前苏联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那么在前苏联垮台后把中国作为潜在威胁是很难以令人信服的。众所周知,中国一不是具有强烈扩张意图的国家,二是和美国没有不可化解的仇恨,虽然也发生了朝鲜战争,但那毕竟不是在中国或者美国本土发生的。充其量算是一个后起的巨人和一个公认的巨人进行了一番较量,从而向世人宣告了自己的实力。没有你死我活,也不是杀父夺妻。

那么,美国为什么要把中国作为一个潜在的威胁呢?这是因为前苏联垮台后,苏联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已按美国的意图蜕变成了一个‘民主国家’,虽然俄罗斯实际的威胁要比中国大得多,但再把俄罗斯公然作为‘美国的威胁’是从道义上说不过去的。其他国家要说威胁又太‘不够格’,所以只好勉强以中国了作假想敌。

有了假想敌,美国政府就有了大力发展军事的理由,有了从政府财政中拨出巨额军费开支的事由。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美国的经济实际就是以军事为只要支撑的经济。

如果有一天美国战败,那么美元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就会立即崩溃,美国人像现在这样以网络、电子工业、军火、金融作支撑的轻松生活就会垮塌。美国人也将不得不又一次回到二战前那样的靠工业、农业为经济支撑来养活自己。

如果我们有了美国这样在世界上一枝独秀的力量时,我们也会像美国这样‘自己吓自己’吗?飞雨认为很可能不是。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沉淀了几千年的对和平生活的期望。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闲情逸致只有在中国的文学里才能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也只有在中国才会引起这么广泛的共鸣。当然,现在时代发展了,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我们也对生活有了很多新的期望,但向往稳定依然是存在的。

如果我们的政府成天告诉我们这个国家威胁我们了,那个国家又侵犯我们了,十分容易造成民意的不稳定。中国人口太多,哪怕有5%的人持不同政见都是6000万的一个巨大数字!

所以我们的政府一直在强调稳定。但世界会因我们的渴望稳定而稳定吗?

就军事国防方面来说,且不说对中国虎视眈眈的国家不是一个两个,就是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是我们的台湾,我们不是也还没有统一吗?我们有什么理由放松!有什么理由不感到紧迫!有什么理由可以说‘太平’!

胡总上台伊始就喊出了: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振耳发聩,意义深远!

就我们的国内问题来说,也离‘太平盛世’差得很远很远。贫富差距加大,治安变差,腐败问题更是成了顽疾。虽然在一些城市的建设和一些地区的发展上我们有了长足进步,但经济学上有一个木桶理论,即:一个木桶能盛多少水是取决于最短那块木板的高度。那么,我们是十三亿人,而不是三亿或者五亿人,中国真正的‘太平盛世’也应该以我们当前的‘弱势团体’都过上不为温暖所困的生活为标志,以中、西部落后地区都发展起来了为标志。

希望听顺耳的话是人之常情,飞雨亦是如此。不过存在问题而自欺欺人地蒙蔽说:我们很好,我们是‘太平盛世’,那是绝对错误的。学过机械的朋友都知道,如果机械发生了故障,困难的不是修复那个部位,而是首先要找到故障的位置。

对于国家也是这样,如果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了解到国家的真正状况,或者说片面地了解,那么就很可能误判。关于危机,飞雨相信哪怕是误判,也是有比没有强。没有危机而误判有危机,最多使我们多付出了些精力和劳力;有危机而误判为没有,那么一旦危机来临,毫无准备的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期望‘太平盛世’,但现在绝对不是。只有通过我们全体同胞的努力,‘太平盛世’才有可能真正地来临。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