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视频闲侃健康美食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图片•视频 回复文章
来源:那一座城

03、石库门里的文学“传奇”

石库门建筑有着百年历史。

对于上海来说,它不仅仅是一种建筑形式,更是承载着了上海海派文化的底蕴。

即使鱼龙混杂,居住着不同行业、不同时期的人,但他们也能在这小小一方天地里互相和平共处。

在石库门里,上演着一幕幕轨迹与众不同的人生戏剧。


江阴街的老式石库门建筑。图/郭博

除了平民百姓外,还曾有不少作家、文人都短暂在石库门里逗留、居住。

在他们在作品的一字一行间,可以看到他们在石库门生活的影子。

在历史上,中共一大,在上海兴业路的联排石库门内召开会议,开启了从石库门到天安门的第一步;

聂耳、田汉,在石库门创作出了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在文学作品上,茅盾的《子夜》《蚀》《春蚕》《林家铺子》诞生于此;

王安忆的《长恨歌》写出了"上海小姐"命运殊途的一生;

张爱玲在上海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热恋,她留在上海的二十多年里,写出来的作品常以石库门作为故事的背景。

如果说茅盾写出了上海的“史诗”。

那王安忆和张爱玲,则是写出了那个年代的上海滩“传奇”。

也曾长期居住在弄堂的鲁迅,在《弄堂生意古今谈》里写石库门里的“世情”。

“弄堂里的那些叫卖零食的声音既漂亮又具艺术性,使人"一听到就有馋涎欲滴之慨"。

除了有叫卖零食点心的,还有叫卖青菜、豆腐、瓜果、鸡蛋的,时而还有活鸡活鸭。

每隔几天还有修理棕棚、补皮鞋和弹棉花之类的人上门服务。他们各行有各自的叫卖腔调,让人一听便知道是什么行业的人来了。”

王安忆在《长恨歌》里写故事前,就先对石库门建筑特色有二十多页的描写,还有着异于常人的视角:

“上海东区的新式里弄是放下架子的,门是镂空雕花的矮铁门,楼上有探身的窗还不够,还要做出站脚的阳台,为的是好看街市的风景。

但骨子里头却还是防范的,后门的锁是德国造的弹簧锁,底楼的窗是有铁栅栏的,矮铁门上有着尖锐的角,天井是围在房中央,一副进得来出不去的样子。

西区的公寓弄堂,是严加防范的。

房间都是成套,一扇门关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墙是隔音的墙,鸡犬声不相闻的。”

除了他们,在石库门里写作的文人还有瞿秋白、茅盾、郭沫若、叶圣陶……

他们写了不少现代文学史的精华之作。其中,大部分都浓缩和诞生在石库门建筑的亭子间里。

在石库门里居住,少不了提到亭子间。亭子间,大多数是楼上的一个房间,面积不大,多数布置为一张书桌、一张木板床。


鲁迅就曾将自己的一些生活杂文编为《且介亭杂文》。

从租界两字各取了一半,名为且介;亭,则指的是亭子间。意思是:这是我在租界石门库里的亭子间写的。

这批文人作者,在亭子间里写出来的作品,还产生了近代文学史上的特殊文学派别 ——"亭子间文学"。

周旋、陈云、郁达夫等名人曾尚贤坊居住,位于淮海中路358弄。


尚贤坊。图/上海交大建筑遗产保护中心

茅盾、叶圣陶、周建人、冯雪峰、柔石先后居住在景云里。


1933年3月,瞿秋白在上海避难时,租住在山阴路133弄东照里12号二楼的亭子间。

后来,鲁迅住在到了对面的山阴路大陆新村1弄9号的亭子间里,进行文学创作。

上海每幢石库门建筑,其实都有说不完故事……

让时间回到几十年后的今天。

2011年,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里,“石库门里弄建筑营造技艺”名列其中。

如今往石库门往里望一下,里头蜿蜒的里弄道路,是曾经大部分居民和文人生活在这里的轨迹和倒影。

当时具体的生活场景,后人只能进行猜测了。



04、新旧交融的石库门文化

海派文化的庄严洋气、市井的传统,中西文化的碰撞注定了上海的风情万种。

石库门作为上海人血液里流淌的文化元素,记录着上海数十年甚至百年来的变化。

当我们在谈论石库门的花样年华时,却不得不面对实际状况。


东区的石库门建筑风格。图/蓬蓬的博客

起初石库门设计时,设定的使用年限在30年左右。如果按照人的年龄,那么石库门建筑已经是百岁老人。

因受到常年累积的风吹雨打,加上保护不当,已经逐渐威胁到居民的安全。

不少石库门建筑,都被监管部门定为“二级危里”,准备对这些石库门建筑拆除或加以改造。

如今随着上海的发展,不少原先伫立于城区的传统老石库门建筑渐渐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或许会变成商业广场、楼盘……

甚至,变成“新的石库门建筑”。其中,最知名的就要属“新天地”地区了。

大肆翻新过后,外表依旧保持石库门建筑的原有风格,但里面就变成主要供游客欣赏的设计了。

即便如此,也不妨碍它成为上海欣赏石库门建筑的最佳地之一。因为,还有多数不知名的石库门建筑,正在面临着被拆除的命运。

有,总比无好。这些上海人打心里喜欢的老建筑,正在以不同的色彩、结构被改造。

这种措施,对上海而言,既好,也坏。

也许,十年之后,传统的石库门建筑就会消失。

趁在它们消失之前,带上相机,踏入上海,走进街头巷尾里,感受一下,这数十年甚至百年来海派文化的精华。

陈丹燕还在《上海的弄堂》一文里写道:

“要是一个人到了上海,而没有去上海的弄堂走一走,应该要觉得很遗憾。”

对啊,如果在上海没去看石库门的话,等于只看到了一半的上海。
(图文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删除,谢谢!)

347-828-6333 翔德註冊會計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参考, 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作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如涉及违规侵权,敬请联系删除
 
    
大地360首页 » 图片•视频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