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视频闲侃健康美食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史海轶事
作者 :严祖佑 来源:史遗(如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删除,谢谢!)













占座间名流荟萃

在政协俱乐部时期,我亲眼见过许多大名鼎鼎的人物,因此也深深铭记这段岁月。

从茂名南路搬迁至泰兴路的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茂名路这边的迁出是限时限刻的,而原丽都花园的房屋已经破旧不堪,必须修缮后方能入驻,这就产生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差。文化俱乐部找了一个过渡的地方——当时上海最高层的标志性建筑国际饭店14楼的一个大厅作为临时餐厅。由于地方小人挤,当时餐厅内都是一张张十座以上的大桌子,往往三四拨人挤在一张桌子上用餐。

在这里,我曾经和著名京剧演员李玉茹女士在同桌吃饭。记得好像是一张椭圆形的餐桌,我父亲坐在一方,我母亲和我依次坐在左首,李玉茹和她的同伴坐在另一边。我一边听父母和她聊天,一边近距离观察这位名满菊坛的京剧坤旦的一颦一笑。我曾观赏过她演出的《十三妹》等名剧,李女士不仅唱做俱佳,而且扮相上乘,一上场就满台生风,令我倾倒。使我吃惊的是,在我对面的李女士尽管化了妆,依然掩盖不住像橘子皮一样、高低不平的一脸皮肤。回到家里,我大惑不解地向父亲问起这个问题。父亲告诉我,这是每一个演员所不可避免的。尤其是戏曲演员,每次上台都要上很浓的妆,厚厚的粉底对皮肤的腐蚀十分严重,天长日久,凡是演员的脸都这样。

1960年底到1961年初寒假期间,我就读的中学组织学生下乡劳动。我下去次日就装拉肚子,不料却真住进了医院。这一下害苦了自己,一天只有五顿流汁,出院那天已经饿得两眼发绿。第二天,父母带我到俱乐部吃饭。我一口气吃了六碗半,这绝对是我这一生中吃得最饱的一顿。当时,茅盾先生的内弟、著名作家孔另境先生坐在邻桌。他见我如此贪食,不禁放下筷子,饶有兴趣地看我。孔先生和我父亲是好朋友,又是同乡,饭后他特地坐过来对父亲说,令郎年纪轻,饭量实在好,我看了真正眼热。母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句:他前几天学堂里下乡劳动,昨天刚回来。孔先生大笑:作孽!作孽!(上海话可怜之意)



在文化俱乐部的餐厅卖品部,还有甲等高级香烟供应,通常是牡丹和凤凰两种牌子。由于香烟特别是高级香烟十分紧缺,俱乐部规定,只有会员本人亲自持会员证,才能一天限购一包。不少年纪较轻的会员每天下班后骑了自行车到俱乐部兜一圈,同熟人打个招呼,再买一包烟回家。我每次随父母去吃饭,都会看见一位很有名的电影演员和一位京剧花脸演员。届时,父亲就会笑着指指他们说,看,这二位又来了。其实父亲的烟瘾也是极大的,只是因为已年过七旬,出门需人搀扶,不好意思天天为买一包烟来俱乐部报到,对那些能骑自行车来买烟的朋友还是很眼热的。

由于上海是特大城市,各个行业的精英为数众多,文化俱乐部的中、西两个餐厅经常人头济济。尤其是休息日,往往一家子过来打牙祭,餐厅不免人满为患。于是每到星期天早上,这里的大门口就热闹非凡,都是提前来抢座位的人。当然,会员们往往是不会亲自来等开门的,来的大都是我这样年轻、灵敏度高的家属小辈。上午九点,俱乐部的大门一打开,等在门口已经好久的我们,立刻发挥学校体育课上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进餐厅,占好座位。很快,餐厅就都坐满了。腿慢的或者后到的,只得等待第二批乃至第三批。

餐厅门外有一个休息室,可以容纳后来者坐在那里等候。于是,在休息室内等待用餐的,往往是没有人来帮他们抢座位的、上了年纪的会员。以当时文化俱乐部会员的格局而言,这个小小的休息室可以说是晚清和民国以来,各个时期、不同派别、各种行业的上层名流荟萃之所。我每次来都喜欢占对着门的座位坐,一边吃饭,一边听父亲介绍休息室中他熟悉的人物,欣赏着那近在咫尺的、一页页凝聚的“活历史”。有时候,那些人会走进来同父亲打招呼,在我眼前瞬间就化为真实。



在这里,父亲曾经让我向一位梳着老式发髻的不起眼的瘦小老太太鞠躬,然后告诉我,那是民国初年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夫人;又指着一位拄着拐杖却依然身板笔挺,不过走起路来却摇摇晃晃的须发皆白的老人说,这是冯玉祥部下、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大将张之江先生,他腿脚不利索的原因是长年行军时打绑腿,造成血脉不和所致。有一次,我看见一位胖胖的圆头圆脸的老人,穿一套纺绸衫裤,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扶着一根又长又黄的老象牙烟嘴,昂首站在门口。父亲看了一眼,说是当年和虞洽卿、黄金荣、杜月笙等人齐名的上海总商会会长王晓籁先生。此公有多位如夫人,数十位子女,绰号“多子王”。岁月虽逝,昔日大哥大风采依然尚存……而这众多人物在这里聚集,和我一样,为的都是同一个目的——在餐厅里占一个吃饭的座位。

1961年(或1962年)暑假的一天下午,我早早地在西餐厅占了几个座位,美美地等待父母家人晚上一起来吃焗鸡面。这时,走进来一个人,是著名电影演员孙道临先生。他在我邻桌刚坐下,就发现了沙发椅角落的一把折扇。他站起来,举着扇子,向餐厅内的客人高声问:这把扇子是谁的呀?那极其标准的普通话和带着磁性的嗓音十分悦耳,不禁令人想起他经典配音之作——电影《王子复仇记》。喊了几声,见没人应答,他就说:“那我送到服务台去了”,然后就风度翩翩地往外走去,走出几步又快步折回,很有礼貌地对我说:“谢谢您,我的那个座位劳驾替我看一下,如果别的人来,就说已经有人了。”

1964年9月,一副手铐结束了我的学生生涯。去时二十二,归来三十六。到八十年代末,我应邀参加一位报社同事的婚礼,再度去了那里。举目四望,已然沧海桑田,沈园非复旧池台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翔德註冊會計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史海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