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视频闲侃健康美食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史海轶事
来源:历史茶坊

尘封了107年的真相?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蝴蝶效应」?

这段时间,国内网络上流传这么一个新闻:



故事有鼻子有眼睛的描述了100多年前的「乌龙事件」。又结合最近沸沸扬扬的「苟晶事件」,加上德语在国内非热门语种,大部分人无法分辨真伪,信以为真,一时网上热议。

不止一位朋友把这个新闻转发给本人,要本人解读一下真伪,为了以正视听,特此撰写此文还原事情的真相:

这则新闻不是最近发生的,而是在6年前:2014年11月19日,一位叫尤尔根·马沙尔(Jurgen Marschal)的作者在奥地利网站《每日新闻》(Die Tagespresse)上发表一则文章,标题为:

在邮局里沉睡了数年的信函:艺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刚刚寄给了阿道夫 · 希特勒



故事是这样的:住在奥地利林茨市洪堡大街 31 号一个普通家庭在周二早上收到了一封从邮局寄来的信,寄出地是维也纳艺术学院,收信人赫然写着:阿道夫 · 希特勒。

男主人奥尔梅茨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刚收到信时的感受:

一开始我还在想:这是什么啊?艺术学院的申请?是我女儿误入歧途了吗?直到我读到第一行:亲爱的阿道夫 · 希特勒先生。

报道中还提到他家正是 1907 年希特勒曾经在林茨生活过的地址。



上面为该信的全文,而最重要的是第一句话:

Hiermit teilen wir Ihnen mit, dass unsere Entscheidung bezüglich Ihrer Aufnahme an der k.u.k. Akademie der Bildenden Künste positiv ausgefallen ist.

(我们在此通知你,我们决定接受你进入奥匈帝国艺术学院的申请。)· 注:k.u.k 为德语 kaiserlich und königlich 的缩写,直译为帝国与皇家,特指奥匈帝国的双重君主政体,表明哈布斯堡君主同时为奥地利皇帝(Kaiser)和匈牙利国王(könig)

后面是对希特勒的考试作品的一些评价,落款者是学校入学考试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蒂安 · 格里彭克尔教授,时间为 1907 年 10 月 2 日。

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这封信真的是在邮局里沉睡了 100 多年?希特勒本可能成为一名美院学员甚至画家吗?而这一事件是否就是最终引发了二次世界大战,上世纪最大的「蝴蝶效应」?

答案是:「Nein!」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新闻!

首先《每日新闻》网站都是以报纸文章的风格发表关于奥地利主题的讽刺文章,这些文章都是虚构的。

而关于本文,最明显的破绽是,1907 年奥匈帝国的各机构办公室均使用的是梅赛德斯 5 型(Mercedes Nr.5)或者比亚尔 · 弗罗因德牌(Bial & Freund)打字机。



而这封信的字体肯定不是来自这两种类型的打字机中的任意一种型号:在 1907 年,这两种类型的打字机都没有德语的变音符号(ä,ö,ü),其实不仅是这两种打字机,几乎所有在世纪之交发明的打字机都没有变音符号。

所以,信中带有变元音字母的单词,例如「Künste」(艺术),「Köpfe」(头)等等肯定不是那个时代的产物,至少不可能是在艺术学院的公用打字机上打的。





历史上的阿道夫 · 希特勒于 1907 年 10 月在维也纳艺术学院的普通绘画学校(Allgemeinen Malerschule)申请过艺术学习,但未获成功。

在次年 9 月的艺术学院第二次入学考试中,他不再被允许参加试画。而在 1908 年 1 月到 1913 年,希特勒假扮成一个美院学生,每月领取 25 奥地利克朗的孤儿抚恤金,再靠着他母亲最多 1000 克朗的遗产过活。

为了继续领取他的孤儿抚恤金,他没有向他的亲戚透露自己求学路上的一连串失败和住所,而且在换房子时,总是假装自己是「学院派画家」或「作家」。

从 1910 年开始,希特勒通过临摹维也纳明信片上的图案,复制成水彩画来赚钱。期间他使用「学院派画家」头衔的事情还被其他画家匿名举报过,警察随即禁止撒谎的希特勒继续冒用这一头衔。而且,当时为希特勒代理销售画作的三个商人都是犹太人。

他宿舍的室友卡尔 · 霍尼施(Karl Honisch)后来写道,希特勒「瘦削、营养不良、双颊凹陷,深色头发打在脸上」,「衣衫褴褛」,「每天坐在写作室的同一个角落,不停地画画。」



到1913年5月,混不出名堂的希特勒搬到了慕尼黑,继续作画,主要是临摹一些城中的重要建筑,并卖给慕尼黑的一位艺术商人。他后来声称,自己渴望去到一个「德国城市」,并想成为一名「建筑画家」。



本文开头提到的,2014 年《每日新闻》上发表的这篇文章,巧妙地将事实与想象结合起来。

作者尤尔根 · 马沙尔绘声绘色的描写了他的「发现」,还添油加醋了一番,一个雄心勃勃的未来魔头是怎么等待自己的入取通知单的:

Jeden Morgen hetze ich zum Briefkasten, aber schon wieder keine Nachricht für mich. Ist meine Malerei schlecht? Verstehen diese Herrschaften denn nichts von Kunst?

(每天早上我都冲向邮箱,但还是杳无音信。我的画不好吗?难道这些先生对艺术一窍不通吗?)

为了让故事更加戏剧化,马沙尔还重构了奥地利邮政是怎么发现这一失误的:

当时,这封信滑入了一个标题为继续教育的邮件分发柜。但是 100 多年来没有人检查过这一点。

作者甚至还编造了奥地利邮政为这个错误而感到遗憾的声明:

Unsere Mitarbeiter stellen täglich fünf Millionen Sendungen zu. Wenn durch etwaige Fehler Verzögerungen eintreten oder ein Weltkrieg ausgelöst wird, so bedauern wir dies natürlich sehr

(我们的员工每天递送500万件邮件及包裹。当然,如果由于错误而出现拖延,或者引发世界大战,我们非常遗憾。)

为了弥补这一损失,奥地利邮政希望为所有在纳粹统治时期受到伤害的种族和少数民族提供发行《第二共和国》特别邮票时 5% 的折扣。

当然奥地利邮局并没有也不可能发表过如此言论。

如果再接着读下去,已经可以完全发现这个故事的真伪了:

根据奥地利邮政消息,希特勒在50年代下达过一道转递邮件到巴拉圭的命令,但是目前地址未知。

而下面的故事就更加离奇了:

在内部调查过程中,邮局中与希特勒有关的另一个「失误」也浮出了水面:

1939 年,奥地利格拉茨的木工工程师格奥尔格 · 埃尔瑟(Georg Elser)给阿道夫 · 希特勒寄了一个炸弹包裹,据专家们说,这个炸弹的威力足够炸死他。然而,炸弹一直没有送到,邮递员当时只给希特勒留了一张黄色字条。

但是这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虚构故事。历史上真正的埃尔瑟其实是来自于德国符腾堡州的柯尼希斯布龙(Königsbronn),作为一名反纳粹的抵抗分子,他制造了一枚炸弹,并于 1939 年 11 月 8 日在慕尼黑的啤酒馆暴动原址的一次集会上引爆。但是没有伤及到希特勒本人及其主要党羽;1945 年 4 月 9 日,埃尔瑟在达豪集中营被谋杀。



克里斯蒂安 · 格里彭克尔教授直到死后还因拒绝希特勒的入学申请而出名。

1907 年当希特勒第一次参加评审时,他给出的结果是:Ungenügend (不合格)。

而希特勒次年第二次再次尝试的时候,教授的评价更加尖锐:Nicht zur Probe zugelassen(不予以试画),连正式的考试机会都没给。



事情到这里已经明了了,但 1908 年 9 月的这个决定,是否标志着一场震撼了一个世纪的大灾难的开始?

如果维也纳艺术学院的招生委员会做出了不同的决定呢?

这位二十岁,只知道如何给建筑明信片上色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会成为一名画家吗?

是什么条件让一个人,从艺术的世界中成长为如此残暴的未知怪物?

这个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而诸多的可能也就留给各位去自由设想吧。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翔德註冊會計公司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史海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