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长春“困卡子”给几代人留惨痛回忆

  只有一个心思:找东西吃,活下去!


  □《新文化报》记者 刘昕

  史料载,经过半年左右的围困,1948年10月19日10时,我军从四面八方开入长春市区,长春全面解放。10月21日凌晨,据守在中央银行大楼的国民党司令部在几声象征性的枪响过后,宣布投降,长春彻底解放。

  一份史料载:“根据人民政府进城后确实统计,由于国民党‘杀民’政策,饿、病而死的长春市民共达12万人。”从这个角度上说,长春人民为解放全国,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

  百姓故事

  76岁老太写自传再现“围城”岁月

  三弟说句“不等了”饿死逃亡路上


  在吉林省会长春市普阳街旁的一栋居民楼内,76岁的沙秀杰老太太独自奋笔。“我在写自传,主要是关于那段岁月。”沙秀杰说,这部书稿已初告完成,“大约4万余字。”

  沙秀杰所说的“那段岁月”,包括1948年解放长春的前后。那些日子,给这位老人留下终生难以抹除的痛苦烙印。“经历过长春‘困卡子’的老百姓,很多人不在了,我想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沙秀杰动笔了。

  一个大饼能领走一个大姑娘

  1948年3月,5个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初步包围长春,实行长围久困,展开政治攻势和经济封锁。

  15岁的沙秀杰那时每天最希望的事,就是听到枪声。沙秀杰说,当时左邻右舍常聚在一起,听城外的枪声,“枪声越密集,我们越兴奋,就盼着共产党早点打进来,这说明要解放了。”

  进入初夏后,城内粮价飞涨,“一个大饼子可以换到一个金镯子,甚至能领走一个大姑娘,我家意识到情况不妙,全家人想逃出城去,但当时国民党不放百姓出去,说是禁止出城投共。”

  另一种历史说法是,国民党初期禁止市民出城,意在以市民作为人质。

  三弟饿倒路边像副“小骷髅”

  家中无粮,沙秀杰的大哥、二哥参加了国民党军队。沙秀杰一家能在城内度日,得益于大哥、二哥每天从军队伙食省下的两个大饼子。

  “我和三弟每天去取大饼子。”沙秀杰说,那时有个场景,令她一生难忘,“一次取完大饼子,三弟跟在后面,他说‘二姐,我饿’。我没理他,他就在身后念叨。走了一会,听到后面没动静,回头看他倒在路上,那不是人样,就是一副‘小骷髅’,我心软了,用手指甲抠下一块喂给他吃,他才有劲走。”

  史料载,在围困长春的5个多月里,长春7月底即告粮绝。

  “鬼节”出逃粪堆里找豆子吃

  农历戊子年七月十五,公元1948年8月19日,距离长春全面解放尚有两个月。

  这一天,住在长春东大桥小庙街下附近的沙秀杰一家五口,与邻居王家三口,推着小破车踏上逃亡路,“当时城里饿死了很多人,没人抬这些尸体,倒哪算哪了。我们再留在城里,只有死路一条,出去还有生的机会。听说国民党在七月十五放百姓出城,那天是鬼节,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沙秀杰一家在当日下午赶到国民党的哨卡。“他们在洪熙街设了卡子,也就是解放后的红旗街。很多百姓得到消息,推着小车,聚在这里,大约有几千人。大家也不知去哪里,只晓得出了城,见到共产党的部队就有救了。”

  沙秀杰记得,通过哨卡时,两边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士兵,名为检查,实为搜刮。武器、粮食一律不予放过。往前走不到百米,他们又碰到一伙土匪,“他们用毛巾蒙面,也是抢”。

  再往前走,见到许多露天而卧的难民。“听大家说,前面没路了。也不能回城去,因为国民党要打枪。”沙秀杰一家与邻居王家在道旁的一个破楼茬子里安顿下来。这条路上的一口井和植物,就是数千难民的一切,他们只有一个心思:找东西吃,活下去。

  被困第3天,邻居“王叔”和他的孩子饿死了;第10天,三弟说句“那我就不等了”,当晚饿死;路边凡是能入口的东西,俱被一扫而光,沙秀杰曾在一摊粪便里找到几颗没有消化的黄豆,冲洗后吃了……

  听到“共产党万岁”高兴得哭了

  第14天,这条马路的上空出现两架飞机。“飞得很低,马路上响起了微弱的喊救命声音,还有伸向空中的一双双枯手。”多年后,沙秀杰分析,“共产党发现了我们。”难民队伍的前方开始移动。沙秀杰的母亲站起来时,肿如枕头的脚面“爆炸”了,流出黄水。还要走,见到共产党就能活下来!信念支撑下,一家跟着难民队伍缓行。

  走了不知多久,沙秀杰看到了解放军。“我印象很深,解放军战士没带枪,他们是来接我们的。难民队伍中有人喊,乡亲们,别着急,我们解放了!共产党万岁!”沙秀杰说,那是她第一次听到“共产党万岁”,“大家高兴得哭了,再也不用挨饿了。”

  军人回忆

  国民党士兵

  一听“回家”就流泪


  79岁的刘汉勤老人,在参加解放长春战争时,任我军独立第8师1团宣传部干事。

  解放长春期间,刘汉勤的主要工作是“喊话”:“蒋军兄弟们,别为蒋介石卖命了,他为四大家族收敛民财,你们为他打仗牺牲,白白死了,什么也捞不到,他们不把你们当兄弟,我们才是亲兄弟。”

  总喊话也腻,刘汉勤和战友们偶尔会唱。“我编的词,用四季歌小调,八月十五月亮圆,月亮照在碉堡间,你的爹妈想念你,快快回家好团圆。”老人边唱边撸右腿的裤脚,“我们8个人,4个人负责拉胡弦儿和打鼓,我和另一个战友是‘歌手’,还有两个侦察兵。有一次,我们蹲在战壕里唱,唱完了问对面好听不,那边喊好听再来一个,我们接着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敌人战壕里的士兵爱听,但他的炮兵队伍不干了,‘六零炮’嗖地打过来了,打得准,都落在战壕里,我们赶紧撤,你看腿上这伤疤,就是唱歌时被六零炮弹片打伤的。”

  史料载,驻扎长春的国民党60军起义后,该军士兵们说听到解放军的喊话,最受不了是“回家”两个字,一听到这个词都流泪。

  在长春八里堡难民接待站工作的经历,让刘汉勤十分熟悉围困长春时的我军哨卡状态。

  “当时我军在城郊设有数十个难民收容站。”刘汉勤谈起了这段经历,“有一次,我在八里堡看到一对出来的难民,姐姐十四五岁,弟弟要小点,他走不动,姐姐求人帮着抬,其他难民也没劲,我上去背起了她的弟弟,送去十里堡难民收容所。”

  刘汉勤背着这位小兄弟,走了几公里,到了目的地。“我身上衣服都湿透了,他脸上的黄水,从我后背一直流到脚后跟。”刘汉勤说,当时姐姐要给他下跪感谢,“被我搀住了,我让他们赶紧去喝粥,当地张村长收留了这对姐弟。”他听张村长说,不只是部队在帮助难民,城外的乡亲们也都给收容所送柴送被,贡献很大。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