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2009-03-28 天涯社区

1、学雷锋运动:
  
刀尔登:雷锋是好人,但学雷锋运动搞的多滑稽啊。我记得小时候暑假学雷锋,还得写日记,开学以后还得交成果。于是,很多学生不得不伪造一些事情。这对社会的道德系统反倒是一种破坏。
  
2、精神管理:
  
刀尔登:我们虽然没有宗教,是世俗政体,但是在政府自命的角色中,确实包括精神管理者。不过是非常低层次的精神管理,政府不关心灵魂问题,只是关心老百姓的政治态度,关心老百姓的日常事务,关心人的动机。这个传统虽然经过市场经济洗礼,还是保留下来不少。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仍然有政教合一的色彩,只不过是教化的教。
    
3、儒家:
  
刀尔登:墨子里边有些东西,恰恰可以弥补儒家的弱点,就是对逻辑和物理世界的一种态度。逻辑和事实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两种东西吗?而儒家在这两种东西上是短板,最基本的形式逻辑也没有发展出来。对物理世界缺乏兴趣,导致国家最有智力的人,在两千年里不务正业。儒教的兴趣全部集中在人伦上。

4、逻辑:
  
刀尔登:我们那一代人脑子进水了也就罢了。现在好多年轻人,也照样缺乏基本的逻辑能力,而且对遵守逻辑缺乏兴趣。我想这可能就和某种传统继续发挥着影响有关吧。有些书,其实也不是本身有问题,只是后来影响不太好,比如《周易》这本书,到了21世纪了,现在的年轻人并看不懂里面说的是什么,但是一提到这本书膝盖都要软,他会不认为知识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他会相信两千年前对事情的认识超过现在。
  
5、五四运动:
  
刀尔登:我们每个人都是五四运动的受益者。文革不是反传统,文革是种暴民运动。人们肯定会仇恨自己不理解的,高于自己阶层的东西。五四运动是精英运动,不是暴民运动。我说五四时候想到的不是游行,而是当时杂志上的辩论,或许还是改用新青年时代这个说法比较准确。
     
6、鲁迅和胡适:
  
刀尔登:他们都是大学者。由于个性的原因,我对鲁迅更亲近一些。胡适也是个有些百科全书派味道的学者。两个人的敏锐程度,智力,肯定鲁迅要高一些。胡适的性格似乎更好一点。
    
7、红学:
  
刀尔登:我对红学很鄙视,我对这种学问很看不起,非常看不起。实际类似这种东西还是挺多的。红学算是一个代表吧,没有基本的学术训练,才会把红学弄到现在的这种怪样子。
   
8、常识:
  
刀尔登:整个社会缺少常识,常识的平均水平太低。现在常识成为一种稀罕的珍贵的东西。当然了,不同的制度需要不同的人民。
    
9、丑角:
  
刀尔登:悲剧给人机会以成为烈士,其中包括那些若值喜剧只能扮演丑角的人。
    
10、秦朝:
  
刀尔登:不能说信息传输效率是秦朝速亡的最主要的原因,只不过它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信息在以后的朝代中传输都是慢的,最快也超不过马匹的速度。但是后来社会管理是皇帝和士人合作。士人是政治上的代理人,独立的或者半独立的完成工作。而秦朝没有,这个恐怕有点困难。

李国盛:在《中国好人》里面,您更强调“正常人”和“非正常人”,甚至“正常人”要强于“好人”。
  
   刀尔登:如果“好人”这个词指的是某种道德上的典范,这样的人可能是很好,但是起的作用有问题。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错,而是道德环境造成的。说的不客气点,雷锋是好人,但学雷锋运动搞的多滑稽啊。
   我记得小时候暑假学雷锋,还得写日记,开学以后还得交成果。于是,很多学生不得不伪造一些事情。这对社会的道德系统反倒是一种破坏。
    
   李国盛: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有个爱好,就是号召人和自己的本性做斗争。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让大家公开承认了人的自利是正常的。但是为什么政府还仍然树典型,找先进,继续号召大家和自己本性作斗争?
  
   刀尔登:习惯吧,因为政府还是习惯管理人的精神生活。我们虽然没有宗教,是世俗政体,但是在政府自命的角色中,确实包括精神管理者。不过是非常低层次的精神管理,政府不关心灵魂问题,只是关心老百姓的政治态度,关心老百姓的日常事务,关心人的动机。这个传统虽然经过市场经济洗礼,还是保留下来不少。
    
   李国盛:政府到现在为止仍然这么做,是假设干部都是这样的“好人”,是整个系统合法性重要来源。
  
   刀尔登:是,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仍然有政教合一的色彩,只不过是教化的教。
    
   李国盛:您的《中国好人》以前想用“以天下为狗任”做书名,未遂,为什么对儒家这么反感?
  
   刀尔登:也不是那么反感。影响中国最深的就是儒家,其他的,不是说比儒家多高明,只不过没有来得及做那些事情。儒家做了一些好事,当然也做了一些坏事,既然它在那个位置上,不说它说谁呀?
  
   李国盛:心理学教授朱建军,他谈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墨子是比较不错的,您怎么看?
  
   刀尔登:墨子失传了啊,当时是不错的。墨子里边有些东西,恰恰可以弥补儒家的弱点,就是对逻辑和物理世界的一种态度。逻辑和事实难道不是最重要的两种东西吗?而儒家在这两种东西上是短板,最基本的形式逻辑也没有发展出来。对物理世界缺乏兴趣,导致国家最有智力的人,在两千年里不务正业。儒教的兴趣全部集中在人伦上。
  
   李国盛:您好像说下一本打算写的书叫《不必读书目》,主要目的是什么?
  
   刀尔登:不必读。实际上要是抬杠的话,哪有书是必读的呢?《不必读书目》是反面文章。既然做了,我想干脆就做的彻底一点,说话激烈一点,恶毒一点,说完就完了。不读中国书是五四时代的老调,当时鲁迅还不算是最激烈呢。他们并不是不喜欢传统,他们不喜欢当时的现实。,五四或新青年时代的先贤,关心国家、社会的前途,现实的一些大问题,我没有那么大的抱负,顶多关心到人们的头脑。因为我觉得,我们那一代人脑子进水了也就罢了。现在好多年轻人,也照样缺乏基本的逻辑能力,而且对遵守逻辑缺乏兴趣。对事实也是如此。我想这可能就和某种传统继续发挥着影响有关吧。
   有些书,其实也不是本身有问题,只是后来影响不太好,比如《周易》这本书,到了21世纪了,现在的年轻人并看不懂里面说的是什么,但是一提到这本书膝盖都要软,他会不认为知识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他会相信两千年前对事情的认识超过现在,这个怎么理解呢?
  
   李国盛:现在好多大学EMBA课程里边,有好多从易经,周易里面学企业管理。很多号称是中国当代精英的企业家趋之若鹜。那些故意把简单事情向复杂里面说,装神弄鬼谋取私利的所谓学者是可恶的。您刚才提到五四,您应该是坚定的五四传统捍卫者。有人把五四和文革联系在一起,您怎么看?
  
   刀尔登:我们每个人都是五四运动的受益者。文革不是反传统,文革是种暴民运动。人们肯定会仇恨自己不理解的,高于自己阶层的东西。五四运动是精英运动,不是暴民运动。我说五四时候想到的不是游行,而是当时杂志上的辩论,或许还是改用新青年时代这个说法比较准确。
  
   李国盛:有几个人有一些争议,比如鲁迅和胡适,您怎么看?
  
   刀尔登:两人都挺好的,都是大学者。由于个性的原因,我对鲁迅更亲近一些。胡适也是个有些百科全书派味道的学者。两个人的敏锐程度,智力,肯定鲁迅要高一些。胡适的性格似乎更好一点。
  
   李国盛:曾国藩呢?
  
   刀尔登:曾国藩是一个不得了的人,是集大成者。过去那种政治智慧,处世本领,自律等等。他是在那个时代所能产生的最完美的人物了,但也只是如此,一个不得了的,一个巨大的乡愿,非常有能力的人,非常成熟,他有些英国人那种处理事物的能力和分寸感。他没有太多趣味,不好玩,我关注也不多。
  
   李国盛:您研究对象重要标准之一就是好玩不好玩?
 刀尔登:因为我不是专业的学者嘛。
  
   李国盛:您好像对一批红学专家很鄙视?
  
   刀尔登:准确地说是对红学很鄙视,我对这种学问很看不起,非常看不起。实际类似这种东西还是挺多的。红学算是一个代表吧,没有基本的学术训练,才会把红学弄到现在的这种怪样子。
  
   李国盛:为什么这么一批人还有那么多人相信,现在还成为专家?
  
   刀尔登:您这个问题太重要了。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整个社会缺少常识,常识的平均水平太低。
  
   李国盛:什么原因造成的?
  
   刀尔登:教育,传统的影响等等,都有。从小学开始,课本中就严重缺乏常识。现在常识成为一种稀罕的珍贵的东西。当然了,不同的制度需要不同的人民。
  
   李国盛:您书58页里有一句话:“悲剧给人机会以成为烈士,其中包括那些若值喜剧只能扮演丑角的人”,您说的丑角是从能力上还是品格上来说的?
  
   刀尔登:两种都包括吧。
  
   李国盛:我觉得您这句话挺狠的。当然,每个人每时每刻做的各种决定都是经过抉择的,而且抉择的标准为利益最大化。当然我说的“利益”是包含着精神方面的需求。您是否认可?
  
   刀尔登:我认可。
  
   李国盛:精神上面的利益在个人总利益中是权重很大的。您现在通过什么方式让自己的综合利益最大?
  
   刀尔登:我觉得躺着比站着舒服,我就多躺会儿,这就是利益实现。我今天在街上奔走,我就觉得枯燥,就觉得利益受损了。我大概主要做的是损失最小化。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一天懒洋洋的不干什么,我是怕麻烦,怕累,怕心烦。
  
  
   李国盛:您对这个世界从心底里看是乐观的还是悲观的?
  
   刀尔登:乐观。
  
   李国盛:能不能讲一下理由?或者说没有理由?
  刀尔登:没有悲观的理由。当然,我也不是乐观乐到没边的那种人。有时候看两篇历史,我们这些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确实很难乐观起来。但是人类存在了一百六到一百八十万年,相对于地球多少亿年的历史,这是多短的时刻啊。所以没有什么可太悲观的事情。
  
   李国盛:但是地球资源是有限的。
  
   刀尔登:人类会找到办法的。
  
   李国盛:不过找办法的速度,相比于人类的需求,不是说物质需求,而是那种“我要有你没有的东西我才爽”的需求,这种互相竞争的加速度是新发现办法的速度比不上的。
  
   刀尔登:找不着就冷一会儿,慢一会儿,饿一会儿吧。我八十年代那会儿看的科幻小都把未来想象在二零零几年,或者一九九几年。七八十年代的人认为,2000年已经很未来很未来了。我觉得人类未来几十年或者百年之内不会有太大变化,只要别天天搞文革的话。
     
   李国盛:最近十几年来飞速发展的互联网会不会是人类大变革的触发点?
  
   刀尔登:互联网是非常大的事。我文革中间下乡那时候,村子里其中只有两个人见过铁路,只有几个人去过县城,只有几十个人赶过某个大集。而且不光如此,当时受过教育的人,实际的交往范围,如果不是处于很高地位的话,也都是单位、邻居等等。人类过去的情况,就是统治者之间是有交往的,但是平民是分散的。这个事情就被互联网改变了,平民之间也可以广泛交往,在过去,这个成本是负担不起的,但是现在这个成本消失了。这个事情对于未来会有什么影响,我不知道。因为这种交往规模前所未有。
    
   李国盛:您的书里有一个观点,秦朝成于集权,败于集权,主要逻辑是秦国国土变大以后,信息传输不方便,最后导致崩盘。现在通信便捷之后,是不是就适合集权了?
  
   刀尔登:不能说信息传输效率是秦朝速亡的最主要的原因,只不过它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信息在以后的朝代中传输都是慢的,最快也超不过马匹的速度。但是后来社会管理是皇帝和士人合作。士人是政治上的代理人,独立的或者半独立的完成工作。而秦朝没有,这个恐怕有点困难。
    
   李国盛:当时假设秦朝的时候信息也这么便捷的话,但是权力没有制衡的话,也一样会最终崩溃。
  
   刀尔登:是的,结果也一样。只不过信息传输迅速的话,军事行动更加迅速,还可以维持长一些时间。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