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中国新闻
来源:BBC

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停滞,场外的“口水战”却没有停。



6月2日,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白皮书,指责美国在谈判中三次“出尔反尔”。发布会上,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称,当前美方对中方的贸易逆差数字只有1500多亿美元,根本不是所谓的4100多亿美元,美方夸大了与中方贸易的逆差。

美国也不甘示弱,第二天就发文反驳,再次确认了自己核算的数据——2018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近4200亿美元,使美国工人、农民、农场主和商业蒙受巨大损失。

一边说1500亿美元,一边说4200亿美元,相差2700亿美元之巨。这个数字不容小觑,它比美日之间的贸易总额还要大(2180亿美元),而2018年芬兰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大致为2700亿美元。

差距之大体现出两国之间的分歧。这一分歧到底原因何在?

分歧

如果单从两国分别统计的进出口总额来看,分歧并不大。

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2018年双方的贸易总额为6600亿美元左右。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总额6335.2亿美元。

两者相差200多亿美元,相比之下并不显著。

然而,贸易总额是由进口额和出口额相加得到的,如果把这这些数据都列出来,就看出了差距。

美国方面统计,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1201亿美元货物,进口了5396亿美元货物。

而中国方面统计,2018年,自美国进口1551.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4784.2亿美元。

相比于美国,中国的口径多了300多亿美元进口额,少了600多亿美元出口额。这样简单计算的话,美国算出的中美逆差,为5396亿美元减去1201亿美元,为4195亿美元,而中国算出的两国贸易顺差为3233.3亿美元,相比“少”了近1000亿美元。

从美国角度,这笔账很简单,按照离岸货物的价格计算出口额,按照到岸货物的价格计算进口额。分析人士指出,全球大多数国家都这样统计贸易数据。

“按到岸价格计算和按离岸价格计算,就产生差异,一是运费,比如航空运输、海洋运输运费,二是保险费。”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表示。

事实上,中国做相关统计时也不可避免出现这一问题,中国统计显示2018年自美国进口1551亿美元,就比美国公布的数据多了300多亿。

其次,还有一部分转口贸易的误差,比如,有一批货通过新加坡转口,中国可能将其统计为对新加坡的出口,而贸易商将货物转运到美国时,美国则按原产地规则统计为从中国进口。

离岸和到岸价格差,以及转口贸易统计口径的不同,或许能解释中美统计上大约1000亿美元的差距。

质疑

但为何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美中实际贸易逆差只有1500亿美元?这一数字似乎与中国自身的官方统计也不相符。

中国商务部6月6日发布的报告还给出一整套计算方法,最终得出1500亿美元逆差的结果。

首先,报告称,根据中美两国商务部开展的联合研究,美方统计的对华货物贸易数据长期被高估,2015年被高估21%。按这一比例推算,以美方统计的4192亿美元为基础,调减后应为3312亿美元。

然后,考虑到中国对美货物贸易顺差近53%来自加工贸易,其中包括中国自第三地进口零部件903亿美元,如将这一部分减去,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只有2409亿美元。

最后,还要减去美国对中国服务贸易的顺差。一是服务贸易(跨境模式)顺差价值405亿美元;二是附属机构服务销售(商业存在模式),如按2016年统计468亿美元估算,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总额为873亿美元左右。

2409亿美元减去873亿美元,中国得出的结论是,去年美国对中国总体贸易逆差额应为约1536亿美元。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据此指责美国,“糊涂账未必都是糊涂人算出来的,有些糊涂账恰恰是聪明人算出来的,只不过算账人聪明得过了头、偏了心,美国‘贸易不平衡论’这笔糊涂账也不例外。”

然而有反对声音称,这么计算依然有失公允,比如中国减去了加工贸易中从第三国进口的零部件,那美国出口中国的波音飞机、汽车中也包含大量第三国进口零部件,却没有计算。其次,美国对中国逆差长期被高估21%的比例,具体包含哪些,是否存在重复计算部分?

“贸易数据的计算方法很多,货物的类别、原产地的划分等等,各国可能按照自己的利益诉求进行统计上的调整(所以产生误差)。”凯源资本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认为,但中国需要明白,美国战略决策肯定将以美国的统计数据为唯一因素。中国可能有不同观点,然而中国也有很强的动力,极力缩小这一数字,试图说服美国谈判代表降低要求。其次,虽然特朗普希望降低贸易逆差,但中国可能高估了贸易逆差在谈判中的重要性——重新计算贸易逆差可能不会对贸易谈判产生多大影响,知识产权、科技竞争和其他一些结构性问题显然更重要。

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斯蒂芬·罗奇(Stephen S.Roach)则撰文称,美国的贸易逆差是由于国内不断下跌的储蓄率造成的,即便没有中国,也会对其他国家产生逆差,而当前美国对中国的打击,实际上是美国在为自身宏观经济失衡找替罪羊。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大发理賠 美乐招牌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中国新闻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