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经济观察报

如果东欧坠落,世界将会怎样?

这是似曾相识的一幕:股市暴跌、楼市崩溃、货币贬值、资本外逃、债台高筑,甚而导致一夜之间国家破产、政府垮台——12年前,新兴的东亚市场也曾上演过这般高空坠落的景象。但是,“12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就像它的名字那样,只是一次区域性危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OECD)国别经济研究主任伍戈特(AndreasW·rg·tter)告诉本报,“而现在,整个世界都在做自由落体。”

身在巴黎的伍戈特说,他眼见的东欧困境,远比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严重得多,“当我们现在谈论东欧市场时,我们是在谈论一场非常可怕的全球金融危机。”

这是东欧自苏联解体以来遭遇的最大挑战。“我们当然需要联合行动,欧盟委员会、IMF、世界银行,也包括我们OECD,”伍戈特说,“但是,联合行动并不等于整齐划一的做法,而是必须兼顾到东欧国家彼此之间巨大的差异。”

无辜的坠落者?

幸福的经济体都是一样的。就像1997年高空坠落之前的东亚经济体一样,东欧国家作为欧洲的新兴市场,在过去十年尽享幸福时光。

丰厚的能源与便宜的人力,加之来自他们 “富裕的表兄”——西欧国家的充沛资金,刺激了东欧市场旺盛的消费力和强劲的出口增长,从而支撑起东欧经济体过去几年的腾飞。2007年,东欧甚至一跃超过亚洲,成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市场。

但是,东欧的美梦被华尔街的崩溃击了个粉碎。2008年下半年开始,东欧国家发现自己一夜之间身处深渊边缘,甚至已经开始无可挽回地急速坠落:美国与西欧经济的衰退以及消费萎缩,大幅削弱了东欧的出口增长,而这正是支撑东欧经济高速增长的支柱;随后而来的是全球范围的资金紧绷和短缺,导致大量外资从东欧撤离。

而一旦作为东欧经济增长 “血液”的外来资本被抽干,一直以来缺乏自我“造血”能力的东欧市场,开始了各种病症的连锁爆发:银行遭遇挤兑而破产、工厂倒闭、失业激增、股市楼市崩溃……经济增长由7%-8%左右骤降为负增长。

东欧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厄运鸣不平,就像索罗斯被归咎于要为亚洲金融危机负责一样,东欧领导人将板子打在了华尔街的屁股上,认为美国银行家的贪婪是东欧灾难的始作俑者。

“这等于是要枪杀带来坏消息的信使”,伍戈特对本报说,迁怒于华尔街并不公平,就像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主要是因为亚洲一些经济体自身的汇率制度存在巨大漏洞。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金公司)的研究团队也认为,东欧危机的酝酿既有外因也有内因,“东欧经济体的贸易与资本,都过于依赖西欧市场与银行。而且它们并不像亚洲经济体一样,累积了比较丰厚的外汇储备,以抵御外部环境的恶化。”

中金公司研究部执行主管刘奥琳与同事刚刚完成了一份关于东欧债务危机的报告,她也告诉本报,“目前东欧市场的状况,比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更严重。”

英国 《经济学人》2月底的一篇文章称:东欧危机等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加2001年的拉美经济危机。
东欧噩梦 西欧惊魂

不幸的经济体各有其不幸。“在我看来,东欧危机与亚洲金融危机的不同之处,要多于相同之处。”伍戈特说。

伍戈特认为,虽然东欧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都是拜其汇率政策失误和经常账户严重失衡所赐,但二者背后的根源完全不同。

“当时涌入亚洲市场的外来资本,主要借贷给了东亚国家那些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和政府支持的项目。而西欧银行贷给东欧市场的资金,都是在支持东欧的私营企业和个人消费。”正因为如此,这些资本撤走后,直接导致东欧大量的企业倒闭、居民无法再负担起自己的房子,由此带来社会动荡和政局不稳,这也是伍戈特认为东欧危机远比12年前亚洲金融危机可怕的原因。

而且,“1997、98年时,虽然亚洲市场遭遇了资本外逃、政府资产大幅缩水的困境,但当时,在全球范围内,贸易总额仍然在健康的增长,”伍戈特说,“这让亚洲市场很快从困境中走出来,靠出口增长重新复苏。而眼下,整个世界都在做自由落体,东欧没有可以依赖的复苏途径。”

东欧已经开始四处求救,冰岛、匈牙利、乌克兰、拉脱维亚等国,都因债台高筑、政府无力收拾局面而向欧盟与国际组织伸手要钱。但目前获得帮助的国家和资金数额非常有限,仅有冰岛、匈牙利等OECD和欧盟成员,获得了IMF的资助。

这不仅源于欧洲内部长期以来的东西隔阂,也因为一直非常“富裕的西欧表兄”目前自身难保。刘奥琳认为,鉴于西欧与东欧在资金上的紧密相连,西欧不得不对自己的穷兄弟施以援手。但是,对于西欧拯救东欧的能力,刘奥琳表示怀疑。因为西欧国家目前本身外债高企,资金链非常脆弱。

而伍戈特认为,并不是足够的钱就能解决东欧的全部问题,“这些钱只是让他们喘口气而已,远不够让东欧真正度过危机。”伍戈特说,东欧各经济体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最恰当的应对之举。他认为并没有一个可以一时间拯救整个东欧的良方。

“国际组织协同合作,并不意味着对东欧各国采取整齐划一的做法。不同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各自被授权的职责范围内,各自发挥所长。”伍戈特说,“比如,IMF应该为及时稳定金融市场提供资金;世界银行应该为这些国家提供长期贷款,以改善他们的经济结构;欧盟委员会应该提供和确保一个稳定的欧洲内部市场。”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