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天天新报

新中国成立前夕,考虑到进城后保卫党中央的需要,中共专门组建了一支一百五十多人的便衣队。上期中,我们介绍了这支特殊的队伍提前进城赴命,为迎接毛主席等中央领导进入北平以及入城仪式的顺利进行做出了巨大贡献。本期我们重点讲述保卫队员们是如何隐藏身份,在异常复杂的情况下坚守岗位、努力完成任务的感人事迹。

依靠群众,捕获潜伏特务

便衣保卫队到达北平后,在李克农和社会部的统一领导部署下,开展了一系列肃特反霸斗争。

在中共中央机关进城前后,先后破获了9个国民党特务的潜伏组织,国民党潜伏电台台长计兆祥也被抓获。同时还开展了政策攻心战,要求反动党团的骨干分子向政府进行登记自首。1949年3月初,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北平站站长徐宗尧秘密向我公安机关自首,并影响了一大批敌特骨干相继登记自首。这样,敌特组织便土崩瓦解,其“应变潜伏”和破坏计划也遭到了致命打击。

在香山检查站工作的孔祥惠、刘忠、张贻文等几名便衣队队员,在发动群众揭发检举当中,听当地居民反映了这样一个情况:有一个叫毛晋臣的人,在解放前夕来到这里,自称来自河北清远县,是养蜜蜂的,可是并没见他养过蜂,经常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找他,但这些天突然不知去向,很可能是到这里潜伏的国民党特务分子。

然而,孔祥惠等人翻遍了香山地区的户籍档案,也没有发现有毛晋臣这个人。之后,他们又在已经登记自首的国民党员、三青团员、敌特人员中认真做工作,逐个询问是否有毛晋臣这个人。

最后,有一个自首的三青团骨干分子告诉孔祥惠说,这个人他认识,并说毛晋臣有特务身份,以养蜂为掩护,在便衣队来到之前,他可能闻到了什么风声,说是到别的地方养蜂去了。

便衣队的队员们一起分析,认为毛晋臣可能是到门头沟一带躲藏起来了,因为在这以前,他曾几次去过门头沟。于是,孔祥惠跟踪追击,化装成挑担的货郎,到门头沟一带卖货。几天后,他果然在一个小村庄看到了毛晋臣,便回来作了报告。孔祥惠和刘忠、张贻文商量后,带了两名民警,由那位自首的三青团骨干分子引路,到门头沟将毛晋臣抓获。

经突击审讯才弄清,此人是清远人,原系日本特务,后又投靠国民党,杀害过我村干部和群众,是个有血债的国民党特务分子。清远县解放时,毛晋臣曾被我公安机关抓获,但在押解途中跳车逃跑,后来潜伏到北平香山地区。

粉碎暗杀董必武的阴谋

在青龙桥联合检查的韩福太等队员,在清理敌伪文件时,发现了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在青龙桥一带活动的一些线索,立即提供给郊五分局。郊五分局按韩福太提供的线索,有针对性地对已抓获的两名特务进行复审,摸清情况后,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对这一中统特务组织的首恶和顽固分子依法抓捕惩办,对其组织中的一般成员逐一登记,教育后加以控制管理,消除了一个重大隐患。

经过肃特反霸、收容散兵游勇等工作,香山地区(包括香山到西直门这条路线)的社会治安状况有了明显好转,对于保证党中央的安全起到了重要作用。

除此之外,便衣保卫队还与公安部门紧密配合,协同侦查,及时破获了多起敌特分子妄图制造的暗杀恐怖活动。如柴氏兄弟案:柴氏两兄弟皆为国民党用重金雇佣的职业杀手,他们利用跟踪侦察手段,发现了当时任华北人民政府主席的董必武的家庭住址。董必武当时住在西城区西皮市胡同,即人民大会堂西侧。董必武家离办公处很近,为节约开销,他每天下班后就徒步回家。柴氏兄弟暗中跟踪,摸准了董必武上下班的活动规律,正准备实施暗杀时,被公安部门迅速查获,柴氏兄弟被一举抓捕。

17岁小队员假扮小商贩

便衣队到达北平后不久,为了工作方便和隐蔽真实身份,许多干部和队员都有一个公开的职业身份,如便衣队队长高富有就兼任了颐和园管理处的主任,副指导员沈平则担任了北京饭店的副经理。在香山到西直门这一中央首长们经常经过的路段的沿线,有不少便衣队队员在各监控点上当起了小商贩、商店学徒、修鞋匠、三轮车夫等。在颐和园内的听鹂馆餐厅,则派了便衣队队员出任经理、伙计。在颐和园后山开设的照相馆、茶馆里,一些跑堂的和照相师傅也是由便衣队队员担当的。

便衣队对这些以职业掩护、派出去做秘密保卫工作的队员提出的要求是:一是职业化,干什么像什么,不许轻易暴露身份;二是要能吃苦,忍受委屈,在单独作战、没有组织监督的情况下,遵守纪律,不受花花世界的引诱。

高福禄是便衣队里的小队员,当时刚17岁。他自幼生活在山西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当过儿童团团长,站岗放哨、送鸡毛信,还为抗日军队引路、护送伤员等。1947年他在华北军政大学学习,后调入便衣保卫队。因他和队长高富有都是山西人,名字中的“富”和“福”谐音,所以高富有总是亲切地称他为小老弟。

一天晚上,高富有找小老弟谈话,要派他去颐和园前宫门口当小商贩,因为那里的位置很重要,可以监控香山通往西直门这条路发生的事情。高福禄一听,急得连声说:“不行,不行!我是个土包子,城里的事什么也不懂,干不了。”

高富有也认真起来:“小老弟,进城前你不是向组织写过决心书,说誓死保卫毛主席、党中央吗?怎么让你去摆个小摊,就胆怯了呢!干革命可不兴讲价钱。”

见高福禄急得快要哭了,高富有耐心开导说:“我参加革命时比你还小,开始也胆怯,可一干上了就不怕了。不会没关系,革命就是在干中学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干好的。有什么困难再告诉我。”这样,高福禄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

高富有给了高福禄100元钱,说是做生意的本钱,给他一件棉袍、一身便衣裤和一顶礼帽,让他穿起来,又请来一位在北平做地下工作的梁先生做中介人,领高福禄来到西苑的同庆街10号大院。就这样,高福禄每天早晨在颐和园门前出摊。

没过多久,高福禄就把在颐和园前宫门口摆摊的商贩情况摸熟了,还对同院住户中的可疑对象加以监控。高福禄将了解到的各种详情都及时向高富有作了汇报。颐和园公安分驻所随后就根据高福禄提供的情况,对这些人进行了清理或监控。

一天早晨,高福禄去同庆街东头小桥边的水井打水,听到有人说在圆明园附近的三仙洞里发现了一具尸体……高福禄马上跑到现场察看,见死者已被移至洞外,身上穿的是解放区干部服。他意识到死者很可能是被敌特分子或坏人杀害了的干部,便当即向便衣队派到颐和园分驻所担任副所长的魏××报告,并请他赶紧转告高富有。

在这之后,北平市公安郊六分局派人前往辨认,确认死者为十八区流散军人处理委员会的一位干部,是被枪击而死,凶手还拿走了他随身携带的手枪。中央社会部、市军管会、市公安局、便衣保卫队等对此案非常重视,派郊六分局局长张锋组织了专门侦破组,很快便将该案凶手、国民党军二○八师特务李克勤抓获。

宴会厅内布满便衣队员

颐和园的听鹂馆,是当时中央领导人频繁活动的场所。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等,还有中央军委、北京市委等领导都经常在听鹂馆宴请客人,举办活动。

听鹂馆的经理,是北平和平解放后参与接收的原中央城市工作部的王子甲,听鹂馆的食品、饮料的进货和质量,都由他严格把关。便衣队队员邬吉成则改名换姓,扮演了餐馆副经理的角色,协助经理工作。另外还有城工部派来的大老李,他的公开身份是餐馆的杂役,整天就干刷盘子、洗碗的活儿,其实他担负着厨房烹饪制作菜肴点心的安全监督重任。

在听鹂馆掌勺的高级厨师、财务会计和一些伙计,都是原留用人员。有的人社会关系复杂,甚至还有个别敌特嫌疑对象,因此秘密保卫人员需要随时保持着高度警惕。

一般领导人到此进行设宴活动时,要事先通知便衣队。如有特别重要的活动,便衣队要提前开专门会议布置保卫安全工作。每逢这时,颐和园园内园外,摆摊儿走卖的人便显得多起来。此时邬吉成就承担起内卫工作,在听鹂馆院里各厅和走廊间频繁地转悠。如有情况,随时和便衣队队长联系,及时处理解决。

为了保障中共中央和国家领导人在颐和园活动的安全,颐和园公园派出所也由便衣保卫队管理,大家协同作战。

忍辱负重执行命令

为了使党中央和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万无一失,当时设置的保卫体系主要由四个部分组成,即内卫、外围警戒、社会治安和便衣保卫,这四方面力量相互配合,联合作战。

由于北平是和平解放的,共产党接收了旧政权的全部人员,包括原警察局人员。因此,解放后北平街头值勤的交警,还由原来的警察担任。只有在香山地区的公安分驻所、派出所、交警队,配备了较多的便衣保卫队员,要害地方均由便衣队的人值勤。同时,由便衣队与公安局、二○七师共同在西直门、海淀、青龙桥、香山设立了几个检查站,实际上担负着该地段保卫工作指挥分部的责任。

在香山设立交通检查站,是为专门负责检查进入香山地区的车辆和分流、疏导来往车辆的。由于位置重要,在这里担任值勤的交警,都由便衣队的队员担当。

当时还没有人民警察的制服,而根据工作的需要,在这里值勤的便衣队员也不能穿解放军的制服,都一律穿原来国民党警察的那身行头,即一身黑制服,头戴黑色大盖帽。就因为穿着这身行头,让队员们挨了不少辱骂和奚落。

一次,便衣队员在青龙桥检查站值勤时,从颐和园方向开来一辆拉灵柩的大卡车。一名队员示意这辆车停车接受检查,但司机不听招呼,欲强行通过。青龙桥是城内通往香山的咽喉要道,也是最后一道关卡,因此这位队员不顾自身安危,挡住去路,把这辆车拦了下来。

司机下车后大声嚷道:“你们这些国民党‘黑狗子’,欺负老百姓欺负惯了,现在解放了还想欺负人!我又没有违章,你们凭什么无故拦车?现在不是解放以前了……”说着就朝便衣队员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便衣队员遵照解放军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规定,没有还手,也没有解释自己的身份,而是有礼有节地说:“解放前国民党军、警、宪、特欺压老百姓,那是国民党政府的反动本质所决定的,现在我是人民的警察,执行的是人民政府给我的任务,你必须接受检查,否则就是不遵守人民政府的规定。”

司机一听这话,意识到自己的举动过了头,接受了检查。

事后,这名便衣队员向队长高富有诉说了心中的委屈。高富有给队员做工作说:“司机打你当然不对,但他也是出于对国民党反动政权的痛恨。这也使我们更明白蒋介石为什么会失败。因此,我们大家更应当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不然我们也会失去群众的支持。”那个队员连连点头,再没有为此事闹情绪。

后来,汪东兴等领导了解了此事,协同有关部门很快查清了那位打人司机的情况,原来那人是中央办公厅一位工作人员的亲属。李克农知道此事后,还特意表扬了那名便衣队员,说他能够忍辱负重,处理问题冷静得当,每个便衣队员都应当有这种政治素质。之后,李克农打电话给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要他责成中央办公厅的那位工作人员领着司机向被打的便衣队员道歉。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