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强国社区

 “老哈尔滨”、“老沈阳”、“老大连”、“老北戴河”———这些是中国人对在中国一些城市常住的俄罗斯人的称呼,听着就透出一股亲切。中国社科院的俄罗斯问题专家闻一先生曾在北戴河的集市上问一个俄罗斯人,“你们住在北戴河?”此君举着手中的几根大葱和一张很大的饼说:“这里好!东西便宜!安全!”相比之下,《环球时报》记者在俄远东地区看到的场景让人感到有些辛酸。冬天,在雅库茨克的“中国市场”里没有暖气,中国商贩只好穿上两件羽绒服,在皮靴外面再套一层毡子。对此,连俄罗斯媒体也说,远东的俄罗斯人几乎天天喝酒、怕苦怕累,但很多中国人在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他们虽然能在经济上获益,但由于种种原因,有时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中国人常说将心比心,如果远东的中国人能像在中国的俄罗斯人那样得到当地社会的温暖与尊重,那么中俄之间的民间情感就会带动两国关系更加深入、健康地发展下去。

  俄罗斯人在中国过得不错

  从黑河到海南岛———恐怕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像俄罗斯人一样,在中国有如此广泛的分布。俄《共青团真理报》一年多前曾有一篇题为“远东和西伯利亚居民向往中国”的文章。文章称,由于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大量俄罗斯人来到中国分享这一成果。在北京雅宝路市场聚集了5000多名俄罗斯人,他们在那里逐渐建立起了一座完整的俄罗斯城,饭店、商店、美容院等服务设施一应俱全。一些知识分子前往上海,而技术人员则跑到广州,约有3000名俄罗斯人作为技术人员在广州的工厂里工作。那么中国人又是如何对待外国人呢?可以说是很好。现在又出现一个新话题:嫁给中国人,这很时髦。理由人所共知:中国男人不像俄罗斯男人那样喝酒,会做饭、按摩,这就足够了。

  俄罗斯一家商业银行驻北京的代表谢尔盖来北京已经有两年了,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来北京之前,对中国的印象就是“古老、传统”,但来了之后,却发现中国的大城市是那么现代化。谈及在北京的生活,他觉得北京是一个对外国人友好的城市,他在这里生活不用担心受到歧视,反而会多多少少因为外国人的身份而有些便利,北京人的热情也不是以冷漠著称的莫斯科人能比的。当然,小商小贩偶尔的欺骗也会让他头痛。北京的安全是很多俄罗斯人都交口称赞的,经常往返于北京、莫斯科之间的俄罗斯商人苏金说:“在莫斯科,因为几年前发生过好几次恐怖袭击事件,所以我认识的很多中国大公司的代表都不敢住民宅,而是不得不选择收费昂贵的外交公寓,那里有持枪的安全人员保卫。而在北京,我可以随便选择居民楼居住就好了,安全没问题。”另外,苏金还承认,中国商人在俄罗斯的处境比俄罗斯商人在中国的处境要差多了,“中国商人在俄罗斯经常会被警察敲诈勒索,一些小流氓还会找他们的麻烦,去年9月,中国商人在莫斯科被手持武器的特警扣了据说价值20多亿美元的货物,这件事甚至惊动了两国政府,但至今货物也没有归还。而我们俄罗斯商人在北京雅宝路可没遇到过什么骚扰,更别说被枪指着了,顶多是拉车的人缠着你坐车罢了。”

  对中国的旅游景点,俄罗斯人酷爱海边的城市。北戴河、三亚这些城市都有大量俄罗斯游客的身影。《环球时报》记者曾在远东多个城市采访,那里到处能看到招揽俄罗斯游客到北戴河和三亚这些地方“晒太阳”的广告,而且费用低廉。一个远东人到北戴河玩一趟,费用只有到索契这种俄罗斯传统海滨城市的一半甚至 1/4。蓝天、海水、低价的诱惑,让大量远东人拖家带口地到中国海滨城市旅游。一名在北京工作的俄罗斯外交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15岁的女儿去过三亚后,嗔怪着问他:“爸爸,你们的大使馆怎么不设在三亚啊?”

  这几年,随着中俄两国联系的日益加深,不少俄罗斯人还选择到中国定居。《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黑龙江的绥芬河作为对俄贸易的重要商品集散中心,每年有近百万俄罗斯人从口岸入境,一些俄罗斯人也愿意生活在这个中国的边陲小城。据了解,在绥芬河对面的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小城市的平均房价在600美元/平方米,大城市的平均房价是1100美元/平方米,像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最高房价达3000美元/平方米。而绥芬河市的房价为300美元-400美元/平方米,这在俄罗斯是几乎已经不存在的价格。拥有一套单独的住宅对许多远东人来说是无法实现的梦想,但花不多的钱就能在绥芬河购买一套住房,诱惑很大。目前,在绥芬河长期居住的俄罗斯居民有近百人。

  俄塔斯社北京分社社长基里洛夫可以称得上是一位“老北京”了。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第一次来中国是1986年,到中国人民大学进修。在中国工作多年,我感受到中国人对俄罗斯人非常友好。我和妻子有很多中国朋友。我们在中国大概生活了16年了。我们的女儿玛莎尽管住在莫斯科,但她也有中国朋友圈子。我的俄罗斯朋友中,尤拉是商人,2008年他是在中国传递奥运圣火的几个外国人中的一个。卡佳是一个中国独立合唱团的负责人。柳达也是我们在中国工作的俄罗斯朋友。她在《中国》杂志的俄文版工作。中国对我们所有人来说不仅是一个工作和生活的地方,而且和我们的命运休戚相关。我们都感觉在北京生活得很好,对北京比对莫斯科更了解。整体上,北京是非常安全的城市,特别对外国人来说,而且非常整洁。在北京的雅宝路经常能遇到俄罗斯人,他们大部分是经商的。在潘家园和京剧院或者北京的公园里也经常能遇到俄罗斯人。我很喜欢北京鼓楼的小巷,在那些地方散步让我和妻子的心情得到特别的放松。我已经50岁了,还算不上老,但有时候我也想想毛泽东说过的 ‘见马克思’的事情。我希望在我的墓碑上用中文写上我的名字:基里洛夫。”

  远东,复杂目光包围着中国人

  与在中国的俄罗斯人相比,在俄远东地区工作、生活的中国人显然并不轻松。前不久,纳霍德卡港口附近发生了悬挂塞拉利昂旗的中资“新星”号货轮被俄边防军击沉事件。《环球时报》记者立即赴当地采访。在从莫斯科去符拉迪沃斯托克的飞机上,记者要了一份滨海边疆区的《消息报》和当地的社会政治类周报《竞争者》。《竞争者》刊登的一篇关于中越战争的文章引起记者的兴趣。文章作者的观点、心态还停留在苏联时代,特别是整篇文章的口气颇有些讨伐意味。文章表述的大意是:30年前,越南想仿效苏联建立一个包括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国家在内的中南半岛联邦,为此向老挝、柬埔寨动武,苏联支持越南的“正义事业”,但中国不同意。在中越战事爆发前,苏军在苏中边界集结重兵,空军的战机也随时待命,太平洋舰队的舰艇编队随时准备出征印度洋,以便助“友好的盟邦”越南一臂之力。作者写道:在苏联对越南的坚定支持和对天朝之国(指中国)的强大威慑下,中国军队在战斗了八九天后就从越南撤军了。

  对记者来说,看到这样的另类描述,感到很新鲜。记者也相信,这样一篇报道代表不了俄罗斯的主流民意,但可能误导民意。飞机抵达后,记者在机场出口遇到了两名执勤警察,其任务是查验护照。据记者观察,他们几乎只查中国人的证件。和上次在这里的经历一样,记者又一次被要求出示所有相关证件。后来,记者采访了几位在当地做生意的华商。一位姓李的华商告诉记者,总的来说,当地政府对中国人心存疑虑。他和当地政府高官熟悉之后,曾有过坦诚的交流。李先生跟俄官员解释,说大多数华商来俄的目的就是寻找商机、市场,挣点钱之后还是要回到中国的,因为中国人并不习惯俄罗斯的饮食、气候和文化。但对方回答说:“对中国人入境,要严格限制。你想想,远东对面的中国有十几亿人,远东的俄罗斯人才多少?俄罗斯姑娘嫁给了中国小伙子,生下的孩子会说‘我是中国人’。中国姑娘嫁给了俄罗斯的小伙子,生下的孩子也自称是中国人。俄罗斯生育率这么低,时间长了可怎么办?”

  事实上,远东面积占俄联邦总面积的36.4%,但生产总值仅占全国的5%-6%。远东的落后有着复杂的原因。《环球时报》记者发现,当地中国商人卖的商品种类很多,价格也很便宜。但当地居民来买东西,还是要竭力压价,中国商人赚钱并不容易。谈到中国商品的质量,不管是中国商人还是俄罗斯顾客,都说比以前好多了,几年前确实有一些劣质产品,但现在几乎没有了。在当地,“中国威胁论”与几年前相比已有所淡化,根本原因是很多年过去了,没有出现当地人担心的中国人大量移民等现象。在当地工作的刘先生说,现在的“中国威胁论”主要是担心远东成为中国的原料附属地,指责在这里的中国人偷税漏税、抢当地人的饭碗等。俄罗斯《新消息报》的报道更加直接,文章称远东的很多中国劳工特别是菜农,每天工作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一般都直接住在温室内。而大多数俄罗斯人不愿意接受中国人这种披星戴月的工作方式。另外,中国菜农不怎么与当地人接触也加深了相互之间的误解。因此,尽管中国菜农的辛勤劳动根本改善了俄罗斯人的菜篮子,但一些俄罗斯人并不领情。

  远亲不如近邻

  对于俄罗斯人在中国和中国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所处的不同境遇,闻一先生说,这里面有文化的差异,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加强沟通,相互体谅、善待对方,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手段。在俄远东地区,中国人总会感到陌生,总是要谨小慎微。因为相当多的人不懂俄语,而当地又极少有通达汉语之人,语言的不通常常使他们陷入窘境。除了语言的障碍,中国人在俄的窘境还在于中俄双方待客之道的不同。在中国这一方,待客是隆重的、热情的,客人不下席,菜肴会源源不断摆上桌,兴致未尽,美酒佳酿可以如水一般。而俄罗斯人的待客习俗是,一个汤、一两个菜肴、一个甜点、一大杯伏特加酒足矣。这并不完全是俄罗斯人舍不得花钱,这是他们的习俗。对于中国人来说,这样的宾朋之道是难以接受的,尤其是那些在国内盛情款待过俄罗斯朋友的人更会感到无法理解和难以接受。

  俄罗斯人到中国是拿钱买东西,而中国人是拿东西去卖钱。这种差异造就了双方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认知状态和不同的处世标准。差异引起误解,差异引起纷争。如果双方的商旅和宾客在对方的土地上都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中俄边境地区、远东地区就会有更多的双赢的机会,中俄战略伙伴关系就会有更多的保证、协调与和谐。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