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每日博客

我常为网络上大酸菜们的一些叫嚣困惑.

从命理学角度来讲, 男人财多, 财星旺, 即妻多. 财旺, 暗生官, 则官运连绵且官位高. 这也就片面地解释了, 为什么很多官员明妻暗妻丛杂, 这叫做正财与偏财齐飞, 老婆共情人和谐嘛. 人生得意境界, 莫过于此, 大家何必自个儿捞不着称心可意的小情人看别人财运滚滚妻星闪亮伤心生气怒发冲冠呢?

从大学开始, 我就开始接触到情人这个特殊的女性群落. 同宿舍八个女孩, 其中, 有三个, 先后成为某些有妇之夫的情人.

我们需要了解的是, 最起码, 从我现在看待这些女孩的视角, 我不认为她们, 和她们的情人, 是有罪的. 爱情, 只有迟早, 没有对错. 其中一个女孩曾经这样对我讲.

最简单的污蔑情人的方式, 就是把姘头和情人混为一谈. 我个人以为, 姘头, 就是男女双方出于肉欲的需要或金钱的交换进行男女交配. 情人, 最起码是有感情的. 不然, 怎么称他(她)们是情人呢?

舍友不会对我今天写下的文字提出抗议, 因为, 在我写下这些的时候, 第一, 我叙述的是简单的事实. 第二, 没有吐露实际名字.写下她们的感情, 作为曾经的执着的祭奠, 应无不可.

丽, 一个自幼丧父的女孩. 她来自南京某地, 家境贫寒. 十四岁, 退学进入常州某水产品公司, 在该公司的湖岸作业班打杂. 就在那年冬天, 她遇到了影响她这一生走向的人----她的总公司总经理. 这位五十不到的总经理肯定没有想到, 在他, 把这个大眼睛小女孩从湖岸边带回家, 认为干女儿, 交托给妻子, 继续她没有完成的学业的时候, 一个未来的错误, 已经展开序幕.

在当时, 这种帮助, 是完全纯洁的. 谁能预测上天决定的人的命运走向?谁能说, 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孩, 最终投向她以为是坚强的依靠的肩膀, 完全是因为金钱?

纯洁的帮助, 也许是在丽的母亲去世, 老总接到丽家里的报丧电话, 特地开车赶到大学宿舍楼底下, 告诉她这个噩耗, 又因为自己的司机病假, 亲自驱车跋涉四百余公里送她回去奔丧以后发生了质变. 我们作为旁人, 只能在她, 数年后, 因该老总的妻, 冲到学校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的时候, 才能稍知一二. 可怜的是, 这位太太, 边哭, 边诉说她的红斑狼疮令她和她的丈夫饱受折磨, 和丽一样, 是同等令她厌恶的东西.

在疾病和感情面前, 谁都没错, 却谁都错了.

丽的第一次婚姻, 也最终因为这一个曾经, 宣告破裂. 老总为她精挑细选了一个出身世家的子弟, 同时, 也是我们的大学同班同学. 凭借他的影响力, 丽的美貌, 这位男同学饱思佳人的相思痛苦, 婚姻顺利达成. 花团锦簇的婚礼持续三天, 曾经轰动小半个城市. 但是, 喧哗未尽, 在婆婆无孔不入的侦探行动之后, 她, 终于黯然走出这个家门, 留下她的儿子, 这是这个高官家的种子, 她, 一个曾经失贞的女人, 也许, 似乎, 没有资格享受这种优厚待遇, 所以, 她最终, 必须被迫离开.

她应该曾经希望有一个开始, 事实却是, 面对世俗的恶劣和卑污, 没有人可能给她一个结束,不结束, 她就永远不可能重新一段开始. 她被社会永远地打上烙印, 无法消除.

艳与绫, 情况和丽完全不同. 她们都家境富裕, 90年代初 即家财百万.

山寨版三浦友和出现在新生报到处的时候, 艳一瞥之下, 惊慌失措地把手里的一大堆报到材料掉了一地. 我们这些小不点根本没有想到, 一个18岁女孩的爱情, 就在我们大呼小叫地追逐着被风卷起又落下的片片纸张的时候, 开始了翩翩翱翔.

山寨三浦先生是我们系的副主任, 时年35岁. 英俊潇洒的外貌, 得体的谈吐, 使他成为这个老气横秋的大学教育团体里相当引人注目的人物. 最讨厌的是, 他竟然住我们的楼下, 且教授我们经济学原理. 每天, 这位山寨王子从艳呆呆站着的窗下走来走去, 艳芳心许许, 茶饭不思. 大学一年级急速消瘦, 半年下来, 即形销骨立.

第二年的端午节, 也许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当事人如何?艳应比我更知道.

艳赶回家, 带来一包粽子. 第二天中午, 十二点了, 给她打好的饭还放在桌上没动, 我们正嘻嘻哈哈打闹之际, 邻舍女孩推开门, 轻轻嘘了一声, 整个宿舍唰地肃静. 然后, 在她的指引下, 我们一唿咙冲到楼梯口, 隔着两层楼梯, 我们可以看见隐约的艳的背影. 她呆坐楼梯口, 低头痛哭. 临上课前, 她回到宿舍的时候, 手里, 还拿着那包粽子. 晚上, 山寨三浦和另一位先生, 来到宿舍, 示意我们都退出以后, 和她进行了一次长谈.

从此, 艳没有和山寨三浦有过课业以外的任何接触. 双方刻意地回避, 艳埋头苦读, 希望毕业后可以出国. 直到一年后, 这位先生远在数千里外农村的老婆赶到学校教务处大吵大闹, 要求交出狐狸精, 且指名道姓地冲到上课的教室, 要求勒令艳退学, 这局势, 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山寨三浦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 终于忍无可忍扇了他的妻一个大大的嘴巴. 整个学校哗然. 所有住校女生都知道, 艳, 每天苦读, 哪里有和山寨三浦在一起的时间?但是, 他的妻不相信, 甚至口口声声宣扬, 她有别人打给她的电话, 明明白白地告诉她, 艳, 在抢她的老公.

一切没有发生的故事, 真正轰轰烈烈地开始了. 垂头丧气向艳道歉的三浦先生, 在宿舍所有女生的面前, 痛哭失声. 艳笑一笑, 抬起头, 对他说: 不, 老师, 不要道歉, 我就是喜欢你. 这辈子, 我就要和你在一起. 她不是说我抢他的老公吗?以后, 我抢了, 你说, 可以吗?三浦拔脚就走. 艳, 从此, 每天去看望这位老师. 而他, 却之不能.

事件最终查明, 极有可能是因为职务问题, 有人为达目的, 动用了这种相当有效的绯闻战略. 出于对三浦先生格外好的人缘的考虑, 学院煞费苦心,安排那个女人进后勤部, 增加夫妻沟通的机会; 我们已面临毕业, 他们认为, 一切荒诞不经的故事, 大略可以到此为止.

不, 最终, 三年后, 山寨三浦净身出户. 留下他的所有财产, 丢弃他的现有职务. 他的妻动辙进行的阶级斗争, 令他招架无力. 由艳出资, 他开设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 他的妻又哭又闹, 数年后他们的孩子已经上学, 依然可以听说, 她经常在半夜三更打电话去艳的家里破口大骂. 没有人敢娶这个女人, 她的泼, 没有一个男人不害怕. 鱼眼珠是自己炼成的, 怪不得谁.

绫的情人, 则大名远播. 他曾经因为某一篇论文引起高层关注, 造成了以后全国各大银行四处开设分理处, 银行比厕所多的奇景. 他的最终结局, 就是在没有约束的权力被他的妻子利用以后, 以江苏第一贪的头衔, 走向断头台.

这位先生是同舍舍友英的哥哥. 大学时代, 他经常来宿舍看望妹妹, 绫即与他有了初步接触, 当然, 不多. 毕业后, 我们这一届学生60%以上进入各级银行, 基层工作三年后, 绫进入某市级行国际处担任总经理秘书.

英的哥哥, 无巧不巧, 半年后调职这个部老总. 和这位英气逼人的男人每天接触, 绫这个没有谈过恋爱的女孩不出点状况, 倒是件怪事. 所有人介绍的男友被她轻轻拒绝, 没有人可能知道, 原来, 她竟然成为了那个事业有成的男人的秘密情人.

随着数十亿由英的嫂子全力捉刀的不良贷款曝光, 英的嫂子拔脚就跑, 溜到了国外. 同时, 卷走了所有受贿收入, 据当局调查, 大概数值一个亿左右. 江苏第一贪, 英的哥哥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而案件调查的开始, 绫根本没有想到, 她全心全意爱的人, 受贿数值可能如此巨大. 家境相当富裕的她变卖了身边可以变卖的一切, 包括父母给她的房产,包括金银首饰, 为他四处奔波, 托人情, 找关系. 只要人不死, 我就等着他. 我恨那个女人. 她怎可以不顾他的死活自己跑?

她的一切努力, 最终没有任何结局. 他罪无可恕.

多少年后, 绫, 依然独身一人. 她离开了银行, 因为, 不堪回首. 在开设的那间小小的西饼屋里, 她喝着咖啡, 淡淡地对我们聊起那个疼爱她的男人, 淡淡地谈论, 那个妻, 扔下自己的孩子交由英抚养, 自己在香港花天酒地, 即使回到这个城市, 也从来不去看望他的骨肉. 英偶尔会去看绫, 称她嫂子,劝她快找个可靠的男人把自己嫁掉. 银行里他曾经的同事和部下们, 尽可能地帮助她, 为她提供一切可能的销售渠道.

但是, 一切都已经结束, 她不希望开始, 又怎可能重新回头?

我不想要求所有人的思维保持一致.这个世界, 由每一个个体构成, 我们怎可能要求每个个体的行动和思维完全一致?既然有男人, 有女人, 一个个故事, 就必然围绕着饮食男女展开.

在对的时间, 有多少人可以碰到对的人? 当时完全没有错误的一切, 在多年以后, 是否依然正确? 由个人而言, 人的生理, 心理的变化, 是完全由人决定的吗?你可以部分决定自己, 难道你还可以决定别人?

清教徒式的思维并不可取, 现行的婚姻制度也远非无懈可击, 最起码, 于人性而言, 我不认为这些制度, 一纸婚书, 可以保证婚姻持续一生完全不变. 社会在变, 人的本身也在变, 内外都在无时无刻地发生变化, 如果夫妻双方的互动发生了完全不能合拍的继续, 一场婚姻的变数, 就已经迫在眉睫.

家长里短不是我的强项. 向来, 我对谈论这些问题不感兴趣. 但是, 对于所有的大酸菜们大怨妇们, 我的集中看法就是: 谁都没有资格谈论他人的生活. 每个人, 只能尽量对自己, 和自己的身边人负责. 外人的男欢女爱, 长舌妇才喜欢津津乐道. 饱读诗书的现代大菜籽们除掉酸葡萄心理, 我找不出任何他们需要向长舌妇学习的理由.

爱情, 只有迟早, 没有对错. 我想添加一句, 只有是否对别人刻意地造成伤害, 除此而外, 外人, 最好免开尊口. 不必有人来对我口诛笔伐. 外人的看法, 如果没有可取之处, 对我,是不具备任何影响力的.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