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秘档

  简要内容:许多世界大事的背后,都有着中情局幽灵般出没的影子,影响深远的朝鲜战争当然也离不开中情局的推波助澜。韩国历史学家李和朗披露了在1950年至1955年期间,中情局在朝鲜半岛乃至毗邻的中国东北所开展的秘密行动。与好莱坞电影中的光影传奇不同,中情局在真实世界里的每一次行动,都充满残酷的斗争和牺牲。

  许多世界大事的背后,都有着中情局幽灵般出没的影子,影响深远的朝鲜战争当然也离不开中情局的推波助澜。韩国历史学家李和朗披露了在1950年至1955年期间,中情局在朝鲜半岛乃至毗邻的中国东北所开展的秘密行动。与好莱坞电影中的光影传奇不同,中情局在真实世界里的每一次行动,都充满残酷的斗争和牺牲。

  远东布点

  实际上,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前,中情局已收集到大量战争迫在眉睫的情报,然而美国远东司令部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却不予重视。麦克阿瑟在内心十分抵触中情局在他的领地上存在。

  6月25日战争爆发时,杜鲁门总统解除了时任中情局局长、海军少将希伦科特的职务,并授权中情局扩大在朝鲜半岛的活动。中情局特别行动办公室(OSO)在远东只有三名间谍,当他们外出活动时,麦克阿瑟居然派了日本间谍尾随他们。

  为打开工作局面,中情局新局长沃尔特·史密斯派政策协调处(OPC)处长威斯纳前往东京。1950年6月27日,威斯纳任命原来在战略情报局工作的老朋友汉斯·托弗特为OPC朝鲜工作组组长。他和二把手、曾任政府官员的康维尔·比尔斯一起,在日本厚木基地包下一座新办公楼,开始在远东建立一个“情报帝国”,其代号是“文件研究第5科”(DRS-5)。这里要说明的是,中情局官员有双重级别——军队服役级别和中情局级别,不同任务使用不同的级别,例如托弗特同时拥有美国陆军中校和中情局情报少将级别。朝鲜战争初期,中情局在战区安排了两个相对独立的机构,分别是乔治·奥莱尔领导的OSO和托弗特领导的DRS-5,这两个机构被戏称为“两条蛇”。前者开展间谍行动,后者则进行掩护。1951年7月2日,这两个机构被并入朝鲜联合顾问委员会(JACK)。

  OSO在战区设有几个小组,驻汉城的一个通信小组负责朝鲜半岛的间谍小组间的联络。OSO雇佣当地人为他们工作,这些朝鲜人经过训练后,从事跨越战线、空降、潜伏和其他侦察活动。

  当时,中情局还有自己的航空队伍——民用航空运输公司(CAT)。1946年,前美国第14航空队指挥官陈纳德组建民航空运大队,之后发展成民用航空运输公司(CAT)。1950年3月24日,中情局整体收购了CAT。7月,中情局派出3架CAT的飞机,在朝鲜半岛和日本之间运送间谍。

  DRS-5名誉扫地

  DRS-5的头一次重大行动代号为“特鲁迪·约翰逊”,执行者是美国海军上尉尤金·克拉克。1950年9月9日,克拉克率三名美国陆战队员和两名朝鲜间谍在龙弘岛登陆,为美军即将实施的仁川登陆做准备。克拉克强迫岛上的50名居民从事侦察任务,但这些蹩脚的“业余间谍”马上引起朝鲜人民军警备队的注意,清剿部队很快赶到,克拉克突击队乘船撤到八尾岛上,那些被他们利用过的岛上居民全被朝鲜军队枪毙。10月,克拉克率领150名游击队员,悄悄摸到白翎岛,打算配合美军将集结在那里的朝鲜部队消灭。但几天以后,美军大部队并没有来,游击队被朝军剿灭,克拉克则丢下部队溜了。实际上,那个时代,中情局成员大都是来自上等社会的白人,他们大多是种族主义者,看不起受雇佣的韩国和朝鲜谍报人员,视其生命如粪土。

  由于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介入朝鲜战局,美国领导的“联合国军”节节败退。于是,DRS-5向远东司令部建议,由CAT和美国远东空军实施“热带”行动,向朝鲜北部、中国东北乃至苏联滨海边疆区派遣侦察机,同时搭载一些特工,空投到朝鲜与中国接壤的地区,组织“反共圣战”,以牵制中朝军队的攻势。

  “热带”计划于1951年开始实施,参加行动的机组成员和飞机先在日本厚木基地和韩国金浦的“600”基地集训,飞行员全部来自CAT,他们被许诺给予高额奖金(每飞行一小时就可得到10美元奖金,在当时是不小的数目)。美国空军情报小组向飞行员和即将空投的特工仔细讲解沿途可能遇到的中朝苏三国高炮阵地、渗透地标、需要避免的主要城市、降落区道路和返回路线等。

  根据设计,参加“热带”行动的飞机在厚木或金浦装完特工或侦察设备后,向东飞(执行中朝苏三国交界地带的任务)或向西飞(执行朝鲜半岛西北部的任务)进入国际领空,最终飞出美国的雷达管制区。一旦离开雷达区,飞机就会向北爬升到一个高度(一般是1万英尺),寻找降落区,有时一些事先潜入的特工会在那里预设地表信号。到达降落区上空后,DRS-5特工就携带物资跳下去。所有空投任务都在有月光的夜晚进行,撤运特工一般通过船只来完成,DRS-5的母舰停泊在地平线外,派小船或橡皮艇悄悄前去接运等待的间谍,或者一些特工劫持朝鲜的渔船,与撤运小组在半路上会合。

  万一机组和特工在中朝军队后方遇险(如坠机跳伞),他们随身都带有逃生工具箱,里面有可以贿赂当地人的金条,也有用来自杀的氰化钾。为拯救跳伞的飞行员和归途遇险的特工,DRS-5设计了一种粗暴且危险的拯救方法:被救者先在两棵高大的树上绑一个用粗绳或钢丝绳做的绳圈,如果是在没有树的空地上,则竖起两个树桩。绳圈还套着另一根绳子,绳子捆着一个人或一袋子文件。飞机将用钩子钩住绳圈,并在加速上升过程中将人或物品拉上去。被营救者时常面临被拉断脖子、头部受伤、突然坠落或被飞机钩子戳伤的危险。

  中情局首次采用这种营救方法是1952年11月29日。当年7月,CAT的飞机将四名朝鲜特工空投在中国吉林延边,那里是朝鲜族聚居区。10月,另一名间谍李春英也被空投到该地区,以监督前面四名特工。11月29日,一架CAT飞机从金浦飞往延边,打算营救李春英,当机组人员发现树桩并开始去钩绳圈时,中国边防部队开火了。原来,中国公安部门早就破获了这个间谍组织,正等待这架间谍飞机“大驾光临”。两名机组成员坠机跳伞,成为阶下囚。

  1953年底,中国公安部门公布了1950-1953年间中情局在中国出没的细节:共计101名特工被击毙,111名特工被俘,也就是说,所有降落到中国境内的中情局特工要么死亡,要么进监狱。中国人还拿出相关证据,他们缴获了6门迫击炮、998支冲锋枪、17.9万发子弹、96部无线电台、密码本、显隐墨水、假身份证及几百镑金子。至于“热带”行动中空投到朝鲜境内的特工,他们“像蒸汽一样消失了”。

  尽管“热带”行动损失惨重,但DRS-5负责人托弗特仍希望证明自己的价值。1951年2月,美国海军飞行员埃廷格上尉在朝鲜西部上空被击落,他是美国驻日大使的儿子,因此美国远东司令部下死命令要救他出来。托弗特通过打入朝鲜内部的间谍得知埃廷格藏在瓮津半岛的一个树林里。一般来说,被击落的飞行员应由海军快艇救援,但因为埃廷格腿受伤了,所以DRS-5自告奋勇,安排R-4直升机去搭救。

  2月7日,托弗特派遣中情局上尉奈勒-富特带队前往营救,海军上士杜安·索林担任营救直升机的驾驶员。直升机飞临瓮津半岛上空后,奈勒-富特发现地面有三堆火——那是朝鲜间谍预设的信号。然后直升机徐徐降落,他们发现埃廷格上尉赤着脚站在一片空地上等待救援。不幸的是,驾驶员太性急了,直升机径直撞到河堤上成了一堆废铁。

  奈勒-富特爬出飞机,通过无线电呼叫朝鲜间谍。很快,三名穿着朝鲜军服的男子出现了。奈勒-富特以为他们就是上司提到的间谍——他从未见过他们。“朝鲜间谍们”上前,二话不说先解除了美国人的武装,然后把他们带到一处建筑物内。其实所谓的“中情局间谍”早就成了人民军手里的“遥控器”,奈勒-富特以及埃廷格上尉后来都被送到鸭绿江边的碧潼战俘营。至此以后,DRS-5在美国远东司令部眼里彻底丧失了信誉。

  Y部队:把炸弹扔到金日成身边

  1951年以后,中朝军队和“联合国军”大体在三八线附近形成拉锯战态势。为扰乱中朝军队后方,DRS-5在釜山港一个名为荣道的小岛上设立训练营,托弗特雇佣从朝鲜逃来的韩哲民全权负责。韩哲民在釜山招募了几百名籍贯在朝鲜的难民,组成绝密的“Y部队”,其中15人还被送往日本接受高级培训。

  原是黄海道一个地主的韩哲民于1948年逃到韩国,后来成为韩国总统李承晚的助手。1949年1月,他从韩国军事学院毕业。由于来自朝鲜,他被分配到一个特战小组工作。朝战初期,韩哲民在春川负伤,康复后被韩国内政部部长尹致拉拢,改为美国中情局卖命。

  经过一段时间扩充,Y部队已达到1200人,分成四支作战大队:“黄龙队”(负责江原道北部和咸镜南道南部任务区)、“蓝龙队”(负责咸镜南道中部任务区)、“白虎队”(负责咸镜南道北部和咸镜北道南部地区)和“猫头鹰队”(咸镜北道北部地区)。

  1951年4月29日,104名白虎队成员奉命向朝鲜东海岸进行渗透。白虎队C连12名成员在金允植的带领下在清津附近登陆。5月29日,A连15名成员在李南树带领下,乘渔船登陆清津。之后,7月1日,崔济洙又率领52名队员出发,与C连会合。

  清津可谓朝鲜人民军的“绝对后方”,白虎队根本没有活动空间。不久,金允植在为手下寻找食物过程中被朝军警备队击毙,崔济洙只好集中残余力量。8月25日,崔济洙与DRS-5总部取得联系,接着两架美国运输机又空投了31名补充人员和必要物资。此时,崔济洙共有70多名队员。

  在一次与朝鲜警备队的交火中,白虎队俘虏了一名朝军上尉,得知朝军正集结兵力,打算一举荡平中情局特工队。崔济洙决定先发制人,他率领30名队员偷袭朝军哨所,杀死了数十名朝鲜士兵,并缴获了60支冲锋枪。在此过程中,崔济洙又偷听到朝军无线电台的通话,得知当地朝鲜劳动党和军队干部正在甲山召开联席会议,就开展剿灭中情局游击队进行协调。于是,崔济洙通过无线电呼叫荣道基地对甲山进行空袭,后来有8架美军轰炸机前去空袭,将这个镇子炸平。

  9月初,朝鲜调动几千名安全部队发动了一场“总肃清战”,崔济洙在掩护撤退时被击毙,池勇洙接替他担任指挥官。9月17日,DRS-5又在白虎队活动区空投了36名人员。为应付即将来临的冬天,残余分子化整为零,每10人编成一个小组,打算分头越过三八线。11月5日,白虎队被一千多名朝鲜人民军围住,池勇洙只带着五个同伙逃到了韩军一侧的江陵。

  1952年4月29日,由金明日率领蓝龙队K连的14名成员在荣道岛登上一艘美国军舰,秘密潜入朝鲜廉彬里登陆。5月24日,金英正率领蓝龙队C连的14名成员伞降到廉彬里,但金英正的降落伞没有打开,径直摔死,C连改由尹东珠接管。6月16日,李毅深又带领14名成员伞降到朝鲜的新昌。7月6日,两支队伍会合,共同在咸镜南道展开活动。

  9月14日,金明日率手下伏击了一支朝鲜人民军骑兵连,打死了82名朝鲜战士,并俘虏了几名士兵。在审讯俘虏时,金明日等人获得一个惊人的信息——朝鲜最高司令部就在附近干芝里矿洞里,而金日成也在那里办公!

  事不宜迟,金明日带人渗透到干芝里一带,在矿洞附近设置下无线电装置,然后用无线电台招引几十架美国飞机前来轰炸。美机把朝军最高司令部驻地都给炸翻了,有一颗定时炸弹就扔到金日成的司令部旁边。恰巧那一天,朝鲜人民军步兵第15师第3团团长李乙雪也在现场主持紧急会议,他见状立即号召警卫队员展开决死战,并把党员证交给组织,抱定必死的决心,硬是用木杠抬着定时炸弹扔到山谷去了。事后,李乙雪被金日成评价为对朝鲜革命事业最忠诚的人,从此全权负责起金正日等人的警卫工作。

  以该事件为契机,李乙雪立即率部展开清剿,蓝龙队很快土崩瓦解,首领李毅深被俘后被处以绞刑,金明日和少数成员侥幸逃回荣道基地。

  因托弗特突发奇想,1952年6月18日到20日,以崔尹瓒为首的61名黄龙队成员被C-47飞机扔到长白山区跳伞,目的是在中朝边境地带建立“游击区”。由于黄龙队的活动区域离前线实在太远,再加上成员都未得到良好培训,大部分成员被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击毙,少部分被俘后被朝鲜人民法庭判处绞刑或无期徒刑。

  “间谍帝国”的坍塌

  1953年7月停战后,DRS-5的荣道基地也关闭了,但Y部队的活动仍继续开展,他们转而以海上作战为主。这时,Y部队由朴英显、金成万和金国烈率领,美国海军为其提供了“海马”号和“海龙”号两艘母舰。Y部队曾在黄海截获一艘朝鲜军用舢板和船上一名朝鲜军人,后来得知这是一条往来于中国大连和朝鲜南浦之间的补给船。

  1955年底,托弗特领导下的“间谍帝国”突然坍塌。原因是中情局的一项内部调整发现,托弗特所报告的那些“赫赫战功”有许多猫腻,中情局下拨的数百万美元资金不翼而飞。

  在提交中情局的一份报告中,托弗特附上一张关于在朝鲜开展“真实游击战”的电影胶片,可是中情局曾在其游击培训课程中用过这段影像资料,而且还曾给五角大楼高官看过。有一天,一位美军四星上将问:“为什么影片中的所有作战活动是在白天展开的?”在影片中,甚至是游击队员乘坐橡皮艇进行隐蔽登陆也是在白天干的。对于这一点,不光托弗特无法解释,连中情局的头头们也无法解释。经过几个月的狡辩后,托弗特最后承认这是一场骗局,于是他被解除了在朝鲜半岛的职务。

  1966年7月23日,时年59岁的托弗特在《华盛顿邮报》上刊登广告,以150美元的价格出租其地下室寓所。中情局的一名新雇员肯尼斯·R·斯洛库姆看到广告赶去承租,托弗特的86岁岳母夏洛特·李斯特领他去看地下室。斯洛库姆无意中打开一间储藏室,令他大吃一惊的是,里面全是中情局的机密文件。第二天,斯洛库姆领着中情局保密官员查理·斯皮克,告知李斯特夫人,称斯皮克有意买下整幢房子。于是,托弗特的工作被暂停,以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1966年9月15日,托弗特被中情局正式辞退。1987年,托弗特在孤独中离开人世。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