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新浪博客

让大家看看真正的监狱生活,看完后你会觉得现在生活真美好

我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变成了什么样子,因为我在监狱里待了整整5年。

我毕业于国内一所一流的大学,毕业后去国外镀过金,2000年以前我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我曾有过很骄人的成绩,有过让同龄人羡慕的地位,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因经济犯罪我锒铛入狱。

我并不是想在这里忏悔,我经过了炼狱的洗礼,历经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痛,我已经为我曾经犯下的错付出了代价,我赎了我的罪。

我之所以想到写这些是因为许多人不了解监狱是个什么地方。在大部分人眼里,坐牢的人肯定都是十恶不赦,都是不可原谅,都是坏到极点的人,其实不然;央视曾播过一个电视连续剧《女子监狱》,我相信大部分不了解坐牢为何物的人都是通过这个电视剧来了解监狱,来了解吃官司的犯人。然而,真相真是这样吗?现在没钱的人、吃不饱饭的人、没地儿睡觉的人大把,我想如果真是这样,监狱门口可能会排起长队。

里面的犯人有的判的轻,一年两年就出狱了,有的判的重,一待就是十几年,和我一个大队的一个女犯从刑拘开始到我出狱在里面待了整整11年,她是94年刑拘的,经过刑事调查、刑事诉讼等等一系列过程,法院判决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拘留所度过了6个春秋,她是个经济犯,法院判了她死缓,到了女子监狱2年摘了死缓的帽子,改判无期,然后开始争取减刑,又2年才再一次摘帽,改判有期徒刑18年。这中间七搞八弄的已经过去了11年了,到我出狱的时候她刚减了一次刑,是1年半,也就是说她还有十几年的时光要在里面度过。她进去的时候只有30几岁,可等到她出狱,情况好的话那也是快60岁的人了。

我在里面的时候一直都有记日记的,遗憾的是出狱之前被我撕毁了,因为监狱有这样的管理规定,任何刑释人员带出监狱的文字手稿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凡有涉及监狱的东西通通没收。我在写那些日记的时候就知道这样的规定,也很清楚这是不可能带出去的,可我依然每天写,我只有借助于文字的宣泄才能让我忘掉肉体的苦累和精神的痛苦。

我在那里待了5年,这期间我吃了很多的苦,但也学到了许多东西。里面是个什么样子?里面的人是怎样生活的?她们都做些什么?监狱是怎样管理犯人的?那些狱警是否都想香港的影视剧中的霸王花一样飒爽英姿?。。。。。。我想这些问题对于没进过监狱的人来说就像是个迷一样,里面同样有着许多的故事。

我发这张帖子的目的只是是想让外面的人了解监狱、了解在监狱里生活的那些人。在里面,狱警是管理犯人的人,而犯人是接受惩罚和改造的人。在这样两个互相对立的群体中,最大的争议就是中国现在的监管体制、监管制度以及监管干警的本身素质是否能把一个犯过罪的人改造好。

面有一些人犯罪的确是性质恶劣,动机故意,但也有很多却是因为不懂法或是一时冲动而造成的后果。里面的犯人都说监狱是个坏人进来会更坏,好人进来会变坏的地方,连一些干警在和犯人谈心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

所有的犯罪嫌疑人一经法院的判决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犯人,这些判好刑的人在看守所叫“已决犯”,她们是不能和没有判刑的犯罪嫌疑人关在一间号子的,看守所每月的5号送一批“已决犯”去监狱。所以每月的5号就是监狱的进“新收”日。监狱有5个大队,每个大队分两到三个中队不等,其中的2大队1中队是监狱里的“新收”中队,所有的新进犯人都要到这个中队接受三个月的“新收”教育和“新收”训练。其实教育和训练的时间绝不会有三个月,因为犯人是要接受劳动改造的。每一个“新收”按照老的犯人的60%完成生产指标。监狱里的生产是很杂乱的,有专门管生产的干警在外面接活儿,当然大部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手工活。我刚进去的时候干的活是打毛衣。现在的女孩子会打毛衣的可谓是寥寥无几,特别是像我这样受过高等教育,在外面时工作条件比较好的人,一开始学时手像脚一样笨。可是里面的制度特别的严格,完不成指标的人通宵达旦地做。当时除了“新收”每人两天完成一件毛衣以外,其他的老犯人的指标是每人每天一件毛衣。我们这些刚进监狱的“新收”简直就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打毛衣打的那么快的人,然而,三个月以后,所有的“新收”都能达到这个水平了(除了50岁以上的犯人和残疾犯人,它们的指标没这么高)。

监狱夏令时是每天5:00起床,冬令时则6:00起床。起床后必须先叠好被子,这叠被子也是经过“新收”训练的,就像是部队里一样。然后坐在凳子上等待干警来“开封”,也就是开监室的门。然后是每一个监室的人出去洗漱,上厕所,再回到监室吃早饭。这所有的事情必须在1个小时之内完成。1小时以后就是全体排队出工了。

监狱里的犯人干的活很杂,有手工活,也有机器活。手工活大部分是打毛衣、钉扣子、绣花、做纸袋、折信封之类的,机器活就是踩缝纫机了。做手工的时候基本都是在监室里,12个人一间,6张上下两层的铁床分摆两边,每人一张凳子放在床前,除此之外中间只剩下很窄的一条通道。在监室干活是很苦的,房间小,又没有桌子,所有做好没做好的活只能放在床上,睡下铺的人床上总是堆满了东西,因为这样,所以吵架打架的事情经常会发生。中餐晚餐的时间只有30分钟,每个监室有一个室长,到了开饭时间,首先由室长到走廊去把12个人的饭菜打进来,都是用铅桶装的,然后再分给每个人。没有桌子,只能在床上吃,不许用筷子,只能用调羹。爱干净的人会在床上铺张报纸,大部分人不讲究这些,因为指标太重,活干不完晚上没得觉睡,连吃饭都觉得是浪费时间,每一口饭都是囫囵吞下去的,一放下饭碗立马干活。所以大凡吃过官司的人吃饭的速度都是相当的快,我出狱以后一直都很难改掉这个习惯,似乎已经不会细嚼慢咽地品尝菜肴的美味了,在里面吃饭仅仅是为了不让自己饿死,至于其它一概都顾不上了。

打毛衣这样的活要说起来是最苦的,因为不需要工具。里面所指的工具是针和剪刀之类的铁器,毛衣针是竹子做的所以不算在内。监狱里对于工具的管理是相当严格的,所有“新收”一进监狱就受到过这样的教育:工具就是你的生命,人在工具必须在,人不在工具也要在。刚开始很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工具这么紧张,后来看的多了才知道。里面有许多人无法承受身体体力的高度透支,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从而会想到自杀自残。自杀自残是监狱里的头等重大事件,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上至监狱领导、大队中队干警,下至大队所有的犯人都要受到很严重的处理。在我服刑期间只有一个女犯自杀成功了,结果她所在的大队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通通调离,整个大队当年的“改造积极分子”指标减半,自杀女犯所在的中队每一个犯人当年的争取都做废。要知道,犯人在里面拼死拼活地干无非是希望能争取到减刑,而因为别人的事情使的自己一年的努力化为泡影,这是一件多么让人痛心的事儿。故此,犯人之间也有一个制度就是互相监督,说实话,想自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自杀事件依然屡屡发生,只不过难以成功罢了。如果有工具的活,晚上值班队长是要来收工具的,至于几点收要看活儿的数量还有值班干警的心情。但打毛衣这样的活就没人管了,打到几点都行。晚上睡觉是不许关灯的,所以我们经常是通宵地做。即使当天的指标完成了,也希望能多做一点,只有产量超过别人才有可能争取减刑。

我在入监后的第二年调到了一个新的大队,是踩缝纫机的活。我们做过绵质内衣、床上用品、服装鞋帽,而且还有国内名牌内衣呢。机器活是必须在工厂间干的,7点出工以后,不到12点以后是不可能回监室的。收工回来洗洗涮涮都要2个小时,因为所有的活动都是集体行动,要排队,要报数,要一个一个监室轮流,这样七搞八搞差不多2点多也有可能3点才能上床睡觉。

在工厂间干活一点都不能偷懒的,因为是流水线加工,你的这道工序没做完,下面那道工序的人就要骂人,你耽误了别人的时间。“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在这里得到的体现是最充分的,只不过我们换了一种说法“时间就是产量”。

说到这里,我想提醒大家,以后买回来的内衣裤、床单被套之类的东西一定要水洗以后才能用哦,即使是在专卖店买的也是一样。我们在工厂间干活时为了节省时间,辅料、半成品、成品都是一堆一堆地堆在地上,车工坐在车位上不能走动,由辅工将成堆的东西在地上拖来拖去,做好的成品直接打好包装,贴上厂家标签就OK了。我们虽然觉得过意不去,可也没办法,我想男监或是别的监狱肯定也是一样吧。

监狱里的干警也有男的,比较少数,但他们是不可以进入监区的,也不直接和犯人接触,也有纪委的或是教育科的男干警需要找犯人谈话,这种时候都要由犯人的主管干警带着去的,会有专门的谈话室,男干警是不可能进入女犯的生活区的。

有些监狱的管理也还是比较文明的,我在大城市吃官司,所以要好一些。听里面一些累掼犯说起小地方的监狱才觉得更可怕,起码我待的这个监狱没有干警打犯人的现象,同犯之间的打架也不是很多。像香港电影里演的那样的牢头狱霸也是没有的。当然犯人欺负犯人的事情那是屡见不鲜,只是没那么猖狂。

监狱里面干警并不是很多,一个小队长一般要带30-40几个犯人,这就叫“主管干警”,她会在她所带的犯人里面挑选有能力的犯人来担任一些职务,这些犯人统称为“四犯”,“四犯”分四种:管纪律的、管生产的、管生活的、管学习的。里面的犯人也同样分很多等级。一般来说,经济犯是最高等级的了,但经济犯不是很多,“四犯”的职务大部分是由经济犯来担任的。但管劳动的“四犯”就很少由经济犯担任了,我想这或许是经济犯的动手能力不是很强的缘故吧,管劳动的四犯基本都是由盗窃犯来担任的。我在一中队做室长的时候,曾经有一个“新收”,是财大毕业的,她分在我的监室,因为她是读书人,我不免有了一些惺惺相惜的同情,很是照顾她。然而,在监狱里最叫的响的就是干活,我们叫“劳役”,无论我怎么手把手地教她,她都是全监室甚至全小组劳役最慢的一个,当天的指标只要有一个人没完成,全房间的人都不能睡,因为第二天一开封生产四犯就要来收活。她天天拖大家的后退,可别人看在我这个室长对她很好的份上敢怒又不敢言,最后有一天晚上已经3点钟了,大家还在帮她干活,有几个暴力犯嘴里一直不干不净地骂人,她可能是实在受不了了,当天晚上我们睡下后,她用一根磨过的牙刷柄割了脉。幸好也许是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把牙刷磨的更锋利一点,又或许是她下手的时候感到太痛而没有割的太深,她没死成。我后来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麻木地说这样活着比死难受一百倍。

我自己刚进去的时候也曾多次地想到过自杀,甚至和她一样做过准备。可我只要接到妈妈爸爸的来信,我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勇气下手了。如果我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也许在里面的日子会好过一些。每天机械地干活,什么也不用去想。里面吃饭有室长去领,然后分到每个人手上,吃完饭有专门的犯人洗碗,每星期洗一次澡只有15分钟(包括排队、脱衣服、洗完穿衣服的时间),囚衣也有专门的犯人清洗,一切都有人替你安排好,只需要按照规定的要求去做就是了。

我也想像那些没有文化的犯人一样劳役、吃饭、睡觉,可是我却无发遏止自己的思想。我想家,想亲人,想朋友,想吃一顿好的,也想能好好睡上一觉。。。。。。偶尔有没活干的时候,大家总是会站在监室的铁窗前,望向外面的天空。我们不喜欢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的日子,这总是会更加显现我们的悲惨。这样的好天气我们却不能去享受阳光的沐浴,被困在这样一间小小的房间里或是见不但阳光的工厂间里。在这种时候我们更加觉得自己的生命毫无意义。

在里面我们所干的活都是有主的,也就是说是厂家指定的。每个大队监狱都有全年的劳役指标,要完成指标需要两方面的努力,一是干警要接得到活,一是犯人要能完成。如果没有接到活或是接的活不多,我们也会有劳役断挡的时候,这就是我们最开心的日子了。虽然不干活也要参加法律学习啊,搞点活动啊,或是开个会啊什么的,但毕竟晚上没事了,可以好好睡个觉了。

犯人是没有工资的(不过听说从05年开始有的监狱已经实行了计件工资),干警在接活的时候要和厂家谈好价格的,完成一批活厂家和大队结帐的,我们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当然是归监狱所有。而对于犯人来说,个人完成的产量全部换算成劳动分数,做的越多,分数越高。每月由主管干警根据你平时的生活表现和劳役情况给每个犯人打分,三个月评一次“处遇级别”,监狱里的犯人分5个处遇:A级、B级、C级、D级、E级。三个月的分数达到30分或以上的就可以享受A级处遇,25——30分(不含30分)的则是B级,依次类推。

分数就是犯人的生命,在里面所承受的一切劳累、痛苦、委屈、侮辱在一个高分儿面前都会被我们认为是值得的。因为到年终的时候,只有拿满120分的犯人才有资格被上报法院减刑。在那样的日子里最渴望期盼的就是自由,只要有一条小小的路能让我们早一天拥抱自由,即使是累死苦死也不会有人说不愿意的。为了这早一天,我们把自己变成了机器,为了这早一天,我们可以放弃做人的尊严,一切就是为了早一天见到自己的亲人,早一天呼吸自由的空气。

说来真是悲哀。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在外面听谁说过想吃这个要吃那个的?我以前自由的时候因为是单身,年轻又拿着高薪,下了班就和一帮同事朋友们在外面吃饭,真是没什么没吃过的。可是进了监狱以后才真正感觉到吃对一个人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那种对吃的东西的渴望也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体验。

监狱的伙食凭良心说还是不错的,比看守所的好多了,我们都说是因为监狱要劳动的缘故。看守所的伙食简直就不是人吃的东西,每天不是大白菜煮自来水,就是白豆腐加点辣,一星期有一顿荤那根本没法吃,就是一快大肥肉。那个肥呀,还没吃就让人想吐。我在看守所近1年都是吃的泡面,弄到现在回来后谁在我面前提泡面我就跟谁急。

监狱的伙食每顿是一个菜,星期天会加一个菜,一般都是素菜里面加点肉丝,如果是大白菜之类的全素菜,还会有一个汤,也就是西红柿或是青菜加点蛋花花。但是菜的品种就是那么几样,再加是大锅菜,味道是不怎么敢恭维的。别说是这样的菜了,就是山珍海味让你吃个几年,十几年的还不是和糟糠差不多味儿了。真不怕你们笑话,能美美地吃一顿好东西也成了我们朝思暮想的心愿。好在监狱的管理在近一两年也开始走向人性化。平时大家吃的都是大锅饭,有的朋友说的有钱可以吃小炒在我们监狱是绝不可能的,有也是在梦里吃,那也就不存在有没钱的问题了。不过,如果犯人的处遇达到了A级的就可以在每个星期六吃A级菜,B级的则是两个星期一次。A、B级菜都是干警到外面店里买的,品种也不断地翻新,有时是半只烧鸡,有时是半个蹄膀,有时还会有汉堡啊、虾啊、真空包装的猪肉什么的。犯人吃饭是不要钱的,可这个A、B级菜却是要钱的。所以有很多劳役做的很好,表现特突出的A、B级犯人因为家里穷大帐上没钱而白白浪费了“配额”。

监狱里有一个小超市,犯人每月去一次买东西。现金在监狱是不流通的。每个犯人入监时都会有一张大帐卡,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来时有现金的全部打到这张卡上,家里人每月来接见时送的钱也打到这张卡上。有些朋友说有钱吃官司就不会吃苦了,什么都可以买,这肯定是误传。在一些偏远的城市的监狱好象是有这样的现象。

去超市每人能买多少东西是由各自的处遇来决定的。日常用品是不限制金额的,只有食品有限制。A级的可以买100元,B级买80元,C级买60元,D级和E级买50元。每月一次的接见,探监者也是按照同样的规定给探望的对象买食品。所以如果是A级,并且每个月都有人来接见的话,那她就可以有200元的食品了。只是,每个大队能享受A、B级待遇的人只有几个,有条件的人也舍不得乱花钱,毕竟这钱都是父母家人的钱,何况里面家庭条件好的并不多,表现好的家里穷的叮当响,家里有钱的又不一定能争取到A、B级,所以浪费“配额”的事情比比皆是。

超市里的东西都贵的要命,而且很多假冒伪劣产品。犯人买也得买,不买也得买,只此一家,没有分店。食品泡面具多,也有一些真空食品,可都太贵,即使很想买,也买不起,大部分人只能买50、60元,一包真空包装的东西就要十几块甚至二十几块,买了这个其它的就甭买了。犯人去超市每月必买的食品是泡面(最少10包,多的买一箱)、榨菜、火腿肠,因为监狱只有三顿饭,而且晚饭时间是5点,到晚上肚子是一定会饿的,干活又晚,没有泡面就完蛋了。这几样东西买好了,也剩不了几个钱了,再想吃的东西也只能是过过眼瘾罢了。

因为吃的问题也闹出过许多事儿,因为如牙刷、牙膏、卫生纸等等

生活必须品是不限制金额的,所以许多家里条件好,大帐上有钱,可又没有达到A级的犯人就和那些A级却没钱买的人商量,用生活用品换食品。我们每人去超市后买东西的超市发票都要上交给干警检查,后面这样做的人越来越多,干警发现有的犯人每个月竟然要买10支牙膏、20多包草纸,加上犯人去打小报告,这事情有一天就露馅儿了,然后是好一通大调查,最后凡是参与过的人全部受到了惩罚:扣分并且停掉一个月的超市,这意味着整整一个月将没有东西吃。虽然处罚的这么严厉,依然有犯人敢冒天下之大不渭,反正抓住了我倒霉,抓不住我胜算。说来说去,都是要吃惹的祸。

监狱是个很特殊的地方,同时也是个很能锻炼人的场所。我在外面的时候很难想象我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来。没有吃没有睡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里面的犯人犯什么罪的都有,涉毒犯再次入狱的很多,和我同一批入狱的一个女孩,因贩毒判了一年六个月,出去后一个星期就听干警说又因为盗窃进了看守所,没多久,就来到了女子监狱,这回判了两年。上一次我们同是“新收”,可这一次我却是她的室长了。我问过她这种地方这么苦,来一次就等于是在地狱走了一遭,为什么还要来呢?她回答我说,我有什么办法,Communistparty把我放出去了,可不给我找工作,不给我钱,我家里人早不要我了,我不去偷难道去死吗?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平静,看着我的眼光冷冰冰的,似乎没有一点因为再次入狱而表现的痛苦,又仿佛在说,这还用问吗,笨蛋!

还有一个犯人仅仅就是因为替朋友打了一个电话就判了6年。她的一个好朋友A让她给另一个朋友B打个电话,把B约到一个什么地点,然后她就回去了。没想到的是B得罪了A,约B出来是要找他算帐的,A捅了B一刀,B死了。我的这个同犯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判了刑。

像这样莫名其妙的案例真的在里面有很多。我在一大队时接触过一个北京师大毕业的犯人,她的案子更加让我为她可惜。她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这个男人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把这个女孩儿弄的五迷三道,七晕八素,男人骗这个女孩说他老婆摘除子〈!--> 宫都2年了,信誓旦旦说要跟老婆离婚,娶女孩为妻,在一起一年多就陆陆续续在这个女孩这儿借了二十几万,一张借条都没有。女孩还在做着春秋大美梦呢,这男人竟然一声不响带着老婆到上海来定居了。女孩通过朋友找到了男人在上海的住处,在他们家门口亲眼看到人家两夫妻亲亲热热,他老婆又白又胖滋润的不行,什么摘除子〈!--> 宫一说纯属骗人,说他老婆有两个子〈!--> 宫都有人信,女孩实在是气难平,从北京叫了几个好朋友到上海找到这个男人要他还钱,男人一来理亏,二来几个高头大马的北方汉子让他感到好汉不能吃眼前亏,于是答应给钱,先写一张欠条,拿个整数30万。写完欠条后男人一出门就报了警,然后第二天打电话给女孩说钱准备好了,你来拿吧。女孩带着朋友到了接头地点,钱的影子还没看到,一大帮pol.ice荷枪实弹在等着他们呢,敲诈勒索抓了现行,数额巨大,主犯(就这女孩)判了8年,他那些朋友判了6年。女孩在法庭上当场晕了过去。到了监狱闹了几次自杀,是大队的重控对象,上厕所都有犯人跟着,晚上睡觉两个犯人轮流值班看着她。这样的人吃了官司你能说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吗?

有一些人的官司吃的真是有点冤枉。站在法律的角度也许不能这么说,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每每看到这样的犯人心里总会有莫名的疼痛。经济犯刚入监时相对来说要表现的清高一点,然而,在里面时间久了,就再无清高可言了。正如有些朋友所说,大帐上有钱的、家里有路子的,在里面的日子会好过一点,那些外地的,家里很穷,有的几年都没人来接见的人不但犯人会欺负,连干警也不会正眼瞧你。其实,人活着生存的条件好与不好只是一个方面,何况在里面每个人都大同小异,关键是能否得到别人的尊重。我说的别人既有同犯也有干警。我在里面最痛苦的体会就是监狱是个和尊重绝缘的地方。

我们监狱的干警有许多都是警校毕业以后分配来的,也有一些是以前考公务员进来工作的,后者基本的素质都不高,警校毕业的这些学生分到监狱,实习一段时间以后就开始做小队长,也就是主管干警。说实在的,从更高的层次来讲,监狱不应该仅仅是监狱,它应该更像一所学校,而狱警也不仅仅就是pol.ice,还应该是个老师。改造犯人的工作是很艰巨的,撇开那些从本质上来讲不是很坏的犯人不说,本质恶劣、素质低下、品行不端、无可救药的犯人依然是占大多数,对这类人的改造教育岂是一个小工程。这些年轻的干警本身就涉世不深,文化程度也不是很高,抱着满腔的热情走上工作岗位,却整天面对的是一群灰头土脸的犯人,每天处理的事情就是谁今天多上了一次厕所,谁今天和谁吵了一架这样的鸡毛蒜皮的琐事,何况面对一些老犯人的阴险狡诈,年轻的干警根本自个儿也分不清楚谁是谁非,逐渐地她们开始灰心,开始失望。她们上班的纪律同样是非常的严格,不许烫发,不许化妆,不许留指甲,不许吃零食,不许把手机带进监区等等,只要是自己带的犯人出了事她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轻的挨批评,重的要扣钱,自己带的小组产量不能比别的小组低,搞活动时自己小组的犯人不能比其它的小组差,干警之间也是勾心斗角的。。。。。。而且在监区所有的同事都是女的,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做狱警的大都很八卦,她们和犯人一样上班时间等于是坐牢,在监区里哪也不能去,就看着这些犯人。有一个带过我的干警曾经很感慨地对我说,你们都是有期徒刑,可我们却是无期徒刑啊!当我对监狱的改造环境彻底失望之后,我是能够体会到她内心那份深深的失落的。。。。。。

并不是说全部的干警都不好,但大部分干警从骨子里就是看不起犯人的。我先后遭遇过好几个干警,曾经有一个挺大年纪的,和家庭妇女还真没两样。女人所有的坏毛病她都有,自私、狭隘、没文化、没素质,只要犯人能干出活来,她就笑咪咪的,谁要是活做不出,就会被骂的抬不起头来,实在是监狱有规定不许打犯人,不然她真很不得把这犯人给打死。最可气的是她特别看不起知识分子,只要你是读过书的就想着法子要羞辱你。她第一次找我谈话,把我叫到干警办公室,我因为个子很高,所以站在她面前比她高了一个头,她竟然凶巴巴地对我说,你妈怎么把你生那么高的,去,拿个矮凳子坐着。我早就听其他的犯人说过她不好惹,却没想到她还这么不讲理。在面对干警时规定她没让你说话,犯人是不能开口的,要干警同意才能开口讲话。我默默地出去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她面前。我没讲话,但我看着她的眼神一定是让她感到了我的愤怒,她冲着我说,看什么看?眼睛看地下,读过大学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一样吃官司,在外面不管你有多不得了,现在你就是个犯人,就得听我的,明白吗?我感觉到有一股热气从体内直冲头顶,我没有按照惯例先请示“警官,我可以讲话吗?”而是冲口而出,我没认为我读过大学有什么了不起,我都已经忘记自己读过大学这件事儿了,是你在提醒我,难道我读过大学也有罪吗?就为了这几句话,她以顶撞干警为由罚我在走廊从下午站到收封睡觉。罚站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阵一阵的泪往眼睛里面冲,可我强忍住了。判决下来以后我在看守所大哭了一场,事后我告戒自己无论发生什么,宁愿去死也绝不让人看到我的眼泪。晚上躺在床上,我还是默默地哭了,肿了的腿让我移动一下身体都觉得疼,可是我不是为这疼而哭的,我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我一直以为在看守所所经历的一切已经让我有足够的毅力去面对一切,这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