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战略研究网

中越两国对立13年后,一个历史性的会晤——成都会晤打破外交坚冰,向两国关系正常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作者李家忠时任外交部亚洲司印支处处长,深谙个中内情。

政权更迭,中越关系出现一丝曙光

1975年越南抗美战争结束后,越南当时的领导人黎笋等人没有及时医治战争带来的创伤,而是彻底背离了胡志明的路线,对内在南方强制推行过“左”的社会主义改造,对外依仗苏联的支持,大肆推行地区霸权主义,妄图拼凑“印支联邦”。在这一错误路线指引下,越南一面公开反华,一面加紧对老挝的控制,直至对柬埔寨发动武装入侵。他们的所作所为,导致越南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国际处境空前孤立。

1986年7月,越共总书记黎笋病逝。同年12月,阮文灵在越共六大上当选为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在60年代越南抗美战争时期,是越共南方局领导成员,曾多次秘密访华,对中国态度诚恳友好,深得毛主席、周总理的赏识,认为他是越南很有希望的接班人。抗美战争结束后,阮文灵不赞成当时领导人错误的内外政策,曾一再遭到排挤。阮文灵出任总书记后,急于纠正前任的一整套错误做法,提出越南要“同所有国家成为朋友”的口号。他认为,对越南来说,当时最为急迫的两件事就是要从柬埔寨撤军和改善对华关系。但是,由前任总书记的亲信、越共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阮基石把持的外交部,继续按照黎笋的一套思维行事,千方百计干扰和阻挠阮文灵的战略部署。而阮文灵作为新上台的领导人,在中央决策层中尚无深厚根基,他的一些设想也尚未得到更多领导人的理解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才能实现上述目标,是极为棘手和头痛而又必须解决的问题。

凯山探路,阮文灵会晤张大使

1989年10月,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兼部长会议主席凯山·丰威汉访华。在他的再三要求下,我方经反复研究、协调,最后商定请邓小平礼节性简短会见。没想到,两位领导人进行了长达40分钟的谈话,而且谈的都是十分重要的实质性问题。凯山诚恳承认,过去十多年来老挝同中国的关系处于不正常状态,是受了“外部的影响”,此次访华将标志着两党、两国关系的完全正常化。同时,凯山还转达了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对邓小平的亲切问候,说越南对中国的状况已有了新认识,对中国的态度也有了改变,还说阮文灵希望中国能邀请他访华。邓小平也请凯山转达他对阮文灵的问候,并说:“我早就认识阮文灵同志,我知道他思维灵活,很有理智,工作很能干,胡志明主席很器重他。我希望他当机立断,把柬埔寨问题一刀斩断。现在我年龄已大,快要退休,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前或退休后不久,柬埔寨问题能得到解决,中越关系恢复正常,这就了却了我的一件心事。”邓小平特别强调,越南必须从柬埔寨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撤出军队。他请凯山将这些意见转告阮文灵。此外,邓小平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阮基石这个人爱搞小动作。”

凯山在回国途中在越南短暂停留,及时、全面地向阮文灵转达了邓小平的传话。阮文灵听后十分重视,对阮基石的“小动作”更有切身体会。他意识到,要改善越中关系,必须首先解决柬埔寨问题,而如何解决柬埔寨问题,则必须同中国商量。他还意识到,邓小平虽传了话,但并未对他发出访华邀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实现访华,是他急于要解决的问题。1990年6月5日,在多方努力下,阮文灵总书记在越共中央会客厅会见了中国驻越南大使张德维。会见时,外交部长阮基石也在座,但谈话内容同阮基石的反华老调完全不同。估计安排阮基石陪见的用意,很可能是要让他当面听听总书记究竟讲了些什么,也许此时对他尚存有一线希望,给他一个改变做法的机会。当然,也正因为有阮基石在场,阮文灵没有把话说得更深、更透。

会见结束后,张大使立即把阮文灵的谈话内容详细报告了国内。国内很快答复说,还是要越南尽快从柬埔寨撤军,并解决好撤军后柬埔寨对立双方,即金边政权和抵抗力量三派的联合问题,之后再按部就班和顺理成章地安排两国领导人高级会晤。

神秘人士现身使馆出示密笺

1990年8月16日上午,越南社科院一名姓黄的干部(黄文欢的儿子)来到中国大使馆,与张大使晤面出示了密笺,并捎来了阮文灵的口信:他决计绕开阮基石,同我领导人直接会面。

8月19日夜,使馆收到了国内的答复。国内指示张大使设法避开越南外交部,向阮文灵身边可靠的人提出大使想于近日单独会见阮文灵,以便当面了解阮的真实意图,结果立即报部。

于是,张大使决定通过越南国防部部长黎德英的渠道试试看,并指示使馆武官赵锐上校立即行动。果不其然,黎德英大将很乐意同大使见面。21日上午8时,张大使乘坐一辆不挂国旗的轿车前往越南国防部。黎德英同张大使亲切握手、拥抱,连声说,大使什么时间想见他,他都欢迎。张大使开门见山,把黄日新日前向他转告阮文灵总书记谈话的事简要说了一遍,表示大使本人很想当面听取总书记的意见,希望黎德英帮助联系。黎表示将立即去办。当天下午,越南国防部外事局长武春荣紧急约告我驻越武官赵锐说:阮文灵总书记将于22日晚7时半在国防部会客厅会见张大使,双方均不带翻译,建议张大使换乘另一辆汽车,不挂国旗。赵武官返馆后,立即向张大使作了报告。

成都秘密会晤

在获知阮文灵的真实意图后,张大使立即将他的谈话内容报告国内。8月28日下午,使馆接到国内的指示,请张大使转告阮文灵: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欢迎阮文灵总书记和杜梅部长会议主席于9月3日至4日对中国进行内部访问,也欢迎越共中央范文同顾问同时前往。鉴于亚运会即将在北京举行,为便于保密,会谈地点将安排在四川成都。

经越共中央对外部安排,29日下午4时,阮文灵和杜梅在越共中央会客厅会见了张大使。张大使向阮、杜转达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邀请他们内部访华的意见。阮、杜都表示非常高兴地接受邀请、同意中方提出的会晤时间和地点,并说将立即向越共中央政治局报告,尽快确定随行人员名单,着手准备工作。

30日,国内向使馆通报了此次会晤的大体日程安排,即9月3日上午,越方专机飞离河内,中午1时抵达成都,下午双方领导人会谈,晚上中方宴请。9月4日上午继续会谈,下午越方专机离成都回国。经请示国内同意,张大使将搭乘越方专机前往成都,参加会晤。

张大使从成都回来后告诉我们说,两国领导人在会晤中主要讨论了如何政治解决柬埔寨问题和恢复中越正常关系问题。关于柬埔寨问题,双方着重商谈越南撤军后,柬埔寨的临时权力机构最高委员会的组成即权力分配方案。中方提出该委员会由13名代表组成,除西哈努克任主席外,金边政权出6名代表,抵抗力量方面由民柬(红色高棉)、拉那烈和宋双三派各出2名代表,共6名代表。对中方这一方案,阮文灵表示可以接受;杜梅认为,西哈努克本人也属抵抗力量,这样双方代表的比例为6比7,抵抗力量多了一个席位,估计金边方面接受起来会有困难;范文同则说中方的方案既不公平,也不合理。最后,越方同意按中方提出的方案去向金边方面说服工作。

关于中越关系,双方都本着向前看的态度,没有去翻老账。两国领导人都同意本着“结束过去,开辟未来”的精神,谱写中越关系的新篇章。会晤结束时两国领导人签署了“会谈纪要”。江总书记还意味深长地引用了清代诗人江永的两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见一笑泯恩仇。”当晚,阮文灵激动地写了四句诗:“兄弟之交数代传,怨恨顷刻化云烟,再相逢时笑颜开,千载情谊又重建。”

成都会晤一年后,1991年11月,越共中央新任总书记杜梅和新任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访华。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1999年2月,中越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确定了新世纪两国关系的发展框架,简要说来就是“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睦邻友好、全面合作”16个字。

--------------------------------------------------------------------------------

李鹏日记披露中越关系正常化内幕

相逢一笑泯恩仇——中越关系正常化


20世纪70年代末期,越南出兵柬埔寨。1979年,中越关系降至最低点。1986年12月,阮文灵担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阮文灵调整政策,寻求与中国关系的正常化。

经过中越双方秘密联络,1990年9月3日至4日,阮文灵偕同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杜梅,与中国领导人在成都举行了会晤,这成为中越关系正常化的转折点。1991年11月,新任越共总书记杜梅等来华访问,两国宣布中越关系正常化。

[1986年]

十二月二十六日 星期五 阴雨

阮文灵已在越共六大上当选越共总书记,接替于7月去世的原总书记黎笋。

[1989年]

八月二十六日 星期六 阴雨

今天,越南宣布已从柬埔寨“全部撤军”。这为顺利解决柬埔寨问题创造了条件,也为中越关系正常化扫清了障碍。

中越关系的转折点——成都会议

[1990年]

六月六日 星期三 晴

阮文灵总书记在越国防部会见了张德维大使。阮希望实现两国、两党关系正常化,并希望早日访华。

八月二十六日 星期日 阴雨

关于越共总书记阮文灵等越方主要领导人来华内部访问一事,我告江泽民同志,他表示完全赞成。

八月二十七日 星期一 雨

关于江泽民同志和我将会见阮文灵一事,我向邓小平同志汇报了。鉴于亚运会即将在北京举行,而此次会晤涉及中越两国关系正常化,事关重大,为便于保密,会谈地点拟安排在成都。

八月三十日 星期四 晴

江泽民同志和我去成都与越共总书记阮文灵、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杜梅内部会谈一事,已向越南发出邀请。现在就看越南如何答复了。

九月二日 星期日 晴

下午3时半,我乘专机从北京西郊机场起飞,6时左右到达成都机场。我们乘汽车经过20多分钟路程,到达金牛宾馆,省委书记杨汝岱在等。江泽民同志乘另一架专机晚我半小时到达成都。晚8时半至11时,我和江泽民同志就明天与越南方面会谈的方针交换了意见。

九月三日 星期一 成都 晴

上午,我在江泽民同志处和他继续研究下午将与越方会谈的方针。

下午2时左右,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部长会议主席杜梅和越共中央顾问范文同到达成都金牛宾馆,江泽民和我在1号平房迎接他们。阮文灵身着咖啡色西装,有些学者风度。杜梅身体还健壮,头发全白,穿一身蓝色西装。他俩都是七十三四岁的人,而范文同双目白内障视力极差,穿一身蓝色的干部服,像中国的老干部。

下午,会谈开始,阮文灵先作了长篇讲话。虽然表示了尽快解决柬埔寨问题的愿望,并且说成立柬最高委员会是当务之急,不应排除任何一方,但又表示不愿干涉柬埔寨内部的事务。看来在柬埔寨问题上,阮文灵只想作一个原则的表态,而把重点放在了中越关系正常化方面。

会谈一直持续到晚上8时,8时半才开始晚宴。在饭桌上,我和江泽民同志又分别做了杜梅和阮文灵的工作。

九月四日 星期二 阴

上午,我们继续与越南的领导同志开会。至此,会议所提出的问题应该说已经比较圆满地达成共识了,决定起草一份会议纪要。

下午2时半,中越双方在金牛宾馆1号平房举行了签字仪式,双方分别由总书记和总理签字。这在中越关系上是历史性的转折。江泽民同志当场赠越南同志诗句“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句诗出自鲁迅。对此,越南的同志表示高兴。

下午4时,专机起飞回北京,6时10分左右到达。

越共七大召开

[1991年]

六月二十九日 星期六

越共七大闭幕,杜梅当选总书记,阮文灵、范文同为顾问。越共七大总的基调是坚持社会主义,搞经济改革,主张越苏、越中友好。这一会议精神有利于中越关系的改善。

七月三十日 星期二 北京 晴

下午,我会见越南党中央特别代表黎德英与红河。他们要求举行中越高级会晤。我说为了使两国人民有所准备,东盟其他国家不至于产生疑虑,中越应先进行副外长和外长级会晤,至于高级会晤,中方认为原则上没有问题。明天江泽民总书记将向他们作正式答复。关于中越经济关系正常化,可以在平等互利的原则下,由双方对口单位协商解决,中国对贸易、通邮、通航、银行结算、恢复陆上交通均持积极态度。

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

十一月五日 星期二 晴

下午5时,江泽民同志和我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越南共产党总书记杜梅和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访华举行欢迎仪式。接着,我们举行了会谈。杜梅在台湾问题上态度明朗。江泽民同志说,在两国关系经历一段曲折之后,中越两国领导人今天能坐在一起举行高级会晤,具有重要意义。这是一次结束过去、开辟未来的会晤,它标志着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必将对两国关系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杜梅说,越中两国关系正常化符合两国人民的愿望和根本利益,也有利于本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接着,举行了宴会。

十一月六日 星期三 晴

下午,我和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会谈,气氛很好。我首先指出,江泽民总书记和杜梅总书记上午进行了很好的会谈,充分地交换了意见。在台湾问题上,武文杰表态不错。我在会谈中对债务、边界、难民等问题都点到了。双方同意以后再议。对越南提出新的项目贷款,我允诺先对越方的项目予以考察。关于柬埔寨问题,我指出,全面政治解决柬问题的协议已经在巴黎签署,执行协议尚需各方继续努力。

十一月七日 星期四 晴

下午,中越贸易协定和关于处理两国边境事务的临时协定在钓鱼台国宾馆签署。两国党政领导人出席签字仪式,然后,我同江泽民同志与杜梅和武文杰话别。他们将前往广州、深圳等地访问。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