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中新网社区

在回忆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讲述者萧子升本人,以及他与毛泽东两人之间的渊源,相信会更好地帮助你理解那段奇特的生活经历。

作为与毛泽东同时代的故乡人,萧子升与毛泽东之前有着深厚的同乡情,甚至洞悉毛泽东的所思所想。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两位同样风华正茂、胸怀大志、忧国忧民的年轻人曾经碰撞出了许多革命的火花。但最终,萧子升力主保存新民学会,并以无政府主义作新民学会的指导思想;而毛泽东则主张解散新民学会,先进青年可以加入共产党和社会青年团组织。结果,各自说服不了对方的他们,从此分道扬镳了。两人都视自己的理想和观点为真理,为检验和实践此真理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和年华,从不曾轻易放弃。

和笔者后来知道的一样,两人的分歧得到了历史最真实的检验。毛在中国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创立了一个国家利益至上的崭新社会,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让内受军阀涂炭,外受异族凌辱的中华民族好生扬眉吐气了一回,让中国从此坚强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而萧也贸然走上了一条自选的无政府主义的荒郊小道,既反对国民党,也未因好友的辉煌而放弃自己的主张,一生流落于欧洲、美洲。让人感叹不已。最终用自己的一生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政府不谈政治的社会和世界是没有,便如停留在纸上谈兵或者偶尔梦见世外桃源般的虚幻中,不切实际。

不得不感叹,两人一样都是如此追求上进的年轻人,只不过方向不同而生产了如此巨大的差异。但不管怎样,曾经年轻的他们,在过去的岁月中,也曾有过惊人的共同点,那就是:要改变这个世界,或者要寻求改变这个世界的方法。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故事。

萧子升曾为两人的故事著过一本书名叫《我和毛泽东的一段曲折经历》的书。在书中,详细描述了他和毛泽东两人鲜为人知的一段乞讨生活。偶尔被我看见,现引荐出来,献给读者。当然,事情的真相绝不仅仅是在乞讨上面,而是从小怀着救国心的毛泽东,来自体验劳苦大众们的真实民情和生活而作出的非凡举动。而事件的发动者呢,就是萧子升本人。具体情节如下:

1917年,我(指萧子升,下同)在楚怡中学任教,毛泽东仍在第一师范读书,常来找我聊天。

“假期怎么过?”毛泽东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有一个新计划,决定做一段时间的乞丐。身上一个钱也不带,去作长途旅游,吃、住问题,打算用乞讨的方式来解决。”

毛泽东很是激动,“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他问道。

“当然可以。”

一天清晨,我们就踏上了通往宁乡县城的道路。我们边走边谈,过了漫长一段时间,我们感到很饿。

毛泽东说,“我们开始行乞吧,我已经饿得要命了。” 毛泽东问路旁小食店的女人,“你知道附近有读书人家吗?”她说:“在小店后面住着一位姓刘的老绅士。”

“润之,”我嚷道,“刘先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了!”我们走到一座堂皇的住宅前,敲门。刘翰林终于走出来了。他年约70岁,他带着惊奇的眼光注视着我们。当他明白我们的来意后,过了一会儿,他爽快地给了我们一个红纸包。我们向他告别之后,打开纸包,一下子富了起来,纸包里有40枚铜板。

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小食店,不一会儿就饱餐了一顿,每人只花了4枚铜板。

后来,我们沿路乞讨,农舍相隔二三里,讨到的只是些冷饭冷菜,半饥半饱的。我们深深感到,讨饭与在饭馆里吃饭是何等的不同!

我们来到了沩山,找到一户人家,一对和善的老夫妇给了我们足够的饭菜。老人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小伙子看上去决非乞丐,可为什么以乞讨为生呢?”

“我们家境不好。” 毛泽东答道,“但我们想旅行,因此惟一的办法便是一路乞讨。”

他说:“当叫化子没什么不好,叫化子总比强盗好得多!”

“叫花子是最诚实的人,”我辩解道,“甚至比做官的都要诚实得多。”

我们走了好几天才到达安化县城。由于饥一顿,饱一顿,我们很饿。一天清晨,我们身无分文走进一家茶馆,叫了茶和早点。吃过之后,我们商量如何去付款。我建议毛泽东留在那里记日记,我则到街上看看有什么法子。

花了一个半钟头的时间,我只讨到21文钱。最后我们想出一个办法,用讨来的钱买些纸,然后写些对联,送给店主,这是一种知识分子的乞讨方式。

在头一家店铺里,店主看了对联后,面带笑容地递给我4个铜板。我如法炮制,返回茶馆付了款。

离开安化之后,我们到了益阳县城。我突然发现墙上贴着县长告示,我认识县长。我们俩决定去看看他。

我和毛泽东找到了那个威严的衙门,向门房递上名片,并把毛泽东的名字写在上面,请求通报。门房仗势欺人,见我们是叫化子,硬是不愿进去通报,还粗暴地撵我们走。

终于有一位长者进去为我们通报了县长。县长张康峰先生吃惊地问道:“肖先生,出了什么事?你们哪里来?”

“我们从长沙来。”我把我们的想法与经历告诉了他,张县长款待了我们。3天后,告别时,张县长又送给我们4块钱以备急用。

四五天之后,我们的行程结束,回长沙去了。

他们以后还发生了许多类似的故事。他们用他们的亲身经历,在感受着整个社会和世界,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各自的理想和梦想中。所以,乞讨生活对他们来说,是一段称不上奇特的经历,只不过,对于普通的我们来说,鲜为人知、值得一提罢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