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网友大作
本文版权属大地360和作者“Mars”,如要转载,需注明作者及出处,并保留链接。

軍 營 ☆ 工 作 室

041 宾馆 东旭房间 傍晚内

东旭走向窗前再次拨打小霞的电话。

042 单元门廊+楼下小道 傍晚外

电话响起。小霞很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事与愿违还是激动的“喂”了一声。

同事OS:(嗲嗲的)小霞,BOSS问你出来没有?

小霞反应片刻才回过神来:嗯…出来了,都到楼下了。

同事OS:哦,BOSS让我告诉你,改地方了!

小霞:改到那儿了?

同事OS:襄阳路有一家叫“三川甲”的川菜馆,你知道吗?

小霞:“知道了!你告诉老板,我二十分钟后到。”并急着想挂掉电话。

同事OS:BOSS说,待会儿他喝高了的话,你一定要保持清醒。

小霞:(大声地)知道了!

同事那边没有声音了。

小霞做了一个深呼吸:对不起!我,那什么…就这些了吧!?

同事OS:(小声地)BOSS说,让你给他回个电话。

小霞垂下脑袋…最终,还是给老板拨通了电话。

043 宾馆 东旭房间 傍晚内

东旭失落的放下电话,望向黑暗笼罩地村庄望去…

044 月儿家 院落 夜外

没有月光的夜晚,四周的一切都是灰暗的,只有二楼窗户内透出少许的光亮。

045 月儿家 月儿房间 夜内

在月儿与“岗拉梅朵”之间是约翰写的那封说明分手的信,它被放在靠近窗台的书桌上。

月儿坐在床上茫然的望着桌上那封信,神情黯淡。

一阵清风吹进屋内,梳理着月儿的发丝,月儿有了一点点生气,双眼转向窗台上的岗拉梅朵。

“岗拉梅朵”也沐浴着清风,只是摇舞的频率逐渐加快。

清风围绕月儿安抚,继而旋转着卷带起约翰的书信飞出窗外,消失在黑暗无光的空间里!

风吹走了信,同时也吹开了月亮周围的乌云。

“岗拉梅朵”翘首企盼月光的到来,月儿也起身来到窗前等待。

月光渐渐露出光晕,光的分子急不可待的奔向大地、人间。

“岗拉梅朵”、月儿,就连身后的房间也都渐渐亮了起来。

046 酒吧内 夜内

吧台上摆着两杯酒,一杯是“岗拉梅朵”,另一杯是“***”。

东旭满脸通红嘴里咿咿呀呀,同时用手指指着其中的一杯,又换指另一杯,犹豫不定。

多吉俯身,从两杯酒中间向东旭望去:哎,你没事吧?

东旭:多吉!多吉!(虽然酒醉,但十分真诚)你为什么叫多吉?

多吉:多吉就是金刚的意思!

东旭突然大笑起来:什么?猴子?

多吉:不是美国电影里那个金刚,是藏传佛教里的护法金刚!

东旭:哦!(双手合十)失敬,失敬!

多吉: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个人真讨厌!

东旭赖笑着从衣兜里掏出种子放在吧台上问道:这是什么?

多吉伸手去拿这粒种子,东旭反手把种子压在自己手心里,双眼直直的盯着多吉。

多吉:你不让我看,我怎么告诉你这是什么?

东旭的眼神有些松动,慢慢地松开手。

多吉仔细的看着东旭手中的种子:你从那里弄到这粒种子的?

东旭:在庙里,一位小喇嘛送给我的。

多吉: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种子,(神秘的)不过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东旭:(急迫)谁?

多吉:月儿­­——的阿莫拉!

东旭:月儿?

多吉盯着东旭没有回答,东旭表情暧昧。

多吉:来,为了这粒神秘的种子干了这杯!

东旭:我不知道喝那杯!

多吉:两杯都喝了!

东旭:(摇摇头)只能喝一杯!

多吉:那就别喝了!

东旭:不,我必须喝了其中的一杯!

东旭向后翻身倒在地下,“咚—-”的一声醉过去了,留下了两杯没喝的酒…

047 东旭家 客厅 夜内

小霞醉醺醺地回到家中,瘫坐在沙发上,拿起电话给东旭拨打…

048 宾馆 东旭房间 夜内

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铃声响起,房间里空空的并没有东旭的身影。

049 东旭家 客厅 夜内

小霞失望极了,想了想,拿出手机在信息栏里拼写着:我不生气了!打给我,有重要事说!!!

小霞按下发送键…随后起身将手机留在茶几上,自己向卫生间走去。

手机显示“信息已发送”的回应声和小霞在卫生间里呕吐的声音。

050 宾馆 东旭房间 夜内+清晨内

床头上的手机发出信息到达声…(转氛围)一道阳光从窗口慢慢照射进来。

051 酒吧内 清晨内

窗外传来早起的人们各自忙碌和牛羊欢唱的声音。

东旭被吵醒,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随后翻身坐到吧台前,给自己到了一杯水。

多吉走来:醒了!

东旭摸着头对多吉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那个什么…怎么不见了?

多吉没理会他,直接走到吧台里。

东旭继续追问,多吉从吧台里拿出一支小酒瓶,递到东旭面前。

东旭接过小酒瓶看见种子被放在里面,惊奇的笑了:你怎么想到把“她”装在这个里面的?

多吉:怕你又丢了!

东旭:你太好了!来拥抱一下!

东旭扑向多吉,多吉赶紧避让:(有点不好意思)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我个忙!

东旭:(爽快)说!

多吉:(请求)你能帮我拍一组小镇的照片吗?

东旭:(玩笑)不行!我的开镜费很贵的!

多吉把脸转向一边,显然很不高兴。

东旭:不过,我可以送给你!

多吉还是紧绷着脸色,可最终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052 月儿家 月儿房间 晨内外

窗台上的“岗拉梅朵”吸收着太阳光的养分,渐渐的昂起了头!

月儿搓揉着浮肿的双眼醒来…

053 宾馆 东旭房间 晨内

东旭推门进房,伸了个懒腰,顺手将装着种子的小酒瓶放在窗台前的桌子上。

阳光倾斜着只能照射到小酒瓶瓶身一半高的位子上,种子刚好在这个范围之内。

东旭疲惫的扑倒在床上,觉得有什么东西硌了一下自己,拿出一看是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显示有个未接电话,还有一条新信息,上面写着“我不生气了!打给我,有重要事说!!!”东旭微笑着往家里拨打电话。

054 东旭家 客厅 晨内

小霞坐在电脑前忙着起草文件,座机铃声响起,小霞随铃声传来的方向四处寻找,在睡房的床上找到了电话,接听:喂!

东旭OS:(深情)我想你了!

小霞从睡房走出来,听到东旭的说话身体轻轻地靠在门框上,满脸全是甜蜜!

东旭OS:(认真)我说我想你了!…小霞,你在听吗?

小霞回到电脑前:(撒娇)你要是晚打来五分钟,我就离开了!

东旭OS:(紧张)你到哪儿去?

小霞:(调皮)被你气的呗,离家出走!

东旭OS:小霞,你别…!

小霞:(笑,打断)骗你的!公司安排到苏州陪客户玩两三天!

055 东旭家 客厅 晨内

056 宾馆 东旭房间 晨内

东旭听出小霞语气好转,放下心来:你有想我吗?

小霞:(仍然甜蜜)没有!我正忙着帮一个讨厌的人写拍摄企划书呢!

东旭听出小霞语气温暖知道说的是自己,心里很是欣慰:什么企划书?

小霞:(得意)公司昨晚刚签了一个合同,是拍摄上海新老建筑,目的是为了配合世博会做宣传。老板让我给推荐一个摄影师…(卖关子)你说谁比较合适呢?!

东旭:还能有谁,我啊!

小霞:你怎么这么有自信啊!我为什么推荐你啊?!

东旭:首先,我是拍建筑的,有经验、有能力。其次,我了解上海、上海也了解我,再加上我来到这儿以后整个身心都随着周围的环境得到了净化!

小霞:(打趣)是啊!你已经“净化”成人了,再“净化”就成妖精了!

两人大笑。

东旭:即便我是妖精,也是全心向善,受佛点化的好妖精。

小霞:臭美!你离佛还远着呢,凭什么佛就会偏偏点化你!

东旭:(突然想起)哎,你还别说,那天在寺庙里有一位小喇嘛就送给我一颗种子!你说这是不是受佛点化…那天到寺庙的人那么多,可为什么小喇嘛偏偏送给我种子呢?

小霞:(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在特定的时间,到了特定的空间,遇到了特定的人和事,仅此而已!要是你在到寺庙的路上踢到一块石头伤了脚,晚到了五分钟,小喇嘛还会同样送你种子吗?小喇嘛很可能都已经离开了!这只是一种巧合!

东旭没有动摇:可我怎么就没有踢到石头呢?

小霞觉得本来两人在打情骂俏,怎么就说到什么种子,喇嘛上去了:我可没你那种闲情逸志!我的时间不会浪费在这种没有效益的事情上!

东旭有些不高兴:可人不能时时都去想着效益吧!

小霞有些急了:东旭,你的想法太虚幻!这不是生活!

东旭:(反驳)难道高举效益才是真生活?!

小霞:(激动)我可没这么说!

东旭:(更激动)可我听你是这个意思!

两人都不说活了,小霞的双手停在键盘上颤抖着…

东旭矗立不动,只是双眼频频闪动,胸口起伏不平:(想缓和)小霞,你听我说!

小霞:(坚决打断)不,你听我说!现在有一份很多人想得到的工作摆在你的面前,要不要你自己选择!我只想提醒你一句,虚幻与现实是不能够重合的!

小霞决然的挂掉电话,眼眶渐渐湿润…

窗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嘀嘀”,小霞平静了一下,迅速收拾好自己,提包出门。

桌上是小霞忘记带走的手机,屏幕上是一张东旭的近照。

057 宾馆 东旭房间 晨内

东旭将电话扔在床上,双手盖脸,深深叹气。

东旭拿起桌上的小酒瓶摇晃,种子在酒瓶内跳动发出“当啷、当啷”清脆的响声…

058 酒吧外 日外

月儿浇灌着周围的花草,多吉站在门外张望着。

东旭背着装备远远走来,显得没有什么精神:不好意思,来晚了!

多吉:(迫不及待)我都想好了,我想要的主题是“静”安静的“静”!

东旭笑了笑:有意思!有具体的环境吗?

多吉:嗯!(转对月儿)哎,月儿你说咱们这儿哪儿最静?

东旭转头看向月儿。

月儿低着头:我要是想安静的话,就到圣湖去!

东旭想象着圣湖的样子,多吉也在努力回忆,两人同时说:好!

059 山道上 日外

东旭驾驶着多吉的摩托车跟着月儿行驶在通向圣湖的山道上 。

东旭:月儿,还有多远?

月儿:翻过这座山头就到了!

俩人由下而上冲向山头。

060 圣湖 山岗上 日外

(摇)群山环绕,浮云满天,湖水倒映。

月儿与东旭向湖边驶去…

061 圣湖 湖边 日外

潮水拍向岸边,浅滩上水草花随浪舞动。

东旭已架好了器材,手里握着快门线拍摄着。

月儿绕到东旭身后看着,看到屏幕上的画面,并向东旭投去敬佩的目光。

东旭也回头对月儿笑了笑:月儿,你知道多吉为什么需要这些照片吗?

月儿认真的点点头,随后又摇头。

东旭一脸认真:不能告诉我吗?

月儿慢慢挺直腰走向湖水与陆地交界处:不是!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多吉在这儿开酒吧这么多年,是为了等待一个女孩子,他始终相信有一天,那个女孩子会回到他的身边。

东旭听到这里有些感触,想起了小霞…

月儿也陷入到自己挫折的感情经历当中,沉默不语。

东旭:(大声)月儿,你到哪儿去?

月儿像是没有听见东旭的呼唤,仍然继续远去。

东旭快步追赶,到身边:(关切)月儿,你怎么了?

月儿左右回避着东旭,就是不肯面对。

东旭轻轻地抓住月儿双臂硬是把她转向自己,月儿双眼无神,东旭有些慌乱更不知如何是好。

潮水袭来,俩人都没有躲避。潮水退去,东旭才反应过来本能的跳起,可是晚了。

月儿看着自己和东旭被潮水弄湿的脚,感伤的笑了笑:我没事!

东旭却被月儿这一连串的表现弄得万分疑惑。

月儿:(淡淡的)刚才我只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我现在记不起他相貌的人。

东旭:(好奇)谁啊?

月儿:(深情)我的男朋友!

东旭:(追问)你爱他吗?

月儿:(坚定)爱!

东旭:(不解)那你怎么会忘记他的样子呢?

月儿:不知道,好像他在我的记忆里隐隐约约只有一个轮廓,没有一点细节!

东旭努力地想象着小霞的模样,下意识的握住手腕上的手表。

月儿:(忧伤)他和我分手了!

东旭:(关心)为什么?

月儿:(无赖)他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儿吧!

东旭:(调侃)失恋的滋味不好受吧!

月儿:(认真)我没有失恋啊!我仍然在恋爱!

东旭:(奇怪)你不是说分手了吗?

月儿:是啊!可分手不影响恋爱啊!(恋爱)两个字月儿说得特别重。

东旭明白了:哦!你说的恋爱是对爱本身的留恋。我说的是指失去了恋爱的对象。

月儿:(争辩)那你记得你女朋友的样子吗?

东旭:(立刻)记得!

月儿:(追问)记得吗?

东旭:(自信)记得啊!

月儿:真-记-得?

东旭刚要回答,月儿举手拦住:别急着回答,再往深了想!说实话!

东旭仔细想了想:嗯,好像是没有那么具体了!

月儿:所以嘛!对方在你身边,你记不清她是什么样子,对方不在你身边,你也记不清她是什么样子!爱其实是对方传递给你的一种感觉,对方在不在,爱都不会消失,哪怕对方离开了你,爱也依然存在!

东旭:你把我说糊涂了!对不对先不管,按你的说法,你现在依然留恋着你的前任男友?

月儿:不对,爱其实是与生俱来的…

东旭:(打断)哎,我是说恋人之间的那种爱!

月儿:那你的女朋友是你的初恋吗?

东旭:不是。

月儿:这就对了!当你第一次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建立了一个爱的起点,(月儿拣了一块石片递给东旭看)然后呢,爱就会象这样持续发展…

月儿将石片掷向水面,激起一个又一个水花…

月儿看到东旭仍然疑惑不解:(强调)你还没明白!?(再拣起一块石片)我手里的石头就是“爱”,它随我扔出去会以直线的方式持续发展,激起的第一个水花代表你的第一个女朋友,依此类推。好,现在你再看一次。

月儿再次向水面掷出石片,石片飞旋着在水面上又激起了水花…

月儿和东旭同时数着:1、2、3、4、5、6!

月儿夸张的看着东旭。

东旭哈哈大笑:我那有这么多女朋友啊!

月儿:(认真)明白了吧!石头飞行的直线是持续的,而水花是不等的!这就是我的爱!

东旭释怀的看着身边这个女孩:(打趣)可是你飞行的爱最终还是会沉入湖底!

月儿:(先无言后调皮)我想,爱的真谛就是一种全身心的融入、一种最深邃的沉淀!

东旭:好吧!(也拣起一块石头)让爱去融入,沉淀吧(将石头也扔向湖面激起层层水花)!

月儿:(开心)好了,咱们走吧!

东旭:等一下,为了这美好的爱!我想等到黄昏或傍晚,那个时候的光效会好很多。

月儿:太阳下山后会很冷的,特别是在湖边,你穿这点儿衣服肯定不够!

东旭:没事,有你的爱情新论垫底,我硬挺了!

月儿没说话,直接跨上车,打着火启动。

东旭:哎,月儿…

月儿:你等着,我去拿衣服和吃的。

东旭看着远去的月儿露出了笑容。

062 山道上 黄昏外

太阳慢慢西垂,月儿还沉浸在自己刚才那篇慷慨激昂的讲演中,满脸是被自己感染的笑容。

063 东旭家 客厅 黄昏内

放在茶几上小霞的手机响起,久久没人接听。

064 圣湖 湖边 黄昏外+傍晚外+夜外

东旭手里举着电话,等待着小霞的接听…

夕阳将湖面染成了金黄色,轻柔地风掠过湖面,微微泛起波光荡漾着。

相机自动的拍摄着眼前的美景。

东旭失望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金黄色的阳光照在东旭的脸上,从有至无。

不断扑向岸边的潮水激荡着,发出有节奏的声响…

太阳彻底的落下山脊,四周的一切都显得模糊不清了。

(转傍晚)东旭用石头堆砌起一个小小的马尼堆,可是多出一块石头怎么也加不进去。

东旭握着这块石头玩味着,同时想起了小霞与自己争论…

小霞OS:我可没你那种闲情逸志!我的时间不会浪费在这种没有效益的事情上!

东旭有些不高兴OS:可人不能时时都去想着效益吧!

小霞有些急了OS:东旭,你的想法太虚幻!这不是生活!

东旭OS:(反驳)难道高举效益才是真生活?!

同时,也想起了月儿关于爱的新论…

月儿OS:我想,爱的真谛就是一种全身心的融入、一种最深邃的沉淀!

东旭突然想将小石头扔进湖水里,然而挥起的臂膀又停在半空中,东旭木然的看着手中的石头…渐渐兴奋地表情出现,东旭紧紧地握住石头,并开始向湖面移动,漫步…快步…小跑…狂奔…随后高高跃起“咚”跳进水里,激起了一个大大的水花…

水下有一束强烈的光亮包围着平躺在水面上东旭,释怀的心情表露无疑。

……山腰上出现一束前行的光亮,摩托车马达的声音渐近。

月儿刚停下车,就听见东旭的声音:月儿吗?

月儿:“啊,你在哪儿?”并随声音传来的方向用车头灯照射着找寻。

一块大岩石后面只露出东旭的头在那儿乎上乎下的不知道在干吗。

月儿:你在哪儿干吗?

东旭穿着一条花短裤哆哆嗦嗦露出头来,像小孩子犯了错一样对月儿笑着:我掉水里了!

月儿先是吃惊,随后大笑。

东旭也跟着嘲笑自己,而且还不断的颤抖着。

月儿一边继续笑着一边忙着把车座后面带的衣服取下来,扔给东旭:快换上,别感冒了!

东旭接过干净的衣服赶紧躲回到岩石后面换上。

……(转夜景)满天星斗。

一堆篝火熊熊燃烧,月儿爽朗的笑声再次传来。

东旭大口大口的啃着粀粑:你笑吧,能给人以快乐是我的荣幸!

月儿忍住了,拿起酒瓶递给东旭:喝口酒,暖暖身!

东旭大口大口的喝着。

月儿:我还是不明白,你看上去挺聪明的怎么会掉水里去呢?

东旭:我逗你玩儿的,你还真信啊!

月儿:那你…?

东旭笑而不答,满脸神秘。

月儿想了想“噗哧”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东旭:想什么呢?怎么又笑了?!

月儿:我在想啊,你不会把自己想象成能溅起水花的水瓢石了吧!

东旭喷出一口刚喝到嘴里的酒,火焰急切地燃烧了一下,东旭转脸用惊讶的眼光看着月儿。

月儿“哈哈哈”又笑开了:你慢点!

东旭纹丝不动,仍然望着。

月儿似乎感觉到东旭的表情印证了自己天马行空的胡说。

两人对视,又同时把脸转开。柔情的火光映在俩人的脸上闪烁着…

东旭偷偷看了月儿一眼,又恰巧与月儿的目光相遇。

俩人都尴尬的、温暖的笑了。

065 月儿家 院落 日外

阿莫拉熬制着藏药。

“咚咚咚咚”传来月儿疾步下楼的声音,月儿走到阿莫拉身边:好了吗?

阿莫拉:好了!多吉接着再把这副药吃了,我保证他一定好!

月儿笑得很渴望。

阿莫拉将汤药装进保温桶里,递给月儿:记着把保温桶带回来!

月儿接过汤药,下意识的往自己窗口望去…

马达声响起…窗台上的岗拉梅朵沐浴着阳光。

066 宾馆 东旭房间 日内

东旭面色略有憔悴,坐在电脑前给小霞写信,“哈泣”打了一个喷嚏。

“小霞,我很担心你,这两天你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的电话!要是你还为那天我们的争吵生气的话,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前两天,一个朋友托我拍摄了一组小镇的照片,我把这张我最满意的转送给你,表示我的歉意!”

东旭将照片插入到信中,在后面又写上“企盼你的回信。东旭”,按下发送键。

门外传来敲门声…

东旭起身开门:来了。

月儿端着汤药站在门口:(关切)今天好些了吗?!

东旭将月儿让进屋:谢谢你的药,我已经好多了!

月儿从小酒瓶旁边拿出一个水杯,倒药:不要谢我,要谢就谢阿莫拉吧!

月儿将药递给东旭:我想再看看那些照片!

东旭将照片文档打开,以幻灯方式放给月儿观赏。

屏幕上,一张张在湖边拍摄的照片滚动出现。

月儿满脸喜悦,目不转睛的看着,并指着其中一张:我喜欢这张!

东旭脸上的表情稍有惊讶的看着月儿,因为月儿手指的这张正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一张。

东旭:(欣慰)希望这对他有用!

月儿:(坚定)一定有用!再喝点吗?

东旭:好苦啊!我待会儿再喝吧。你先帮我放起来。

月儿将保温桶放在小酒瓶旁边:“良药苦口利于…”并注意到小酒瓶里装着的那粒种子。

东旭看到月儿拿起了小酒瓶,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哎!月儿你知道这是什么种子吗?

月儿并没有转身面对东旭,只是僵硬的摇头。

东旭:听多吉说,你的阿莫拉知道这是不是“岗拉梅朵”的种子!

月儿即惊讶又兴奋:你怎么会有这个种子?

东旭:是寺庙里的小喇嘛送我的!

月儿:小喇嘛?他为什么要送你种子?他对你说什么?

东旭:没有,几乎一句话也没说!月儿,请你帮个忙!

月儿:(自语)有缘!

东旭:你能不能把这粒种子带回去,让阿莫拉帮我确认一下!

月儿眼光闪烁。

东旭见月儿没有回答:行吗?

月儿转身:行!什么?

东旭愣愣的看着月儿。

月儿这才反应过来:哦,没问题!我现在就去!

月儿抱着小酒瓶小跑出门。

东旭对月儿的表现不解的笑了笑…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347-828-6333 T-Swirl Crepe 可丽饼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网友大作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