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 中国网

敌人全营共计七百八十二人被带到门头篓附近的一个小广场上。按照我们的指令,他们一路纵队将手中的武器放到指定位置上。他们交出的武器有:美式八一炮一门,六○炮一门,三○式重机枪七挺,三○式轻机枪二十三挺,冲锋枪、步枪、短枪数百支。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旬,被围困在广西南部的国民党一二五军所辖一八二师、三六二师,企图通过沿海城镇钦州渡海逃跑。当他们路经横城时,被我人民解放军截住并将其大部歼灭。当时,我是参战的四十军后勤部长。战斗结束后,我收到了军长韩先楚命令我去离钦州不远的门头篓—四十军三五六团驻地处理战利品的电报。于是,我就和供给部长翟子春、参谋于林松,还有两名警卫战士、两名饲养员出发了。

由于战斗刚结束,还有不少被打散的国民党溃兵出没,因此,我们必须一边赶路,一边随时应付可能发生的情况。

果然,当我们走到一个山垭口附近时,突然发现垭口边有两个带枪的敌兵。大家立刻把目光投向我。怎么办?我忖量了一下,然后向于参谋使了个眼色。于参谋带着两个战士一个箭步冲到他们面前,高喊一声:“缴枪不杀。”这两个敌兵被这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呆了。当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晚了,不得不慌忙举起枪,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们,我们投降。”

“把枪放下!”战士命令道。敌哨兵把枪放在了地上。

我走向前去问道:

“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报告长官,”其中一个高个子挺直了腰,立正回答道:“我们是三六二师一○八四团一营的。”

“就你们两个吗?”

“我俩是哨兵,里面还有。”他指了指身后的山垭。

“有多少人?”

“一个营,七八百人。”

一听到这一情况,大家的神色顿时紧张起来,立刻做好了战斗准备。

“你们营长叫什么名?”

“营长叫赵正伟,副营长叫杨忠和。”

“还有其他长官吗?”

他想了想,“嗯—对,还有一位长官,听说是师里的副官主任,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

经过进一步审问,情况清楚了:在前几天的战斗中,一个师部副官主任带着一个营逃离了战场,企图经过钦州渡海逃跑,后来发现钦州已被我攻占,就躲在这条山垭里,想寻机再逃。

我把翟部长、于林松叫到一边商量,一致认为:硬拼显然不行,通知大部队,得需要时间,一旦敌人逃进深山老林里,那就会后患无穷。最后我们决定唱一出“空城计”,迫使他们投降。

我把一个匪兵叫来,对他说:

“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马上回去通知你们长官,立即到这儿来听候命令!”

那个士兵说了声“是”,却没动。他瞅了瞅地上的枪,又看了看我,脸上露出了乞求的神色。

“把枪还给他。”我说。

战士拾起枪,递给他。他背上枪,十分认真地给我敬了个礼,就向山沟里跑去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从山垭里走出了两个人。前面一个衣着讲究,是个少校。他的后面跟着一个矮个子下级军官。那个少校一边走着一边向四周窥视着。当他看到我们时,便慢慢地停住了,接着转回身又向山垭里跑。那个矮个子迟疑了一下,也跟着跑。显然,他们对我们的实力产生了怀疑。这时,早已埋伏在山垭口的战士端着枪高喊一声:“站住!”便截住了他们的退路。“跟我们走!”战士将他们两个押到我们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敝人叫周鹿生。”他满面灰尘,疲惫不堪,两眼挂着血丝。

“三六二师的副官主任就是你吧?”

“啊?啊!是,是!敝人就是,贵军是—”

“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必须立即缴械投降!”

“我们愿意投降,我们愿意投降,不过……”他皱了皱眉头,“不过事关重大,有些事情还得和弟兄们商量商量。”

这时那个矮个子军官走到他跟前小心翼翼地说:“周主任,刚才不是都商量过了吗,弟兄们……”

周鹿生转过脸瞪了他一眼,那个矮个子嘴巴张了张,不敢吱声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矮个子。

“回长官的话,我叫程明哲。”

“你是哪儿人?”

“老家四川。”

“家里有什么人?”

“有老母,还有老婆和三个娃。”

“不在家好好种地,跑到外面混什么?”

“哎!”他叹了一口气,“家里要有地种,谁还来吃这口饭啊!”

我走上前一步,说:“现在四川已经解放了,各地都成立了人民政府,你也该回去和家人团聚了。”

“不瞒长官您说,我早就想不干了!”

“周主任!”我转过脸,“他们不愿打仗,你也应该为部下想想啊。”

“是,是,本人也早想解甲归田,不过……”他眼珠转了一下,“山垭里的部队是个建制营,本人不是直接长官,这事还得回去和营长商量,要是他不同意,本人也没办法。”

“周鹿生,你要放明智些!”我严厉地说。

“中央人民政府已经成立,蒋介石已经跑到台湾去了,大概你已经知道了,钦州已经在我们手里,你们渡海逃跑已经不可能。顽抗到底吗?蒋介石的八百万军队都被我们消灭了,你这几百个人还能残喘多久?现在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缴械投降,我们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另一条路就是彻底灭亡!”

周鹿生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汗珠从额头上沁了出来,脑袋慢慢地耷拉了下去。片刻以后,他猛地抬起头,用嘶哑的声音说:

“我们投降!”

“你可以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我一字一句地说。

“不用,不用,兄弟能做主,能做主。”

“程明哲,你立即回去向赵营长传达你们周主任的命令,叫他把部队带到门头篓待命。”

“是!”程明哲面带喜色,疾步向山垭里走去。敌人全营共计七百八十二人被带到门头篓附近的一个小广场上。按照我们的指令,他们一路纵队将手中的武器放到指定位置上。他们交出的武器有:美式八一炮一门,六○炮一门,三○式重机枪七挺,三○式轻机枪二十三挺,冲锋枪、步枪、短枪数百支。

连日来的作战和逃窜使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我们的炊事员给他们送来了米饭,还搞了一点猪肉。

饭后,敌工干事向他们宣传了俘虏政策。结果,一部分士兵参加了我军,一部分领了路费回乡了。包括周鹿生在内的军官送往南宁由上级统一处理。

临行前,周鹿生小声地问我们一个战士:他(指我)是个什么官?我战士对他说是后勤部长,他听了一怔,接着问:包围他们的有多少部队?战士笑了笑说:你不都看到了吗,七个人。这时,周鹿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