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天涯社区

  广岛、长崎核爆激起了蒋介石制造原子弹的雄心。大陆第一枚原子弹成功试爆后,蒋介石在美国暗助之下,紧锣密鼓地展开原子弹研制进程,眼看即将孕育成功……

  王丰 台湾传记作家

  1945年,美国相继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原子弹,改写了战争史,人类进入原子时代。

  1945年8月12日,长崎核爆后72小时,美国政府公开发表了一份“史迈斯报告”,全名《原子能的军事用途:美国政府发展原子弹之官方报告》。

  “报告”有两个用意:其一,作为美国解说原子弹发展历程的官方说明,它轮廓性地展现了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研发原子弹的过程,以及制造原子弹的物理化学程序。其二,提供了一套参与曼哈顿计划的科学家在公开场合介绍原子弹的标准说法,避免泄露机密。“史迈斯报告”公布后不久,一份英文版报告就交到了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手中。蒋批交军政部次长俞大维,请他派人译成中文。

  蒋介石也要搞中国的“曼哈顿计划”

  俞大维,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其专业是数学,因“史迈斯报告”有若干原子物理专业名词与理论,俞大维将它交给西南联大物理系教授吴大猷翻译。吴大猷则指定高足李政道作初步翻译,再亲自审定译文内容。

  俞大维阅过报告后向军政部部长陈诚建议,中国政府应积极开始研制原子弹,以免再遭外国势力欺凌。“史迈斯报告”也给予蒋介石莫大震撼,蒋认为中国虽然贫穷落后,但人才荟萃、地大物博,完全可以规划一套自己的“曼哈顿计划”。除了发展原子弹,陈诚、俞大维等人还提出一系列强化国防航空工业的构想。

  国民党军政要员也陆续提议自行研制原子弹以提高中国战略地位。曾任军委会北平行营主任的李宗仁在一份呈给蒋介石的文件中主张,有关原子弹“研究工作,我国尚无人主持,似应由中央指派专家商讨研究”。军统局局长戴笠也在一份密电中力陈:“查美国最初研究原子弹始于一、二外国物理学家,继即成立一顾问委员会,由兵工军官三人与科学家数人主持之,逐渐推进,我国似亦可先组一顾问委员会主持其事,暂隶兵工署办理,以保机密而专责成。”国防部部长白祟禧亦在一份密电中建议成立“中央原子物理研究所”,积极发展原子弹。

  蒋介石采纳戴笠等人意见,任命俞大维筹组顾问委员会,展开原子弹研究计划。俞的经历与美国“曼哈顿计划”灵魂人物葛洛夫中将有些类似,他是中国兵工先驱,出任军政部次长之前当过12年的兵工署署长,留德期间专攻数理逻辑与哲学,曾听过爱因斯坦讲授相对论,稍后曾在德国修习“弹道学”,成为中国少数钻研“弹道学”的专家之一。

  此外,俞大维丰沛的人脉网络也发挥了作用。俞大维籍隶浙江绍兴,母亲是曾国藩孙女,而西南联大化学系教授曾昭抡则是曾国藩的曾孙。俞大维当初即透过曾昭抡拓展学术圈的人际关系,认识了西南联大物理系教授吴大猷和物理系主任郑华炽。俞大维从“史迈斯报告”中充分理解到,研制原子弹主要需要三个门类的专家:物理学、化学和数学。最后,物理学家吴大猷、化学家曾昭抡、数学家华罗庚等组成了制造原子弹的黄金拍档。

  国民党原子弹“种子计划”的起步

  国民党政府还都南京前,日后名列“原子能研究委员会”成员的11位学者由俞大维率领,在重庆会见了蒋介石。蒋令军政部拨10万元法币作启动费用,并指示兵工署腾出一间大礼堂作研究人员办公场所。蒋介石也欣然同意了俞大维提出的原子弹专家培育计划。

  按俞大维的方案,由军政部派遣青年科学家到美国学习最新的原子物理科技,学成回国再参与原子弹计划。蒋介石允诺拨用美国退还中国的庚子赔款,作为青年科技人才赴美深造经费。选派美国的留学生,由吴大猷、曾昭抡、华罗庚分别选拔。吴大猷挑选了朱光亚、李政道,曾昭抡挑选的是唐敖庆、王瑞酰,华罗庚则挑选了孙本旺、徐贤修。

  1946年秋天,三大科学家率学生赴美。这不仅是国民党原子弹“种子计划”的起步,更是中国原子科学史上的重要篇章。

  1946年6月,国民党政府悄悄成立了“原子能研究委员会”,它是军事委员会改组为国防部之后,第一个成立的国防科技研究单位。俞大维希望“原子能研究委员会”和稍早成立的“国防科学委员会”紧密配合,进行原子弹研究。在经费十分拮据的情况下,蒋介石指示拨给美金50万元。

  然而,尚处于萌芽状态的原子弹研制计划,却由于国共内战庞大的军费支出而夭折。

  1947年4月21日,国防部部长白祟禧建议设立“中央原子物理研究所”,同时增加“国立物理科学所”的相关研究设备,要求拨给经费140余万美元,外加第一年补充设备费100万美元,共为240余万美元。蒋介石亲笔批复白祟禧的签呈:“目前国库支应浩繁,外汇亦须节用,所请设立原子物理研究所一案,似应缓办。”尔后,国共战局愈来愈不利于国民党,“缓办”两字为蒋介石的原子弹大梦暂时谱下了休止符。

  1949年,63岁的蒋介石退守台湾孤岛,国民党政府朝不保夕。两三年前,由军政部派遣赴美留学的那批青年科学家,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也星散海内外。吴大猷滞留美国,华罗庚选择留在大陆。曾昭抡因有俞大维的关系,1949年赴台,在“台湾肥料公司”短暂任职,旋即借故悄悄借道香港返回大陆。唐君铂将军生前透露,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火箭专家,日后成为大陆导弹之父的钱学É摆脱美国当局层层刁难后,1955年后曾从美国辗转经由日本到台湾,短暂停留后自知无从发挥,默默离台,经香港回到大陆。

  国民党迁台之初,这批科学家除徐贤修之外几乎无人到台湾投效蒋介石。国民党的原子弹计划,终在内战炮火下化作一缕青烟,无影无踪。

  退守台湾,蒋介石不忘核武研制

  退守台湾之后的蒋介石欲效法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幻想“反攻大陆”。但台湾资源与人力、物力均有限,反攻谈何容易。饶是如此,撤退台湾后几年,虽有“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保护伞,但几份国民党军方的密件档案证明:蒋介石及国民党军政长官再三强调原子弹在战场上的重要性,又萌发了研制原子武器念头。

  1955年1月10日,蒋介石在批复一份签呈时写道:“……本年度军事教育,各部队应注重防毒面具之训练,以及原子战争一般要领,预防原子毒气之简易方法之讲解,应拟定具体办法呈阅。”

  1956年2月18日,国民党军陆军中将艾叆等人也向蒋介石当面报告《原子武器之战术运用》,指出:“一、美军自民国三十四年在日本广岛、长崎使用原子弹以来,由于技术上之发展,原子弹之种类及数量均已增多,可供战术上之各种运用,今后使用将更普遍。二、俄寇亦已拥有原子弹,将来无论利用中国战场作为试验,或径以原子弹支持中共,我军反攻大陆过程中,均有遭遇俄寇、中共使用原子弹之可能。三、国军目前虽无原子武器,但研究及准备之工作,似宜急起直追,期能发扬战力,减少损害。”

  而1956年2月28日,一封来自美国的密电,更直截了当告诉台湾当局,美国愿意把原子科技传授给台湾,并美其名曰“原子和平使用合作”。这封由国民党将领萧勃发来的密电中写道:“台北密。总统钧鉴:……(二)美国原子委员会主任委员史特劳斯,原为海军少将,系中美合作旧友,麦克尼嘱职与之密切联系,希望职将来对中美原子和平使用合作方面,能充分效力……(四)据美国原子委员会告:(甲)美国在中美两国经费各负一半原则之下,愿意资助我国原子和平使用器材费,最高至35万美元。(乙)美现因放射性同位素出品日多,价值低廉。我国似可先设同位素试验室,作医疗及发展工农业之用。(丙)中国似宜及早训练核子有关之物理、化学、冶金、优生学医士及工程师等人才。(丁)我国已有上列各种之大学毕业生,美原子委员会愿意协助来美作原子必须之各种专门训练等语,谨呈鉴核,职萧勃。”

  到了1964年9月27日,大陆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夕,蒋介石亦处于焦虑状态,他在一份亲笔书写的文件中写道:

  对原子弹作战之性能,及其所发生之效用与限制性之阐述。

  对原子弹与核子弹作战中,可能发生之效用,以上二者性能之分别说明。

  原子弹与原子弹头装置于普通炸弹,及核子弹与所谓核子弹头之功能,及其制造系统,及其程序之经 过如何之分别说明。

  原子弹与核子弹一般有关作战性能,及其最大作用如何之说明。

  防护原子弹之普通一般方法,与训练计划之拟订。

  ……

  上述文件的意义至少有二:其一,国民党军干部在岛内及美国等地不断接触原子武器相关资料,这自然是来自蒋介石的授意。这更足以说明,蒋介石在台湾站稳脚跟以后,基于“反攻大陆”目的,又开始着手发展原子弹计划。其二,美国当局原本一度将原子科技视为国家机密,但1950年代中期,美国强烈暗示台湾,有意将原子技术暗助国民党军,似乎蓄谋撩拨台湾拿原子武器对付大陆同胞。

  大陆核弹试爆成功之后……

  1962年1月13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台湾代号为“西方公司”)和国民党当局首度合作对大陆空中侦察。“西方公司”派遣了代号“黑猫中队”的U-2侦察机,对大陆进行秘密侦察照相。第一次飞临大陆上空的U-2飞行员目视发现,大陆西北双城子地区设置了一处飞弹试验场。1962年2月21日,大陆首次成功试射“东风二型”导弹。不久,U-2侦察机陆续发现,大陆正积极研制原子弹并即将进入正式试爆阶段。

  这些发现让蒋介石忧心忡忡。美国肯尼迪政府如芒刺在背,一度考虑以突袭手段炸毁大陆原子弹基地。1963年9月,时为“行政院政务委员”的蒋经国奉乃父之命访问美国。蒋经国在与美国总统肯尼迪及中央情报局局长会晤时当面提议,如果美国同意,台湾方面可以承担摧毁大陆原子弹设施的责任。台湾可以派遣300~500名突击队员,以空降方式攻击大陆核武设施。

  与此同时,肯尼迪政府一度想趁中苏交恶,考虑与苏联联手以军事或外交手段迫使中国停止发展核武,但被赫鲁晓夫拒绝。肯尼迪想突袭摧毁大陆核设施,却又投鼠忌器,担忧重演偷鸡不成蚀把米的“猪湾事件”,终于裹足不前。肯尼迪遇刺后,继任的约翰逊担心过度干预中国发展核武可能刺激大陆更积极介入越战,只好采取消极政策。

  这引起了蒋介石的极度焦虑与愤怒。1965年8月,蒋介石在与美国中央情报局骨干、蒋氏父子密友克莱因的一次密谈中愤怒地抱怨:“去秋,中共作第一次核子试爆后,我曾对你说明了亚洲局势之严重性,而今第二次试爆以后,更加上了一层阴影。第一次试爆后,中共说:不投降就要毁灭。现在第二次试爆以后,中共又说:不是统一就是灭亡。中共对于核子武器能力,倘以一月制造核弹一颗来论,一年就有十二颗。而事实上只要三颗,一颗用在台北,一颗用在左高地区,一颗用在公馆机场,就可以毁灭台湾,因之我们不但不能再等一年,就是半年亦等不及了。中共对外宣传,说现有核弹可以炸毁台湾,届时即是第七舰队要来保卫台湾,亦不可能了。自中共第二次核子试爆以后,我军民心理上都有空前的恐惧和忧虑,这是不容忽视的心理趋向。”

  克莱因则表达了美方态度:“8年以来,多次与总统阁下讨论重大问题,自信个人对总统之中心思想,十分了解,而美国政府对总统之意见尤素所尊重。今天华盛顿对亚洲问题之看法,与20年前已完全不同,而台湾地位与总统之威望,在美国人心目中尤为祟高。我去年来台,曾面承总统告以中共第一次核子试爆后的人心变化,返美后曾将上述情况报告政府,美国政府对此已有深刻之了解。不过,我认为中共在最近用核弹来轰炸台湾一事言之尚早,中共亦不敢一时作此行动。”

  克莱因言下之意,认为大陆对台湾的核威胁并不足惧。军人出身的蒋介石,敌我意识非常清楚,想法是“勿恃敌之不来,恃吾有以待之”。因此,蒋听了克莱因一席谈,虽未当面展露不悦之色,但语气已略显激动,他告诉克莱因:“人民所要求的是生存。”

  克莱因又说:“关于施用核弹问题,对大陆可作相反宣传,如中共果欲轰炸台湾,则此一行动之后果,大陆所有各大城市将受美国核弹的轰炸与毁灭。”然而,蒋介石对克莱因的讲法完全不以为然:“这种宣传似无多大用处,如美国把我政府看作朋友,希望能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要给人民一生路,以及更大的生存空间。”

  这时,会见已近尾声,克莱因告诉蒋:“今天总统阁下所发表的一篇坦白而真诚的谈话,相信对美国决策者将有莫大之裨益。在未来一二年之间,美国一定将以行动来证明其对友邦之忠实,要世人共见美国不是纸老虎。”蒋介石仍不满意:“一二年以后的事,恐怕已经等不及了。”

  大陆核试成功,可携带核弹头的导弹技术也飞跃进展,蒋介石深恐台湾笼罩在核武阴霾中。他几个常驻的官邸与行馆纷纷于此时大兴土木,修筑钢骨结构及配备厚钢门的防核防空洞,军队也不断进行防止核生化攻击的战术操演,台湾各地密集实施防空演习,空袭警报声不绝于耳。但是,蒋介石不甘心坐等挨打,决心重启原子弹研制计划,与大陆展开竞赛。

  蒋经国亲掌神秘的“中山科学院”

  根据台湾“中山科学院”内部文件,在大陆发展原子弹、“东风二型”导弹完成后,蒋介石指示时任“国防部”部长蒋经国,于1965年4月1日成立“中山科学院”的前身──“石门科学研究院筹备处”。“石门”草创之初,连办公处所都没有,由军方秘密租了一幢日式平房权充办公厅。上班第一天,连同筹备处主任唐君铂中将,工作人员仅37人。出于保密需要,1965年7月1日,筹备处从台北市区搬到“石门营区”,全称也改为“中山科学研究院筹备处”,正式展开原子弹研究计划。蒋经国前后主持筹备处工作会报19次,是实际上的负责人。1969年7月1日,“中山科学研究院”正式成立,设四个研究所:“第一研究所”主要负责研制原子弹;“第二研究所”研发火箭;“第三研究所”研究电子;“第四研究所”研发军用化学。此外,还设置了计划、设施供应、行政、主计等4个后勤支持组。不过4年功夫,“中科院”工作人员扩增到377人。

  研制原子弹,首重专业人才的网罗和培训。早在“中科院”筹备阶段,即已按照“十年兵工建设长期培养计划”,大量派遣科技军官往欧、美、以色列等国学习相关科技。另一方面,“中科院”副院长唐君铂也多次前往各国,秘密高薪遴聘高级顾问,低调住进“中科院”的外籍人员官舍,协助原子弹研发。

  一如大陆初期发展原子弹时曾大量引进苏联技术并求助苏联顾问,台湾“中科院”也大幅借重美国的帮助。美国人打从心眼里不乐见大陆跻身核子俱乐部,故将制衡大陆的任务委诸台湾。一位首批赴美受训的国民党科技军官透露,假如不是美国暗助,台湾不可能跨出研制原子弹的第一步;假如不是美国存心放水,台湾的科技军官能去哪里学到关键技术?

  为防止大陆特工人员渗透侦察,“中科院”的防谍工作相当缜密严格。为防止泄密,研制原子弹的主要计划代号是“新新计划”,估计与“中科院”所在地的地名“新新埔”有关。

  “新新计划”实施期间,尽管保密措施滴水不漏,但仍有美国传媒从不寻常的管道得悉内情,作过小幅度披露,引起国民党当局一阵紧张。1968年5月6日,国民党驻美“大使”周书楷在一份致台北的密电中透露:“台北外交部:《波士顿地球报》今日已刊出该文略称:我总统于一九六五年六月,下令从事发展核子武器,在蒋部长及唐君铂将军指导下,约五十名科学家在龙潭中山科学研究院分三组进行,彼等每周一晨乘车前往,星期五返台北。此项计划不露声色,着手已二年余,为最高机密。据我方消息来源表示,我盼于一九七四年试验首枚此项武器云。并称唐将军曾于大前年来美国、加拿大及欧洲洽购核子反应器事。现我正与西德方面谈判购置两亿至五亿瓦反应器一座,据我方消息来源谓,政府预备花费五亿至十亿美金等语。外界来询时,应如何置答,祈核示。职周书楷。”

  蒋氏父子十年原子梦碎

  蒋氏父子虽处心积虑,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此后国际局势巨变,美国为推动与大陆关系正常化,从尼克松政府时期逐步调整原先暗助与放任台湾发展核武的政策。1978年,即中美建交前一年的某日,其时蒋介石已过世,蒋经国尚未担任“总统”,由4名美国核武技术专家组成的一个工作小组飞抵台北。这群美国专家由美国驻台北“大使馆”掌管情报的领事李文带领,浩浩荡荡驱车前往“中山科学院”核能研究所,强行拆除神秘的“新新计划”设施(包括核子装备及一批已精炼完成的浓缩铀)。这一天,蒋氏父子历时近10年,耗资30亿台币的原子梦彻底破碎。

  据一位参与“中科院”原子弹计划的官员回忆,那天,中方陪同人员为首的是“参谋总长”宋长志。他们先在“中科院”会议室略事讨论沟通,李文坐在首席,宋长志、唐君铂陪席。美国人叽哩咕噜讲了一大堆英文,意谓希望今后双方应继续在核子和平用途上加强合作,今天奉命来拆除部分可用于制造原子弹的装置,是情非得已,请大家鉴谅云云。宋长志、唐君铂等人当天话不多,多半时间低头聆听。李文说完话,即要求中科院人员带领美国专家,前往拆卸原子设备。

  成也美国,败也美国。一位“中科院”退休人员透露,要不是美国强行拆除“中科院”原子弹先导工厂,台湾极可能在30年前已拥有原子弹。但这位人士亦不讳言,若非台湾的原子弹梦碎,两岸关系恐怕更为凶险难测。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