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wyz_gyl的博客

韩复榘,字向方,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正月初五日生于河北省霸县(今霸州市)城东中亭河畔东台山村,读过几年私塾,青年时跟随冯玉祥部当兵,1928年12月被冯委为河南省主席,1929年叛冯投蒋,1930年9月5日被蒋介石委任为山东省主席,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因他拥兵自保,不战而退,屡违军令,致使山东很快沦于敌手,1938年1月24日被蒋介石诱捕枪决。

韩复榘是个大老粗,有名的“三不知”大帅:“一不知自己手下有多少兵,二不知自己有多少钱,三不知自己有多少小老婆。”这位大老粗经常会闹一些笑话。

一、会议上的笑谈

本来作为一省的最高长官,念念稿子就可以了,既省心又省力。可韩为了表现一下自己,不顾自己识字不多的教育,总是现场发挥,留下了很多笑话。

一次在孙中山逝世10周年纪念会上讲话。大会开始,台下熙熙攘攘,座无虚席。韩省长清清嗓子,吩咐台下人员:“请把窗子打开,放些卫生进来。”随着台下一片哄笑,演讲正式开始:“今天是孙总理逝世10周年的日子,我要向大家讲讲孙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什么要实行三民主义呢?一民主义太少,二民主义不够,四民主义太多,三民主义刚好!”听众哗然……

韩复榘任职山东时,在一次大会上,讲话稿极为文雅深奥。最后他讲:“一个人做事,先要决定他的大前题,没有大前题,那是盲目的。”稍微一停,打了一个比方: “譬如我骑的马,只有后边两个蹄子,没有前边两个蹄子,会走吗?”

二、韩复榘在山东大学的演讲

诸位、列位、在齐位:

大家晚上好!

大家知道今天是什么天气吗?

今天是演讲的天气!是开会的天气!

今天到会的人还真不少啊!都到齐了吗?看样子至少也来了五分之八吧!算了,算了,来了的就算了,没来的请举手吧!

没人举手,好,全部都到齐了啊!

你们来得都很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

今天兄弟我召集大家来,主要是训一训,兄弟我如果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我们应该相互谅解,因为兄弟我和大家比不了,你们都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学生,你们这群乌合之众都是科学科出来的,化学化出来的,都懂七、八国的英文,兄弟我是粗人,我他妈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都是从笔杆里爬出来的,而我呢,是从炮筒里钻出来的,所以跟你们比起来,那真是鹤立鸡群啊!

今天,我能站到这来能大家训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呢,我是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所以讲起话来嘛,就像……就像……对了……就像对牛弹琴!

今天我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

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是举双手称赞,就是有一条:行人都靠右走,我想了几天,着实不妥,实在是太糊涂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想一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

还有一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都在北京的东交民巷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地盘上建一个大使馆?说来说去,我认为还是中国人太软弱,是不是?

昨天我去了大学女校,看见学生正举行蓝球比赛,好家伙,十几个人穿著裤衩抢一个球,多不雅观,大家都是文化人,这像什么样子,不成体统!如果不是你们的教务处长贪污,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

好了,今天该讲的都讲得差不多了,兄弟我也应该告辞了。

哦!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挣我抢。

三、韩复榘判案

韩复榘平时喜欢审理案子,以此来显示自己勤于政务。他审理案子,没有什么法律依据和判案标准,一切依据他个人的喜好。总而言之,韩复榘说什么就是什么。其审理案子之荒唐,让人佩服。

韩复榘审案有一特点,审案先不问青红皂白,抓来先打军棍一千。山东博平警察局长被人控告,韩误将博兴警察局长某拘至亲自审问,未审前先打军棍一千。某忍痛呼曰:“卑职有何罪?请主席明示!”韩将控告状掷下说:“你自己看看吧!”某接状视之,说:“报告主席,我是博兴县的警察局长,并不是博平的。”韩才恍然曰:“博平与博兴原来不是一县啊!”但是很多罪犯在被打的时候支撑不住就招了,韩复榘就特别欣赏那些被打完也不招的,认为这些人都是汉子,因此都无罪释放。很多共产党员因此得以保全。蒋介石对韩复榘的行为不满,在南京政府下达了批评的文件后,这一审案方式才有所变化。

山东省府一参议在政府办公,其夫人在家遣一仆人送一封信给丈夫。仆人行至大礼堂,适逢韩复榘在审理军法案件,每结一案,即令处决者站于左侧。这位仆人不知,亦站于左侧伫观。审案毕,左右将左侧站立之人犯捆绑,仆人亦被绑。仆人知不妙,便大呼曰:“报告主席,我是送信的。”韩连头也不抬,说道:“送信的也没好人,别废话。”于是一并拉上汽车载赴刑场。

一日,韩审理一起盗窃案,两名犯人一名偷了一头牛,一名偷了一只鸡。韩主席一听马上判决:偷鸡者杀,偷牛者无罪。偷鸡者不服,为何我偷的不如牛值钱,还要杀。韩复榘说:“你这小子真胆大妄为,鸡一抓就嘎嘎地直叫,这样你竟敢偷它,那你什么事不敢做呀?殊为可恶,枪毙!”而 “牛不声不响的,还可以偷,无罪。”

1935年,韩复榘视察临沂县审问两姓仇杀案子。有唐姓一家在1925年(民国14年)被王家杀死6口人;1930年(民国19年),唐家复仇,又把王家杀死7口人。韩稍知大略后便问唐家:“你家还有多少人?”唐家答:“有11口人,老的已84岁,小的才12岁。”韩听后毫不思索地说:“把唐姓全家11口全部拿到,一律枪毙。”临沂县长在旁插言:“王家也杀了人。”韩却说:“民国14年我还没有来做主席,王家杀人,我不管;民国19年我已做了山东主席,唐家敢于乱杀人,那不成。你不要多说话!”吓得县长没敢再作声。当时,随韩巡案的参议张联升说:“请主席把80多岁的老人放了吧。”韩说:“留下也会哭死的,还是一齐杀了好。”遂将唐姓一家老小11口全部杀光。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