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世界历史

只听那个女人小声说道:“如果弟兄们能放过我们姐妹两人,我们姐妹可以任由三位……”,说着一把扯开了胸前的纽扣,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袒露在面前。暗红色的乳晕,在手电的照射下,令人心跳!刚过二十三岁的我,活到这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什么时侯在众目睽睽之下,见过这种阵势啊?不由心跳加速,脸颊一阵发热。

3月1日上午10时10分,三颗红色信号弹冲天而起,赤红耀眼的光泽撕破了谅山上空的阴霾,像三个红红的灯笼高高地悬挂在空中,这让隐蔽在战壕里的我军指战员们,感到兴奋异常和十分激动。瞬间,大地震动,群山震颤!我军威武雄壮的300余门大炮发言了。正义的炮声,惩罚的炮声,喷发出了一个古老文明大国久已屯积在胸中的怒气!

上万发炮弹象冰雹,似铁锤,狂风暴雨般倾泻在了谅山守敌的头顶上。整个谅山城内山摇地动,爆光闪闪。成片的房屋和楼房,倾刻间在爆炸声中四分五裂,一幢幢大楼在弹群的齐爆声中轰然倒地。浓浓的黑烟在谅山上空翻滚升腾,熊熊大火拂去了战区的阴暗和压抑。市区内各控制要点,火车站、变电站、公安厅、邮电大楼等主要目标的建筑物,在猛烈地炮击中化为瓦砾。

炮火延伸,我集结在谅山北郊的攻城部队,从不同方向向步三师盘踞的市区发起了攻击。冲击在攻击箭头尖端的是我坦克部队,只听战车怒吼,青烟阵阵,伴随在其后的步兵各突击队也高声呐喊向前冲锋。激动人心的大战场景,动人心弦的谅山决战大合唱,经过战争指挥者的紧张筹划,自卫反击战的第三乐章终于奏响!

你听,各种轻武器那炒豆一般的枪声,就象国内大年三十夜里的万家鞭炮在齐鸣;尖脆震耳的高射机枪声,犹如百响大鞭震耳欲聋;饥渴的战争之神,榴弹炮、加农炮、加榴炮、火箭炮,弹群铺天盖地奔向谅山,合奏着军队特有的战斗进行曲在谅山上空回荡!

我营九连是全团尖刀连,当听到“出击!”的命令,战士们一个个就象久困在笼中的猛虎,从279高地上旋风般扑了下去。

在山脚下的公路边上,有一座大楼,是谅山省公安厅的办公所在地,越军在大楼下面的防空坑道的进出口处架设着两挺机枪,不停地喷吐着火舌,向我攻击部队疯狂的扫射,九连进攻受阻。九连长一挥手,向爆破队下达了出击命令。

担任爆破任务的六班和八班冲了上去,爆破手们分成两个梯次展开接敌。他们利用地形地物迅速接近了大楼抗道口,把“三二零”爆炸抛射器架好,爆破手瞥了一眼还在狂射的越军机枪,“唰”的一声拉燃导火索,一串为越军准备好的大“礼包”向坑道口飞去,“轰轰”一阵连环爆炸声在抗道口响起。爆烟消散,机枪变成烂铁落在地上,射手也变成了零碎而七零八落。

我团九连主攻排立即攻入大楼,逐层消灭了各房间的残敌。接照预定的攻击路线,我团攻击部队成两路纵队沿公路两侧搜索攻击前进。我连和八连紧随九连侧后两翼,清剿着躲藏在建筑物内的零星残敌和街道角落里的游兵散勇,向前攻击前进。为了更好地协调和指挥部队,邹营长身背对讲机,一边指挥巷战,一边掌握各连的战斗进展情况。一会,在对讲机里传来了好消息,尖刀九连报告说他们已经占领谅山市法院大楼。

又过一会,八连向邹营长报告说:“他们已打到奇穷河边,快到奇穷河大桥了!”

话说回来,还是我们七连最幸运。在一条街区上,我们与一个连的越军遭遇,两军短兵相接,强弱立刻分明。越军一见佩戴红星红领章的我军,立即慌忙开了几枪,撒腿就往街道两旁的房屋和小巷里钻。我连在前开路的机枪手大开杀戒,两人一组并排火力追逐,跑的稍慢一些的,就丧命在弹雨里了。

正在我们全连分组追歼分散潜逃的越军之时,从拐角一座建筑物里射来一串子弹,打的我和连长的脚下一股青烟,我立即带几名战士向那座房子摸去。接近门口时,我示意其他人准备手榴弹。在我投出手榴弹的同时,数枚手榴弹一起飞进屋内。在“轰轰”的爆炸声中,一股硝烟从门窗口内涌出,烟雾消散,里面没有一点声响。

我一闪身进入屋内,迅速贴墙而立。我持枪打量了一下室内,看样子是个越军连部,墙上挂着几幅防御作战地图和敌我态势图之类的东西。图头上的越文也不认识,只见地上躺着几名越军,已经没有了声息。从军街上看,有一名中尉和一名少尉。我命令另外几名战士仔细搜索。

在另一间屋内的床下,我们发现了一个坑道洞口。我让几名战士把床移开,然后把几枚手榴弹扎在一起,顺洞口投下,几个人迅速闪到屋外。只听一声连环爆炸巨响,震的屋顶直掉土,从洞口内冒出一股呛人的烟雾。待烟雾消失了,我们又向洞内扫射了百八十发子弹。然后,我带两名战士潜入洞内。在黑暗里,我贴洞壁摸出手电照了一下,只见地下躺着两名越军,其中一名是上尉;两名越军已被炸的面目全非,浓重的血腥味直冲脑门。

向里摸去,又下了一层台阶,在弯道的拐角处,我顺过冲锋枪,向里扫射了一梭子弹。只听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传来,我和两名战士冲了进去。用手电一照,只见地下室里有一架行军床和一个不大的折叠式书桌,桌上凌乱地放着几本书籍和信件。在行军床下,发出一阵阵悉悉的声响,我大声喊道:“亚阿得依!”(越语:出来)我话音刚落,只见从床下一前一后钻出两个越南女兵,长长的披肩发挡住了面颊,上身是草绿色的军用翻领衬衣,下着黑色裙裤,两人的肩头不断抖瑟。

我和两名战士的枪口同时对准她们的胸口,我用手电扫射了一下两人的脸部,一个年岁较小,大约有20左右岁,是个列兵;另一个年龄较大一点,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挂中尉军衔。我用手电摆了一下,示意她们往外走。忽然,年纪略大的越军女军官用标准的普通话开口说道:“中国兄弟,请你们放了我们两个吧?”“你会汉语?”我疑惑地问她。“我在云南宜良受过训!”她小声地解释道。“宜良?”那里我曾去过,在那有一个大型的训练基地。那是我国专门为越南人民军培训各种军事人才的训练营地。看情况,眼前这个女军官曾在几年前到那里集训过。只听那个女人小声说道:“如果弟兄们能放过我们姐妹两人,我们姐妹可以任由三位……”,说着一把扯开了胸前的纽扣,一对洁白丰满的乳房,袒露在面前。暗红色的乳晕,在手电的照射下,令人心跳!刚过二十三岁的我,活到这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有碰过。什么时侯在众目睽睽之下,见过这种阵势啊?不由心跳加速,脸颊一阵发热。我大喊一声:“无耻,扣上!”正在媚笑的女军官在我的呵斥下,面部肌肉一阵痉挛,羞恼地悻悻系上衣扣,她举手向外走去。

我一手持枪,一手打着手电紧随其后,刚拐过通道转弯处,突然,那女人一个转身向我怀里扑来,两手紧紧抓住我的手榴弹袋。惊愕中,我本能地扣响了手中的冲锋枪,只听一阵“哒哒”的枪声在坑道里沉闷响起,女人的侧后背全被打烂了。她们无力地抬头眇了我一眼,紧抓手榴弹袋的手松开了,受创的身躯无力的一下仆倒在我的脚下。杀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开战至今,战斗中一共打死几个?也从没有数过。但在这么近的距离杀人,还是在怀里杀死了一个女人,这还是第一次。瞬间,一个想与我们同归于尽的战士,一个可能已做了母亲的越军女军官死了,还是我亲手杀死的!不由,一阵兴奋从大脑深处升起,我狠狠踢了一脚地下的女人啐道:“臭娘们!”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战友,只见那两个兄弟,一左一右挟持着那个年龄较小一点的女兵,以防她的反抗和不测。

我抬起枪口,用手电照住了她的眼睛。在女兵的眼中,已没有了应有的清澈和美丽,只有干涩的恐惧和绝望。她脸色苍白而发黄,汗水从两鬓流下,如果不是在这种血腥的特定战场环境里,没有了杀戮和惊恐,她是一个不丑的姑娘。我嘘了一口气,枪口垂下。我揣测,她的年龄应该和我妹妹相佛。此时,也许妹妹正在机关里聊天或是在整理帐薄。而眼前的这个越南女孩,却在战场上成了我们的俘虏。

人们的命运就是这样他妈的不公平,同是在一个世界的阳光下。这时,虚惊过后,我感到口腔里有些发干,后背的汗渍也有些发凉。我向两位战友摆了一下头,立即押着女俘走出了坑道。当刚走出这残破的废墟时,对外面的光线还不太适应。我狠狠闭了几次眼,才略微感到好了一点,全连还在搜索残敌,市北区的上空仍然枪炮声不断。我们把女俘交给了收容队的战友,就急忙去找连长他们所在的位置

刘连长见我们回来了,摆手示意我们靠墙隐蔽,又用手指示意了一下前方。向前望去,只见在十字路口处有一个子母堡,象一条八脚鱼一样卧在那里,我连尖刀三排的穿插进攻受阻。敌人炽密的火力封锁了路口,子弹打在地上直冒清烟。爆破组上了两次,都没有靠上去,反而伤了我们几个战士。

刘连长见状,就在对讲机里和指导员商量了一下,命令二梯队一排投入战斗。让一排接替三排担任尖刀排,从大街的另一侧绕过火力点,向奇穷河大桥方向穿插。一排长按照连长的命令,带领全排从巷子里绕了过去。连长一边命令轻重机枪压制暗堡的火力,一边观察周围地形。光秃秃的街面没有一点遮拦,用82无座力炮打吧,根本无法瞄准射击。师里配属的坦克和喷火兵都调配给担任主攻的尖刀连了,正在没有办法的时候,突然,从后面上来几辆炮车在不远处停下,是我们的炮兵。刘连长看见我们炮兵上来了,心里十分高兴。急命我前去联络,带一门炮上来。

我利用敌火力停止射击,更换弹夹的空隙,向我炮车跑去。到了车前一看,原来是二十六团的一个85炮连,他们正是奉命到前尚协同步兵拔点的。我向他们连长报告了我连的进攻情况。连长听后,立即令他们的一、二炮班摘炮占领阵地。炮连的弟兄们真不含乎,三下五除二,从嘎斯六三车后摘下炮来。他们迅速调过炮口,就在炮长的指挥下,向十字路口冲去。离街口不到二百米,也就是一百五、六拾米吧!只见两个炮兵一叫劲,抬起架尾,摘下滚轮,打开紧定锁,开架展开。那一套占领展开的动作,真叫干净利落!越军在我连机枪的压制下,火力有些减弱。但是,还是有不少的子弹打在了火炮防盾上。只听“叮当”声不绝,有的子弹从火炮的两侧“啾啾”飞过,炮兵弟兄们毫不畏惧。他们隐藏在防盾的后面,有条不絮的做着射击准备。一会儿,各炮手纷纷报“好!”只听一炮长下达口令:“炮膛靓视!”只见一个炮手单膝跑跪地,指挥瞄准手把炮口对向地堡。待二炮手报“好!”后,一炮长通过炮用电台向阵地后面的连长报告:“一炮好!”

炮连长向1炮下达了射击的命令。一炮长大喊一声:“1发装填!”只见一名怀抱澄黄色铜壳炮弹的弹药手迅速向前,两手向前一送,“咣当”一声,炮弹上膛。单膝跪地的一炮长在炮架侧后,他将手中的指挥旗向下一压喊道:“放!”只见“咣”地一道猛烈烟火,从火炮前后窜出,灵巧的墨绿色85炮蹦起老高。

越军的机枪哑了。我们三排的尖刀班在连长的示意下正要出击。这时,在地堡的缺口处,敌人又架起了一挺机枪吼叫了起来,刚要出击的八班,又被压了回来。只听炮连一炮长喊道:“两发装填!放!”装填手迅速装填炮弹,85炮再次吼叫起来。只听,“咣――咣!”两声巨响过后,敌地堡彻底飞上了天。

我三排迅速冲了上去,地堡里残留的越军尸体惨不忍睹,一个个缺胳膊少腿,五体分家。三排没有停留,快速向一排的攻击方向追去。这时,一排又被一股残存在工事里和建筑物内的越军所阻击。连长命令,一排原地掩护三排,攻击压制和吸引正面敌人的火力。三排又担任起尖刀排的任务,还是采取迂徊穿插的办法向大桥挺进。

两个排在交替掩护中攻击,经过浴血奋战,终于按照上级的要求穿插到奇穷河大桥附近。只见河岸一带,到处都是横卧在路上的越军尸体。有的已经被炸死了好几天,尸体都已腐烂,空气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恶臭。他们大部分是在炮击中炸死的,死者全尸的不多。隔三差五的地段,也有才倒下不久我方战士的遗体。枪声还是很集密,一会,从营指挥所传来好消息,我营八连已控制了奇穷河大桥,九连也已占领了凉山石法院。邹营长命令我连立即进入桥头阵地,迅速抢修工事转入防御作战。同时,命令八连立即转入占领区域内的清剿残敌战斗。

11时15分,谅山市北枪声稀落。我军完全控制了奇穷河以北、谅山至河内铁路线以西的市区。被越军吹嘘为固若金汤的谅山市,被我军仅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攻陷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