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凤凰网

文革期间,江青一伙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帮派势力,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妄图打倒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实现篡党夺权的野心。发生在1973年6月11日深夜的“逼宫”事件,就是他们阴谋的真实记录。本文作者武健华长期在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工作,了解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他将有关内情予以披露。

周恩来对江青说“你怎么能这样”

1972年3月5日晚7时许,江青擅自要秘书通知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汪东兴以及张春桥、姚文元马上到钓鱼台17号楼“议事”,说出了大事情。待周恩来、叶剑英、汪东兴到达时,江青正在纪登奎、张春桥、姚文元面前大发雷霆,指责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毒害她。她要纪登奎找护士赵柳恩谈话,要赵柳恩坦白交代“后台”。

周总理刚进门就劝说:“江青同志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激动。我们都来了,有事能讲清楚。”

江青专横地对周总理说:“不是我说,而是要审判罪犯!我已经要纪登奎找赵柳恩交代罪行,还有她的‘后台’。”这时,从会议室里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哭泣声。

一会儿,纪登奎回到会议室,他对大家说:“小赵边哭边说,都是按常规准备的安眠药,没有犯什么罪。”

江青听后大叫起来:“这个小东西想耍赖,要她坦白交代。”

周总理说:“还是由汪主任去谈好一些,要小赵冷静下来,认真地谈清事实。”

赵柳恩见到汪东兴,抽噎地对他说:“江青同志用的安眠药是按医生的嘱咐准备的。每天睡觉前安眠药分三次服用,晚饭时服一次,临睡前服一次,万一睡不着再服备用药一次。昨晚她没有睡好,把备用药服了。她起床至中午饭后都没有事,到晚上快七点了,不知从何想起,说有人要毒害她。不一会儿,就说我毒害她。还说有‘后台’支持,大发脾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汪东兴听完小赵的话,没有多问,回到会议室,向周总理等人把小赵的话如实汇报了。

江青立时跳了起来:“小赵不老实,想逃避罪责,不要再谈了,马上进行审问。”

周总理说:“还是用集体谈话的方式好。”叶剑英、汪东兴表示同意。

纪登奎也说:“用谈话的方式吧。”

张春桥、姚文元也附和着说:同意用谈话方式。

江青无奈,又出了个主意:你们都一致要谈话,那就要赵柳恩、杨银禄、周金铭站在我们的对面答话。

该是周总理服药的时间了,总理的保健医生张佐良,轻轻地开门进去。当张佐良走近会议桌时,江青阴沉着脸装腔拿调地问:“你不是跟总理来的张大夫吗?”张佐良回答:“是的。”“正好,你是个医生,懂得安眠药,你就坐在这儿听听吧!”

周总理吃完了药,谈话开始。江青的秘书杨银禄、警卫周金铭、护士赵柳恩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许久,会议室里一阵冷场。

江青按捺不住,又厉声喝叫起来:“你们要坦白交代罪行,交代你们怎么合伙毒害我!谁是你们的‘后台’?坦白从宽处理,不坦白从严处理!”

周总理对江青说,你冷静些,还是让他们三人先说。

赵柳恩说,刚才纪政委和汪主任同我个别谈过了,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根本没有想毒害谁。

“你说,谁叫你给我多服一次剂量大的毒药?你们三个事先商量过没有?”江青紧追不放。

赵柳恩以抗争的口吻激愤地说:“我没有毒害你,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我每次都多准备一次药,怕你万一睡不着,可以再服一次,而且每次的剂量都一样。我也没有同杨银禄、周金铭商量过。”

江青见赵柳恩敢顶撞她,拍着茶几就跳了起来,脸红脖子粗地朝门外使劲吼叫:“来人哪!”从门外进来一名军人,江青命令军人:“你把她的领章、帽徽给我摘下来!”

“住手!”周恩来大声喝住了军人,挥手指使他退出去,并对张医生说:“这里没有你的事,快出去!”此时总理站起身来,板起面孔,朝坐在他右侧的江青厉声地说:“江青同志,你不要这样激动嘛!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怎么能这样!”

沉静了一会儿,周总理又说,杨银禄、周金铭你们两个讲一讲。

杨银禄平心静气地说,我作为党支部书记,工作上有缺点我负责任,但绝没有商量毒害江青同志的事,请组织上调查清楚。

周金铭也争辩地说,我是组织上派来的警卫人员,负有保卫江青同志安全的责任,哪能商量毒害江青同志,这是绝对没有的事,请领导查明。

江青仍不甘罢休:你们不交代罪行,反而说是保卫我的,没有商量毒害我,那么,安眠药是谁放进来的?看来你们是不敢交代“后台”,送公安部审问。

周总理见事实已很明朗,便说,时间不早了,已经十二点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让他们回去想一想。

江青说:“不行,要叫他们作检讨!”接着,江青又转换话题,更加无理地向总理提出要求。她说,为什么总理那里的大夫、护士都那么好,为什么不给我派好的?又说小许(指总理的护士许奉生)就很好。

无中生有的“颐和园军代表的问题”

能迁就的问题,周总理总是让她几分。总理离开会议室,让卫士高振普把许奉生接来。许奉生接到高振普的电话,知道江青要自己到她身边工作,哭了,说:“不去,不干!”高振普说:“那怎么行呢?你先来吧!总理在这里等着呢。”

约十多分钟,小许来到钓鱼台17号楼,只见她手里提个小包,低着头,进了楼。高振普看到她的眼圈已哭红了,给小许出了个主意:先到洗手间用冷水洗把脸,然后再进去。

高振普拉开会议室的门送她进了会场。约两三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开了,是小许。她边笑边说:“她不要我了,说我太紧张,手那么凉,一拉手吓了她一跳。”高振普说:“那你快走。”小许飞快地上了汽车回西花厅了。

周总理再一次说:“今天可以散了,叶剑英同志该休息了。”

江青又出题目:“叶剑英不能走!还有颐和园军代表的问题。他们不可靠,要把他们抓起来。”又说,这个房间空气不好了,换到礼堂东会议室继续开。

进入东会议室,六个人坐在一张长形会议桌旁,准备听江青讲什么颐和园问题。

江青坐在另一张小四方桌旁,桌上摆着为她准备的夜餐。江青边吃边对叶帅说:“你要休息,把问题解决了,可以先走。”

接着她说了所谓“颐和园军代表问题”。她说,前几天,我到颐和园走走,园内的军代表对我进行刁难,限制老娘的行动。我看他们不像军代表,像便衣侦探。要把这些军代表请出去,有的要抓起来。

叶帅说:“我对情况还不了解,待我把情况了解清楚以后再说吧!”

总理一听又是这样无中生有的事情。随口说:“这件事情让有关单位调查处理吧。今天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散会以后,当走到17号楼东门口时,叶帅叫住周总理和汪东兴。叶帅说,今天我们又中江青的计了,但我们没上她的圈套。今晚我们顶过去了,但她还会无事生非。我们应该把今天发生的事向毛主席汇报。

周总理说,我看这件事就由汪主任去报告吧!

几天后,汪东兴见毛主席饭后精神很好,就向主席报告了这件事。毛主席听完后说:“江青通过整身边的人员,向中央施展她的威风。她其实是指桑骂槐,变着法向总理、剑英和你们要权。你们识破她的用心,顶得好。”主席又说:“你们要顶得住,不管她施加多大压力,权就是不能交。”

毛主席的鲜明态度和重要指示,汪东兴报告了周总理和叶帅,他们认为这有利于以后与江青一伙的较量。

毛主席说:“我要是总理,就应该拿扁担把江青打出去!”

1973年6月11日深夜一点多钟,江青与张春桥、姚文元各自带着自己的警卫员,直闯周恩来总理的住地中南海西花厅。

这时,周总理还没有入睡。

江青一进门,就对总理说:“我身边有坏人。杨银禄、周金铭都是坏人!他们是汪东兴的人!”江青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周总理把他们让进客厅,没有说什么话,嘱咐他的身边警卫张树迎招待他们,自己乘车来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的住处。

“他们现在到西花厅去了。”总理见面第一句话这么说。

汪东兴问总理:“出了什么事?”

总理说:“江青说她的秘书和警卫员都是坏人,要抓起来!”

汪东兴对总理说:“又是江青在捣乱。在总理的办公室能抓人吗?有什么罪状?怎么可以随便抓人!这些人归我管,她不用,我可以把人带回。”

总理说:“你去,我来说,你来处理好不好?”

汪东兴上了总理的汽车,和他一起回到西花厅。江青见总理和汪东兴一起走进客厅,大声说:“哦!原来总理去搬兵了啊!”

周总理对他们说:“这件事情我不能处理,安全、人事都由中央办公厅主管,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向汪主任反映。”

江青大声说:“我的秘书、警卫员都是坏人,要抓起来!他们要害我,用安眠药害我。杨银禄存心气我,我的事他压在那里不办!”

等到江青叫嚷得差不多了,汪东兴严肃地表示:“不能随便抓人!你不想用他们,我马上可以把他们带回去。”

江青:“请总理再选派一个人保卫我。”

周总理:“还是由汪主任选派吧。”

汪东兴:“我那里没有合适的人,派不出来。”说完转身走出客厅。出了西花厅,他就叫周金铭上了他的汽车,两人一起回中南海南楼。

凌晨三点多钟,江青一伙继续纠缠,不肯离开西花厅。

到了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安顿好周金铭,又驱车来到钓鱼台11号楼。这时已是凌晨四点钟了。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因江青还未回来,都仍然等在那里。

汪东兴先同杨银禄谈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地告诉了他。这时,江青处的工作人员都自动围拢到汪东兴身边。他们每个人都很紧张,也很气愤。

他们七嘴八舌对汪东兴说:在江青这里,我们没法工作。请你另外派人,我们不干了!汪东兴着眼大局,再三劝慰这些工作人员,好不容易他们才平静下来。

清晨六点半,汪东兴和杨银禄同车离开钓鱼台11号楼,回到中南海。汪东兴立即给周总理打电话,向他报告这件事处理的情况。

上午九点多钟,周总理打电话告知汪东兴:“他们(指江青一伙)已经回去了。”

七个多小时过去了,周总理被他们折腾了整整一夜不得休息。其实,江青他们明明知道,此时的周恩来是刚做完膀胱肿瘤手术才三个月的危重病人,他们不仅不体谅,反而以这种极不寻常的卑劣举动,妄图整垮周恩来,达到取而代之的罪恶目的。

汪东兴接完总理的电话,他怎么也睡不着。中午,他到毛主席那里,把夜里发生的事情报告了毛主席。主席听后很生气地说:“我要是总理,就应该拿扁担把江青打出去!”

汪东兴说:“那还有两个呢?”

“还有哪两个?”主席问。

“张春桥、姚文元。”

“这还了得!这是逼宫,跑到总理府逼宫。”

主席看汪东兴一时没有答话,又解释说:“逼宫,就是要总理交权。”

汪东兴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

“江青有多大能耐,随便就抓人,无法无天!”主席沉着脸,接着说。

他又问:“那两个工作人员你打算怎么办?”

汪东兴回答:准备先让他们回团部,过几天,我打算安排他们学习一段时间,然后去五·七干校锻炼一阵再回来分配工作。看主席还有什么意见?

主席说:“我看这个办法好。江青那里不用再给她派人,她不需要警卫员。”

几天后,江青打电话给汪东兴说:“汪主任,不派警卫员不行啊!我出门没有警卫人员保卫怎么能行呢?”

“现在没有人啊!找不到人。我这里的人都不合适。”汪东兴拒绝了她。

“你不要这样,你的态度不好!”江青又有点火气。

汪东兴说:“我态度不错,就是眼睛不好,识别不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江青无可奈何,转而又问:“我那两个人你怎样处理的?”

汪东兴回敬她:“照主席说的办。这个你就不用劳神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