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奇闻怪谈

  按照朝鲜的习俗,客人要提前在家用餐,然后赶在端阳正午时到场参加公祭。临近中午的时候,上九里喧闹起来。人们成群结队地向这里走来。村里辈分最高的金灿道爷爷身着素袍高冠,走在最前面。细细看去,人群里除金爷爷和几个活蹦乱跳的男孩外,几乎全是妇女。其中不少人穿着白衣缟裙,臂上佩着青纱,神情抑郁。她们是来祭奠过世的亲人的。也有些姑娘穿着彩衣红裙,笑容满面。

  午时三刻,太阳正当顶的时候,端阳祭开始。开祭仪式由金爷爷主持。他银发飘飘,卓尔不群,领着大伙儿行礼,率众敬香、祭拜。祭坛的旁边,有人举着一幅用中朝书法合写成的祭幛,迎风而立。

  金爷爷以悲怆的语调,用朝语吟诵着屈原的《国殇》。我听不懂金爷爷的朝语,但那激越而铿锵的声音,让我从心里应和着他,和他一起默念着:“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出不入兮往不返,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老人亲笔用中文书写的“端阳祭“三个大字,在迎风招展的诗幡上是如此的醒目。我深感中朝文化的水乳交融,深感我们两个伟大民族的精神是如此的亲密、相通,也更深切地体会到中朝两国人民确确实实是唇齿相依、骨肉相连的好战友、好兄弟!

  祭毕,金爷爷领着众人穿过丛林来到河边,祭祀河神。大家一起吆喝着向碧绿清澈的溪水中抛米团、扔粽子、倒米酒、洒花瓣。顿时,落英缤纷,酒香满河,大家的情绪亦越发的高涨起来。祭完河神后,乡亲们返回阿妈妮的庭院,相约入座,欢宴狂饮。阿妈妮领着顺姬和其他几个姑娘,把熏鱼烤肉、浆果时鲜,依次端上长桌。大家杯盏交错,倾情畅谈,尝打糕,吃冷面,品泡菜,互道安好,祈祷和平,满院都是喜庆的热闹场面。

  待到夕阳西下时,大家都酒至半酣,能歌善舞的朝鲜族进入了尽情挥洒的状态。《阿里郎》、《白头山》的歌声响起,曲调是那样的深情悠长。姑娘们跳起了长鼓舞、彩扇舞、丰庆舞,场上的几个老人家也忍不住手舞足蹈。我被顺姬拉到场中,表演了自己拿手的新疆舞,博得满堂彩!大家一直闹到新月东升,才尽兴而归,纷纷散去。

  那天,客人接踵而来,阿妈妮和顺姬被劝着喝下不少米酒。我这个在阿妈妮家养病的志愿军战士也被当成了贵客,好多乡亲都过来敬酒。连金爷爷也过来为毛主席和金将军的健康和我干杯。我大病初愈,不胜酒力,客人还没散完,就有些昏醉,不知什么时候坠入梦河了。

  梦中,我听到一阵哀怨的哞哞声,惊奇地发现,有一只美丽的白鹿与我相伴,它通体雪白,两只犄角高翘,跑起来四蹄翻飞,充满动感。我双腿骑在鹿上,全身升腾,直入云端。在我的周围,壮丽的霞光普照大地,那白鹿载着我越飞越快,直向那火红的太阳奔去!突然,燃烧着的彩霞又变成了棉被,翩翩从天降下,将我覆盖,把我裹紧,使我感到一阵窒息……

  我使劲挣扎,终于从梦魇中醒来,却又真切地感受到一种柔若无骨的拥抱,是那样的炽热,温润中还弥漫着浓郁的酒香。我感到自己正被一个柔软的身体紧裹着……如五雷轰顶一般,我骤然猛醒:是顺姬!我竟被顺姬紧紧搂着,头就靠在她光润丰满的乳房上!

  我浑身一震,顿时乱了方寸:顺姬嫂子是那样亮丽端庄,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失理智的事情!她一定是喝醉酒了,迷失心智,从炕的那头绕过炕中间沉醉不醒的阿妈妮,懵懂地钻到了我的被窝中!

  我惶恐不安地被她搂抱着,不能动弹。她沉醉地闭着眼睛,用滚热的手为我宽衣解带,急切抚摸着我的面颊、肩胸和腹背,还将光裸的腿伸向我,扭动,娇喘连连……我被撩拨得心跳加剧,呼吸急促,喉头噎哽,浑身燥热,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我强忍着自己奇怪的反应,狠狠推拒着。不想,偏在这时,顺姬竟腾身将我紧压在她的身下,不断用火热滚烫的嘴唇来找我的嘴,使我产生了热血奔突的躁动!我突然想奋身跃起,不顾一切地扑上去,紧压着她,像暴烈的虎豹,狠吸她喉管里殷红的热血!

  就在同时,我的脑际里闪现出父亲临终时要求我做人要正直的叮咛,还有傅师长充满期待的眼神。好似一盆凉水泼在脑门上,我一下子冷静下来。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不能辱没了中国军人的品格!我从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时,听到顺姬近乎梦呓的呢喃:“咳依咕,咳呀依……咕,吾的伦成浩呀嘎……吾的伦……牙旦纳哒哟,牙旦纳哒……成浩呵哟,成浩……呵,呵……”原来,顺姬确实因为酒醉,误将我当成李成浩了!这使我全身反应缓和下来。轻轻推开顺姬赤裸的身子,我独自步出房门,迎着寒风坐在屋前的台阶边。擦拭着满头的大汗,我心潮难平。

  第二天醒来,顺姬已经走了,阿妈妮还酣睡未醒,小英子也睡得很香。她们似乎对昨夜的事都浑然不知。倒是我一个人心潮起伏,还是有些惊魂不定。

  吃过早饭后,老崔陪军医过来巡诊。他见我神情有些发呆,就让医生先走,陪我坐了一会儿。老崔和我一起编过《战地朝语手册》,和我是老交情。我讲到自己健康恢复的情况,也吞吞吐吐提到,寄居朝鲜房东家有些不便,希望他能向组织提出让我返队的要求。

  他用狐疑的眼光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用和缓的语气解释:“朝鲜的冬天时间很长,人们为抗御严寒,都在屋内的睡炕下铺设暖道,借用贯通灶膛的烟火来取暖,因此形成了炊居相连、举家同寝的居室结构。人进门脱鞋后,就老少同坑,暖意融融。这是他们的风俗,你要入乡随俗嘛!”

  老崔又补充道:“除了至爱亲朋,朝鲜人是不许陌生人进屋入住的。尤其是仅有女人和儿童的人家,更不会接纳男人投宿。但是,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把志愿军战士看做最可信赖的兄弟,热忱欢迎,还腾出烧得暖暖的热炕头来安置我们。如今,阿妈妮把你当成儿子,顺姬也把你当成兄弟,咱们中朝一家亲,亲人同榻睡,有啥不安的?”

  老崔从我的神情里似乎捕捉到一些难言之隐,于是调转话锋:“当然,顺姬是方圆几十里都出了名的美人,你们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晚上还要同炕同眠,这是不大好说。”

  说到这里,这位习惯诲人不倦的教书先生竟也有感而发:“想想,都是饮食男女,全有七情六欲,中朝青年儿女并肩战斗,在生死相依的日子里,患难与共的生活中,难以避免会相知相识,甚而相亲相爱。”

  我听老崔越扯越远,连忙打断他,再次恳切请求:“老崔,你还是回去办点实事吧。劳驾帮忙向科长捎个信,就说我病好了,请求归队。好不好?”老崔“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起身走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