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青传媒

早就听说这个故事了,不知道真假,但想了想,也无所谓,因为我们需要英雄

老蔫儿是个普通的中国男人,人过中年,头发花白。谈起老蔫儿熟悉他的人都语含同情,老蔫儿的日子过得很辛酸。

为什么呢?老蔫儿这人太老实,中国人的温良恭谦让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也就有了这个绰号。老蔫儿蔫在何处?比如说单位分房子,他多少年前就该分到了,可他从不争取,名额也就让别人给抢了去。被抢了,他也不生气,笑说道:“人家比我更需要吧!”

于是老蔫一家三口到现在还挤在鸽子窝似的单位宿舍里,每每想到此处,他的那些同事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叹道:“老实人呐!”

但老实人也曾有过一段被人羡慕的日子――他娶了个漂亮老婆,让所有熟悉他的男人都郁闷了把,“咋被老蔫给娶到了呢?”

但令人扼腕而叹的是:倒霉鬼常是老实人,老蔫的老婆给老蔫生下个漂亮女儿没几年就出了车祸,唉,一向乐观的老蔫从此也就没了笑脸。

看到这,诸位可能就有了疑问:他家怎么是一家三口啊,难道老蔫又娶了?现在这社会哪个女的愿意嫁给这么蔫的老实人呐!再说了,老蔫这孩子厚道着呢,再娶他压根没想过。

那第三口是谁啊?老蔫的姐夫。对于这个姐夫,老蔫也摸不着头脑,他就没听自己老婆提过有什么姐姐,可这姐夫来的那天,自己老婆就是叫他姐夫的,随后躲到房里哭得涕泗滂沱。

老蔫的悲惨日子也就从那天开始的,他老婆在上街给姐夫买酒的路上出了车祸,本来该是老蔫去买的,可两人抢着去的时候,老蔫老婆的眼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老蔫心一软…

老蔫是个老实人,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老婆,自己亏欠老婆太多,他也就时常在心中懊悔:“那天我去该多好。”每每此时老蔫常蹲在自家门口前望着远方,在某一刻他的意识或许回到了那天,潜意识里他应该渴求着奇迹的发生,但冰冷无情的事实花白了老蔫的头发。老蔫老婆临出门前交待的那句话:“照看好菲菲和姐夫。”便时常回响在老蔫耳边了。

老蔫也就不苟的执行着老婆的最后一句交待,以作为自己对老婆的补偿,希望在心中寻得份安心和慰籍。

老蔫的姐夫也就住了下来,照中国传统的说法,老蔫的姐夫对老蔫来说就是颗灾星,要不是这所谓姐夫的来到,要不是这所谓的姐夫爱喝酒,要不是…老蔫的老婆也不会就这么去了。

但老蔫并没怨恨他姐夫,因为他是个老实人,而且他并不笨,他看得出来姐夫比自己还要伤心,再看自己妻子看见姐夫的反应,老蔫便猜出姐夫和妻子肯定有什么伤心事瞒着自己。

伤心事加伤心事,换谁也不好受啊,所以老蔫一直怀疑姐夫精神上有问题,否则怎么会一天到晚没事就傻坐在那呢,一坐就是个十几年,害得家里一切开销都得靠老蔫那点工资,日子过得倍苦。

日子就这样熬了过来,菲菲也快高中毕业了,出落得比她妈还漂亮,打小想对她动歪主意的坏胚就不少,但让老蔫欣慰的是精神失常的姐夫派上了用场,菲菲上学一直就是姐夫接送的,只要菲菲尖叫一声,壮实的姐夫就跟影子一样刷得声出现,学校的老师看菲菲都是一脸的敬畏,都以为是哪位大老板的女儿。24小时有专人保护。

有时老蔫经常迷惑:姐夫精神未失常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咋就跟中南海保镖一样呢!但最近老蔫也郁闷了起来,厂里决定下岗一批工人,第一个就是好处从不想苦活就他干的老蔫,这样一来,菲菲的大学是肯定上不起了,再过几星期估计家里锅都揭不开了,唉…老蔫蹲在家门口叹气着。

快吃晚饭的时候,姐夫回来了,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菲菲并没一起回来,“菲菲同学聚会去KTV唱歌,叫我先回来。”说完,姐夫便进屋呆坐着去了。

老蔫摇了摇头,姐夫被菲菲使唤得言听计从指哪打哪,就跟一佣人似的,唉,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姨父和侄女!老蔫在心中叹道。

太阳渐渐离别地平线以上,老蔫有点着急了,“管不住的儿子看不住的女儿,唉,又玩疯了不是!”老蔫蹲着自语道。

“…叔叔,菲…菲出事了。”菲菲的闺中密友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吓得两个男人立马慌了,老蔫都哆嗦了起来,“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们在KTV唱歌,有一帮小痞子过来调戏菲菲,我们班的几个男生上去阻拦,结果被痞子打伤了,菲菲气坏了便打了为首的一耳光。”

姐夫的脖子都粗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女生摇摆着问道:“菲菲现在怎样了?”吓得那小女孩欲哭道:“被他们堵在包厢里了,为首的那个似乎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据说还是个***.”

听到市委书记这四个字,老蔫的腿就开始发软,似乎都站不稳了,口中念叨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在老蔫没了主意的时候,老蔫的姐夫已冲了出去,等二人跟着出去,却眼见着姐夫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KTV房。学生们早已不在,估摸着找人的找人去医院的去医院了,老蔫的姐夫迅速的一层层的找将开来,很快,他便看到七八个黄毛绿毛嬉笑着站在一个包厢外。

走近,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喝骂:“放开我…”“给我让开。”老蔫的姐夫喝道。黄绿毛们讥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放肆的笑骂了起来,“老东西,瞎狗眼了。”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看到老蔫的姐夫不吊他们,说话的那位又开骂了,“老…”但他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半边脸开始麻木了起来,口腔中也似乎少了一半什么,当他倒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帮哥们全在地上躺着呢。

老蔫的姐夫也没干什么,只是用脚一人赏了一耳光。

嘭的声,包厢门被踹开。一股烟酒之气扑面而来,老蔫的姐夫皱了皱眉头。本来撕打着一对男女停了下来,女孩看见来人不禁哭了出来,“姨父。”此时的老蔫的姐夫被这声姨父弄红了眼,他这姨侄女从小就没受过半分委屈,更何况""像今天这样子被人欺负,一天天看着菲菲长大,她出落得很像她的姨娘,一想到菲菲的姨娘,他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老蔫的姐夫出神的那刻,市委书记的儿子一把扼住了菲菲,菲菲的尖叫把老蔫的姐夫拉回了现实。当看到菲菲被人扼住几近无法呼吸,他的血液加速了也加热了,他已经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了。他似乎看到是菲菲的姨娘在被人扼住。“放开她。”老蔫的姐夫有点歇斯底里的喝道。那人紧张之下竟拔出了把枪。当看到枪指着菲菲的时候,愤怒彻底的燃烧了他。

可能是由于一直以来的猖狂,市委书记的儿子并未觉察到危险的逼近,一时事情的突发,他根本没来得急注重到门外躺着的那一堆混仔。

“操,哪来的老东西,坏你大爷的好事。”说着扬着手中的枪,按他往常的经验,正常人看到枪都得吓趴下,他以为已镇住了那个闯进来坏了自己好事的中年人。唉,只可惜包厢里太黑了,再加上浑浊的空气使他晕乎乎的,事实上他才是应该被镇住的。假如他能看清老蔫姐夫脸上的神色,他的这辈子就不会这么毁了。但历史从不用假如这两个字。

就在他扬来扬去的那刻,他感到自己的手似乎被什么打断了,手枪也掉在地上了,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两腿膝盖传来剧痛,接着他便看到那中年人的脚如蝴蝶翻飞般的在他身上踢着,踢得煞是好看,可惜伴奏的是自己骨节碎裂声。此时的市委书记公子才看清对方的神态――霸气横溢,骇得他连忙后悔自己刚才眼瞎,可已与事无补…

菲菲没敢回头看那色狼,她爹不知道姨父的脚力,她可是见识过,碗口粗的树那都是被一脚扫断,踢人身上不废也得残。老蔫的姐夫拉着菲菲回了家,他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没有焦虑没有担忧。

“姨父,他不会死吧,他万一真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怎么办?”看到姨父并没理她,那位被称作菲菲的女孩无奈下撅起了小嘴,担心了起来。

※※※

市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内,一堆人围着个病人。市委书记铁青着脸望着他半昏迷的儿子,手上青筋暴起,此时的他已经被怒火燃烧,他无法想象到底是谁那么有种敢在自己治下废了自己儿子。看着市委书记凶冷的眼神,医院院长焦虑的小声对着一个医生命令道:“快看看去,董老怎么还没来?”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一个白头老者在别人搀扶下蹒跚进来,院长看见老者如蒙大赦般迎了上去,市委书记脸色也缓和下来。老者没搭理二人,径直走向病人,当看见病人的伤口时,老者发现了什么的珍宝似的,眼中露出惊喜的光线。老者慢慢流下了眼泪,喃喃自语道:“五十多年了,没想到临死前,我还能看到柳派谭腿踢出来的骨伤。”

老者抚弄着伤口,欣慰着念道:“没失传啊,这脚力…”老者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全然不顾旁边人的焦虑。医院院长看着脸又阴沉下来的市委书记,心中暗叫不好,凑到老者身边,“董老,您看这伤…”

“这伤,没三四十年的功底踢不出来,想来中国现在能踢出来的不会超过这个数。”老者竖起五个指头。“是个什么样的人踢伤的?”老者问道。医院院长望着市委书记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市委书记却是等不及,生怕再拖沿下去,他宝贝儿子就废在那了,回道:“是个中年人。”

听到这话,老者一直昏暗着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暗淡下来,“我知道是谁了。”接着就向门外走去。

院长一看就急了,“董老,你这是?”老者语气中实起来,“这伤是我一位故交踢的,我知道他的为人,不为点事,他不会踢这么重的。所以这伤我不能治,你们另外请人吧。”

院长一听更急了,直接拉着老者袖子,“董老,董老…”老者不客气的拂开院长的手,回到病人的面前。院长和市委书记提起来的心又松了下来。“这年轻人,身体早被酒色掏空了,就是做了手术,也恢复不了,就是恢复得了他还得过以前的酒色生活,这样一来也挺不了几年,就这样躺着反能活到60开外。”说完,老者又要开走。

这次市委书记也急了,“董老…”可怜兮兮地望着老者,老者回望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口气,“我老了,像这种手术已经没精力做了也没胆量做了。”接着推开门,走掉。再接着,高干病房里一阵东西摔砸声。

那个董老是刚从北京回来养老的,以前可是只给中心首长看病的,中南海的路比谁都熟,强横的连一省省委书记也奈他不何。这位市委书记也只有含血吞了断齿,但他绝不会咽下这口气的。他把碰壁的怨气全发在那个踢伤自己儿子的中年人身上。

市委办公室里。“给我把李四找来。”市委书记对着电话另一头命令道。一旁倒茶的秘书听了停住了,“那可是市里出了名的杀神,一人追着十几个人砍的狠角,那人没事惹市委书记儿子干嘛,唉…”秘书在心中叹道。

是夜,老蔫厂子家属区门前停下辆面包车,七八个彪型大汉跳将下来,提着砍刀便向家属区里面冲,门卫探出头看了眼,看到这架势连忙缩了回去。“哎呀我的妈呀,不知谁家要倒霉了。”赶忙拨了110和120.

此时,老蔫和菲菲正在家中发愁呢,万一真是市委书记儿子,那可怎么办,就是不是,那医药费也赔不起啊。可把老蔫愁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

老蔫瞅了眼他姐夫,他姐夫没事人样的呆坐在那,“精神出问题就这好,出再大的事,他也不会觉得有啥可担心的。”就在三人干坐着的时候,门被踢开了,光看到为首的那张脸,老蔫的魂魄就飞得差不多了,那位刀疤从眉角一直拉到下巴,一看就知道绝非善类。就在老蔫绝望的感到末日来临的时候,他发现为首的那位从一脸杀气腾腾转为一脸诚惶诚恐,“师叔,是您老呐!”这话可把所有人吓得不轻。

直到那帮流氓走了许久,老蔫神还是没回得过来,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得重新审阅自己姐夫了,菲菲则是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姨父,她可认出为首的那位是传说中的徐四了,看到全市最出名的流氓头子见自己姨父都毕恭毕敬的叫师叔,她唯有用敬仰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姨父了。

当徐四一帮人走到家属区门口时,110也到了,领头的***拉开车门笑说道:“请吧,徐四什么事犯得着你亲自动手啊。”徐四一脸的讪笑,“今天可没砍人,到一朋友家坐坐而已,不信,您自己进去看。”看到120车空手而回,***们知道没出事,“去哪儿啊,要不我顺道载你一程。”徐四陪笑道,“我带车来了,您那车坐多了,我晦气。”为首的***也笑了,“嘿,你小子还挺讲究的啊。”警车和匪车绝尘而去,扔下门卫在那郁闷着,“咋就没砍成呢?”

市委书记在办公室里往返踱着,焦虑的等待回音。铃声响了下,是短信,秘书知趣的拿起手机,“是徐四的,他说要砍的是他的师叔,他不能砍也不敢砍,劝您就这么算了,否则玩到底吃亏的只能是你。”秘书把手机递给了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接了过来,一把扔了出去,“放他…的屁!”

面包车内。

“四哥,那人没多大啊,真是你师叔?”徐四颤抖抖的点起根烟,“你们说我能打吗”?旁边人回道:“谁不知道你四哥是我们市最能打的啊,一人砍十几个的主。”,“你们见过我怕过什么人没?”“没,道上没听说过谁敢跟你叫板的,就是公安局长见你还得客气点打招呼啊,您怕过谁啊?”另一人回道。

徐四长吐了口烟气,“刚才我被吓得腿都发软了,差点跪下。”车厢里人都乐了,“四哥,你就别忽悠我们了”。

“忽悠你们做啥,当年我见到他的时候,都尿裤子上了。”徐四说得一本正经的,其他人来爱好了,“四哥,给讲讲。”

“知道胡司令吗?***时市里最吊的那个造反派头头,号称铁手铁胳膊,碗口粗的石柱子一撸就断了,那才叫真功夫。”众人听得一脸神往。“知道胡司令这功夫哪学来的吗?”众人听得更起劲了。“你们出道晚,砍砍人就算混开了,我出道那会得拜师,别以为这师没拜头,那时候道上的人的功夫都是跟自己师傅学的,所以那时候尊师啊。”

“所以道上也就讲究辈分,见了前辈得行礼,否则,就别再想在道上混,我们这城里当时道上的都是清帮一脉,清静道德、文成佛法、能仁聪明、本来自性、圆名行理、大通俗学,那都是按辈来的。”“四哥,那你什么辈分啊?”“俗字辈,胡司令也是,嘿,我们俩一个师傅带出来的,我入的迟,没学到什么师傅就翘了,我只好跟着胡师兄混。”

“我师兄那时候道上名头响,绰号胡铁臂,四周几个市老清帮的都知道我们市出了个胡铁臂,我师兄那时候好不威风,可他也有怕的人。”众人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那时候,城里有一老头,清帮的,辈份可真高,大字辈比我师傅还高一辈,我师傅在的时候我师兄那功夫已经练出来了,我师傅一再告诫我师兄不要去惹老头,我师兄哪听得进去,我师傅没办法就把老头的事情讲给我们听了。”

那几位听得张大了嘴巴,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漏了一个字。“那老头真是吊得不得了,年轻的时候号称清帮第一打手,知道清帮第一打手这几个字份量吗?那可是用上千颗人头堆出来的,上千颗人头呐!”徐四说得自己长虚短叹,唉,谁听了不感叹呢?

“你们是不是疑问老头怎么来我们这了?”众人点头。“我师傅跟老头关系还不错,老头也就谈了些过去,当年***一位高层落到了日本黑龙会手里,落到黑龙会手里可比什么地方都难弄出来,***的高手一时调不过来,便找到了老头。”

“老头一出手,嘿,日本那些黑龙会高手只配舔鞋底,人是肯定救出来了,可老头在救人的时候撞见黑龙会的人在做些禽兽都做不出来的事,可把老头火的。杀了个回马枪,杀光了,整整黑龙会一个分部啊,七八百号人,一晚上杀的半个也没留。”

“听说日本鬼子们赶来的时候鬼嚎了半天,黑龙会的首脑们自己切自己切了一大半,嘿,被杀的里面据说有一个日本皇族,嘿,……的也有今天,哈哈…”“然后就是疯狂追杀啊,还好老头的儿子和儿媳被那个***高层带走了,老头也就带着孙子隐居在我们这了。”

“听完后,我师兄再也不敢提去会那老头了,不敢也没了那心了,那老头可是民族英雄级别的,再流氓的痞子他也是中国人啊,他也懂爱国。我师兄也就没再混了,安心当了个工人。”“四哥,后来呢?”旁人追问道:“后来就***了,我师傅和老头***前就相继翘了,我师兄也就熬出头,那时候乱,派别林立,我便跟着我师兄混出了些名堂,成了市里最出名的一帮造反派,能打嘛!”徐四说到这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些自豪。

“可我师兄真不是个好胚,得势便张狂,那时候乱,他又***死好色,那时候可不比现在,现在妓女多,上火了随便找个浴城就成了,那时候都得抢。”“我师兄也就犯下了些伤天害理的事,照例说没人管,可老头的孙子听到了些传闻,便捎话给我师兄了,叫我师兄收手否则他出来清理门户。他是通字辈,按理说是我们长辈是我们师叔。”徐四叹了口气,又说道:“我师兄哪听得进去,一毛孩子,能有多大能耐啊。我当时也这么想。”

“唉,又过了些时日,一天我师兄瞄上一女孩子,那女孩子可真漂亮,我这辈子再也见过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了,钱市长那中戏毕业的儿媳漂亮吧?”“漂亮、漂亮。”那几个连忙点头称是,并在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脸(作者提示:在yy)。“嘿,跟那女孩比,那就是一乡下柴禾妞,那就是一泡牛大便。”徐四陷入回忆的迷茫。“当把那女孩抢到造反派总部的时候,那女孩倒也没惊慌,她很镇静的告诉我师兄她是那个老者孙子的女朋友,在清帮这可是大忌,可***了谁还管清帮的规矩啊,但我师兄一开始也没敢动手,要害那女孩的气质,让人看了不忍侵犯,就跟一仙女似的。”徐四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接着长叹口气。

当枪扔完后,他就用越南语问我们谁是黎笋的次子,我们都没敢说。就在这个时候,他被蛇缠住了,那是两条专门练习的蟒蛇,专门练习出来护卫黎笋的,我曾看过这两条蛇生生勒死过一头水牛,都以为制住他了,黎笋的次子就站了出来问他是谁。

他说他是××要为自己的老婆报仇,我们都笑了,蟒蛇越缩越紧,他一会就得被勒死,都在看着他死,黎笋的次子笑得最大声,究竟一直杀而不死的敌人自己送上门来了。就在我们以为他死定的时候,蟒蛇被他用手撕裂了,我们以前得到资料,××都是用腿的,没想到他的手比腿还厉害,那可是两条巨蟒啊,没有枪我们十几个卫士就上去硬打了,要害我们当时都以为他是潜进来的而没想到他是杀光外面的人才进来,谁会这么想啊,三百多最精锐的特工,一个人杀!还以为十几个人能制服他,究竟我们是越南身手最好的一批人。都是一下子,现在回忆起来都后怕,都是被踢被打在脑壳,踢的还好直接死掉,被手打到的一下子脑壳就碎了,上去几个就碎几个,我们一看就知道不妙了,那哪还是人啊!赶忙护着黎笋从暗门走了。

黎笋的次子没走得掉,暗门关上的那刻,大厅里就剩下他俩了,××的眼神我瞥见了,那就是死神呐!第二天,等我们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三百多卫士全死光了,黎笋的次子尸体则是直接找不到了,最后算尸体的时候,才发现多了块肉泥,团在某个墙角,这时我们才注重到那面墙上全是肉沫和血迹。看了没有不吐的,那天的当值的卫士后来大都不干了,黎笋听说他儿子死的惨状也就被吓出毛病来了,直接到后来不敢出地下室半步,越共中心一批人便夺了权。

老蔫看完默然无语,杨老缓缓的说道:“当时,我们看到内参的时候,政治局的和军委的同志很多都哭了,你姐夫父母是我们党一对闻名的烈士,再加上你姐夫俩口子,唉,伤心呐,你姐夫后来没了音讯不知生死,我们部队在边界等了近10年啊,没办法,最后中心秘密的开了追悼会。”

“97年邓老临走前,曾捶床长叹他平生的遗憾,其中就有没能见到你姐夫的遗体,不知他的生死,邓老这样说的,‘他父母为党牺牲,他夫妻俩为国捐躯,他爷爷还曾救过我们的×××同志,这个家庭我们党亏欠的太多!’‘我们国家不妄自开战,不逼不得已不要打,但是打了就要狠狠的打,让它痛上个三十年,要不怎能对得起像××这样的烈士家庭!’”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