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chinaren 社区



乔朵朵是缺乏温暖的女子。当父亲的身体被大卡车撞得面目全失时,她的掌心就失去了温度;当母亲忍耐不住寂寞改嫁他人时,她的身体就没有人再拥抱;当继父的孩子诞生在这个世界时,她就知道她变成了被世界所遗弃的孩子。

其实家里并没有硝烟弥漫的争吵,只是乔朵朵憎恨彼此的谦和,不仅是继父,就连母亲也总是对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她开始怀念总用胡子扎她的父亲,总爱搂着她睡觉的母亲,甚至是那些肆无忌惮地争吵。

如此寂寞的花样年华。一个叫康家梁的男人走进了她的心底,他让她不再把回忆当温暖。然后半年后,一直很孤傲的乔朵朵就接受了康家梁。她永远记得他曾经认真地对她说,朵朵,你表面的微笑永远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悲伤。

乔朵朵和康家梁是在一家酒吧认识的。乔朵朵是因为家庭的虚寂沉迷酒吧,而康家梁是酒吧里出名的调酒师。他并不见得是很帅的男子,但是那一手花样百出的调酒功夫让酒吧里所有女人都为之尖叫。可是乔朵朵并不尖叫,康家梁便说她是很特别的女子,眼神里充满着纯净的忧郁。

这个酒吧是乔朵朵逃课之后常常来的地方,一个月内没有人愿意理会只有十五岁的她。所以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小女孩,于是乔朵朵有一次穿着性感的透明装挺着胸脯对一个老男人微笑,但是当那个老男人一听说她只有十五岁时就立马滚得象圆木桶一样。最后,只有康家梁愿意走进她的世界,她就感觉到有种被握紧的温暖。

第一次的时候,康家梁找她要电话号码。乔朵朵不给,提着小脑袋鄙夷地说,你有什么资格?!康家梁便抓起她的肩膀往沙发上一摔,拼命了地亲吻她,嘴唇,脖子,还有那未发育完全的胸部。乔朵朵感觉到很疼很疼,就咬了他一口,血落在嘴巴里咸得发苦。

酒吧里所有人都轰然大笑,然后康家梁就拽着乔朵朵的手怒吼道,笑什么笑,她是我的女朋友。

后来,康家梁不断地给乔朵朵发短信打电话,还在生日时给她送最可爱的小木偶,为她买最漂亮的生日蛋糕。那天连母亲都把她的生日遗忘了,乔朵朵便感觉得到了久违的温暖,于是她轻轻地啄了一下康家梁的额头说,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

那夜的暴雨来得特别狂妄,树枝被风吹得劈啪作响。乔朵朵在十指紧扣的温暖里感觉到下身一阵撕裂的疼痛,然后有大量的液体往外涌出。最后,她听见康家梁轻微的声音,朵朵,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了。



乔朵朵不断地揉着衣角,内心里只剩下“不知所措”四个字。

安老师的脸被涨成了猪肝色,气急败坏地说,乔朵朵,你到底每天跟什么人鬼混哪?!你都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怎么会怀上孩子的呢?安老师极力克制情绪说,乔朵朵,只要你告诉我是谁干的,只要你去打掉孩子,我们就不会追究这件事的。

除了揉衣角,乔朵朵一直扬着脑袋,没有任何动作与言语。天空上方飞过一群一群的大雁,自由的翅膀在纯净的蓝色里不留任何一丝痕迹。乔朵朵重重的心突然沉淀下来,目光从涣散变为坚定,嘴唇里发出轻微的声音,安老师,我还是退学吧。

从学校里出来,乔朵朵一直兴奋不已。她按电话键的手指不停地颤抖,一阵懒懒的电话音后,康家梁的“喂”声终于浮过来。乔朵朵近乎狂喜地说,家梁吗?学校发现我怀孕了,我自动退学了,以后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了。紧接着是一阵安静,然后是电话的盲音。乔朵朵的头嗡嗡作响,她疯狂地重拨,可是却只留下空洞的盲音。

无奈之下,乔朵朵心灰意冷地回了家。母亲和继父都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想必一定是知道了她怀孕的事情。几个凛冽的耳光落在脸上冰冷刺痛,乔朵朵反而暴跳如雷起来,这都是你们的错!你们只顾着自己的孩子,从来都没有管过我!说完,她便冲回自己的房间,把卧室门关得惊天动地。

半夜的时候,乔朵朵被轻微的风猝然惊醒。客厅外一片漆黑,只隐约看见母亲门缝里微弱的灯光,还有母亲小声的哭泣。乔朵朵没有理会,嗫手嗫脚地穿过客厅一直到书房,摸黑在一个抽屉里胡掏了半天,然后迅速地跑出了家门。

投下一个硬币在电话亭,清脆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明朗。乔朵朵急促地说,家梁,我有好多好多的钱,你带我离开好吗?越远越好,只要我们在一起。

康家梁似乎还在睡梦中,声音朦胧,朵朵,你打了孩子,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乔朵朵完全不理会,只是大声地喊,家梁,我真的有好多好多的钱。你等我,我们一起去私奔。

挂了电话,乔朵朵才发现出门时太过于慌忙忘记了穿鞋。夜凉如水,她赤着脚穿过繁华过尽的汽车站,然后是弥漫烂菜味的农贸市场,最后才到了康家梁的家。很小的空
间,里面散发着脚臭的味道,他睡眼朦胧地说,你来了。

康家梁继续睡觉,呼噜声在小屋里幽灵般回荡。乔朵朵感觉到这跟以前的他有点不同,但还是小心地靠在了他的手臂上。康家梁一把抱过了她,双手摸索着扯掉她的衣服,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乔朵朵感觉到恐惧,内心里不断地呼喊,家梁,我怀孕了,我怀孕了。



康家梁说,朵朵,我要带你去南方最繁华的城市,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乔朵朵在南下的火车上狠命地抱着他腰说,家梁,你去哪我就去哪。

窗外的风景不断地后退,乔朵朵的眼睛被愈见耀眼的阳光刺得睁不开了。泪水哗哗地落了下来,她仿佛看到一个婴儿的可爱模样,但是一摸到瘪下去的肚子,她便转而想到
南方的高楼大厦,还有美丽的沙滩。

康家梁问她怎么流眼泪了。乔朵朵一副满足的表情,刚才风吹沙到眼睛里了。

这果真是最繁华的城市。林立豪华的建筑,宽阔闪亮的马路,还有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乔朵朵紧紧握着康家梁的右手,感觉到既恐惧又兴奋。

康家梁带着乔朵朵去见他的哥们,然后半笑着说,她是我的女朋友。那帮男人年龄各异,都大笑起来说,好你个家梁,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啊?不过还是蛮好的,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吧。乔朵朵有些害怕他们的对话,胆怯地站在了康家梁的背后。

接着,康家梁用乔朵朵偷出来的钱在这个城市最不起眼的角落租了一个房子,又狭窄又潮湿,只有一张床。但是乔朵朵却感觉到满足,因为她听到他自信满满的声音,朵朵,我明天就去找工作,然后我们去住对面的房子。乔朵朵枕着他的手,别过脑袋眼光落向窗外,那座房子有这个城市最美丽的灯光。

因为还没有成年,乔朵朵只能每天呆在潮湿的小屋里打发时光。偶尔会出去,可是那琳琅满目的商品却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偷出来的钱已经被康家梁一次又一次地拿光。但是他每天回家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有时候一看见她就骂咧,看见你就心烦,象个活死人一样要我养着。乔朵朵不说话,把做好的饭菜一一摆上小木桌,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家梁,一个月到了,该给买菜的钱了。康家梁却一把推开饭菜,狠狠踢了她的腹部几脚,火气十足地说,臭*婊*子*,只知道花钱,只知道花钱!

那天晚上,乔朵朵蜷缩在床角不愿意触碰康家梁一下。康家梁却又一把拉过她,身体重重地压在她身上,她感觉到腹部剧烈疼痛。她本想推开他的,可是又听到他说,朵朵,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顷刻抗拒力量全无,她想他还是爱她的。

激情过后,康家梁把乔朵朵紧紧地搂在怀里,一脸歉意地说,朵朵,你怪我吗?乔朵朵早已被拥抱融化,微笑着摇了摇头。康家梁亲了亲她的额头,意味深长地说,朵朵,今天有家公司让我去面试,可是钱都花完了,我连一件象样的衣服都没有,我肯定过不了关的。乔朵朵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着急地垂下了头。

康家梁见她没有说话,紧接着说,朵朵,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只要你愿意跟我的一个哥们过一夜,他会给我们很多很多的钱的。



乔朵朵想,这是最后一次,这一定是最后一次的。为了他们的生活,乔朵朵一次又一次的出卖自己的身体。在“金玫瑰”里,她就是最红的女人,因为她如花的年龄与纯净的眼神是别人永远都没有的。无数男人慕名而来,只为在她身上找到初恋的感觉,但是床上的激情却是永远无法更改的。

康家梁不再三天两头地跑出去找工作了,衣服鞋子都悄然混上了名牌。然后他告诉乔朵朵,朵朵,我现在升职了,公司所有的人都要看我的脸色行事。于是,他不再因为给朵朵每个月的生活费而发火了。乔朵朵顿时感觉满足,他能安分守己地陪伴着她了。

无数次,乔朵朵都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家梁,我们有这么多钱了。我不要再去“金玫瑰”了,好不好?康家梁总是搪塞着说,朵朵,先缓一段时间吧,等到我得到经理的位置时,我一定不要你去“金玫瑰”了,还把你接到对面的大房子里去住。乔朵朵便在形形色色的男人下面频繁地幻想他们的大房子。

由于长期地与各种男人发生关系,乔朵朵感觉到下身难受的瘙痒,是严重的妇科病。她哭着跑回家说,家梁,我病了,我不要再去“金玫瑰”了。康家梁先是搂着她说,妇科病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不用治就会好的。可是她依旧哭,康家梁便疯了似地抓着她把她往墙上撞反复地说,脏女人,脏女人,你是不是给我找晦气啊!

乔朵朵还是没能去看病。由于下身气味的扩散,越来越少的男人来找她了。乔朵朵却庆幸了,这样就好了,那么康家梁就不会要她去“金玫瑰”了。但是她再次失望了,康家梁的脾气越来越古怪,甚至冷僻。他不再碰她,连眼神里都流露出厌恶。

后来,乔朵朵实在忍受不了下身的奇痒,趁康家梁睡着时拿了他口袋里的两百元钱跑到“金玫瑰”旁边一家不起眼的门诊室看病。那个老医生扶了扶眼镜,张大了嘴巴说,小姑娘,你的妇科病是我见到过最严重的。结果,老医生拿了一大包药给她。红的,黄的,白的,各种颜色的药片的擦洗剂让乔朵朵恐惧得眼泪直落。

乔朵朵提着一大包药心情沉重地回到了家,她用尽力气狠狠地踢了康家梁一脚,疯了似地说,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不好。睡梦中的康家梁更是火上加火,拧着她的头发往床上按,用被子捂住她说,贱女人,我叫你闹,我叫你闹。乔朵朵手脚拼命地反抗,却怎么也没用了。

拳打脚踢之后,两人陷入绝望的沉默里。康家梁打破安静,狠狠地说,朵朵,我最讨厌偷我的钱的女人了,我们还是分开吧。乔朵朵暗淡的眼神里一下添了一丝慌乱,便拽着他的胳膊说,家梁,你不要离开我。你不要离开我啊。你打我,你打我,我再也不偷你的钱了。只要你不离开我就好,我只要你不离开我……

康家梁没有任何反应,甩开乔朵朵,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里她的视线里……



十七岁生日的那天,是“金玫瑰”的几个小姐妹陪着乔朵朵过的。她坐在漂亮的生日蛋糕面前,手中的木偶娃娃悄然落下。乔朵朵终于毫无防备想起,她已经离家出走两年了,而她也已经做了一年多的风尘女子。

工作以外的大部分时间,乔朵朵都呆在那个狭窄而潮湿的屋子里。生活其实不再拮据,因为妖娆的她已经更能懂得如何讨客人的欢心,用顺从来换取更多的金钱。何况,再也没有康家梁拿走她的钱了,她甚至觉得自己是富足的。可是她想留在这个屋子里,她依旧觉得,康家梁是爱她的,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乔朵朵想过回家。她想母亲一定多了几根白发,继父一定背驼了一点,他们的孩子肯定会走路了。有时候还会怀念起曾经的好,原来即使是有另外一个家庭,母亲都未曾忘记每天给她煮一碗糖水,继父更不曾对她打骂。顿时她泪流满面起来,太多的好反而让她失去了回家的理由。

除此之外,乔朵朵还想过赚足够多的钱以后就不再呆在“金玫瑰”了,她要到一个小城里找一个心爱的男人,然后过上安静而幸福的生活。可是奢侈的生活总是在一次次磨灭坚定的信念,她总是被繁华的都市冲昏了头脑。那帮男人说,象你这样的女人,是永远也无法逃脱的。她一次次在男人的身体下挣扎,但是终究还是顺从。

有时候,乔朵朵还会写东西。常常在夜场的前一段时间,她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自己的博客上文字不美丽甚至有很多错别字,但是却释放了她苦闷的内心。有时候,她把文字当作自己的生命。后来,乔朵朵在博客上遇见了一个具有华美文字的女子,笑容里洋溢着她向往的光芒。她毫无保留地对那个女子倾诉她的过去,现在以及梦想。她甚至怀着乞求的语气问,姐姐,我还能够走出来吗?视频中的那个纯净女子宛然而笑,妹妹,一定能的。我在阳光明媚的地方期待你最美丽的微笑。

走出网吧,初春的风掠过了脸庞,乔朵朵感觉到心情舒畅。她摁灭了烟头,甚至哼起了美丽的小曲,那是她家乡的小曲。穿越过霓虹灯的大街,她告诉自己,乔朵朵,这是你最后一次去“金玫瑰”。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