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冰蓝社区 2009/01/01

当一位妇女到了怀孕后期的时候,她就会将注意力转到选择生产地点了。在女性朋友和家属的帮助下,她要准备好干净的衣服、整洁的被褥以及在产前可能会需要的其他用品。当做产房的房间窗户被遮严,为分娩前后产妇躺在床上的那段时期保持一种温暖、黑暗、安静的氛围。人们认为这种气氛对阻止邪恶灵魂的进入有极大的好处。

在这一困难时期,女人们相互之间充满了巨大的信任和依赖。毕竟,母亲和婴儿在分娩时都面临生命危险。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约瑟琳的女士给她的孩子们写下建议,万一她在分娩时死去,要排除“我的小宝宝会因为缺少我而迷失”的困难。不幸的是,她在分娩后的第九天与世长辞。她所写的遗言在公元1625年出版,名为《一位母亲留给她未出生的孩子的遗物》。

宗教对于整个社会的影响仍然十分重大,人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对宗教信仰的依赖非常强烈。人们背诵祈祷文,希望能使孕妇顺利生产。而且当皇室成员怀孕期间,全社会都要印刷祈文来背诵。公元1605年,当安妮王后怀孕的时候,英国的詹姆斯一世印刷大量的祈文来保佑她,希望她能够平安度过即将到来的危险时期。詹姆斯下令每个教堂的牧师每天早晚都要用所印刷的祈文进行祈祷,直到他的妻子安全地解脱。全体教徒向上帝祈祷:“来自上天的保佑,能使她顺利产下她身体结出的果实,成为那幸福的小生命的快乐的母亲。”

尽管孕妇们都参加那些为了能大难不死而做的祈祷,但有很多患有并发症的孕妇却希望能够用死亡来逃避那种怀孕期间的极度痛苦。助产士们不可以去干涉分娩的过程。因此,一些妇女在为分娩祈祷的两天、三天或四天以后便祈求能从悲惨中解脱,即使那意味着死亡。

《难产》一书鼓励接生员要关心和呵护产妇们。根据此文的内容,一名接生员应该:

坐在产妇旁边,勤于观察,观察婴儿是如何出生的。同时应在手上涂抹白松膏,以便给予产妇指导,使她们按照最佳方式分娩。在此期间,助产士应当引导和安慰产妇,不光要为她准备肉食及饮料以使其恢复精力,同时也要用宽慰的话语让她坚信分娩过程将会很顺利,鼓励她镇定和忍耐,命令她尽可能屏住呼吸,带着她的手轻轻按摩肚脐附近为即将到来的分娩减压。

珀西瓦尔·威洛比提倡用温和的方法对待分娩的产妇:

助产士在自然分娩中的职责只是需要自然地照料产妇和等待婴儿的出生,并且(如果需要的话)取到胎盘。最好的照顾就是做自然的仆人。要让助产士们时刻牢记:良好的进程(适度的保暖,用鼓励的话为减轻产妇痛苦作出努力)能最好地缓解分娩的阵痛,以尽快将她们所照料的产妇从苦难中拯救出来。

对助产士来说,有很多方法可以用来缩短分娩所用的时间。她们经常会将暖和的衣服盖在产妇的胃部。这样一方面能够减轻疼痛,另一方面也能为出生的婴儿擦洗身体。灌肠器也经常被使用来拓宽妇女的生产通道。麦角碱——一种植物的真菌,也是一种促进子宫收缩的有效药物。喷嚏粉有时也会派上用场,因为人们认为打喷嚏在孕妇分娩时也是有帮助的。

取一截处女头部任何地方的毛发,要求处女的年龄是那些劳动妇女的一半,将之细细切碎至粉末,接着取12只蚂蚁的脑袋,在刚取出面包的烤炉中将之烤干,或用其他办法将其烘干,然后使其与刚才的毛发混合研磨成粉末,加入四分之一品脱牛奶,可用浓的啤酒麦芽汁代替。

——恩迪科技,《妇女艰难孕期的疗法》,公元1670年

如果这些都没有减轻疼痛,妇女们会采用一些其他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缓解分娩的痛楚,减少伴随着孩子出生所带来的危险。很多人会运用一些特别的谚语、带有魔力的动作和各种调剂来帮助产妇的分娩顺利进行。草药也被广泛使用,并且被认为是十分有效的,包括:百合花、玫瑰花、仙客来及仙客来属植物和耧斗菜等等。如果在分娩期间出现了问题,孕妇有时也会服用由鳝鱼的肝脏磨成的粉末。虽然在某些药物发挥疗效的情况下助产士采用的很多措施不一定对分娩本身起什么作用,但它们所起到的慰藉效果是不可低估的。特别是除了宗教能达到最佳效果外,很多人对魔法和迷信也寄予很大的期望。
由手工捆卷成数条细线或小绳做成的魔法腰带,是一种在帮助妇女祛除一些小病时很流行的用品。例如,用于缓解痛经,防止流产,治疗不孕不育和减轻分娩疼痛等。这小带子被系在腰上、臀部,有时也系在外阴户。人们认为这样对孕妇顺利分娩很有帮助。一些家庭将这种方法祖祖辈辈流传下来,供其女性成员们在分娩时使用。在公元1536年,布鲁顿的一家女修道院倡议保留“我们布鲁顿女人们的腰带,这种红绸带是庄严的古物,能够用来避免产妇在临产时流产”。

当男人加入到分娩的舞台中,妇女们开始变成侧卧,而不是直体地分娩。很可能是因为这样对于那些照料孕妇的男人来说更为方便。

珀西瓦尔·威洛比写下了他认为妇女应该得到的照顾:

让我恳求并劝告那些助产士们,对待可怜的孕妇,在她最初的疼痛到来的时候,不要让她们跪着低下头,也不要让她坐在另一妇女的腿上或者接生员的凳子上,而是要让她缓慢地行走或躺在一张软床上。

当孕妇在床上准备分娩的时候,她们最喜欢的姿势就是伸直腿躺在床的边缘,由助产士在后面搀扶着。这种姿势不仅可以使产妇在尽可能少地暴露自己的情况下保持着她的高贵,也能将她的视线从分娩时所使用的那些不堪入目的器具上移开。虽然孕妇都是躺着生育的,但在分娩的第一个阶段,她们还是被鼓励保持着身体运动,这样能使产道在分娩时正常地收缩。

一旦婴儿出生,接生员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小刀将脐带剪断。这种手术刀是她们最重要的一个工具,也是代表她职业的标志性的器具。母体与婴儿身体上的分离成为一种充满信仰与迷信的例行仪式。一些人坚持认为,婴儿长大成人后阴茎的大小或是阴道的紧度取决于当初接生员所剪下的脐带长度。他们还认为肚脐是决定人将来生育能力的重要部位。如果婴儿的脐部生皱,那么表示母亲还会有生育更多孩子的能力。一些人随身携带着一根脐带,为的是祛除疾病、巫术和恶魔。

有时婴儿出生时脸上盖着一层胎盘的薄膜,人们叫做胎膜。胎膜在产后被去掉,并放在纸上风干。人们认为它能够带来好运,具有很高的价值。而且胎膜最初的拥有者,也就是婴儿,其健康状况也取决于对胎膜的检查。如果胎膜是新鲜干爽的,那么孩子就是健康的;但如果是潮湿松弛的,则反映了婴儿是不健康的。人们认为胎膜可以防止溺水,因此很多海员到处收集它们,并以很高的价格向外出售。

许多分娩时的复杂情况会使分娩时阵痛的母亲感到非常恐惧,她们需要爱人的陪伴。其中最可怕的是胎儿的胎位不正。在没有安全的剖腹产术之前,胎儿的腿或上肢处于底部的情况是最糟糕的,这会使许多接生的医护人员产生恐慌。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否会有生命危险还是未知。尽管许多臀位分娩都可以自然生产,但是对于正对胎位或是横向胎位(胎儿的位置斜置于子宫中)的情况来说,处理起来就极其的困难,如果接生员不能调整胎儿的位置,那么孕妇和胎儿都可能死亡。

佝偻病使得许多的孕妇分娩阵痛时期延长。许多女性在成年时形成的不正常的骨盆也会影响分娩的顺利完成。珀西瓦尔·威洛比提到:“粗野的爱尔兰人在女婴刚出生时就弄断她们性器官周围的骨骼以致其不能形成整体。这样就能很容易地分娩。但我注意到许多爱尔兰人在闲逛时都是蹒跚的步态。”

如果婴儿的分娩在某些状况下受阻,那么最应该做的事是将情况转变到安全的状态。残酷的方法往往是把不幸的产妇从进退两难的状态中解脱出来的唯一出路,但大多数情况都是以失败告终。而助产医护人员只能抓住胎儿自己露出来的任意部位单纯地拖拽。珀西瓦尔·威洛比探访了三名助产士,她们都曾为了助产而折断胎儿的手臂,然后用衬衫将手臂系在折断的一侧:“工作做得很好,手臂被包裹起来,以至于当事的母亲只注意看孩子而一无所知。实际上很难看出手臂已经被折断了。”
世界上这方面的技术存在许多差异,尽管英国为了分离孕妇和胎儿作出了很多努力,准确地说还不完善,但人们更加青睐于欧洲其他地区的此类医疗服务。例如在匈牙利,产妇在遭遇难产时,她的丈夫可以陪伴她三个阶段,并且将丈夫的内衣或丈夫或产妇的腋毛烧毁,采用烟熏的方法来给产妇的阴道消毒。

这样的方法并不令人惊讶,但孕妇们在这样的状态宁愿选择放弃生命也不愿忍受这样独特助产的折磨。当孕妇们意识到她们对于分娩阵痛的忍受仍旧是徒劳时,最后可以摆脱难产的办法就是激烈的物理运动。许多孕妇被上下激烈的摇动或者被裹在毛毯中激烈地摇荡。如果这些运动可以帮助顺利生产,那么孕妇与胎儿无疑将遭受长时间身体与感情上的折磨。

另一种选择,脑部外科医师实行颅骨切开术(穿透胎儿的头颅骨并将其拖出)或用锋利的仪器堕胎(肢解胎儿以便取出)。由于医生们直接将婴儿肢解成碎块,很显然这两种方法都只是应急对策。这样的方法不论对于孕妇还是接生员们来说都是令人极度悲痛的经历,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实行这种方法。

为了避免胎儿的死亡,许多外科医生会实行耻骨切开术来减轻骨盆的收缩。这需要锯开孕妇骨盆,使两部分骨盆骨骼从连接处分开。这样性器官附近的骨骼只要分离2英寸,就可以取出胎儿,不过这样的话孕妇将丧失生活的能力,不能走路,甚至会出现内急失禁的现象。

令人欣慰的是利用屠夫的弯刀和其他恐怖的方法来取出被肢解的胎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医用产钳的发明被广泛地应用。

手用医用产钳的技术已经获得很大的成功。这样第一次助产士可以协助孕妇分娩胎位不正或静止在骨盆腔中的婴儿,使得胎儿获得了存活的机会。不幸的是产钳分娩经常被缺乏专业训练的医生使用,有时孕妇的身体会遭到极大地损伤。以接生员里斯本·伯格下面的叙述为实例,她主张当医生使用医用产钳来帮助分娩时,产妇的丈夫应帮忙控制住产妇,不使其乱动。

孕妇的呻吟声和呜咽声压抑着产室里的一切,产妇痛苦的身体被推拉和摇晃着。不停地拖拽,摇动,拖拉和流血过后,胎儿终于出现在产妇的腿边。失声痛哭和大量失血使产妇极度疲惫,她被痛苦地放回垫子上。

如果一个胎儿成功地降生,亲属们便开始庆祝并感谢上帝使孕妇安全地分娩,但令人担心的是分娩后还会出现许多复杂的情况,大量的失血会严重地危害产妇的身体,并且会导致延长分娩阵痛或是很难娩出胎盘。冷的止血布有时可以用来抑制大量的流血。最成功的处理方法是使用有收缩子宫作用的麦角碱。助产士们比医生更早了解麦角碱的好处。

对于新妈妈来说,最大的敌人之一是分娩后的高烧(系统的细菌感染和败血症)。有时高烧在人体内缓慢地发展,以致孕妇在生产一周后都没有发现。许多的产妇和婴儿经过了顺利分娩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疏忽许多值得注意的问题。乳腺炎或胸部的炎症也会引起高烧的症状,而这被认为是哺乳期高烧。哺乳期高烧被普遍地认为是由于母乳从乳房进入血液造成的。

另一危险的敌人是子宫感染。如果病毒进入血液和腹部,那将会威胁产妇的生命。如果真的如此,几乎没有什么措施来拯救产妇。如果细菌到达腹部内壁的细胞组织引起腹膜炎,许多女性将忍受可怕的疼痛。

为了努力帮助遇到诸如此类问题的女性,在公元17世纪就出现了妇科医院。令人遗憾的是,医院的病房都不卫生,使产妇所处的环境比其他环境更加危险。雅克·雷内·坦农对于迪奥医院的描述强调了从公元1788年起这一时期医院引起感染的状况:狭窄的小路,阴暗的走廊两侧是黏着唾液的墙壁,门上沾染着穿过床垫和空柜橱的下水道里的脏物以及由于受伤或手术留下的脓液和血液。

细菌传染的蔓延还没有被认识到,随之发生的是那些发高烧的孕妇并不与其他孕妇隔离,患有性病的患者经常与产妇共用统一病房,甚至多数情况下停尸间与病房都不分隔开。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