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冰蓝社区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反映在男女的非正常关系上就是说,最好不要与身边的,甚至左邻右舍的男人或者女人发生诸如红杏出墙、出轨偷情一类的非正常男女关系。如果兔子常吃窝边草的话,事情就容易败露,那后果是十分危险的,也是不堪设想的。

其实,大凡是俗话一般都是过去生活经验的总结,“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句俗话也不例外。历史就有一个真实的故事,说的就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才女,于独守空房、寂寞无着之时,不经意间便与隔墙邻居的一个男人幽会偷情,吃了不该吃的“窝边草”,结果事情败露,被其丈夫毒打致死。这个女人就是唐朝的一代才女步非烟。

绿惨双蛾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

无力严妆倚绣栊,暗题蝉锦思难穷。近来赢得伤春病,柳弱花欹怯晓风。

画檐春燕须同宿,兰浦双鸳肯独飞。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

相思只恨难相见,相见还愁却别君。愿得化为松上鹤,一双飞去入行云。

这是唐朝才女步非烟写给她婚外的情人赵象的四首七绝诗。诗中感恨伤怀,情意绵绵,读来令人动容,让人感叹。不难看出,步非烟才华横溢,无愧一代才女的美名,但可惜的是,她因为父母包办婚姻而嫁错了人。后来又因为苦无知音,好容易遇到了年轻的书生赵象,而这个她依为恋人的赵象又是个好色却无担当之人。

步非烟不仅是唐朝的才女,也是唐朝的美人。唐朝美人大都是丰满型,而步非烟却是轻盈纤弱的美女。步非烟虽是小家碧玉,但她工于音律,精通琵琶,更敲得一手好筑,堪称当时一绝。步非烟由父母作主,嫁给了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武公业身为武将,虎背熊腰,性情骠悍。与心思细腻的步非烟完全是两种人,根本无从沟通。故而,步非烟经常深为忧郁,倍感寂寞无着。

有一日,她在院中赏花,神情萧索,柳眉微蹙,正好被隔壁舞剑时腾跃而起的赵象瞥见,赵象年方二十,长相俊秀,正在家里攻读科举课业。这个男人的朗朗读书声,也曾掠过步非烟的心波,使她伫足墙下,凝神细听。惊鸿一瞥后,赵象再不能忘记步非烟,他重金买通武家的守门人,恳求转达渴慕之情。守门人让自己的妻子去试探步非烟口风。赵、步二人经仆人之手,对诗数首,定了情分。终于,机会来了,武公业在公府值宿,赵象逾墙而过,鸾颠凤倒,一夜风流。自此之后,只要武公业不在家过夜,赵象便前来与步非烟幽会。

就这么过了两年,事情再也瞒不住了,风声传到了武公业的耳中,他拷打守门人妻子,逼她道出始末。强压怒火,佯称值宿,伏于墙下,于二更时分抓住了赵象一片衣角,赵象本人跌回自家院落。武公业冲回房内,对正在梳妆打扮的步非烟怒吼,步非烟见事情败露,淡淡说了句,生既相爱,死亦何恨。武公业扬起马鞭,活活打死了步非烟。最后,以暴疾而亡的名义葬了她。

整整两年,赵象作为一个男人,满足于这样的偷情之中,无所作为,甚至连私奔的念头都没有,私奔是要付出代价的。他更不知道,那女子淡定从容,不置一辩,任凭毒打,始终不开口求饶,承担了这场孽情所有的悲哀与不幸。不飞燕也许是用自己的生命以赎红杏出墙的罪孽。

其实,故事的开头就已经注定故事的结尾。唐朝的女人并非个个都像杨贵妃一样丰腴肥美,也有轻盈瘦弱的美女。那是个宽容大度的时代,即使大家都在歌颂牡丹,也不会忘记瘦梅的美丽。步非烟形若纤柳,罗绮加身尚若不胜其重,不知道是不是出身小户人家的缘故,她的气质里总有些惶恐和软弱。当然这并不是那种令人生厌的怯懦和小家子气。她是森林里一只孱弱的鹿,你不看她,她就怡然自得活泼轻捷,但若发现你在观察,她就会与你对视,那种好奇的、温良的、略有紧张的神情令人爱怜。你舍不得惊吓她,于是,只能放软目光,给她怜爱。

她的眼睛是一汪清澈的潭,潭里装着文墨,装着音律,装着浪漫,装着对爱情的憧憬。你以为她轻浅,那么就纵身跳进去吧,你会像她的丈夫和她的情人一样,被吞没,上不了岸。在那个时代,婚姻还有什么可能性?想获得爱情的婚姻多半得靠私奔,女人能在婚前接触的男人不是堂哥就是表兄,父母做主的婚姻都太理性,大家摆在桌上谈的是家世学识年龄……

古人比今人更清楚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婚姻?爱情和婚姻常常泾渭分明。就这样,一个小家碧玉,嫁给了堂堂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这时候,有朋友劝武功业不要娶她,一来小家碧玉无益于他的功名前途,二来漂亮的女人放在家里是件危险的事情。

武公业不听,虽然第一眼看见步非烟时,他只看到了一个背影。那个背影让他想去保护,站在天与地之间,用自己健硕的身躯给她撑出自在和安全。在准备提亲之前,武公业去市场买了一只鸟,挑了前朝的描金鸟笼来安置。他小心地将自己的手指伸到嫩黄的小鸟面前,手指上放着一粒小米,他温柔地劝小鸟去啄食,但是它惊慌地在笼子里跳啊跳,还扑翻了盛满水的小玉杯。他有些恼怒了,抖落手指上的小米,重重的将鸟笼的门关上,将鸟儿交给家仆去对付。步非烟没有权利选择婚姻,反正她才十六七,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生活,还是一件懵懂的事情。

结婚那天她很美丽,心情也很好,她在红盖头下看不清自己的丈夫,一低头,看到的是他铠甲和腰间的刀,她的心惊慌地跳了一跳。洞房花烛之夜,武公业醉了,他让仆人拿来鸟笼想给妻子做礼物,却引起来了步非烟的一阵尖叫,鸟儿僵死在笼子里,小小的眼珠不再漆黑而是蒙了一层哀哀的白。武公业将鸟笼摔在地上,仆人吓得跪倒在地。那夜他们没有花烛之夜同床共枕的浪漫,步非烟哭得很厉害,她听到鞭子抽下去的风声,还有仆人的哀嚎。武公业惩罚完仆人之后踉跄着回到房间,想伸手擦掉步非烟脸上的泪,酒意却忽然袭上来,整个人重重地摔落在床上,她的身边。

洞房之夜就是如此,婚后生活可想而知。于是,故事出现了拐点,红杏出墙便是这场婚姻的必然结果。

武家的隔壁是府椽赵家,赵家的儿子赵象刚刚二十岁。二十岁的男孩还没有取得功名,温书之外,呤诗做画,在花坛里散步喝酒,和朋友们说些似是而非的情绪和大道理。读书的时候,赵象很投入,他是个细腻的男子,一阵风都能在他心里吹出几十条诗句。他声情并贸书声朗朗时,步非烟都会侧耳听。有时候拿起筑击打,或者弹奏琵琶,合着他的情绪,或者恶作剧地用音律破坏他的情绪。

她没有见过他,当她用一阵紧过一阵的琵琶声打断他绵长的吟诵时,忍不住会偷偷笑,猜想有一个青衫男子怎样的一脸愠色,又是怎样的隔墙忿然凝视。在见到他人之间,她喜欢上了他的声音。当声音不能满足她的想象力时,她将秋千荡得一次比一次高,靠在空中短暂的停留,看到隔壁的花园里去。

她从来没有看仔细过他,只勉强记住了一个舞剑的瘦削的身影。风猛烈时,秋千很难控制,她倔强而且沉默地继续荡,顺风而起时,她想,也许松开手就可以像风筝一样被吹到对面去。那天她在空中停留的比平时久一点,荡得也高一些,因为紧张,忍不住轻呼出来。赵象在那一刻正好抬头,她在空中发丝飘散,瘦小的人在风中衣袂疾动,像是来自天上又会马上在风里消散。

他们的目光第一次碰上。她被这短暂的一个照面,弄得惊惶失措,脸倏然红掉,拿手去捂时才发现自己在秋千上。所以,她从秋千上跌了下来。他也只好从花园的矮墙翻了过来,想知道她有没有受伤。这真是狼狈的第一面。

步非烟被赵象扶起身后,飞快地逃走了,连声谢谢都没有说。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飞快地逃出猎人的视线。赵象翻回了花园,他没有像平时那样呤诗或者舞剑,而是怔怔地傻笑,将刚刚的事情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回到书房里,他挥笔写下:“一睹佳人貌,尘心只自猜……”第二天在花园里不停地念着这几句,他希望她听到,又担心别人听到,一整天的惴惴不安。他知道她是隔壁的太太,他知道这样不好,但是,他克制不了。

他们起初只是托了可信的仆从偷偷传诗信,慢慢的,矜持越写越少,欲望越传越重,薄薄的一张纸或者声音音乐都不能再缓解相思。于是,他们决定见面了。

在武公业公务繁忙的一个黄昏,赵象逾墙来,少妇迎上去。他们只打算一起看看夕阳,聊聊诗,弹弹琴。赵象在将步非烟抱进怀里时,一再的道歉,他说:“我真不想冒犯你。”步非烟的嘴唇在离开赵象的嘴唇后,她也一再的道歉:“这一切的发生太出人意表,我选择黄昏见面,就是为了避免这种事情。”

他们一边对彼此和那个不知情的丈夫说着对不起,一边更热烈地吻下去。一切结束之后,步非烟哭了,她高兴自己终于拥有了爱情,和为爱情做了疯狂的事情。哭,是害怕赵象将她只当成一桩艳遇。

他们向彼此剖析自己。她说:“我不是天性风流的女人,以身相许,是情之所致,请公子铭记。”他说:“我不是轻妄之徒,决不会逢场作戏。”他们略有心安地拥抱告别。小生逾墙走,少妇倚窗看。

这样的画面持续了两年,赵象的手脚越来敏捷伶俐。步非烟也问过赵象:“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赵象有时候说好,有时候说不好。不过,即使嘴里说好,心里也没能下定决定。他是家里独子,他要考功名。离开赵家,他无法养活自己和步非烟,而且,这样不是挺好吗?墙没有加高,翻越的难度越来越低,武公业依然很忙碌,步非烟依然爱他,而他在父母面前还是好儿子,还能时不时和朋友们出去风流或者散心。他对这种生活很满意。

步非烟当然不满意,可是,她从来都不够有主见,男人不肯带她离开,她就只能等。她没有勇气逼赵象,也没有勇气收拾细软先行逃出去。她原来以为有了爱情就有了快乐,但是,有了爱情后,不快乐的时候更多。武公业来吻她时,她会忍不住转过脸,武公业在床上碰触她时,她感觉他在糟蹋她的爱情……她常哭,她恨她自己,但是对这两个男人,她一个都恨不起。

就这样,拖了两年后,武公业终于洞悉了自己妻子和邻家男子的奸情。听到传言时武公业虽然生气,但是却也知道不能轻率听信。他告诉妻子要去外地,却在夜半偷偷回转来,真幸运,他来晚了,没有看到床上的旖旎风光。

步非烟头发松散和赵象在花园告别,怒气冲冲的武公业不小心碰响了腰间的刀。步非烟忽然意识到不祥,她推了一下赵象,急促地说:“快走,有人。”武公业冲过去想将赵象从墙头扯下,却只扯落半块衣襟。步非烟没有想到来的人是丈夫,但是看到丈夫拿着半块衣襟向自己走来时,心里居然不慌张。她等这一刻等了两年了。她被武公业一巴掌抽翻在地时,心里轻松的很,她没有看丈夫的脸,只是将眼睛从他肩头越过盯着墙头。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期待赵象出现在墙头将她救走。她死死地盯着墙,武公业捏着她的下巴,像受伤的狮子一样低吼:“你看我,你倒是看我。”她说:“痛”。但是眼睛还是不肯收,直到武公业愤怒地用拳头去击打她的眼眶。

她以为自己要瞎了,于是哭了起来。武公业看到她哭了,再也下不手,用拳头在秋千架上一拳一拳的打去,恨恨地说:“贱人,你看你做的好事,你都做了什么事。”

步非烟的眼睛虽然痛,但是却还能看,她带着泪盯着墙头,直到她确信那人不会出现,才垂下头去。

武公业问她:“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她说:“随你。”

“你不怕我打死你?”武公业愤怒地又举起手来。

步非烟的回答让他绝望,她说:“生即相爱,死亦何恨?”

武公业不太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清楚这个相爱是指他们还是在说她与那个没种的男人。他让仆从拿来鞭子,在鞭子落下去之前,她只需要说一句“我错了”或者“对不起”,他都会让鞭子落空。但是,步非烟那一天比任何时候都倔强和勇敢,微笑着迎接他每一鞭,他一边抽,一边流泪,后来他失控了,他鞭下的女人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他决心好好保护的小妻子,而是一个冒充他妻子的邪恶的别人。

就这样,步非烟用自己的如花似玉的一生仅仅换来两年的爱情生活。那么,此刻的赵象呢?是啊,赵象呢?世人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无不要问:赵象呢?然而,谁也不知道,步非烟活活被打死之时,他在那里?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