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白骨精公社

在上海待了半年,仍然不怎么能适应外滩的冷。

本来要睡了,听以前同事说robin在上海参加一个节目,同时举行的还有百度的一个庆典,于是打开了电视。

依然很俊朗,他的每一次出现总能牵动媒体的视线。无论是掌声还是漫骂,面对镜头都要笑着承担。有谁知道,转过身后的那张脸是如此落寞和憔悴。

看到很多媒体的评论,李彦宏的2008年是他最难过的一年,自己也已随时准备卸任CEO。

心头一颤,那曾经在相当程度上是我在百度待下去的理由。

在最终决定离开百度前的那段日子,我总在理想国际16层临窗的角落吸烟——看鳞次栉比的建筑的轮廓在夜空中闪烁,听嘈杂的北四环西路安静下来,直到喉 咙紧的三天说不出话。不可否认,那段时间是我近三十年人生中最难熬的时间,和自己最初的梦想告别让人无法平静。内心的纠结,源自不被人了解的可悲和看不清 未来的忧愁,还有对自己过去所做一切的质疑。可那种纠结的痛楚仍然比不过离开后的这几个月,百度的负面报道累积井喷,一次又一次,心痛不已,却无能为力。

如今回头看,我依然要说,百度在2008年的表现,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

先是奥运前我们研究的应对门户瓜分份额的方案搁浅;此后,三鹿事件外泄,引发又一场地震,百度的作恶罪名在媒体的曝光中再难洗清。旁人无法想象刚办好离职手续的我看到N多网民开始用“全家喝三鹿,搜索用百度”的词句作为签名的悲伤。

随后,公司开始屡被律师起诉,成为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第一被告,甚至有人告到国务院呼吁要立法规范竞价排名!说百度涉黄,说百度盗版这一系列老调重弹的东西纷纷跳出来……可笑的人啊,我真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不得不提的是央视——这个完全不懂互联网的主,居然也接二连三的直指百度软肋,打击竞价排名里的医疗广告。要知道从上市后,医疗广告客户一直是成长份 额最大的份额,从起初的8%飞速成长到几乎占到竞价排名业务收入的一半,央视的致命打击让我禁不住背后发冷,刚刚离职的解脱感瞬间被无边的担忧替代。

本来打算彻底告别的我开始频繁和曾经的同事们联系,希望知道他们以及公司内部的状况,可似乎大家都在茫然无助。高管们失去了以往的洒脱和善谈,神色凝 重并行色匆匆的转圜在各个会议室之间。中层以上的主管同样被各种各样的碰头会集中,风雨欲来的紧迫感瞬间遍布在百度的每一个角落。

只是没有多少人提到robin,有同事说,出事后他几乎不出办公室,只有极偶尔的时候会快步走过,眉头紧锁,脸上写满疲惫。

而过去慑于搜索压制的新浪搜狐等门户,此时也开始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舆论的风头直指百度和robin。记得当时有同事在MSN给我留言: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只是希望现在还,还不算晚。

其实一直以来,百度从未与官司绝缘,众所周知的是鉴于robin夫妇及其好友的政府关系背景,总能屡次化险为夷。但这次,貌似所有的关系都失去了用场。那些当年追访李彦宏的媒体,突然间都成了墙倒众人推的帮凶。从媒体宠儿,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转换只需要一瞬间。

反过来说,对百度这样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而言,国内各大媒体闹得再凶都不足以撼动帝国的霸气,真正有致命影响的,是海外市场研究机构、投行报告、评级这些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东西。

如果说之前内部资料外泄和网民曝光还不足以构成真正威胁的话,央视报道的杀伤力在瞬间开始扩散——美国Pali Research在报道后旋即发布报告,将百度股票评级下调至令人窒息的“抛售”级。嗅觉敏感的分析师感受到百度的业务模式在中国已经存在很大争议,极有可能引发中国监管机构对国内搜索市场制定新的限制规定和标准,甚至有可能让年少的百度夭折。

我们可以认为老外就是喜欢这样把央视的论调当做中国政府的代言。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百度的股价开始经历史无前例的大跳水。虽然我早已经抛售,但想想那些还在苦熬的同事,难免有些嗟叹。

随后,百度财报显示把Q4营收预期下调13%-15%,这其实是在给市场打预防针。否则业绩出来很难看,死的会更惨。更有相当数量的媒体认为,如果百度此时还不能翻身,那么这次下调将只是一个连锁厄运的开始。

媒体们都错了,其实,对于robin来说最可怕的并不是央视的曝光,而是投资者层面的质疑。一旦董事会对CEO问责,李彦宏将面临的局面会比主动离职糟百倍。历来的教训是:留恋权利后果是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我想,我也能体会,也能理解robin。面对声势浩大的舆论压力,面对公司内部各部门矛盾的激化,面对投资方的不信任,还有纳市飘绿股价的重压,即使 是那个当年意义风发的青年才俊,也终将面临下课危机。百度已经成为李彦宏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形势至此,主动让贤或许成为了唯一且仅有的选择,起码形式上 保全了体面而英明。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视线回到上海。黄衬衣加身的robin,鲜艳的有些光怪陆离,镇静的表情下难掩疲惫的双目。他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爱在媒体面前露面的人,就跟他喜 欢灰绿色调的的衣服一样,他喜欢把自己当做低调的技术专家。但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CEO,对媒体公开发表这样的言论,的确是因为无法再超负荷 运作了。他不是公关,他不是新闻发言人,他不是百度的利器,他只是一个四十岁的普通男人。

当年的鸿鹄落魄至燕雀,卸任CEO,顺理成章,我并不意外,只是心痛。

今天看到同事们的hi签名,都对下任CEO做出某种猜测。业内论坛也出现李一男会否取代李彦宏的言论。

人们关注的总是名人头上的光环和财富闪烁的光芒,没人知道技术部这个月过的有多悲惨,尽责的记者和备受欺骗的公众绝对不会轻易满足,媒体的曝光是无休止的:“百度医疗广告卷土重来死灰复燃”、 “卫生主管部门称其违法”这样冲击眼球的的报道让人像吃了苍蝇一样难过。但如果技术部门真的都撤掉这些keyword产品的话,那么我觉得销售部今年不但白做,明年乃至今后,就永远也不用再做了。

说到此,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那个因被曝光而遭受开除处理的销售人员(名字就暂且隐去)。我不知道他走出公司大门的那一刻是何种心情,想必是五味杂陈。只是有些事他可能要若干年后才会真正明白:在被利益拷打的日益变态的领军者和公司体制内,注定有人要为此惨痛出局。

北京药监局打击违法药品广告的通知也已经发到了公司。公关部惯用的把火引至竞争对手的身上的作法让我深深不耻。这样的形势下,试图转移媒体和公众的注 意力无疑极度愚蠢:当一个问题成为行业全部问题的时候,国家一定会采取政策法规层面的东西来约束这个行业,真到了那个时候,百度会死的更惨,而谷歌却不用 害怕。

当然,对某些人来说也许这种做法可以保全自己的仕途,我不想也没必要作评价。

敌国未破,谋臣已亡

说了那么多还都只是外患和表象,In my opinion,真正导致百度机器运转故障的是内部的价值观失衡,也就是人的问题。

尝到上市的甜头后,投资人胃口大开,越来越高的市盈率要求百度只能不断提高盈利预期。自然而然,百度成为以销售业绩为导向,一切向数据看齐的公司。 Robin的惯常行为,是每天进入后台看pv,看客户增长,看百度负面,而对于办公室外的人事纷争却常常回避。我曾以为这是一种技术出身高管应有的态度, 后来却发现大错特错了。

眼看着CFO、CTO、COO等高管因各种原因相继离开百度,是人都能想象到robin的痛苦。这些人的离去无疑是对百度和李彦宏本人的失望。而对于 那些底层员工,李彦宏的淡漠无情的让人发冷。就像我提过的被央视曝光的销售本身并没有任何错,不过是在特的时间内完全充当了替罪羊的小角色而已。

还记得CTO走的时候,robin曾反复跟身边人说百度六七千人就靠他了,而他绝不能打退堂鼓,一定会坚持下去。信誓旦旦,言犹在耳。但这丝毫不影响 他延续错误的思路,高管缺失、运营真空暴露的不止是管理问题,而是核心价值观的问题。所有这一切实际上也为后面的事件埋下伏笔。

新任CFO则不提也罢,他对互联网的无知让人相当汗颜。

而在我离职后引进的CTO,从没玩过搜索的“华为天才一哥”则根本无法在威廉张和绍辉等人面前提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技术部照旧还在运行原来的项目。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除了基本被架空之外,李一男最总要的作用就是扮演一张仅供宣传的砝码。

忍不住还是说说李一男所畅想的阿拉丁计划。所谓的“下一代搜索”,完全是虚张声势,不过就是一块小小的遮羞布。我有必要澄清,Hidden Web的问题跟不像“天才”所说是要检索人类未知的。其实除百度以外,在这方面很多搜索引擎都有很多技术瓶颈,不过Google 做的更好一些。前CTO也明白Hidden Web的增长是无限的,而百度的抓取却总停滞不前是不行的,所以只能海量抓取新站来弥补。但这种做法遭到保守派反对。后来刘的离开就是技术部内无休止派系 斗争的牺牲品。而李彦宏在不主持技术工作的这些年里,采取的是偏听的固执态度,会议上被否决的一方无法心服口服,会后曾有相当数量的技术人员给李彦宏直接 发邮件阐述合理的要求,但都石沉大海或被冷冰冰的驳回。

其实我也明白:百度受竞价排名的模式影响太深,如果对抓取和算法稍做改变,都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那些竞价排名客户,引起不必要的关注。比如近期屡屡出 现的搜索结果页面出现的条目和描述风马牛不相及的情况,就被好事者揪出来,让我替在职者羞愧。想起在艰难险阻的暗路上几经波折,甚至被指责为投入产出比最 小的部门的那些日子,技术部一步步沦为业绩和市盈率所左右的傀儡。我们一直显得无比被动。这,如何能是一个专注技术的公司应有的状况?

而早在三鹿事件之前,就曾有过很多次市场销售、甚至公关指挥技术部的事情发生。百度新闻推出几经改版波折,出现过多次自家负面满屏的“事故”,技术部 的功劳被一竿子打死。后来不得不超出预计加岗人工one by one审核那些该死的敏感关键词的新闻。最简单的是:一旦发现严重的百度负面,直接手动调用数据库,把页面毁尸灭迹。有时公关部有“指示”,也会做些改 动,使负面新闻为公司打击对手所用。我离开后,也听说甚至有新同事操作不慎被媒体抓住马脚的乌龙事件发生,相当无语。技术部,没想到最终是被管理不善搞烂 掉的。

反观现在的百度,就像一艘被敌军围攻的轮船,愚蠢的公关冲在前线点燃战事,一群无知的销售指手画脚,疲惫不堪的船长却无力指挥,眼看着船已撞上了冰山 一角。如果再不及时掉头,估计明年的春天,纳斯达克看到的将是投资人血红眼睛盯着一片绿色的股价,百度各分部将出现更多提着包回家的可怜人。再次肯定了我 跳槽的选择是对的。

说真的,面对来自社会大众、投资者、公司内部等方方面面压力,年过不惑的robin根本无力抵抗。其实如若没有他01年8月固执己见说服董事会采用竞 价排名模式来盈利,百度不会有飞速的膨胀;而若不是他独揽大权,排除异己,造成公司管理层真空,刚愎自用,固执己见坚持竞价排名,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问题。

很难说李彦宏给百度最终带来的会是什么。对于robin,我想给予温暖的问候:真的累了,无力了,换一种生活,or be better。

憋了这么久,很多话不吐不快,还是写了出来。点一支烟,平静下来。这是我第一篇博客,也将是最后一篇。

迷路的孩子总要回家。

这个冬天,生存还是死亡,是一个问题。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