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来源:新浪博客

  过节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收到很多短信,如果不幸丢了手机,所有号码都会在这一天自动集齐。

  昨天半夜,收到陌生号码的圣诞祝福,落款署名:老刁。

  真是奇迹。此时离最后一次见到老刁,已经过了十二年。

  第一次见到老刁,是九四年,亚运村小关附近的歌舞厅。我初到北京,夜里无聊,自己跑去唱歌,一个人,一壶茶,在大厅狂唱一宿。那时候的玩法,照着歌单写编号,然后送到播放室,轮到谁的号,谁就上台去唱。那天晚上,我到的很早,大厅里就我一人,狂唱好几首,刚放下麦,老刁笑盈盈过来献花,夸我唱得好。

  献完花,老刁回自己座位,翘着二郎腿抽烟,姿态性感,时不常拿小眼神儿瞄我,后来我实在没忍住,硬着头皮过去套磁。一番攀谈,互相介绍身份职业,老刁号称自己是公关小姐,专门负责给唱功好的客人送花儿。

  晚上回去跟同事吹嘘:我去歌厅,有人送花,跟我套磁,是个美艳的公关小姐。同事范昀说:基本上,我们都管那种人叫三陪。

  范昀得知我跟老刁聊了一宿,最后还没给钱,痛心不已,用眼神谴责了我很久。

  第二天,我又早早去了,等到九点多,老刁来了,我赶紧凑过去,寒暄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问:你是三陪吗?

  老刁一边抽烟,一边嘿嘿地笑,问我:你是大学生吗?

  她既然不想正面回答问题,那就说明肯定是。我到北京之前,被老前辈指教过,北京水深,小姐都勾结黑社会,经常对外地人玩仙人跳,王朔的一半火焰一半海水也写过这种事情。看着老刁的红嘴唇,我的被害妄想狂发作,幻想自己被黑社会大哥绑进小黑屋一顿毒打……

  那一夜,我跟她就再也没说过话。

  第二周,上海来领导,跟范昀一起招待,半夜一点,经过歌舞厅门口,背后有人喊我名字,回头一看,老刁正在街边吃烤串,满嘴是油。

  当着同事被漂亮女孩搭讪,光荣!我让范昀先回去,然后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中,凑近老刁,小声聊天,假装跟老刁特熟,当时心里别提多美了,一想到回去之后,被范昀缠着问怎么认识她的,就遏制不住想狂笑。

  结帐的时候,我执意掏钱,十几块钱,老刁也没推,淡淡地说了声谢谢,临走前,叫我常来。

  紧接着又去了几次歌舞厅,跟老刁彻底混熟了,知道她很多事,东北人,朝鲜族,单亲家庭,家里还有个弟弟,刚到北京的时候有个男朋友,喝高了总打她,后来妈咪帮忙找人交涉了一下,就分手了。老刁讲这些事情时,轻描淡写,但我怀疑,所谓交涉,应该是个很血腥的场面。每次一想到那个倒在血泊里的前男友,我对老刁的性致就瞬间消散,当然,这也是我后来能跟她做朋友的前提——大家都想上她,只有我不想(其实是不敢),说明我这个人很正派。

  老刁后来承认,那天给我送花,是因为包房没客人,想在大厅休息,见我一个人唱个不停,她想落个清静,就给我送花,跟我聊天,总比听我整晚扯着嗓子唱黑豹强。

  她喜欢民乐,除了扬琴和古筝,一切音乐都是噪音。

  “等赚够钱,我就找个老师学古筝,或者扬琴,然后自费办演奏会”这个宏大的理想,她说了很多次。

  那个年代,歌舞厅里有许多老阿伯,唱的基本都是红色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之类的,也有唱京剧的。老刁干这行,没辙,买了一堆京剧磁带在家猛学,开场歌就是奶奶您听我说,把老阿伯哄高兴了,能多给一百。有一次,老阿伯兴致高涨,把她从包房拽到大厅,唱沙家浜,老头反串阿庆嫂,她唱刁德一。现场气氛热烈,之后,我就一直管她叫老刁。她讨厌这个外号,但我喜欢她烦躁时皱眉发狠的样子,所以一直叫不停,直到她听到麻木,毫无感觉为止。

  除了妈咪,老刁只有一个朋友,就是我。有一次,她邀请我跟她回家过年,冒充男朋友,让家里人开心一下,我拒绝了,嘴上的理由是,怕她家人灌我喝酒。心里其实是怕把这段感情玩真了不好收场。我想她应该明白,所以后来也没再逼过我。

  有一年圣诞,公司有个大派对,我请老刁帮忙撑门面,老刁穿着露背礼服就来了,一屋子姑娘都是职业套装(也不知怎么想的,大过年也不知道穿好点),老刁的礼服显得格外刺眼,甚至有些不得体,所有人都盯着她看,她无所谓,一直搂着我装亲热,把我臊得脸一直红着,摸着烫手。那天晚上散场后,她叫我送她回家,这是第一次,我当时喝了点洋酒,酒壮怂人胆,决定……到了她家门口,我想进屋,被她生猛地撅了出来:你考虑好,进了我家,就得当男朋友,自己决定吧。我的下半身替我决定,当她男朋友。然后她替我决定:你先回家,有事等明天酒醒了再说。

  酒醒之后,这件事就装作没发生,两人之后见面谁都不提。最后一次见她,在火车站,她回吉林,不知何时才回北京,在月台上问她:如果第二天我还是决定当男朋友,她会怎么样?(我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试图煽情的欲望,完全无法理解当时的内心活动)

  老刁一边抽烟,一边嘿嘿地笑: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回家呗,上车补票也行……你敢吗?

  我的回答有点没心没肺:我敢,但我不太想娶一个哥们儿。

  如果是电视剧,老刁上了火车,会躲在座位上偷看我,然后泪光频频闪动,等到火车加速后才敢趴着车窗看我,一边哭一边用母语说:欧巴,擦浪哎……

  可惜生活不是电视剧,老刁的回答是:不去拉鸡巴倒,你想去,我还怕你给我丢人呢。她上了火车之后,一直忙着弄行李,直到开车,也没把头扭向窗外看我。

  老刁的女儿四岁,会弹扬琴了。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闲居堂文物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东说西说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