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冰蓝社区 2008/12/09

所有这些怀念的文字都抵不过阿梅生前交往甚密的老友刘培基,她的亲爱的Eddie哥哥,所以重读刘培基的文章是进入梅艳芳生命最后时刻心境的最好选择。他从阿梅一出道就做她的形象设计,尤其是他为其设计的服装,一直陪伴她到终老,就是她最后所穿的中西合璧的象牙旗袍也出自这位最尊敬的Eddie之手,两人的感情可见一斑。下面就是刘培基的悼念文章。

刘培基的悼念文章:

我曾经跟梅艳芳和罗文说:“我无亲无故,假如有一天,我走了,我的身后事就交托给你们了。”做梦也没想到,他们都比我先走了。

我原以为退休生活优游自在,开心快乐,想不到,我的好朋友接二连三出事了。由02年5月接到罗记的电话,告诉我他患了肝癌;然后,Leslie突然离开;连Anita也竟然得了重病。这两年多来所发生的一切,令我身心疲累,我很痛。

让她自己作决定

1999年,梅艳芳曾跟我说,她做例行检查的时候发觉患上妇科病,子宫长了个水瘤。我对妇科病并不了解,她轻描淡写地说:“只是平常事,医生说会自自然然痊愈的。”02年12月6日,这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日子。那天我刚替罗记做完为七,离开香港回到家里,原以为松一口气,但在凌晨两点多,收到阿梅的电话,她说:“我刚收到身体检查报告,医生说不太好。”我知道事态严重,笠日,立刻返港。

见到阿梅,她告诉我她患了子宫颈癌,但她出奇地平静,她跟我说:“Eddie哥哥,这一生我都很尊敬你,很听你的话,但这次希望你让我自己做一个决定。人生,也不过是这样,都是辛苦的。我会接受治疗,但如果要我受很多痛苦,那我就不想了,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很辛苦。我想先试中医,我比较相信中医,而且中药治疗没那么辛苦。”

我内心急得不得了,但我不敢在香港有所动作。我知道北京有一位姚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便请他飞来香港看阿梅,吃了几次中药后,姚教授建议阿梅接受中西配合的治疗。然而,阿梅姐姐爱芳的病令她留下阴影,爱芳一开始便看西医,她觉得她姐姐很辛苦,她不喜欢这种感觉。而且,她担心施手术会令中气受损,影响唱歌,又担心接受电疗、化疗会大量脱发,影响仪容,无法工作。

在朋友介绍下,我陪着她到苏州,上海看其他中医。她很积极地配合,但我发现效果不大。

到苏州求医的日子里,闲着无聊,我教阿梅用手机发短信,她很聪明,一学就会了,从那时起,我便经常接到她的短信。有一回我收到她的一首诗,我看得傻了,我惊讶于她如此有文采,她一定度过了很多个寂寞的夜晚,才会看到这样的诗,我当时觉得她很凄凉,良久也不懂答她,因为真的感觉很痛。

一天,友人致电问好,我心里憋不住,说:“其实我很不好,很辛苦,因为一个朋友有事。”朋友没有追问是什么事,倒劝我找个人分担一下,但我说:“不可以,我对任何人也不能说。”我一直替阿梅保守着这个秘密。

在这过程中,发生了张国荣事件,我和阿梅沉重得不得了。

我开始跟阿梅研究,不如转看西医,刚巧有圈中好友致电阿梅,她把病情告诉了这位好友,好友介绍了张医生(阿梅的主诊医生)给阿梅认识。03年7月23日,阿梅第一次接受电疗。

梅艳芳是个很神奇的人。当时她的情况其实已经很严重,肿瘤出血得很厉害,也不明白她那么瘦弱的人竟可以撑得住。接受电疗后,她的肿瘤消失了。

病中情绪反复

在打这场仗的过程中,阿梅的情绪很反复,希望各位朋友看到这篇文章时,能了解到每个人对生死的看法都不同。我与阿梅除了在工作上合拍外,对生死的看法也很接近。如果可以健康地生活,那是最好的,但可能因为我们经历得多,觉得生死并不是太重要。阿梅有时候会开心地说:“好番喽!”有时候不太乐观便会说:“无所谓喽!”我们曾跟对方说,无论谁先走,到了天国,都会回来告诉对方,那边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我们的话题尽量积极,但也难免有脆弱的时刻。

没有体力应付彩排

她能够在生命最后期举行演唱会,可说是个奇迹,她是全凭意志支撑完成这件事。她一定要开个唱,我想有两个原因,最重要的是她希望在台上跟歌迷再聚一次,其次是她真的希望穿一次婚纱,她选择嫁给舞台。

演唱会前十多天,她因为刚做过化疗,身体很弱,虽然安排了彩排时间,但她根本没有体力去应付。

开show前一星期,我到她睡房里,搂着睡在床上的她,说:“小妹妹,起身啦!”她一转身,抱着我,看见她这么累,我说:“如果真的太累,迟些才做吧(演唱会)!”但她说:“一定要做,不做没得做啦!”她的话犹如在我心上插了一刀。

在那刻,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跟她说:“我了解你的坚持,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和你做的决定,你天生属于舞台,任何彩排你也不必理会,你把所有关于演唱会的工作押后,反正不必跟舞蹈艺员彩排,你保留体力至开show前两三天,才跟上海管弦乐团彩排,不必向其他人解释原因。”有幸看过这个演唱会的人,都知道阿梅已经尽了全力,做了个好show。

如有毒药会喝下去

每晚完场后,我都在她家陪她吃宵夜,当时她已经吃不下,因为吃了东西便觉得不舒服,需要吃很多胃药,我很担心她的肝或胃出现问题。她吃得那么少,却需要大量体力应付表演,发烧也照样演唱。其实她很应该去检查,但她抽不出时间。

为了替阿梅做演唱会服装,我已经在香港留了个半月,因此并没有陪阿梅去京都。我以为只要待她回港,继续治疗便可以了。可是,当她入院检查,医生要求阿梅给他们更多时间。要她留院开始疗程,医生说她能够做演唱会已是奇迹,是上天特别赐给她的,但阿梅早已安排了很多工作,在朋友力劝下,她发了个短信给我:“如果我现在不工作,我会胡思乱想,做的话就不会想太多。你知否我做完化疗有多辛苦?我想,如果事情发生在你身上,要是面前有一碗毒药,我相信你一定会喝下去;如果是我,我也会那样做。”我理解她的想法。

不过,结果她依然要入院留医,她当时的血小板很低。

眼神充满不舍与无奈

希望大家不要怪责我们在那时候撒谎,试问有谁愿意每天都有一群人站在你家门前,看看你病成什么样子?我们唯有用尽不同的方法和途径进出医院,那是很不好的经历。病人是不应该受到骚扰的,应该待她病好了,才出来跟大家见面;加上未免影响到医院里的病人和他们的家属,我们更加不得不这样做。

过去的一个月真的很难受。阿梅几乎整个12月都住在医院里,我只得不停进出香港,每次陪她三、四天。

12月20日,收到消息说阿梅要进深切治疗部接受一些疗程,只因为那些仪器都在深切治疗部,而不是因为她有生命危险。

笠日我回港看她,其他人都出去了,我坐在她床边,她把手伸给我,我捉着她的手说:“小妹妹,不用担心,小事而已,用心,好好休息便没事了,医生说你很坚强。今天晚上我就走了,因为没带衣服,也没订酒店。”她叫我到她家住,说可以叫助手替我买衣服。刚巧医生进来看她,我怕她不许我走,就趁那机会离开了,当我走的那刻,她看着我的那种眼神,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她的眼神是矛盾的,充满不舍与无奈。

我离开病房时,觉得有点后悔,但我跟自己说,我坐着也于事无补,只会骚扰其他病人

最难忘的平安夜

临行前,我答应24日回港陪她度圣诞。当我在下午四时多抵达医院,发觉气氛很有点异样,当时陪着她的有契妈(何冠昌太太)苏小姐,连炎辉,每个人都好像“有些事情”。不知道是否由于医生替她用了镇静剂和止痛药,阿梅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如果你大声跟她说话,她会醒一会儿,然后又再入睡。我度过了一生最难忘的平安夜。医生告诉我们:“梅小姐的情况不太好,但我们已经出动每个部门最好的医生,我们一直抢救她的每一部分,这是紧要关头,很多事情都要看这几天了。”我看着医生替阿梅插喉,真是心都碎了,因为之前她只需要吊营养水,若果不是危急,也不会替她插喉,我知道这是惟一的,也是最好的方法给她营养和增强抵抗力。

我是如此的疼爱她。如果我不是一个非常镇定、理智的人,如果我稍微冲动,我会宁愿就此死掉,有什么比爱莫能助更难过?看着自己一手培植了这么多年的人受这样的苦,我一点也帮不上她。

把关心她的人拒诸门外

往后的几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过的。我们不停收到电话,朋友都说要来探望阿梅,我不明白他们的消息从何而来。可是,这是危急关头,越少人接触她,她便越少机会受到感染,为她好,我只得硬着头皮,不住替她挡驾,我把我没有必要开罪的人都开罪了。凡事没有绝对,阿梅多朋友本来是好事,但想不到今天会要我替她承担,把关心她的人拒诸门外。还有一点,很多朋友在那关头都想给阿梅介绍医生,认为可以“搏一搏”,但我觉得应该尊重病者意愿,这位主诊医生是阿梅自己选的,而且已经有七、八个全港最顶尖的医生照顾她,若然在那时候突然加入其他医生,反而打乱阵脚。

她的眼珠不停转动

12月29日,下午四点,医生说:“陪她多些,她应该是这个钟头的事了。”我的心很急,但急也没用。很多爱惜阿梅的朋友要来看她,我也不再阻止了,当她还有得救治的机会,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她,但如果这时候再不让朋友见她,是太不近人情了。

我陪在她身边,朋友每三个三个的到床边看她,我告诉她谁,谁,谁来了,也不知道她是否听得到。在那七、八个小时里,她的眼珠不停转动,医生解释说是脑神经线的自然反应,不等于她看得见人。我看着她的心电图,血压,呼吸,她不断奋斗,她真的很强劲。

直到凌晨两点多,梅妈的情绪很不稳定,我尽力安抚她。突然,我看见Donny(阿梅的助手)冲出病房,我心知不妙,他一定是去找医生,我看见阿梅的心电图已成一直线,我立刻捉着她的手,叫她放心,不要牵挂,有缘总会再见。她走了,她的样子很安详,没有半点挣扎。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深切怀念梅姐,感动!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