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黄页分类新闻中国娱乐体育图片财经奇闻东说西说美女博客精选健康美食动物世界图说天下禁忌  
   关键词: 英文输入
     
回复文章 其它栏目: 当前位置: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来源:IC版权网

  我本来不想记述这个故事,因为我早就料到叙述的过程中一定让我既恶心又气愤,甚至会激动得战栗起来,可是我应该,而且必须要写出这样一篇文章,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我的使命。

  故事是同村的李伯讲给我们听的,他父亲早年从南京逃难过来,后来他的儿子又留学日本,期间发生了一连串极其巧合而诡异的事情,于是有了这个故事。

  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极其不舒服,因而我将它深埋心底

  可是今天,送徐子墨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一群日本游客正从酒店出来,门口停着一辆大巴,看样子这群日本畜生是要出去观光旅游,因为美丽的中国导游小姐已经等在车门口了

  这群日本畜生,每过来一个,导游小姐就学着日本礼仪猛的鞠一躬,态度谦卑到了卑微的地步,尤其是最后一个畜生上车的时候,突然打了一个趔趄,导游小姐惊惶失措的跑过去搀扶,那头矮猪借着小姐张开胳膊扶住它腰的时候,突然在导游的胸上拧了一下,然后对她做了一个不易觉察的诡笑。

  这一幕我看的清清楚楚,我感觉我全身的血呼啦一下都涌到脑袋里啦,我真想冲上去狠狠的扇那头猪几个大耳刮子,可是我没有,而是心底一片悲凉,因为我看见那个导游小姐,只是愣了一下就恢复了常态,脸上挂着微笑又鞠了一躬。

  靠!

  言归正传,1945年,李伯刚满一周岁,就被他父亲从南京带到了我们村子,当时南京的战乱我们可想而知,李父抱着儿子和妻子分别躲藏在两个地方,他是躲在水缸下面的暗道里听着妻子被那群畜生拖出去的,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儿子,他早就豁出性命冲出去和那群畜生拼了。

  一个女人,在南京大屠杀期间被鬼子抓走,下场可想而知!

  李父就是在这种绝望的状态下,抱着儿子逃到我们这个小村子的。

  日本投降后,他又去了趟南京,寻找了将近半年,没有人知道他妻子的下落,而面对满目疮痍的故乡,他心中充满了痛,最终又返回小村,绝口不提当年之事,也终身未娶。

  李伯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是到了李伯的儿子这一辈,这个叫李天啸的年轻人颇有抱复,用他爷爷的话说就是“中国都装不下他啦

  是的,李天啸要出国,可是他要去的国家竟然是日本!

  李爷爷当时差点儿没气背过去,坚决反对,拼了老命的阻拦。

  可是毫无疑问,李天啸最终成功的说服了爷爷,耗时三个月,理由说了千千万,其中最核心的理由就是-“师夷长技以制夷

  李天啸在日本留学期间,每个月给家里写一封信,每封信的内容都非常简短,无非是自己的学习情况,生活情况,最后问候爷爷和爸爸一下。

  可是到了第二年的某一天,信的内容突然起了变化,前面照常是对自己的学习,生活的一番概述,最后提到了一个叫浅仓茧子的日本同学

  这个叫浅仓茧子的同学很奇怪,他的脑袋很小,身体也很瘦弱,可是偏偏肚子奇大无比,像怀孕了六个月的孕妇,他这种两头尖尖,中间粗的形状像极了我小时候玩的那个“尜”(注:gá,一种中间大、两头尖尖,有点像橄榄的木制儿童玩具),你们也知道,因为奶奶的关系,我从骨子里都很讨厌日本人,因此我在心里给每个日本人都起了一个具有贬义性质的绰号,这个浅仓茧子,我就叫他-大尜。

  入学的第一年我一直没和他有过什么实质性的接触,事实上,这个大尜本身也没什么朋友,他那奇特而丑陋的外形是一个原因,另一方面,他也不知是自卑还是什么原因,特别沉默寡言,从来不主动和别人交谈。

  听说他父亲是个商人,家境很富裕,可是他为人却很低调。

  这样的一个日本人,按理说我和他没什么交集,可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却让我无意中走进了这个日本人的生活。

  上星期的一个晚上,下课后我走的晚一些,等我出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没有人啦,快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想去趟厕所,于是又折回来,去了厕所

  由于楼内没有人,很安静,因此我也放轻了脚步,可是到了厕所门口,我却听见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从里面传出来。

  我吓了一跳,马上问:

  “有人在吗?”

  可是我问完了这一句,里面突然没了声音。

  我摒气又听了一会儿,这次我听清了,不是我的幻觉,里面一定有人在,而且这个人好像痛苦极了,因为他极力想不出声,可是依然发出沉闷的低吟声,这种声音好像是从阴森恐怖的地狱里发出来的,听得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我寻着声音找到那个人的位置,用力敲了敲门,然后继续问道:

  “需要帮忙吗

  里面的人一直没有回答,过了半晌,里面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然后,门打开了。

  里面的人竟然是大尜,他脸色惨白,小眼睛鼓鼓的,好像要从眼睛里面冒出来了,一个人用了极大的力气做某件事情之后就是这个情形,我想不出来他在一个厕所里能用那么大的力气干什么

  他捂着肚子,看了我一眼就绕过我慢慢的朝门口挪去。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日本人平时还是蛮懂礼貌的,他竟然没和我打招呼,让我很是不解。

  于是我又问了一句:

  “浅仓君,你怎么了?”

  他还是没吭声,只是背对着我举起右手,慢慢的摇了摇,然后佝偻着身子又走了出去,看背影,他活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怪异,可是没几天,一忙起来我就把这件事给忘到脑后了。

  直到昨天,我又走的很晚,走出教室门口,我突然起了好奇心,于是直接朝厕所走去,不出意料,果然又是那种沉闷的呻吟声

  我的好奇心强烈起来,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大尜隔壁的一个厕所,悄悄打开门,站到马桶上,从上面偷偷看过去,这一眼,看得我张大嘴巴差点儿没从马桶上掉下来:

  我第一眼看到的是大尜的肚皮,因为他肚皮上的那个大洞太过诡异,从洞里伸出一个管子,管子的一端伸进大尜的肚子里,另一段伸进一个小皮囊里,这个皮囊正紧紧的握在大尜的手里,大尜一手握着皮囊,一手拿着管子在肚子里不停的乱戳,管子每戳一下,他都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闷哼,红黄相间的液体慢慢通过透明管道进入皮囊中,同时他不停的捏动皮囊,看的又是恶心,又是害怕,早知道日本人变态,没想到竟然变态到这个地步-自虐。

  这时,他突然缓缓的抬起头,由于之前他一直呻吟着,我的动作又很轻,因而他不知道隔壁有人,现在一定是从光滑的地板上看到了我的影子,我看他张大了嘴巴,没等他喊出声,我先大叫一声从马桶上滑下来,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看见他竟然工工整整的穿着裤子坐在马桶盖儿上。

  大尜因为自己的秘密被我发现而尴尬不已,而我,因为见过他的变态行为,心里对他充满了厌恶又恐惧的感觉,因而我们两人每次见面都离得远远的就绕开躲过对方。

  可是我没想到,昨天,他竟然主动找到我,邀请我去他们家,我当时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一个词儿-杀人灭口!因而我拼命拒绝,可是后来,大尜说:这次是他的生日聚会,邀请的不止是我一个人,班里还有十几个同学也要去。

  到了这个地步,我自然不好拒绝

  可是一踏进大尜家门,我就知道上当了-我是算着时间,赶着点儿到的,我来的这么晚,可是屋子里一个同学也没有

  我转身就想往回走,可是身后的大尜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李君,对不起,我用这种方法把你请到我家,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他一面说一面径直拉着我走进卧室。

  进了卧室,他就拿出一本相册递给我。

  这个大尜的行动真是怪异。-

  我接过相册,刚翻到第一页,浑身的血液呼的一下都涌到脑袋上了,我“啪”的一下合上相册,盯着大尜:

  “这上面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我的爷爷和他的士兵们。”

  我一句话没说,站起身就往外走,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张照片上面有几个大字-“松井石根15师团第五联队全体官兵”,而我,因为奶奶的关系,对南京大屠杀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我当然知道,那支部队是当年南京大屠杀中第一支违反日军军令,公然强奸中国妇女的队伍,也因此拉开了日军对中国妇女进
  我没有想到我竟会走进日本侵略军的家中,和这种践踏中国百姓的畜生后代共处一室,甚至要给对方庆祝生日,这样的一个事实让我想一下都要发疯!

  大尜又拉住我,我拼命要甩开他,胳膊撞到他的肚子,他闷哼一声,弯下腰,这时,响声惊动了隔壁的人,一个青年走过来,低声问了句:

  “什么事?”

  这个青年相貌酷似大尜,可是身体看起来很正常,大尜朝那青年挥了挥手,青年便退出去。

  大尜喘息着说

  “李君,我们已经受到报应了……”

  我不解的望着他。

  他示意我坐下,又拿出相册,可能是怕我再走,他先强调:

  “李君,你看下去就会明白了,我们亏欠你们的,早晚都要还回去的!”

  我翻过相册,第一页是一群侵华日军的合影,接下来几页,我匆匆翻过,那些我并不陌生,都是南京大屠杀期间的一些残酷照片,可是接下来,我看到的一张照片,却让我呼吸困难,手脚冰冷,丧失了一切活动,爷爷,爸爸,你们一定能了解我当时的感受,因为那张照片上的女子我认识,我曾经无数次在爷爷的枕边看见过她的照片,不错,那人正是我的奶奶。

  照片中的奶奶裸着全身,躺在地上,被一群嘻笑着的日军围在中央……

  我对着这张照片发呆了多长时间我都不记得了,直到大尜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这才醒悟过来,可是接下来,我却丧失了继续看下去的勇气,我瞪着大尜:

  “你爷爷那个老畜生呢?”

  由于我实在太过气愤,我这句话竟然是用家乡话骂出来的,大尜有些不解,可是他从我的身体动作看出了我的问题,他长叹一声:

  “继续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我朝着大尜怒吼:

  “我不想再看你们这群畜生怎么对待中国人民,只有畜生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不想脏了自己的眼睛!”

  大尜被我骂得低下头去,沉闷的说

  “放心,这是最后一张他们在中国的照片,接下来的都是他们回到国内的情形

  我定了定神,继续翻下去,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日本人,虽然他脱了军装,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个人正是大尜的爷爷,他和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并肩坐在一起,大尜在一边解释:

  “这是我爷爷和奶奶结婚时的照片!”"

  他又用手指着一个部位:

  “你仔细看这里!”

  我这才发现,照片中,大尜爷爷和奶奶中间,有一个模糊的女子头像,依稀梳着荷叶头,那个女子下颚抵在两人的肩膀上,相貌看的不太清楚

  我嘲笑起来:

  “怎么你爷爷娶了两个老婆吗?”

  大尜脸色惨白,呼吸急促起来:

  “那个影子是爷爷死后才出现的!”

  我愣了一下,继续翻下去,照片都是大尜爷爷和奶奶的合影,每张照片两人中间都有那么一个女子头像,头像越来越清楚,看到最后我大惊失色:

  那个女子毫无疑问,是我的奶奶!

  她诡笑的样子看的我心头发凉。

  到了最后一张,她不在中间出现了,因为,大尜奶奶的面貌赫然变成了我的奶奶!

  我呼的一下子合上相册,后背飕飕的冒着凉气,我脑袋及其混乱,事情似乎有了一些眉目,可是又模糊不清,混乱不已,我抱着脑袋拼命摇着头。

  大尜长叹一声:

  “这些照片,以前一直都是很正常的,爷爷是爷爷,奶奶是奶奶,可是自从爷爷死后,就变了

  他这话听来混乱不堪,可是我却很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妈妈也是,自从爸爸死后,妈妈也不是妈妈啦,后面有我爸爸的照片……”

  我实在没勇气再看下去了,见鬼一样忙不迭的把那本相册甩得远远的

  大尜兀自说到

  “当年那些参与其中的其他几个士兵,还有他们的后代,也是同样的结果!”

  我这时已经慢慢冷静下来:

  “那么这些人都是怎么死的?”

  大尜苦笑着,突然撩起衣服,给我看他肚子上的那个洞:

  “就像这样慢慢的肠穿肚烂,有的人忍受不了想自杀,可是没有人能成功,一定要等到身体慢慢的溃烂,整个生殖器,整个肚子都烂掉才会死去!”

  “身体上的折磨算不了什么,更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折磨,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转过身,发现你身边的妻子正在黑暗中看着你笑,那张白天很正常的脸这时竟然是另外一张脸,一张让我们每个人都恐惧到极点的中国女人的脸!想摆脱都摆脱不了呀!”
  我一时无语,半晌,竟然开始同情大尜,我试着安慰他:

  “你只要不结婚,没有妻子就好了!”

  他摇头苦笑:

  “没有用的,只要发生了性关系,身体就会腐烂,那个女人就会出现!”

  “可是刚才那个青年,我看他好像没有这种困扰!”

  “是的,他是我的孪生弟弟,出生的时候就做了切除生殖器的手术,这样他就无法发生性关系,也就不会受到困扰,我的一个叔叔也做过这样的手术,因而我们家族才得以幸存,这是爷爷死前曾再三叮嘱的,以后,世世代代,每一代,都要有一个人做这样的手术!”

  我一时无语:到底是做过手术的还是不做手术的人更幸福呢

  大尜说完,走出去,不一会儿又拿出一本破本子:

  “这是我爷爷当年留下的日记,你拿回去吧!无论怎样,我们都受到了惩罚,并且,当年第一个强奸中国妇女的,其实是韩国人,我们……”

  我一摆手:

  “好了,无论怎样的惩戒,都不能改变你们的本性,我相信,你这样的想法,如果再有第二次战争,你一定还是那种冲在前面为什么狗屁的‘武士道精神’而滥杀无辜的……”

  我想说出“畜生”两个字,终于没有吐出口,拿过日记,转身走出去。

  我看完日记,整整一个星期没去上课,这一个星期,我每天只是喝一些稀粥裹腹,我原本想把日记的内容披露,公布天下,可是我做不到,这么血淋淋的东西会遮蔽了太阳的光辉,并且,我甚至做不到再看一遍,我只能用最客观的词语归纳出日记中一群畜生对一个中国女人-我的奶奶所做的事情,即使是这种语气,看完也让我的心灵为之战栗,因而我也实在无法想象在日记中能用那种充满了新奇刺激好玩的口气记述如此惨无人道的经历的到底是怎样的“人”

  1945年5月,.

  接连收到战败的消息,甚至有人预言我们就要撤军了

  虽然预言失败的人已经被军法处置了,可是军中的气氛依然很沉闷

  那个女人,就是这个时候被我们发现的,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人了,更别提女人了,尤其是这么白皙秀丽的女人,我看着她惊恐的大眼睛,吞了口口水,后面已经有人忍不住欢呼起来

  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这个女人的生命力真是旺盛,听说如果人充满了希望就会活下去,她是充满了希望吗

  天皇已经宣布投降了,我们马上就要撤军了,就这么杀了她?太便宜她了…….

  (接下来,酷刑!极其惨无人道,不喜勿看

  首先是“轻刑”,为了不让她过早的死去,包括:鞭打、吊拷、老虎凳、竹筷夹手指、脚趾、拔牙齿、压杠子、扭胸肉、搓肋骨……

  ……一口紧一口地往下灌辣椒水和汽油、肚子鼓涨的似皮球,然后在下体里塞满辣椒油,再用烧得暗红的烙铁,烙烫肚皮及下体,烧得皮肉“滋滋”的响,大量的青烟不断地冒出来,烙铁由红变黑,又放进火盆里烧,烧红再摁上去,被烤焦的皮肤处脂肪熔化的油一滴一滴地流出来……这样是为了肉吃起来更可口,反复数次……

  ……不断地用鞭子把儿蘸着粗盐捅她手腕和大腿上的伤口,一点一点地往里拧,碰到骨头后再不停地搅动伤口……

  ……乳液已经被吸干了,用刺刀割掉乳头,然后插上一个粗针管,轮流吸取新鲜可口的鲜血……

  ……把外阴部连同阴道、子宫、卵巢等一同割下来后再吹胀后挂在洞壁上凉干后当玩具玩耍

  ……乳房皮做成充气型玩具……
我来说两句(点击回复,无须登录)

917-744-8833 917-744-8833



大地360提醒您:信息的合法性和真实性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不恰当信息所引起法律纠纷由信息提供者负责,与大地360网站无关。
 
    
大地360首页 » 奇闻轶事
Message 快速回复(无须登录)

其它栏目:   
如任何机构或个人认为发布在本网页的信息侵犯其版权或有任何错误,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会尽快做出相应处理.
大地360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大地360观点。Dadi360对于任何信息的错误、不完备、迟延或依赖本网站信息所作的决定概不负责。
Dadi360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communications posted.
© 大地360 - 关于大地360